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关万里的成语解释

雄关万里的成语解释
09-10-11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vcnrecq

    有关长城的成语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形容长城的成语;一类是与长城相关而引伸来的成语。 <br>    1.万里长城   <br>    解释:指我国长城。也比喻国家所依赖的大将。现也比喻人民的军队。  <br>    出处:《南史·檀道济传》“道济见收,愤怒气盛,目光如炬,俄尔间引饮一斛,乃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 《南史·檀道济传》:“道济见收,愤怒气盛,目光如炬,俄尔间引饮一斛,乃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  <br>    示例:《南史·檀道济传》“道济见收,愤怒气盛,目光如炬,俄尔间引饮一斛,乃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 <br>吞珪既丧,坏了万里长城,国中精锐已尽,如何是好? ★清·陈忱《水浒后传》第十二回  <br>    2.不到长城非好汉  <br>3.雄关万里  <br>4.狼烟四起  <br>5.烽火连天  <br>6.兵临城下  <br>7.众志成城  <br>8.固若金汤 <br>9孤城绝塞  <br>10.蜿蜒盘旋 <br>11.五言长城  <br>解释: 称誉善于作五言诗的好手。  <br>出处: 《新唐书·秦系传》“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系用偏师攻之,虽老益壮。” 《新唐书·秦系传》“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系用偏师攻之,虽老益壮。”  <br>示例:《新唐书·秦系传》:“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系用偏师攻之,虽老益壮。” <table width="72%" border=0><tbody><tr><td align=left width="97%"><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border=0><tbody><tr><td>12.自坏长城  <br>释义 比喻自己削弱自己的力量或自己破坏自己的事业。  <br>出处:《南史·檀道济传》:“乃坏汝万里长城。” </td></tr></tbody></table></td></tr><tr><td height=17></td></tr></tbody></table>

    09-10-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wuyizx

    中国的万里长城列入世界遗产是80年代(具体来说是1987年)

    长城 The Great Wall

       举世闻名的中国古建筑万里长城,东起渤海湾山海关,西至甘肃省的嘉峪关。穿过崇山峻岭、山涧峡谷,绵延起伏1.2万余华里,横跨中国北方七个省、市、自治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各国为了御敌,便据险修筑长城。秦统一中国后,把分段的防卫墙连接起来,建成规模宏伟的万里长城,以后各朝又陆续加固增修。到了明代(1368年至1644年),在旧有的基础上逐渐改建成如今的面貌。万里长城气魄雄伟,是世界历史上伟大的工程之一。198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答案为:1987年12月           
     
      另:  

      ●遗产种类:文化遗产


      ●遗产遴选标准:长城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I)(II)(III)(IV)(VI)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约公元前220年,一统天下的秦始皇,将修建于早些时候的一些断续的防御工事连接成一个完整的防御系统,用以抵抗来自北方的侵略。在明代(公元1368~1644年),又继续加以修筑,使长城成为世界上最长的军事设施。它在文化艺术上的价值,足以与其在历史和战略上的重要性相媲美。


      ●概况:


      长城是中国也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自公元前七八世纪开始,延续不断修筑了2000多年,分布于中国北部和中部的广大土地上,总计 长度达50000多千米,被称之为“上下两千多年,纵横十万余里”。如此浩大的工程不仅 在中国就是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因而在几百年前就与罗马斗兽场、比萨斜塔等列 为中古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长城修筑的历史 长城修筑的历史可上溯到公元前9世纪的西周时期,周王朝为了 防御北方游牧民族俨狁的袭击。曾筑连续排列的城堡“列城”以作防御。到了公元前七八 世纪,春秋战国时期列国诸侯为了相互争霸,互相
    防守,根据各自的防守需要,在自己的 边境上修筑起长城,最早建筑的是公元前7世纪的楚长城,其后齐、韩、魏、赵、燕、秦、中 山等大小诸侯国家都相继修筑长城以自卫。这时长城的特点是东、南、西、北方向各不相 同,长度较短、从几百千米到l000~2000千米不等。为了与后来秦始皇所修万里长城区 别,史家称之为“先秦长城”。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并灭了六国诸侯,统一了天下,结束了春秋战国纷争的局面, 完成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集权统一国家的大业。为了巩固统一帝国的安全和生产的安 定,防御北方强大匈奴游牧民族奴隶主的侵扰,便大修长城。除了利用原来燕、赵、秦部分 北方长城的基础之外,还增筑扩修了很多部分,“西起临洮,东止辽东,蜿蜒一万余里”,从 此便有了万里长城的称号。自秦始皇以后,凡是统治着中原地区的朝代,几乎都要修筑长 城。计有汉、晋、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宋、辽、金、元、明、清等十多个朝代, 都不同规模地修筑过长城,其中以汉、金、明三个朝代的长城规模最大,都达到了5000 千米或10000千米。它们都不在一个位置上。从修筑长城的统治民族看,除汉族之外,许 多少数民族统治中国的朝代也修长城,而且比汉族统治的朝代为多。清朝康熙时期,虽然 停止了大规模的长城修筑,但后来也曾在个别地方修筑了长城。可以说自春秋战国时期 开始到清代的2000多年一直没有停止过对长城的修筑。


      长城的防御工程体系  绵延万里的长城它并不只是一道单独的城墙,而是由城墙、敌楼、关城、墩堡、营城、卫所、镇城烽火台等多种防御工事所组成的一个完整的防御工程 体系。这一防御工程体系,由各级军事指挥系统层层指挥、节节控制。以明长城为例,在万 里长城防线上分设了辽东、蓟、宣府、大同、山西、榆林、宁夏、固原、甘肃等九个军事管辖 区来分段防守和修缮东起鸭绿江,西止嘉峪关,全长7000多千米的长城,称作“九边重 镇”,每镇设总兵官作为这一段长城的军事长官,受兵部的指挥,负责所辖军区内的防务 或奉命支援相邻军区的防务。明代长城沿线约有100万人的兵力防守。总兵官平时驻守 在镇城内,其余各级官员分驻于卫所、营城、关城和城墙上的敌楼和墩堡之内。


      长城的防御工程建筑 在2000多年的修筑过程中积累了丰 富的经验。首先是在布局上,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时就总结出了“因地形,用险制塞”的经 验。2000多年一直遵循这一原则,成为军事布防上的重要依据。在建筑材料和建筑结构 上以“就地取材、因材施用”的原则,创造了许多种结构方法。有夯土、块石片石、砖石混 合等结构;在沙漠中还利用了红柳枝条、芦苇与砂粒层层铺筑的结构,可称得上是“巧夺 天工”的创造,在今甘肃玉门关、阳关和新疆境内还保存了2000多年前西汉时期这种长城的遗迹。


      长城的城墙。是这一防御工程中的主体部分。它建于高山峻岭或平原险阻之处,根 据地形和防御功能的需要而修建,凡在平原或要隘之处修筑得十分高大坚固,而在高山 险处则较为低矮狭窄,以节约人力和费用,甚至一些最为陡峻之处无法修筑的地方便采 取了“山险墙”和“劈山墙”的办法,在居庸关、八达岭和河北、山西、甘肃等地区的长城城 墙,一般平均高约七八米,底部厚约六七米,墙顶宽约四五米。在城墙顶上,内侧设宇墙, 高一米余,以防巡逻士兵跌落,外侧一面设垛口墙,高2米左右,垛口墙的上部设有望口, 下部有射洞和擂石孔,以观看敌情和射击、滚放擂石之用。有的重要城墙顶上,还建有层 层障墙,以抵抗万一登上城墙的敌人。到了明代中期,抗倭名将戚继光调任蓟镇总兵时, 对长城的防御工事作了重大的改进,在城墙顶上设置了敌楼或敌台,以住宿巡逻士兵和 储存武器粮袜,使长城的防御功能极大的加强。


      关城。是万里长城防线上最为集中的防御据点。关城设置的位置至关重要,均是选 择在有利防守的地形之处,以收到以极少的兵力抵御强大的入侵者的效果,古称“一夫当 关,万夫莫开”,生动地说明了关城的重要性。长城沿线的关城有大有小,数量很多。就以 明长城的关城来说,大大小小有近千处之多,著名的如山海关、黄崖关、居庸关、紫荆关、 倒马关、平型关、雁门关、偏关、嘉峪关以及汉代的阳关、玉门关等。有些大的关城附近还 带有许多小关,如山海关附近就有十多处小关城,共同组成了万里长城的防御工程建筑 系统。有些重
    要的关城,本身就有几重防线,如居庸关除本关外,尚有南口、北口、上关三 道关防。北口即八达岭,是居庸关最重要的前哨防线。


      烽火台。是万里长城防御工程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它的作用是作为传递 军情的设施。烽火台这种传递信息的工具很早就有了,长城一开始修筑的时候就很好地 利用了它而且逐步加以完善,成了古代传递军情的一种最好的方法。传递的方法是白天燃烟,夜间举火,因白天阳光很强,火光不易见到,夜间火光很远就能看见。这是一传递 信息很科学又很迅速的方法。为了报告敌兵来犯的多少,采用了以燃烟、举火数目的多少 来加以区别。到了明朝还在燃烟、举火数目的同时加放炮声,以增强报警的效果,使军情 传递顷刻千里。在古代没有电话、无线电通讯的情况下,这种传递军情信息的办法可以说 十分迅速了。关于烽火台的布局也是十分重要的,要紧的是要把它布置在高山险处或是 峰回路转的地方,而且必须是要三个台都能相互望见,以便于看见和传递。烽火台在汉代 曾经称过亭、亭隧、烽燧等名称,明代称作烟墩。它除了传递军情之外,还为来往使节保护 安全,提供食宿、供应马匹粮秣等服务。还有些地段的长城只设烽台、亭燧而不筑墙的,可见烽火台在长城防御体系中的重要性。(文字来源:国家文物局网站)  


      ●文化遗产价值:  


      万里长城从春秋战国开始,伴随着中国长达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行进。众所周知,一部悠久的古代中国文明史,封建社会是最丰富最辉焊的篇章,举凡封建社会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历史事件,在长城身上都打下了烙印。金戈铁马、逐鹿强场、改朝换代、民族争和等在长城身上都有所反映。长城作为一座历史的实物丰碑,将水文在中华大地。在万里长城身上所蕴藏的中华民族2000多年光辉灿烂的文化艺术的内涵十分丰富,除了城墙、关城、镇城、烽火台等本身的建筑布局、造型、雕饰、绘画等建筑艺术之外,还有诗词歌赋、民间文学、戏曲说唱等。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帝王将相、戍边士卒、骚人墨客、诗词名家为长城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边塞诗词已成了古典文学中的重要流派。如李白的“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王维的“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干树万树梨花开”等名句,千载传诵不绝。孟姜女送寒衣的歌词至今还广泛传唱着。古塞雄关存旧迹,九州形胜壮山河,巍巍万里长城将与神州大地长存,将与世界文明永在
    红旗渠:从红色经典到世界经典
       安阳人没有不熟悉红旗渠的,登上太行山,观林虑山美景,忆红旗渠精神,成为许多安阳人闲暇时的选择。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你脚下那方景致会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你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座山、一条渠,而是世界文化的一个章节?现在正有这么一群人,欲让红旗渠迈进“世遗”大门。
       红旗渠“申遗”上了全国“两会”! 在今年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王坤波和全国政协委员舒安娜关于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提案一经露脸便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成为“两会”上的一大亮点。
       红旗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由安阳市政协常委、市文联副主席赵河铭在2005年首次提出,并进行了可行性调研。赵河铭去年在我市“两会”上提交了红旗渠“申遗”提案,并得到了市里主要领导的肯定和高度评价。
       太行山如一条青色的巨龙,蜿蜒千里护佑着华北大地。在晋、冀、豫三省交界之处,太行山进入林州市境内,绵延百里,号称林虑山,举世闻名的“人工天河”红旗渠就构筑在林虑山的巍巍峭壁上。“雄者愈雄,险者愈险”的震撼,令世人击节称叹。
    从诞生之日起,这条蜿蜒千里的“天河”就以浓重的“红色”形象走进了人们心里。将红旗渠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来筹划申报,这一另类声音的响起,让人既欣喜又疑惑。
       一石激起千层浪。红旗渠凭借什么过人之处向“世遗”的门槛迈进?这是否是一个出风头赶潮流的念头?“申遗”的工程又会给红旗渠的发展带来什么实际的影响……
    “申遗”是否在凑热闹赶潮流
       现实情况是,由于世界遗产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近年来,大到世界范围小到全国各地,都把跻身于“世遗”之门看作一条宣传、提升自身形象和价值的途径。一时间,“申遗热”这一词汇频频出现于各大媒体的显著位置,为“申遗”泼冷水的言论也不时响起。在这种形势下,于2005年提出红旗渠“申遗”的赵河铭不可避免地要面对着各方的议论与质疑。这是不是在凑热闹、赶潮流呢?
       那一年的7月,赵河铭的一纸建议刚刚抛出,不同的声音就在他周围响起。在通常的概念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应是久远的历史古迹、教派庙宇、帝王宫殿等项目。赵河铭告诉记者:“提出红旗渠‘申遗’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一是以世界的眼光、文化遗产的理念重新审视红旗渠,为这一精神品牌赋予新的内涵,就是要把现代劳动人民创造的辉煌物质文化成果展示给世人,比拿老祖宗的遗产展示更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价值,更能激发人们的自豪感。同时,‘申遗’活动又创造了红旗渠宣传的新机遇和平台。”据悉,这是全国第一个将“红色经典”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提出申请的项目。
       自20世纪60年代红旗渠建成之时,它的名字时时打动着无数人的心田,那种“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迈气概,那种不畏艰险、战天斗地的昂扬气势历经岁月的洗涤,越发显得光彩照人、弥足珍贵。
       红旗渠是林州人民奋战10年而创造的人间奇迹。在那个政治挂帅、物资匮乏的年代,红旗渠是当地百姓用血汗书写的创业神话。时过境迁,红旗渠显得有点寂寞,但它至今还是当地不可或缺的生命之渠。它的故事、它的历史,让人联想起郑国渠、都江堰……平凡人的精神智慧,汇聚成了“人工天河”的当代传奇。
       这条总长1500公里的长渠宛如一条蓝色飘带,在太行山中迂回缠绕。当年它的建设者们逢山凿洞,遇沟架桥,硬是削平了千余座山头,修建各种建筑物万余座。红旗渠总干渠开凿在悬崖峭壁上,工程之艰巨、工程美学价值之高享誉海内外。资料显示,红旗渠工程挖砌的土石如果垒筑成宽2米、高3米的墙,可以纵贯祖国南北,把广州和哈尔滨连起来。
       红旗渠作为水利建设工程,其规模宏大、地形险峻举世罕见。红旗渠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设成就的标志性工程。上个世纪70年代 , 周恩来总理曾经自豪地跟国际友人说:“ 新中国有两大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一个是林县红旗渠。”红旗渠已被国际人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它被确认为世界上最长的“人工天河”、最长的农田灌溉水系。
       1974年5月,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到纽约参加第6次特别联大,他带去了10部反映新中国建设成就和生活风貌的电影,在联合国总部放映的第一部影片就是《红旗渠》,反响巨大。美联社这样评论:“红旗渠的人工修建,是毛泽东意志在红色中国的典范,看后令世界震惊!”《八十年来家国》的作者赵浩生在巴黎看到电影之后难掩激动的心情,毅然踏上归乡路。在实地考察了红旗渠之后,他在美国发表演讲说:中国有一条万里长城,红旗渠是一条水的长城。
       红旗渠把浊漳河水送到了林州市各村镇,不仅解决了67万人口和几万头家畜的饮水问题,而且灌溉了50多万亩土地。当地的平均亩产从上个世纪50年代的50多公斤,增加到现在的400多公斤,在40年里增长了8倍。经过红旗渠水40年的浸润,林州市的地下水位和土质都发生了明显变化。在农村打一眼机井,很容易就能打到地下水,所以现在林州市的农民已经不再喝渠水了。因为有了水,林州市第一次有了林场、鱼塘和果园。站在林州市城外的丘陵上举目四望,山岭苍翠,田地一片绿色。一个不了解林州市历史的人,常常会误以为这就是大自然给予林州市的恩赐。
       赵河铭认为,红旗渠的命运起伏不定,很大原因是没有走出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框框。只有以文化遗产的眼光,才能更理性地看待这一水利工程的独特价值。红旗渠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着它已渐渐去掉纯粹的政治光环,用崭新的心态和姿态迎接世界的目光。
    2005年,安阳市政协开展了“文化兴市”调研活动,赵河铭在应征稿中提出了这个意见。十届政协九次常委会期间,市政协将此意见列为常委会上的重点发言。
    2006年5月10日,红旗渠“申遗”建议被列入2006年安阳市社会科学规划立项课题。课题组由赵河铭等人牵头,先期进行可行性调研。
    2006年10月15日,市政府有关部门对建议人作出答复:红旗渠“申遗”建议已经由林州市政府批准实施。
    “我们的步子要加快。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们的工作是很庞大很繁杂的,不能放松啊。”赵河铭说:“据我所知,去年全国‘申遗’预备清单重新洗牌时,河南省的不少单位已经把我们的红旗渠作为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时不我待啊!”
    “申遗”背后更深的内涵是什么
       去过红旗渠景区的人大概都记得,景区门口的一面墙壁上挂满了各级部门在这里设立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铜匾。红旗渠诞生于特殊的历史时期,注定被涂上了诸多的政治色彩。
       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电影《红旗渠》在全国公映,“红旗渠”三字变得家喻户晓。红旗渠作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样板工程,成了名副其实的一面红旗,参观学习者蜂拥而至。
       红旗渠的影响还远播海外,成为展示新中国建设成就的窗口。红旗渠工程的建成以及产生的红旗渠精神影响深远,是鼓舞人民斗志的精神力量,是民族精神的一个象征。
       随着安阳旅游的不断升温,红旗渠和西柏坡、延安等红色革命圣地一样,成为党的先进性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区,红旗渠精神更成为中华民族艰苦奋斗精神的象征。
       “尽管人们逐步认识到了它的文化价值,但事实上,红旗渠作为政治精神品牌的效应在逐渐强化,从而使人忽视了它的文化内涵和品牌。”赵河铭说:“用世界的眼光、文化遗产的理念,去重新认识红旗渠、诠释红旗渠、定义红旗渠,这是‘申遗’的首要意义。”
    不可否认,长期以来,红旗渠在人们的脑海里就是一块熠熠生辉的“精神品牌”,我们还没有从另一个层面上来挖掘、认识它的意义和价 值。
       从某种意义上说,跳出政治的、意识形态的框框,去定义当代劳动人民创造的物质文化成就,这是一次认识的飞跃,也是时代进步的体现。
       其实对历史文化遗产,我们都存在一个认识理念的变化。例如我们的殷墟,现在已是世界文化遗产,是安阳值得骄傲的文化品牌、是世界认识安阳的桥梁。但过去在人们的头脑中,殷墟并不是这样一种概念。在那些年,人们更多地认为它是奴隶社会的缩影和象征,认为殷墟显露的是帝王的残暴、人民的困苦,是殉葬坑和酒池肉林。而当我们用文化的、历史的眼光来重新看待它时,它才呈现出文字之根、青铜文明、文化发源地的内涵。
       而诞生于过热政治环境中的红旗渠,随着时代不同也被烙上了不同的政治印记,它的命运也曾因政治风云或相关人物命运的变化而跌宕起伏。现在,我们用物质文化的概念去定义物质文化成就,更接近事物本源,更能体现创造历史的主流主题。
    “天河”欲进“世遗”门。曾经充盈着浓厚政治色彩的这一“红色经典”,在“申遗”的背后,更多的是人文意识、历史意识、文化意识的崛起。
    专家意见能否成为
       红旗渠“申遗”的助推器
       红旗渠“申遗”建议人赵河铭认为,红旗渠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水是生命之源,水利又是治国安邦的大事。从大禹治水到都江堰水利工程直至现代的黄河治理、三峡工程以及南水北调工程,无不与水相关。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华民族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水争斗的历史。红旗渠作为现代也是特殊历史时期的治水工程,是劳动人民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是人类创造的又一重要文明成果。红旗渠最能体现人类发展的文明成果,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2006年,红旗渠和京杭大运河、中南海等建筑一起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红旗渠进入“国保”,其实就是提出和确定了它的文物价值和保护要求。
       同时,红旗渠的美学观赏价值极高。它和旖旎的太行风光融为一体,渠在悬崖峭壁之间,在高大的山崖上岿然耸立,有的地方甚至呈倾斜之势,十分险峻。“天河”的婀娜柔美与山崖的雄壮巍峨相得益彰,沿渠形成了绵延百里的红旗渠风景名胜区。
       红旗渠的人文精神依然是可圈可点的。在我国处于极端困难的时期,林县人民没有专家、没有设备,完全用土法施工,吃的、住的、用的异常艰难,却能修建出这样伟大的工程,令现代人惊叹!红旗渠的人物、故事,都成为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然而人们似乎需要更权威、更专业的论断。终于,一个重量级的声音加入到了红旗渠“申遗”的论证进程中。
       吕舟教授,我国著名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副主席。在红旗渠等一批建筑被列入第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际,吕舟教授撰文指出,红旗渠项目是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一个值得关注的新的类型——文化景观。就列入第六批“国保”单位的、具有文化景观特征的保护单位而言,对它们的保护也是一个超出了我们原有的、成熟的保护方式和技术手段的新的挑战。例如,对红旗渠等的保护,不仅仅需要保持其原有的形态、保持它们与特定的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保持它们的功能、保持它们的传统工艺,而且需要保持特定的自然和生态环境,包括它们的水源,这种自然和生态环境是它们存在的依据。
    吕舟教授在文章中说,一些文化景观类型的保护单位在精神的层面具有重要的价值,例如对红旗渠的保护在关注物质层面遗产保护的同时,就应充分关注它精神层面遗产的保护。这是因为它对中国当代社会的影响远远不只是创造了一个物质环境,解决了一个地区农业和生活用水的问题,它所反映的人的英雄气概,反映的社会的进取精神,构成了中国社会特定发展时期的真实写照。
    吕舟教授认为,红旗渠不仅具备文化景观类型的文化遗产特征,而且是20世纪重要的遗产,它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具有作为世界遗产的潜在的可能性。
    这是专业人士对红旗渠“申遗”给出的最权威的评定。“专业人士的论断给了红旗渠一个更新的发展方向,也让我们更加充分地认识到了红旗渠一个确定的未来。”赵河铭说。
    “申遗”能否与“天河”发展
    实现完美对接
    “红旗渠‘申遗’重在过程、重在理念、重在参与。‘申遗’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的原有之意就是保护。我们现在提出‘申遗’,正好与红旗渠的保护相互呼应。”对于红旗渠“申遗”胜算几何的问题,赵河铭如是回答。
    我们知道,红旗渠最大的危机在于水源。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一个致命的威胁向红旗渠逼近:作为水源的浊漳河水对红旗渠越来越吝啬了。多年以来,红旗渠水源争端不断,付出的代价十分沉重。有关人士分析,“申遗”活动可以对红旗渠工程的安全运行和维护产生积极影响。
    红旗渠每年的引水量从上世纪70年代的3.7亿立方米,到90年代减为1.4亿立方米,大约每10年总引水量减少10亿立方米。从1997年以后,红旗渠还频频断流。2000年,红旗渠断流时间长达59天,林州市政府不得不出资94万元,从山西省买水灌溉农田。“人工天河”也面临了缺水危机,这是林州人当初没有料到的。
    2004年,红旗渠补源工程——马家岩水库正式开工建设,但它的蓄水量只有2700万立方米,而林州市需要的水量每年高达1亿立方米。
    靠旅游收入能否满足红旗渠自身维护运转的需求呢?有关人士无奈地表示,红旗渠门票收入有限,难以解决实质性问题。更为关键的是,断流是一个综合性难题,要解决这一症结,必须由政府部门统筹安排方可。
    而红旗渠一旦启动“申遗”的列车,就犹如参加了一场历史文化的“展示会”、物质文化成果比拼的“奥运会”,必将给红旗渠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事实也印证了这一假设。现在各地“申遗”热情高涨,表明了人们尊崇历史、尊崇文化意识的觉醒。而且对红旗渠形成它是文化遗产的共识,有利于各级政府协调解决用水之争,保障红旗渠水源安全;有利于各级政府对红旗渠的投入,有利于动员新一代农民用好渠护好渠。
       “除了对水渠本身的养护,如何确保水渠有水,这是决定红旗渠命运的关键。可以说,没有了水,红旗渠的生命就结束了。红旗渠断流意味着啥?红旗渠永远地断流,就可能废弃红旗渠工程,可能湮灭一段历史,更可能会终结一种精神,这不能不引起我的忧心!”红旗渠“申遗”建议者赵河铭急切地对记者说:“我们难道能够等几百年后再谈红旗渠的保护吗?我想这也是我们提出红旗渠‘申遗’,从而加速对它的保护的紧迫性所在。”
       采访即将结束时,赵河铭又对记者补充了这样一段话,安阳市在殷墟“申遗”成功之后再进行红旗渠的“申遗”,将凸显“一古一今”的文化品牌。这无疑会极大提高安阳市的知名度,提升安阳市的文明品位。一旦红旗渠“申遗”成功,安阳市将因拥有两处“世遗”的文明成果而震惊当今世界。
       红旗渠“申遗”,应该算是一个大胆的创意。从这几年轰轰烈烈的“申遗”热背后我们不难看出,世界遗产具有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价值,这是毋庸置疑的。世界遗产的品牌含金量越来越高,对这一品牌的竞争从国际到国内也日趋激烈,愈发具有一种资源博弈的性质。如果“申遗”能够实现与红旗渠发展的完美对接,就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
       “天河”欲扣“世遗”门。这一过程需要多长时间?中间会遇到哪些困难?最终的结局又是如何……这一切我们都无法预料。而有一点应该是我们引以自豪并永远不能忘却的,那就是真正属于我们并滋养我们的红旗渠文化与精神。

    09-11-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