鸟道雄关中的鸟是什么形状的

鸟道雄关中的鸟是什么形状的
09-03-10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67672

    巍山县隆庆关发现一石碑,碑上镌刻着“鸟道雄关”四个大字,于是便有人望文生义,以为天上的鸟道与地下的人道在这里“合一”,形成了“世界唯一‘两道合一’的绝景”。连旅游专家、鸟类专家都这样认为。《云南日报》1998年12月7日有一篇文章专门介绍了专家们的这一见解,文章的题目就叫《有关专家认为:鸟道雄关是世界唯一“两道合一”的绝景》。文章说:“石碑上所写‘鸟道’便指鸟迁徙之道,雄关有可能还有人道之意并有历史留下的‘马蹄印’作证。”
           窃以为“两道合一”之说是对“鸟道”一词的误解所致。鸟道是一个比喻词,比喻险峻狭窄的山路,谓只有飞鸟可渡,并非实指鸟类飞行的“航线”。其实鸟道一词,在古代诗文中的使用“频率”很高,单是笔者所知道的,就有十几处之多,非巍山隆庆关石碑上所独有。为人所熟知的是李白《蜀道难》中的诗句:“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李白还不是最早使用鸟道一词的人,晋人就有使用了。《华阳国志》:“鸟道四百里,以其险绝,兽犹无蹊。”唐代诗人王维《送杨长史赴果州诗》:“鸟道一千里,猿声十二时。”不少诗文还将“鸟道”与“羊肠”并举。庾信《秦州麦积崖佛龛诗》:“鸟道乍穷,羊肠或断。”唐玄宗李隆基的《登太行诗》:“火龙明鸟道,铁骑绕羊肠。”清人严如煜《三省边防备览·策略》:“山程约七百里,较栈道捷甚,然鸟道羊肠,中如九里岗。”显而易见,这些诗文中的鸟道都指的是山间险峻的羊肠小道。如果还有人表示怀疑,那还可以举例说明,《五灯会元·睡龙溥禅师法嗣·保福清豁禅师》:“世人休说行路难,鸟道羊肠咫尺间。”把行路难与羊肠小道连用,就不难看出羊肠鸟道是人行道而不是鸟行道了。今人郭沫若的《远眺》诗:“鸟道盘松岭,胶轮辗玉虹”,也明白无误地指明鸟道是盘旋于松岭上的公路。
           由此及彼,“鸟道雄关”中的鸟道当然也不例外地指险峻之路了,而不是什么候鸟迁徙之道。鸟道雄关一语的意思是建在只有飞鸟才能通过的道上的关隘,喻其雄伟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雄关实指隆庆关,不能作为人道的代称。再者,“二道合一”之说是不能成立的。天上的鸟道是直线,而地上的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山间之路更是如此,这正如从昆明到大理的空中航线与地面上的公路、铁路不能“合一”一样;再说,鸟类迁徙虽有一定的路线,但只有一个大体的方位,决不会像地面上的路一样,又怎么可能在巍山隆庆关一带“合一”。行文至此,可以作结论了:“世界上唯一‘两道合一’的绝景”并不存在,专家们的认为是一种纯属巧合的误解。如果还有人仍坚持“两道合一”之说,那退一步来说,它也不是“唯一”的,四川太白山上的“鸟道”,甘肃麦积山崖上的“鸟道”,太行山上的“鸟道”,上述诗文中提到的“鸟道”,都是“两道合一”了?那些鸟道与羊肠并举的诗句,该是天上的鸟道与地上的羊肠小道“合一”了?


    一条古道的兴衰直接影响一座城池的命运。云南巍山是一座与古道同生共存的古城。这里原为古道上马帮过往、货物集散的重要驿站,汉代即为博南古道必经的地方之一,是从滇池地区至东南亚及南亚地区的重要过往通道。而在巍山发现的一段茶马古道,竟与鸟类迁徙的通道"不期而遇"。

       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城以东11公里的山间密林中,数年前发现了一段保存完好的青石古道,古道上遗留的一个深达近20公分的马蹄窝至今清晰可辨。而在距离马蹄窝仅10余米的地方,出土了一块被众多专家学者认为是稀世珍宝的古碑,这就是奇特的"鸟道雄关"碑。

       "鸟道雄关"位于这条古代茶马古道的必经关隘上,古称隆庆关。这一带属于亚热带高原山地季风气候,河谷、盆地、山地相间分布,海拔高度悬殊较大,森林茂盛,环境幽静。随着古碑的发现,这段古道独一无二的历史价值凸显出来。专家们据此认为,这里不仅是茶马古道的驿道之一,而且自古以来就是各种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

       最早向外界报道"鸟道雄关"碑重要发现的大理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综合科科长字开春说,每年中秋时节,成千上万的候鸟从高纬度地区向低纬度地区迁徙,通过隆庆关飞往缅甸、印度、马来半岛等过冬,这一现象不知延续了多少千年。而在隆庆关出土的这块立于明万历年间的刻有"鸟道雄关"四个大字的石碑,经过鸟类专家调查分析后认为,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唯一的最早、 最古老的关于"鸟道"的记载。

         "每当9至10月间,隆庆关山丫口浓雾缭绕, 夜幕下铺天盖地的鸟儿在盘旋打转,结队而行。以星辰为航标的迁徙候鸟因浓雾而迷失方向 ,在此越集越多。它们相互碰撞,发出各种婉转凄切的鸣叫声,数量之多,品种之奇令人叹为观止。

       1997年秋,来自日本、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等国的鸟类专家、学者30多人聚集在隆庆关,亲眼目睹了百鸟齐聚"鸟道雄关"的盛况。他们原本预测可以套住100多只候鸟,结果套住88个品种2500多只,他们带去的用来系鸟腿的黄丝带都用完了,还有许多许多的鸟源源不断地飞来。日本山阶鸟类研究中心主任尾畸清明惊叹道:"我从事鸟类研究工作多年,到过世界许多国家,从未见过如此奇观。"

       而"鸟道雄关"碑也是在这次国际鸟类学大会中被专家、学者们意外发现的。年复一年南来北往的候鸟究竟沿着何种路线迁徙,至今还是鸟类学家们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而几百年前的古人就为候鸟迁徙通道进行了刻石标识,这引起全球鸟类学家的浓厚兴趣。

       也有人认为,古碑上的"鸟道"二字未必指的就是"鸟类迁徙的通道",因为古汉语中也把一些险峻狭窄的道路称为"鸟道",刻碑的人也许是指这段古道之险连飞鸟也难以逾越。但是专家们从碑上"鸟"字的奇特字形推断,古人们一定是很早就认识到这里是候鸟迁徙的一个必经之路,因为"鸟"字上面的一撇被刻意地雕成了一只鸟和一把刀的形状,而繁体的"鸟"字下面应该有4个"点"的笔划,但碑上的"鸟"字中只有3个"点"。这似乎意味着,当时的古人已经产生了朴素的生态保护意识,提醒人们应该爱鸟、护鸟。"古碑默默地向人们昭示:鸟类是人类的朋友,如果捕鸟、杀鸟,鸟类就会越来越少。"字开春说。

       因为有这样的奇特之处,专家们更倾向于认定"鸟道雄关"既是古代马帮通行的地面道路,也是候鸟通行的空中道路,是"人道"和"鸟道"的合一。字开春说:"现在古道上虽然早已看不见赶着马帮、驮着茶叶迤逦而行的景象,但是还能看到数量众多、品种特异的群鸟飞旋,也是一个一生不能错过的奇观。"

       近年来,沉睡千年的"鸟道雄关"开始揭开神秘的面纱。当地政府在隆庆关下建立了鸟类环志站,成为我国候鸟研究的一个重要基地,古道、古碑旁边沿袭了上千年的"打鸟场"被关闭,当地山民在此诱捕鸟类食用的习俗被彻底禁止。在巍山县的旅游发展规划中,"茶马古道"和"鸟道雄关"也成为"南诏故都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鸟道雄关——我们与鸟同行


       城市的绿色变得越来越单调,清晨醒来,我们已经很难再听到窗前树梢上鸟儿的欢唱。那婉转清脆的鸣唱,使万鸟迁徙的要冲鸟道雄关成了我最想亲近的地方。
     
       初秋的一个周末,我随旅行团到下关后再南下54公里,来到南诏故都巍山——云南仅有的五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在永建乡,我们领略了回族村落的伊斯兰风情,那庄严肃穆的清真寺群景观使

    我们如同置身阿拉伯国度。在保留有明清城市格局的巍山古城,我们沐浴着古韵遗风,品尝了南诏宴席,欣赏到动人的南诏洞经雅乐。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乘车来到云雾缭绕的哀牢山上段,距巍山县城20公里的隆庆关丫口,即俗称的鸟道雄关。我们将在此一睹万鸟出关的奇观,并协助鸟类专家捕捉并环志放飞各种候鸟。
     
       在丫口燃起的篝火旁,我和彝族少女跳着欢快的巍山踏歌舞。刚吃完一个香甜的烤洋芋,导游就跑来告诉我们,已经有候鸟被鸟类专家布好的丝网网住了。旅途的疲倦顿时被兴奋所代替,我们纷纷从网上取下鸟儿,身旁的鸟类专家耐心地告诉我们这一只只美丽鸟儿的姓名和习性,我们小心地给它套上一环志后放飞。
     
       我捕到一只鲜红色羽毛的美丽小鸟。专家告诉我,这种鸟叫婚纱鸟,最初羽毛是灰色的,到了这个季节就逐渐变为鲜红色的,宛如披了婚纱的新娘。过了冬天,它的羽毛又变为灰色。能见到这珍稀而美丽的鸟,实在是一种幸运,因为这份幸运,我还获得了旅行社的精美礼品。我给婚纱鸟套上环志,目送鸟儿飞入夜空,飞向温暖的南方。

    明年,当千万只候鸟再度迁徙的时候,也许会有戴着我亲手套上的环志,不远千里而来的婚纱鸟。而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在鸟道雄关,曾与鸟同行的日子

    09-03-1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