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的定义是什么?

摇滚的定义是什么?
08-11-26  ty58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feier1989

    摇滚的定义
    摇滚rock
    英文原意为震动,震撼的意思。比如the earthquake rocked Japan

    摇滚有两大元素:
    真实和狂野。

    真实是摇滚的要求,但不只是真实的都是摇滚了,否则只要是老实人唱歌就都是摇滚了。抱只吉他的可能只是民谣;或者乡村。
    所以还要狂野的的内在气质。

    所以摇滚的极端代表就是金属乐。形式只是外在的,由内在精神,内容,思想或性格决定的。
    所以伪摇滚就是有意装出外在的表现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或攒更多的钱的举动。

    附资料:(中国摇滚人谈摇滚的定义)

    记:刚才听你提到Linkin Park,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高旗:当然是很好了,他们很会做音乐,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各方面,包括主唱的嗓子,我都觉得——太棒了。
    记:你觉得什么是摇滚?怎样看待摇滚与流行之间的关系?
    高旗:我可以和你讲我最近的一个想法,所谓摇滚乐不摇滚乐并不只是在配器编曲或是形式上面。我们经常在说“摇滚精神”,“摇滚精神”到底是什么?大家可能谁也没真正搞明白,但我现在深有体会。在中国很少有“摇滚精神”,可以说只有一小帮人有,其实那个就是一种“游牧精神”与“农耕精神”的冲突。摇滚乐就是“游牧精神”的音乐,一种宽广大气面对自然和以人生和心灵毫无障碍的去交流的感觉,非常宽广、包容性很强,而且非常强悍,有非常兽性的一面。其实人性中都是有兽性和动物性的,但我们都会觉得这是洪水猛兽。其实它就是洪水猛兽,我在美国的时候也接触一些搞重型音乐的人,也都是好朋友,他们都很安静,在音乐上的造诣也非常高,但他们的音乐在我听来就是千篇一律的死亡金属。我也一直在想,他们有如此高的音乐造诣,为什么会一直在做单调的死亡金属?但是和他们聊过之后才明白,他们并不追求音乐的更深刻的东西,而是要直达他们的灵魂深处,他们所要追求的,也就是人类的一种野性,而这种东西就是摇滚乐。摇滚乐是这样东西,但也不仅仅是这样东西,还包括很多其他的东西。同样的一首歌曲,经过编曲、旋律等等,如果它由张学友唱出来,那可能就变成了香港的感觉了。当然,我并没有任何贬低他们的意思,在农耕社会里,他们做出的音乐非常精彩也非常好,但从根本区别上来说,就是不一样的。摇滚乐与流行乐的区别就在于这里,也许只是一个大的区别,也可能是一个不能逾越的鸿沟。对于我来说,我的音乐就是游牧民族的音乐,我与农耕社会的音乐就是格格不入,或许我写的一些慢歌听起来也像流行歌曲,但我自己听着感觉还是不一样——我的表达、我的歌词,包括我的感觉,听起来和流行歌曲就是不一样。我不想把我自己移动到那个地方,以前我曾经试着做过,我也曾经很迷惑。但这个事情也是我最近才想明白的,你要向流行妥协,学习他们的一些东西,而我也确实从这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年前,我也曾对它们有成见,像其他人一样认为他们不怎么样。但从我第一张专辑开始,我也开始努力拓展自己的音乐事业,去看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也完全能够体会到他们很伟大,包括港台的音乐家以及大陆的这些流行歌手,他们的创作都非常棒。因为我进入了他们的世界,所以我很欣赏他们,但那些绝不会从我的内心里面真正震动我的灵魂,而真正的音乐是能够震动你的灵魂的。我想在国内,很少能听到一张专辑能够震动你的灵魂,你会觉得它非常好、非常精致,尤其在流行音乐这里面,我不可能被震撼。但是摇滚乐,甚至是一个小乐队,可能是他们的一句话就能震动我的灵魂,这就是摇滚乐与流行音乐不同的地方。其实也可以说,这就是对生活不同的态度,包括农耕民族的情歌……我现在说的这个定义有点太狭隘了(笑),好象有点儿瞧不起农民。但是农民确实有很多让人瞧不起的地方,我觉得世界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世界,强悍的人就是强悍,不强悍的人就是被淘汰,历史也证明了这些东西,中国农耕民族不停的被游牧民族所征服,证明他就是软的,


    即使他能够创造出精致的文化。但其实他的文化就是在小的这个圈子转来转去,因为我也看了很多唐诗宋词,开始有很多特棒的宽广的东西,但是一到宋词你就会明显的发现,他们就是在那里风花雪月、男女之间的勾心斗角。搁在今天的港台流行音乐,80%也是男女之间的勾心斗角,我觉得那就特别没有意思。国外的情歌就不是这样的,我爱你就是我爱你,我怎么想的就是怎么想的,也是非常大气的感觉。港台的词就非常精致,包括林夕的词,其实我很欣赏他的词,我知道那是他们那种文化基础中培养出来的很精致的文化,但从根儿里我不认同。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要搞摇滚乐,一开始就要做非常重型的音乐,为什么我喜欢运动为什么喜欢这些极限的东西,我想可能就是因为我在追求所有极限的快感。包括音乐也是,我在音乐里也希望能够做到极限,重就要极重、温柔也要达到极至,一种宽广而不拖泥带水的东西,这同样也是我的追求。
    记:是不是也是觉得港台音乐太商业了?
    高旗:其实和商业不商业没关系,其实摇滚乐在西方都很商业,但那是由于社会整体环境所带来的民族文化的问题。任何地区文化的发展都是和它的民族性以及环境,包括物理的地理的心理的各方面的因素结合在一起才产生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究竟什么样,完全是被这个民族的土地以及这些因素所决定的,不管是中国这种被儒家文化束缚的传统民族文化也好,还是希腊的那种文化,或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那种文化,看一些艺术史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就是那样的。如果我们一百年后来看现在,就会觉得中国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就会产生什么样的音乐,因为港台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包括中国大陆90%以上的人都是这样的一种感觉,那么自然就会出现这样一种东西。而这,和商业没有关系,如果大家都认同这种感觉,当然就都会买这样的一个东西。我在美国的时候,就觉得他们的音乐与那块土地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这样的人与这样的土地就应该出这样的音乐。而在中国搞摇滚乐可能会受到儒家文化的束缚,会觉得格格不入,因为它们不鼓励这种野性与自然的东西。另外,我们处在一个风云变换的时代,各种不同的文化潮流进来,大家会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但实际上人类文化会有不同的潮流,但现在只在一个突变的开始阶段,我想对于中国来讲,不可能永远持续这种“农耕文化”的东西,会改变。但这个改变的过程可能要一百年或二百年,会很长,它要变的因素可能是商业,商业的拓展和商业的冒险让所有人改变,让所有传统的家庭观念、所有孩子出生后所受的教育以及孩子的气质会让这种野性得到变化,可我们现在还是只能期待这些东西。我们可能是生活中的另类,也有可能是生活里最直率的一群人,我们也许会经常碰壁、经常找不到北,因为我们是在这个农耕社会里面,但是我们不能不认识到我们的本性。
    记:为欧洲杯演唱主题曲的感觉如何?
    高旗:当然是很高兴了,因为我本身太喜欢看欧洲杯了,所以当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非常高兴,这就不用说了……而且我觉得那歌儿也写得挺痛快的。原来也一直喜欢这种形式,但是一直没有尝试过,包括加了很多交响乐队和大合唱。一直想尝试的通过这个机会得以实现,而且感觉还可以,所以我觉得很好。
    记:未来的音乐风格会变成什么样?是会坚持之前的还是会吸收各种不同元素,从而变得更加多源化?
    高旗:也会有不同的方向吧,但是仍会有一个原则——遵循我的本性。我是在其他方面比较随波逐流,而在音乐上比较尊重自己内心呼唤的一个人,包括我之前的改变,有我主观上的意识,客观的则是我不知道我心里会出现一个什么东西,出现的时候我会面对——‘哦!这是我内心的一部分。’然后慢慢的去认同。因为创作本身就是一个无意识的状态嘛,所以只要是我驾驭的东西我就觉得可以。至于形式,当然是我有一个理想的形式,但不一定非要往那个地方走。就像我虽然很希望做出很重型很过瘾的音乐,但往往是只要我觉得好我就会放在里面,所以我想会出现一个多源化的倾向。可能多源化也是我的一种本性吧!
    记:平时做音乐的灵感从何而来?
    高旗:音乐的灵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永远也解释不了
    回答者:心瓶泣荷 - 大魔法师 八级 5-16 17:37

    提问者对于答案的评价:
    到现在为止,我对摇滚的理解是:它是表达人最为基本最为原始的情感。原始,于是真实,于是狂野。谢谢。

    08-11-2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qiaowen0604

    历史上第一首被打上摇滚烙印的作品是美国的白人音乐家Bill Haley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录制的《整日摇滚》(Rock Around the Clock)。那个时候的Bill Haley穿着笔挺的西装,而且还打着领带,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如果这样的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或者站在现在的舞台上演唱这首歌,一定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在唱摇滚,可偏偏历史把它定义成第一首摇滚作品。这也没什么奇怪,原来人们还觉得天是圆的地是方的,原来人们还觉得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呢!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是时代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这样说来,其实任何具体的定义似乎也都是相对的,因为时代在变,人们的认识领域也在不断地随之拓展、改变。

    世界上最难的就是为某种事物下一个定义,因为这需要描述的准确、精练。而世界上最容易的也可以说是为某种事物下一个定义,因为你完全可以以自己的理解方式和认识程度给出一个概念。所以很早以前,在国人的传统意识中,一头长发加上皮夹克就是摇滚。然后有人认为,摇滚就是吉他上的SOLO,贝司上的低音,架子鼓上的节奏。现在有人说摇滚是一种精神,可是,也有人说这些都不对。下面是一些所谓的摇滚专家们所给出的定义:

    格雷尔·马库斯是闻名遐迩的摇滚名著《神秘列车》的作者,他认为摇滚无非是“一种美国文化”,比如埃尔维斯·普莱斯利无非是“把作为美国人的感受戏剧化,把这种感受的含义、价值和美国生活的利弊作形象的表达”。

    卡尔·贝尔兹则在他那本《摇滚故事》中视摇滚为“民间艺术”,一种下意识的俚语表达方式。

    查理·勒特称摇滚为“城市之声”,认为它是都市少年们创造的新音乐呐喊。

    乔纳森·艾森则在《摇滚时代》中称摇滚为“对西方文化之伪善的反叛……是一种深刻的颠覆形式”。

    戴夫·哈克《物有所值》中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分析摇滚,认为它是“工人阶级文化”;而保尔·约翰逊则在《新政治家》重视摇滚为资产阶级的阴谋,其目的是招安潜在的革命者,使他们“沉溺于其中而麻木不仁,懒散不堪并脱离实际”。

    理查德·戈尔德斯坦在《摇滚之诗》中则认为,摇滚最重要的特点仍是对青春活力的肆无忌惮的挥霍……

    美国黑人音乐家Chuck Berry用他的作品给摇滚乐下的定义,这同样是一首50年代摇滚乐诞生初期的作品Johnny B,Good。它讲述了一个弹吉他的年轻人走向成功的故事,它以叙事的手法给摇滚乐加上了一个十分诱人的光环,摇滚乐可以让一个普通人走向成功与辉煌。这个普通人可以没有任何的乐理知识,不懂音乐,只要他有理想,只要他勇敢地把自己心里想的唱出来,只要他愿意。另外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发射给外星生物的一艘飞船上,这首歌还作为人类文明的精华被刻录在一张光盘上,用以表达地球人的文明成果。


    其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嘛

    08-11-2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