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平湖简称是什么

浙江平湖简称是什么
09-09-04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wzqnaj

    浙江简称 浙

    09-09-0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lisaihua8

    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只剩“半个传人”


      记者从市文化部门得知,本报曾连续报道的黑陶制作工艺已经进入嘉兴市申报第二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此外,与黑陶工艺一同进入该名录的还有海宁市的“车水号子”、平湖市的“太保书”、桐乡市的“手工彩色烤花”等15项民间文艺。另据3月26日的《浙江日报》报道,在已经启动的第二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申报工作中,共有包括我市15项民间文艺在内的320项传统民族民间艺术入围。

      翻看我市的申报名单,除了市民已经很熟悉的嘉兴网船会、桐乡三跳、嘉善宣卷外,还有一些民间文艺项目仍不为我们所熟知,比如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桐乡手工彩色烤花。从本期开始,本报将对这些仍在民间默默无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寻访,为它们作些简单的记录。

      本期寻访的是申报“民间音乐”类别的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

       

         

      这是一个在嘉兴民间很陌生的艺术派别: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以起源的地方直接命名一个演奏流派,这样的辉煌却仅仅停留在历史记载中。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追踪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的马宏军说,在平湖,仅有少数人知道这个事情,会的人更是少数。

      

      “半个传人”朱大祯

      用马宏军的话说,目前在平湖市,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的传人“只有半个”。他所说的“半个传人”,就是新仓镇庆丰村的朱大祯。

      朱大祯是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第六代传人朱荇菁之子,但他的琵琶技艺主要靠自学。朱荇菁于1954年在家乡平湖病故,而在上世纪50年代,自小就天天听父亲弹琵琶的朱大祯根据父亲的曲谱自学。“了解一些基本技法后,就琢磨着弹曲谱上的曲子,弹会之后再到上海找父亲的学生樊伯炎指导。”朱大祯说,“当时每一两年去一趟,将学会的曲子弹给他听,不对的地方他会纠正。”

      尽管当时朱大祯是“拼命学弹琵琶”,但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最后他并没有报考音乐院校,而是进入中专院校就读经济专业。之后,因为忙于工作、家庭,他曾有20多年没再弹琵琶,直到近年为了教学生才重新抱起琵琶。但朱大祯对记者强调:“平湖派琵琶演奏的传统技法都会的。”

      如今,朱大祯有两个学生一直跟着他学弹琵琶,除了教授时下流行的琵琶曲外,他也会教授一些平湖派琵琶演奏的传统曲目。

      

      在嘉兴以外“开花”

      “因为历史原因,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并没有在平湖传下来。”马宏军等文化工作者都很惋惜,“平湖派琵琶艺术的传人还有另外一条线:目前旅居美国的第八代传人杨毓荪。”

      根据平湖市文体局送呈的申报材料记载,关于平湖派琵琶艺术的代系描述为:清光绪二十一年,出身琵琶世家的平湖人李芳园出版《南北派十三套琵琶新谱》,标志着平湖派琵琶艺术的形成。(资料显示:李芳园“出身于琵琶世家,祖父辈四代家传”。而杨毓荪在近年一次有关平湖派琵琶艺术的讲座中这样描述:“李芳园是平湖派琵琶艺术的第五代传人。”)

      李氏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演奏家,还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培养了吴梦飞、朱荇菁等多位优秀琵琶演奏家。朱荇菁也是平湖人,1927年应聘在上海国立音乐院教授琵琶。学生有谭筱麟、樊伯炎、杨少彝等,“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都是任教各地音乐院校或艺术、师范院校音乐系的琵琶演奏家、教育家。”

      2004年,马宏军曾和平湖电视台寻访过平湖派琵琶艺术的“来历和过程”。他们专程去了西安,杨少彝在1957年到西安音乐学院任教后,对发展平湖派琵琶艺术做出了贡献。杨在老师的基础上进行整理、研究,并加入了新的内容。他培养一批演奏和教学人才,他的学生任鸿翔其后在西安音乐学院历任民乐系副主任、副院长等职,并于1990年出版由其整理的《平湖派琵琶曲13首》。此外,任的儿子任畅也在该校执教琵琶专业。“平湖派琵琶艺术在西安音乐学院中还比较受重视,曾搞过两次与平湖派琵琶艺术有关的琵琶演奏会。”马宏军回忆。

      在申报材料中被写为是“第八代传人”的杨毓荪,是中国琵琶研究会秘书长。自幼随父习艺,据说“文革”期间仍跟着在劳改农场的父亲偷偷学完大学的琵琶专业课程。尽管早已改换职业,但他仍整理出版了《平湖遗韵》和《浅谈平湖派琵琶演奏的艺术风格》,业内人士认为其具有颇高的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传承面临很大困难

      在近年一次回家乡举办的《平湖派琵琶艺术座谈讲学会》上,杨毓荪提到,距今200多年的平湖派琵琶艺术要继承,首先要育人,“希望把民族的东西留下来”。

      在平湖市文体局的一份关于第二个全国文化遗产日的活动策划草案上,记者看到有一项:平湖派琵琶演奏技艺传承基地揭碑仪式。据平湖市文化馆的李雪良介绍,已经就此事专门向平湖市文体局打了报告,局里也已批下专项经费。“传承基地放在平湖市百花小学,过几天就和该小学签约,到时请朱大祯来教孩子们。 ”在其拟订的有关合同上,记者看到这些规定:首期培训3年,时间为2007年10月到2010年6月;列入百花小学的兴趣班或第二课堂,每周不少于两个课时。对于学生也有明确规定:不少于20人,男女比例为4:6。

      但此举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似乎也属于“权宜之计”。他们认为,对于由于历史原因而没有在平湖传下来的平湖派琵琶艺术,要想再在平湖发扬光大,有很大的难度。“由于诸多原因,现代音乐教育中对于‘流派’的概念在逐渐谈化,这对流派的推广有很大限制。此外,培养器乐演奏人才不容易,琵琶的演奏指法并不容易掌握。”据了解,目前在平湖市,会弹琵琶的人极少,“要有了基础后,才能谈‘流派’。”

      除了这些原因,一文化界人士认为,目前传承平湖派琵琶艺术面临的最大困难在于,其技法不是主流学院派技法,学生学习之后不能用于艺术考级,“无用武之地”。“民间流派如何得到主流学院的承认,是目前至关重要的。”该人士表示,“离开了实用,唯美的东西要在民间生存有相当难度。”

    09-09-1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