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章历史记录

违章历史记录
09-10-09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nha8bs

    2007年8月2日的那场暴雨,给这个中原重镇带来了重创。不知多少辆公交车“没顶”了,两小时内郑州全市110接警2051起,119接警也创下纪录——塌方、变压器起火、车辆被困涵洞、广告牌倒塌……次日,两具尸体在泵站被发现,其中一个是被卷入窨井的骑车女子,落水处,还漂浮着一把伞。<br><br>2008年7月13日晚的这场暴雨.有给我们带来了麻烦,给人民造成了损失.<br>这就让一度埋在地下的城市排水系统问题,浮出水面。<br><br>“地下”经费:每年150万<br><br>雨太大了,全天109.5mm,创了历史记录。与其他街道一样,大同路很快变成河流。躺在这条路下面的下水管道,是郑州第一条“现代意义上”的排水管道,建成于1908年。<br><br>在这个城市,还有极少数管道从一百年前留存至今。“民国年代的排水管还在发挥作用呢。”有工程人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而这是为了说明市政工程的基础之差、“欠账”之多。<br><br>2004-2006年,郑州完成了90处积水点的改造,拓宽了部分管道。此前,排水设施的设计标准按照“一年两遇”的暴雨雨量,2003年后提高到“一年一遇”,局部道路提高到了“三年一遇”——这基本是内陆城市中的最高标准。<br><br>但当与8月2日“百年一遇”的大雨遭遇时,刚刚经过局部改造的排水系统鲜见还手之力。虽然主要路面的积水在雨停两小时后退去,但一片泽国中人们漂浮的场景随处可见——直到20:00,一些地道、路口仍在抽取积水。<br><br>资金不足是最大的问题。郑州市市政工程管理处,是全市排水防洪设施系统的“大管家”。但一位老职工说,财政对这里的投资是“先说人头费,再说干活钱”。<br><br>2006年,全处经费为6050万元,除去各项费用最终分摊到全市1610公里的排水管道在其中所占的份额,只有150万元。郑州的城区排水维护综合投资水平,不足西安、天津、广州的1 / 5。<br><br>在郑州,2002年排水管道年更新率是1.7‰。也就是说,要经过588年,管道系统才能完成一次更新。2003年后,更新率达到了8%以上。<br><br>暴雨之灾换来了对排水的重视。市政府承担了45%的还贷责任,中心城区地下的排水网管改造工程终于拿到了7.9亿的贷款,从而得以实施。<br><br>分割管辖的后遗症<br><br>以郑州为例,城市的排水系统是这样工作的:窨井将路面雨水导入排水管道,再汇入明渠、暗涵或内河,之后沿城市边缘的贾鲁河排出城区,最终注入淮河。<br><br>这个系统中,划在城区范围内的河道,归市政局负责;城区范围外的,是水利局的管辖范围。分散交杂在城市里的明渠、内河,还涉及到与各区政府的管辖权交叠问题。<br><br>最麻烦的是市区内还有十公里的明沟(渠)。过去几年,市政管理处将全市13条明沟中的8条封闭成暗渠,排水能得到保证。但剩下5条的状况是,“垃圾淤塞,违章建筑林立。河道几乎淤平,排水功能几乎丧失”。<br><br>在二里岗明沟,“沟上搭了板子就建房,土建和动迁的成本比例是1∶3。市财政掏得起工程款,掏不起拆迁费啊!”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郑州市市政工程管理处主任孙小宝说。一位市政局的退休职工说:“别的不说,你就看看二里岗明渠沿线,有多少乱搭乱建,有多少是不能动的,你不知道在城区里改造一条河道有多难!”<br><br>在郑州,帝湖花园是人人皆知的水景商品房小区,却很少有人知道:该小区所在的帝湖,处在金水河河道上,原本是规划中的调蓄水域,面积300亩。而现在,除了中心地带的100亩水面,周围都盖上了住宅商品房。于是,郑州市雨水调蓄设施至今处于空白状态。而帝湖花园的开发商,是郑州市第一辆劳斯莱斯的车主。<br><br>频繁挖沟,回填堵塞排水管<br><br>郑州玉凤路,在近年来的新水患中颇为出名。<br><br>哪怕一点小雨,市民都得趟水而行。今年这里刚刚完成改造,局面得到扭转。然而这条路的经历,有着独特的代表性。在这里先后开工动土的部门包括电力、通信、热力等等。到2005年,这里的地下雨水排放系统几乎瘫痪,路面多处下沉。<br><br>《大河报》报道:市政府2004年8月3日召开了一个协调会,明确玉凤路积水是郑州电力公司下属两个施工单位开挖电缆隧道施工造成的——施工方直接把沙浆水排进了雨污水管道中,最终堵塞地下管网。两年中为了改造玉凤路,各方花去至少700万元。<br><br>郑州市市政管理处监理所(俗称破路办)陈所长说,电缆隧道施工是国家大型项目,没有在市政管理部门办办理审批手续,他们也没敢过问。大型项目、重点项目都由市里统一安排或各个项目指挥部统一安排。“虽然有执法权,但我们能执谁的法啊?”<br><br>当时,只有热力公司在破路办办理了审批手续。<br><br>目前,中国地下管网包括十几个类别,由不同主体建设。频繁的破路施工,极易损伤原有管道体系。那位老职工说:“我干了一辈子市政,即使是自己施工过的路面,再打开时都可能大吃一惊。里面埋成什么样子的都有,有些地方已经一根电线都插不进去。”<br><br>2006年,郑州市市政局局长、城市防汛办主任朱建国在城市防汛会议上坦言九大问题,“部分地下管线工程施工频繁,回填质量没有保证,隐患较多”是其中之七。<br><br>而朱建国列出的第九个问题是:由于近年来城市防汛一直没有大问题出现,一些人特别是一些领导,有了松懈和侥幸心理。

    09-10-09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