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南莫镇这类穿着村干部、人大代表外衣的地痞怎么没处理

这几年海安的招商引资从上到下,从国内至国外,从南疆至北国,上至县官下至入学儿童层层落实任务,紧锣密鼓宣传得相当的到位,草根也有三个皇儿亲戚嘛,小学生回家也会带张表给家长填填社会关系一定要写上富戚,那村干部、政府干部都有与工资奖金挂钩的任务,这种拉网式的行动相当的好,人人为海安的经济作贡献,群策群力争取海安全民早日步入小康。    
海安筑巢引凤,是良策,可是来的凤都飞了不少,这是一个值的海安人深思的问题。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企业办起来了,黄世仁的来了,哎!我的地盘我作主!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村霸的事还真让企业欲哭无泪!
  举个小例来说吧,前几年南莫镇修了一条中心水泥路,叫前扬公路,南起朱楼村北至高桥村贯穿原南莫镇区域最南最北,是南莫镇村村相通主要干道,这本是南莫政府为民作的一件大好事,可是在前扬公路的最南端朱楼村地段上一家企业却被村里逼交6万元做路费,原说要9万元的,分三年给,每年三万,后考虑企业负担重,改说要6万元,分三年每年交二万。看起来真仁慈!政府当时修这条中心水泥路时,该企业已多次交过赞助费。该家企业靠在通扬河边,距邻近曲塘镇区域大约只有三百公尺,政府修了这三百公尺的水泥路,是南莫镇与曲塘镇交通纽带,也是海安县与姜堰市的交通纽带,并不为该企业专用。村里却要向企业索要6万元赞助费,这纯属敲诈!企业生产按章纳税是企业的义务,要企业赞助是要企业有能力的情况下自愿才行,这年头行情不好,企业自身都难渡难关,怎奈何拿出此款!企业对这群土霸真没办法,平常要修桥补路都是企业来,企业每年除了交村干五仟元工资(不上班的拿钱,其实就是地方保护费)外,其他的几大节也不用说了。
   2009年12月16日,这帮土霸吃了、喝了之后,没能如愿拿到买路钱,叫嚷着你企业不给钱是吧,走的时候还锁上企业的大门,让你有车辆不得进出,这就是朱楼村的土霸!披着共产党的外衣来敲诈!哪家法律规定政府造的路经过企业门前企业不得走啊,其中一位叫的特别凶的竞然还是县人大代表,真是共产党的败类!希望县人大有关领导对此人约谈,让他能迷途知返!
  修桥补路的事自古以来就代表着积德行善,这帮村干部竟然在12月17日,组织不明真相的群众将企业门前的前扬路敲开,挖了很大的坑。阻碍交通,危及行人安全,这些是党员干部能干的事吗?懂不懂法啊!
   这个例子如饭中一粒沙,不代表海安的全面,也不代南莫镇的全部,来海安投资的客商请考虑在海安办企业的如例中企业承受隐蔽成本,这是无法核算准确的成本,希望客商投资慎重!
在此我衷心希望有关领导部门要对此事作个深入调查,用事实说话,来认真的管一管,不要让这类地痞影响了海安的小康进程!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tnafi

    呃....都 是小学毕业的人!没有办法!

    09-12-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