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张糖纸的作者是谁

一千张糖纸的作者是谁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沉默小霜

    全文:

      那是小学一年级的暑假里,我去北京外婆家做客。正是“七岁八岁讨人嫌”的年龄,加之隔壁院子一个名叫世香的女孩子跑来和我做朋友,我们两个人的种种游戏使外婆家不得安宁了。 
      表姑在外婆家里养病,她被闹的坐不住了。一天,她对我们说:“你们怎么就不知道累呢?”我和世香相互看看,没名堂地笑起来。是啊,什么叫累呢?我们从没想过。累,离我们多么遥远啊。有时听大人们说,“噢,累死我了。”他们累是因为他们是大人呀。当我们终于笑得不笑了,表姑又说:“世香不是有一些糖纸么,为什么你们不花些时间攒糖纸呢?"我想起世香的确让我参观过她攒的一些糖纸,那是几十张美丽的玻璃糖纸,被夹在一本薄薄的书里。可我既没有对她的糖纸产生过兴趣,也不觉得糖纸有什么好玩。世香却来了兴致,“您为什么要我们攒糖纸呀?”“攒够一千张糖纸,表姑就能换给你一只电动狗,会汪汪叫的那一种。”我和世香惊呆了。电动狗也许不让今天的孩子稀奇,但在二十多年前我童年的那个时代,表姑的许诺足以使我们激动很久。那该是怎样一笔财富,那该是怎样一份快乐?更何况,这财富和快乐将由我们自己的劳动换来呢。 从此我和世香再也不吵吵闹闹了。外婆的四合院也安静如初了。我们走街串巷,寻找被遗弃在犄角旮旯的糖纸。那时候糖纸并不是随处可见的。我们会追逐着一张随风飘舞的糖纸在胡同里一跑半天的;我和世香的零花钱都买了糖——我们的钱也仅够买几十颗,然后我们突击吃糖,也不顾糖把嗓子齁得生疼;我们还守候在食品店的糖果柜台前,耐心等待那些领着孩子前来买糖的大人,等待他们买糖之后剥开一块放进孩子的嘴,那时我们会飞速捡起落在地上的糖纸,一张糖纸就是一点希望呀! 
      我们把那些皱皱巴巴的糖纸带回家,泡在脸盆里把他们洗干净,使他们舒展开来,然后一张张贴在玻璃窗上,等待着它们干了后再轻轻揭下来,糖纸平整如新。暑假就要结束了,我和世香终于每人都攒够了一千张糖纸。
      一个下午,我们跑到表姑跟前,献上了两千张糖纸,表姑不解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呀?”“狗呢,我们的电动狗呢?”表姑愣了一下,接着就笑起来,笑得没完没了,上气不接下气。待她笑得不笑了,才擦着笑出的泪花说:“表姑逗着你们玩哪,嫌你们老在园子里闹,不得清静。”世香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悲愤和绝望。我觉得还有对我的藐视——毕竟这个逗我们玩的人是我的表姑啊。
      这时,我忽然有一种很累的感觉,我初次体味到大人常说的累,原来就是胸膛里的那颗心突然加重吧。
      我和世香走出院子,我把我那精心“打扮”过的那一千张糖纸扔向天空,任他们像彩蝶随风飘去。
      我长大了,每逢看见“欺骗”这个词,总是马上联想起那一千张糖纸——孩子是可以批评的,孩子是可以责怪的,但孩子是不可以欺骗的,欺骗是最深重的伤害。
      我们已经长大成人,但所有的大人不都是从孩子是到走过来的吗?
    [编辑本段]主要内容:

      暑假,“我”住在外婆家,和隔壁的世香成了好朋友,“我们俩”经常在外婆家的院子里玩耍。“表姑”在外婆家养病,被她们闹得坐不住了,就承诺只要找到了一千张糖纸便会给他们电动狗,这对他们的童年来说,是很大的一笔财富。从此,“我们”不再吵吵闹闹,而是四处找糖纸。几个月下来,“我们”攒足了一千张糖纸。可是,当一叠厚厚的糖纸拿到“表姑”面前时,“表姑”却笑着回答:“我为了让院子安宁,逗你们玩的!”
      课文主旨:孩子是可以批评的,孩子是可以责怪的,但孩子是不可欺骗的,欺骗是最深重的伤害。
    [编辑本段]作者简介:

      铁凝
      女作家,祖籍河北赵县,1957年9月生于北京,1982年发表短篇小说《哦,香雪》;同年,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1984年《六月的话题》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麦秸垛》获1986~1987年《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
      早期作品描写生活中普通的人与事,特别是细腻地描写人物的内心,从中反映人们的理想与追求,矛盾与痛苦,语言柔婉清新。
      1988年写了第一部长篇小说《玫瑰门》,揭露了世间丑态。
      姓屈,女,祖籍河北赵县,1957年9月出生于北京,当代作家,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河北师范大学、上海大学、河北大学兼职教授,中共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铁凝的父亲是著名画家铁扬 。
      1957——1975 出生于北京,后在古城保定度过了童年和少年;
      1975——1979 高中毕业后到保定博野县农村插队知青;
      1979——1984 保定文联《花山》杂志任小说编辑;
      1984——1996 河北省作家协会专事创作、河北省文联副主席;
      1996——2006 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2006——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中共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中共第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大代表。
      祖籍河北赵县,1957年9月生于北京,1975年于保定高中毕业后到河北博野农村插队,1979年回保定,在保定地区文联《花山》编辑部任小说编辑。自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发表文学作品约150余万字。1982年发表短篇小说《哦,香雪》描写一个农村少女香雪在火车站用一篮鸡蛋向一个女大学生换来一只渴望已久的铅笔
      盒,表现了农村少女的纯朴可亲和对现代文明的向往,作品获当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同年,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它真实描写一个少女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和纯真美好的品格。1984年《六月的话题》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麦秸垛》获1986~1987年《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1984年
      铁凝调入河北省文联任专业作家,现为河北省文联副主席。早期作品描写生活中普通的人与事,特别是细腻地描写人物的内心,从中反映人们的理想与追求,矛盾与痛苦,语言柔婉清新。1986年和1988年先后发表反省古老历史文化、关注女性生存的两部中篇小说《麦秸垛》和《棉花垛》,标志着铁凝步入一个新的文学创作时期。
      1988年还写成第一部长篇小说《玫瑰门》,它一改铁凝以往那和谐理想的诗意境界,透过几代女人生存竞争间的较量厮杀,彻底撕开了生活中丑陋和血污的一面。
    [编辑本段]美点赏析:

      童心纯真,不可许以美丽的谎言;童心至善,不可渗以成人的谲诈;童心唯美,不可蒙以世俗的尘埃。铁凝的《一千张糖纸》,犹如一帖清醒剂,令人深深感悟“童心不可欺”的真意。
      铁凝是一位在当今文坛上“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非常独到的认识和评判”的女作家。近几年来,铁凝常常在作品中撕开生活中人性丑陋和卑琐的一面,从而给读者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和难以释怀的感动。散文《一千张糖纸》正是这样的作品。
      文章以伤感的语调叙述了这样的故事: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无拘无束地笑着,闹着,尽情挥洒着童年的天真和快乐。突然,“表姑”的一个许诺——一只虚无缥缈的“电动狗”扰乱了她们的度假生活,同时也在她们幼小的心灵里激起一种不只是物质层面的精神上的憧憬。“那是怎样一笔财富,那是怎样一份儿快乐”。这份喜出望外的财富和由此带来的快乐,使她们心甘情愿地抛弃了天真无邪的传统的儿童游戏,开始“义无反顾”地朝着一个美丽的谎言奋斗。于是,她们会“追着一张随风飘舞的糖纸,追个老半天”,会“在糖果柜台边,耐心地守候带孩子来买糖吃的人”。完全可以说,收集和整平糖纸的过程,就是她们守望幸福和快乐的过程,一张糖纸就是她们逼近预想目标的一点希望。铁凝用饱含真情的、带着花朵般的芳香的笔触,来刻画两个小女孩这种急切渴盼的心理。可是, 正如许多故事所昭示的那样,渴望愈切,失望愈重,善良的人们最希望出现的结果没有出现,反倒是人们最不希望出现的结果出现了:当两个小女孩费尽心力攒够两千张糖纸,满怀希望地递给表姑时,表姑没完没了的大笑和轻描淡写的解释,彻底粉碎了她们一个暑假的全部期待(世香“眼里满是悲愤和绝望”),而且也使她们纯真的生命里陡增了怀疑的成份:以后她们还会相信大人吗?还会有“一诺千金”的责任感吗?
      这样看来,铁凝在这里讲述的也许并不仅仅是一个童年往事,还应该是一串沉甸甸的思考,是对我们道德良心的严厉拷问!人们如何呵护孩子们的皎皎童心?我们天天对孩子进行诚信教育,用我们小时候百听不厌的故事《狼来了》、《诚实的列宁》来启迪孩子在日常生活与人交往中,应怎样做个有诚信的人。但我们自己这样善意的欺骗难道不是对诚信教育的一个讽刺吗?失去诚信的教育是危险的教育,是在向未来社会塑造不合格公民。欺骗本是最深重的伤害。人与人之间(哪怕是大人与孩子之间)也应该真诚相见。让孩子伴随诚信健康成长,这才是我们的教育最最重要之处!

    09-08-0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jiexinjushi

    一千张糖纸的作者是铁凝

    铁凝,中国当代女作家,是继茅盾、巴金之后的中国第三任作家协会主席。

    少年时代年,铁凝出生在北京。她家为书香之家,父亲是画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母亲是声乐教授,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铁凝为长女(有一妹妹)。

    1957

    在北京长到四岁,铁凝回河北保定市的父母身边。九岁时,“文革”暴发,父母被下放到农村劳动,铁凝寄居在北京的外婆家,并在北京完成小学的课程。

    1969年父亲因病从农村回到保定市,铁凝回到保定自己家。1970年铁凝入中学。当时的保定和全国一样处于“文革”动荡中,也处于文化荒漠中。这种情况下,铁凝千方百计地找书看。铁凝和同学在离学校不远发现一家造纸厂,从各处查抄来的书籍堆积如山,作为造纸原料。铁凝和同学就经常偷偷地翻进造纸厂,不断地把所谓的“反动的”“禁书”偷出来读,这样铁凝读到了《家》、《静静的顿河》、《红字》……等一系列国内外名著,开始逐渐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

         铁凝的父亲从小就对她严格要求。十几岁时,父亲每天给她规定要背的唐诗和必读的《中国通史》及当时“合法的”文学著作。中学里铁凝就比她同龄的孩子成熟沉稳,凡事善用心。除了生活经历外,饱览群书也是重要原因。

    09-08-0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