痹证可冶根吗

痹证可冶根吗
09-11-03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宝贝小乖乖2009

    痹证,是临床上较为多见的一种疾病。痹《素问·痹证篇》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著痹。”痹,相当于现代医学所说的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热、痛风、坐骨神经痛、骨关节炎等。临床上常分为行痹、痛痹、著痹和热痹。痹证是以周身酸痛、关节受累为特征:早期有肌肤麻木不仁、经络并节游走行或放射性疼痛,恶风。寒冷和功能障碍;晚期则表现为关节僵硬变形,甚至丧失劳动力、终至残废。它的病因一般都是由气、血、荣、卫内虚是内因;风、寒、湿、热诸邪及外伤是外因。而气候变化、居住环境及过劳、体虚等则是发病的主要因素。它的病机主要为经络气血痹阻。而正虚邪实、本虚标实、痰瘀留着、风、寒、湿、热错杂实痹证的病理特点。痹证,严重地威胁着人民的身体健康。治疗上一般用清热燥湿,疏风散寒之法。清代医学家王清任又发明了活血法,在临床上治疗颇有效验。但还存在着严重的不足,值得进一步探讨。笔者二十余年在临床中治疗痹证,积累了一些经验介绍如下,愿与同道共同研讨。  
         多年来,我遵循祖传之法,结合常规治痹之原理,时而疗效满意,有时又叹有活人之心,而无救世之手。于是我汗牛充栋、历览群书。《素问·痹论篇》说:“痹者寒气多页,寒多故痛也。”又《素问·生气通天论》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张景岳又说:“人身难得实阳,易失者亦阳。阳之将亡其速死,阴之将亡其死缓。阳来则生,阳去则死。”这些都说明了人身之阳是多么的重要。据此理,我在临床中,凡遇风、寒、湿所致的头痛腹疼,周身肌肉经络关节疼痛属寒者,则用温药治之,其病即退,但终不能尽善尽美.然又细思仲圣心法,治病依经依气,立法用药少而精,量甚重,有诸多外感内伤之杂病,若用药对症,则病立除。并对汤药的煎法服法也有严格的要求。例如仲景治疗历节(现代所说的类风湿关节炎)用桂枝芍药知母汤中的麻黄,要求去节,先煎去沫,再合诸药合煎。又仲景的乌头汤,服法:开始服三合,不知加至五合,其知者如醉状,得吐者为中病等。  
         我认为治疗痹证不但要疏风、散寒、清热、燥湿、活血,还要重点温经助阳。凡见痹证的疼痛一症,均可防弹使用助阳之药。我在祖传“消痹酒方”用木瓜、鸡血藤、秦芄、防风、丹参、桃仁、红花、乳香、没药、当归、川芎、五灵脂、自然铜、麻黄、桂枝、党参、松节、细辛各50克的基本方上,十几年来通过逐步摸索、探究,增加能深入筋骨的温经助阳校速的乌头和千秋,以5克一增量,渐增制乌头和千秋120-150克,生用50克一剂用量,才达到了治疗痹证的满意效果。全方巨头祛风除湿、活血祛瘀、行气止痛、疏通经络、利关节、益气血、开瘀消肿、破诸疾冷毒、助阳退阴,再结合高度烧酒导药速行全身无处不到,以麻黄开窍引邪外出,桂枝以调和荣卫、固护肌肤。  
         制法:将药一剂配全,用五斤以上的白酒浸泡,冬七夏五,每天摇晃药瓶一次。  
         适应症:凡周身四肢麻木,陈旧行周身肌肉酸疼、怕冷、恶风、游走性疼痛、四肢挛急不伸或呈放射性疼痛,本寒的周身关节肿大热痛。  
         服法:一日三次,早上中午饭前各服三毫升,晚上睡前服用六毫升,早中饭后稍有唇、舌、咽麻木感,夜晚服用后以周身麻木为佳。  
         注意事项:凡孕妇、高龄体弱者,有严重心脏病史者忌服。  
         若久病或严重痹证患者可根据世纪情况在同时服用我祖传汤剂。处方:麻黄、细辛、川附片、当归、川芎、五灵脂、秦芄、羌活、独活、香附、地龙、牛膝、甘草,若风气胜者加防风,寒胜者加干姜,气虚者加黄耆,湿热胜者加薏仁、苍术、黄柏、茯苓、。  
         服用上药一般轻者或急性发病者疗效快,在两周之内可以治愈,最迟一月,若并重或年程较久者服用1~3月可愈。  
         病案举例:  
        1、寒痹(坐骨神经痛)。祝祖安,男,48岁,江阴市肖岐镇供销社,1987年9月10日出诊其家中,望病人痛苦面容,已卧床不起一月多,闻其声音低,问其详情,自述一月前在单位午休,睡着后没关风扇,醒后自觉周身不适,第二天突觉腰、臀及右腿后侧酸疼剧烈,呈放射性至足跟,当即去本地卫生院服药、打针、贴膏、封闭无济于事,又送江阴人民医院,住院服用中西药无用,针灸、推拿一周不见好转。病者那里疼呼爹叫娘,睡、坐、立均不能,终日翻滚于床上、地上。后又转送无锡某医院治疗十多天仍不见好转,医院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对病人的家属说,只有手术治疗,办法是切断坐骨神经方可止痛,因病人和家属不肯手术而出院回家。切脉迟缓,舌苔淡白。据以上现象分析,显系风寒之邪侵入人体,本该以疏风散寒治之而愈,但医者即一误再误,拖延时日太久,病邪深入经络,断为寒凝、气瘀、血瘀所致,此乃“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自思寒则凝固,热则流通。当即予以“消痹酒”10毫升饮服,再予以针灸、推拿后即稍安,嘱其“消痹酒”一日按法服用四次。十二日二诊其家,病退人安,能起床同桌共餐,针灸推拿后嘱其继续服煎药。十五日三诊其家,病家大喜,酒席盛情相待,从此病愈至今未发。  
         2.风寒湿痹(风湿性关节炎):王荣章,男,43岁,璜塘法庭。1987年5月初诊:自述在部队(内蒙)因风餐露宿、久卧湿地、双肩关节酸痛,恶风、三伏天睡觉患部不敢外露,均需盖毛毯方可,平时若遇阴雨天或有电扇地方关节酸冷疼甚,病已二十多年。曾在部队医治无效,后专业回地方,又去各医院治疗不见好转。诊脉细弱、舌苔薄白。予“消痹酒”一剂服用病除,至今未发。  
         3. 湿热痹(类风湿性关节炎):钱果兴,男,45岁,住靖江县城。1992年4月3日诊:因病情严重,行动苦难,难以本人来所面诊,其儿子来所口述配药,发病已十多年,手足大小关节肿大发热、发亮、剧痛不能动,大关节内早有黄色积液,曾抽过多次,广延大江南北医治不效,先靠服激素药度日,早已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痛苦万状,舌、脉未知,沉思良久,施仲景桂枝芍药知母汤原方,嘱服“消痹酒”一贴一月,再与自制马钱散服一月。5月16日其子又来所要求配药服用,述其父病情消失80%,现已肿消痛减,能下床运动,阴雨天还有些疼,服用前法减量,嘱再服一月以善其后。  
         此病数载沉疴,疗效迅速,药到病除,得心应手,关键在于三个因素:一、我用仲景原方没加减,特别在药的用量上也合方意。详考古今度量衡对照表,东汉时代永耀一两合现代克数13.92克,因而全方均按此推量开出,药店见此方均惊而不配,后患者采用种种手法将药配全服之。二,结合了我祖传和自己本人的进一步发展的“消痹酒”服用。三,自制马钱粉能散血热、消肿、止痛配服。以上三者同服,内外夹击而病速灭也。  
          4. 寒湿顽痹(腰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顾志义,男,45岁,上海人,璜塘多服公司请的技师,1987年7月18日初诊,单位来人邀我出诊,已卧床不起。患者自述,在文革期间,由于派性冲突被关押于潮湿之地,并拳打脚踢,伤后不能医治,两月被释,觉腰尾椎疼甚,后去上海长征医院住院治疗,拍片为骨质增生,治疗三月后出院,病终未除。一年后每遇雨天过劳则疼、怕冷,病延数年渐重,浸及臀部,神经放射性至足跟,每年都需住院几月治疗,此次发病疼甚,足软而不能站立。诊脉尺部弱细、寸关虚,当即予以针灸,服用“消痹酒”,一周后病情大减,能起床工作,患者大喜,感激不尽,嘱其继续服药两月以善其后。91年8月,患者专程从沪来所致谢,并述其此病通过如用我之药后从未去住院,便有时总觉不适,要求再配两剂带回沪续服,吾配之予服之。  
         总之,近年来“消痹酒”治愈痹证甚多,不能尽例。下面据不完全统计之数据概括之:  
         根据1992年1月1日起至9月15日止的临床资料记载,我共治疗痹证患者94人,其中男性38人,年龄最小19岁,最大者69岁;女性56人,年龄最大者79岁,最小者20岁,男女有效者共88人,治愈80人,4人无效两人追访未有回音。总有效率达95%,治愈率为85%。  
         体会:医者,意也,不要曲解古人意,要正确历节古人著书立说之意,对经典要信而不疑,但也不能死搬硬套。医,是专门研究修理人的一门微妙科学,人体内不只隐藏了多少奥秘?几千年来,通过历代医家的发明创造至今,在医学的科学领域里,还有很多存疑等考的问题未能解答,还待后来者进一步去摸索、探讨。我自幼受家传攻读岐黄经旨,熟读仲圣伤金,深知仲圣心法文简、意博、理奥。例阴阳之候变化无穷;彰其死生之兆。仲圣遵岐黄经旨,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所著伤金,以理、法、方、药贯穿其中,垂法万世以活人,所立之法乃法则、范式、规矩。法是与人规矩。古人说:“可与人规矩,不可以与人巧。”所谓“巧”,就是要善于理解它的精神实质,抓住它的基本规律去灵活运动、推而广之,活法圆机、存乎于心。

    09-11-0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