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王朝政治腐败、走向衰落开始于什么时候?

清王朝政治腐败、走向衰落开始于什么时候?
09-03-26  wokissma 发布
8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yaoshangcun1

    从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不同命运看满清统治者防汉、制汉策略的恶劣。

    什么是产生“文艺复兴”的社会存在?戴逸先生简单地认为是财富的累加,经济的繁荣。这点是不对的,马克思说:“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可见关键的因素在于生产力和新的科学技术而非财富的累加。
    美国学者卡特说:“欧洲文艺复兴初期四种伟大发明的传入,对现代世界的形成,曾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火药的发明,消除了封建制度,创立了国民军制。指南针的发明,导致发现了美洲。造纸和印刷术替宗教改革开了新路,并使推广民众教育成为可能。”
    印刷术:欧洲以前是用羊皮纸,书是抄的,书籍非常稀少而昂贵。印刷术的出现特别是古希腊文献的大量印刷,使得文化传播交流变得方便,这是文艺复兴的最基本物质条件。见《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它的西传》。而满清呢?康雍乾三代的“文字狱”使得中国的文艺复兴成为不可能。
    火药:恩格斯说:“它使整个作战方法发生了变革,火器的采用不仅对作战方法本身,而且对统治和政治关系起了变革作用。要获得火药就要有工业和金钱,而这两者都为市民所占有。因此火器一开始就是城市和以城市为依靠的新兴君主政体对封建贵族的武器。以前一直攻不破的贵族城堡的石墙抵不住市民的大炮;市民的枪弹射穿了骑士的盔甲。贵族的统治跟身披铠甲的贵族骑兵队同归于尽了。”(《反杜林论》)
    火器的使用使得战争成为平民的职业,火药使得资本主义在欧洲大陆胜利。而火药在中国仅仅成了驱魔的利器和过年的玩具,可见满清对火器的禁用,是经过深谋远虑的。
    指南针:指南针带来航海术的进步,地理大发现,殖民地和种植园的世界分布以及世界大市场、商品大流通,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传播帮助欧洲资产阶级走向世界。而在满清,指南针仅仅沦为风水先生的罗盘,可见满清海禁的危害。
    对比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的不同境遇,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资本主义革命难以产生的原因了吧!
    正是满清统治者为了防汉、制汉而扼杀了科技的应用、发展,阻碍先进文化和科技的引进。造成资本主义难以诞生和发展,戴逸先生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
    四大发明在西方起到的巨大作用正说明:满清时期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生产力发展起着巨大的阻碍作用,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时还谈什么“盛世”,岂不是荒谬。



    文字狱、闭关锁国满清王朝的这两大恶政彻底终止了中国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化的进程。而这两大恶政推出的根本原因在于满清王朝防汉、制汉的心理。
    大家都知道海外贸易对于中国走向商品社会,融入世界先进文化和主流是多么重要。但是满清在台湾收复后仍然推行海禁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南洋禁海令其真实目的是为了禁止中国商民前往西洋占据的吕宋,严防汉人聚集,与西洋人结合颠覆满清统治。“设禁之意,特恐吾民作奸勾夷,以窥中土”(道光《重篹福建通志》)康熙说:“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眹临御多年,每以汉人为难治,以其不能一心之故,国家承平日久,务须安不忘危”。他已经意识到西方强大的对手就要来临,为了防汉却消极封闭。
    马克思指出:推动这个王朝实行这种政策(闭关锁国)的更主要原因是它害怕外国人会支持很多的中国人在十七世纪的大约前半个世纪里即在中国被鞑靼人征服以后所怀抱的不满情绪。由于这种原因,外国人才被禁止同中国人有任何来往。(马恩全集第九卷115页)

    满清文字狱是出于防汉心理对一个民族进行疯狂的文化清洗,常常是抄家灭族,祖先、子孙、活人、死人连同众多无辜者一起遭殃。是威慑恐怖。震慑效果空前绝后。
    满清文字狱的密度吓人,据统计,在清王朝268年的统治时间里,发生了160余起文字狱,几乎一年半一次,主要集中在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至乾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乾隆在位63年,制造的文字狱有130余起,一年两次还多;其定罪范围大大超过了顺治、康熙和雍正,而且将打击对象从主要是士大夫阶层扩展到民间百姓,几乎成了一场全民的劫难;许多名人志士因此而蒙难,其中吕留良、屈大钧、王锡侯、金堡、戴名士等都是文字狱的受害者,有的不仅被斩首,而且子孙株连坐罪,甚至家族同遭毁灭;有的甚至追究已故作者,挖墓戮尸,惩办后人。文字狱株连甚广,令人心惊胆战,此间全国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乾隆朝还有独特的疯汉获罪现象,占文字狱的25%,疯汉常常是被陵迟,疯汉临死前痛苦的号叫在宣告:文艺复兴从此在中国成为不可能。

    满清统治下的文字狱,如同黑暗的欧洲中世纪一样,思想领域实行强控制,不光政治文化的书籍要禁,就连科学技术也不放过,《几何原本》、《天工开物》大批明代的科技成果或毁或弃,只要和官方的程朱理学不统一的,都要禁止。明末以来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此完全中断。


    康熙皇帝学习科技是为了炫耀。出于对于汉人的威慑和警惕,满清王朝限制火器引入和发展,漠视西方科学技术,失去大好时机

    有人夸赞康熙皇帝学习西方科技,但是别忘了康熙学习西学的局限性,这种学习局限在宫中,引进西学也有限。他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呢?康熙自己说:“眹幼时,钦天监汉官和西洋人不睦,……眹思,己不思,焉能断人之是非?因而愤而学焉”。他是为了强化皇权。学习西方科技不是国策,也没有形成社会风气,所以皇帝态度一变,风气就转。其次是为了炫耀自己。南怀仁说“他通过这件事,……便在其周围的贵人面前,能夸示自己的学问而得意!”。他还以天文知识拷问作弄汉臣为乐。据李光地记录:康熙说“你们汉人全然不晓得算法,惟江南有个姓梅的他知道些。他俱梦梦。”这实质反映了一个落后的少数民族统治者的独特心理。恩格斯指出:“每一次由比较野蛮的民族所进行的征服,不言而喻地都阻碍了经济地发展,摧毁了大批生产力。但是在长期的征服中,比较野蛮的征服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得不适应征服后存在的比较高的经济情况;他们为被征服者所同化,而且大部分甚至还不得不采用被征服者的语言。”他要求满洲贵族不忘祖宗遗训,勤习骑射,以武艺威慑汉人,又研习西学,用新的科技知识对付汉人的文化优越感。
    他对于采矿、冶金、机械是很少涉猎的。在战争结束后,出于防备汉人心理,限制武器的发展。
    康熙下旨说:“子母炮系八旗火器,各省概造,断乎不可,此事不准行。”明知西方船坚炮利他就是不准备改进。在科学制度上康熙是最大的法官。要根据康熙的观点来行事。比如有人给康熙看《阿尔热巴法》代数新法,康熙不喜欢于是不准颁行。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说:“康熙对于数学仅略窥门径,音乐则更茫然无知”。
    白晋评价在《康熙皇帝》中说:“把热爱科学的强烈感情与专心致志的研究实践结合起来,对于一个中华帝国的皇帝来说,与其受到赞扬,不如说应该受到责备。”“复兴灿烂的文化……除垂范于民,除宣传这种精神别无良策。”康熙和彼得大帝是没法比的,他没有建立科研机构,没有派人出国考察,不鼓励臣民科学探索。
    所以到了雍正、乾隆他们对西方科技根本没有兴趣,追求的只是西洋玩物。有技艺的传教士成为满足他享乐欲望的御用工具,做钟处成了玩具作坊。在他的影响下王公大臣无不追求西洋奇物。这股西洋风不过是享乐奢侈风。成了儒家批判的“奇技淫巧”,对中国社会发展只有消极影响,而无积极作用。

    09-03-2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Jenkinsbird

    其实从乾隆晚期就已经开始显露出来,乾隆皇帝好大喜功,有名的贪臣和申就是在乾隆皇帝晚年利用乾隆的好大喜功敛财,后来嘉庆当上皇帝后第一个就是抄和申的家,但是这时已经注定清王朝腐败走向衰落的命运了。建议你去看看中央十套的百家讲坛,一个文化类节目,会使人受益非浅。

    09-03-2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黄欲飞

    以晚清政治史为主的晚清史研究,既是中国近代史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断代的清史研究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政治史的研究如何深入?政治史的研究如何与社会史的研究相结合?这是几代学人一直在思考、探索的问题。“晚清国家与社会”课题的提出与解决,将有助于相关研究的进一步深化。



    早在1981年,著名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刘大年就在《中国近代史研究从何处突破?》一文中提出,可以考虑从近代史研究中最薄弱、最繁难,而又最重要的内容方面来寻找突破的关键。他认为应当狠抓中国近代经济史的研究。近代经济史研究之薄弱、繁难,大家有目共睹。至于为什么说经济史的研究最重要,大年先生举了盖房子的例子。他说从前中国人建造房屋,与西方人不一样,中国人把上梁看得最要紧,西方人把筑础看得最要紧。上梁要紧,就是看重最高层的部分;筑础要紧,就是看重最基础的部分。这个比喻,是孙中山在讲演民权主义时说的,刘大年用它来说明研究历史,上梁、筑础都很重要。“但筑础的工作,对于马克思主义历史研究,显得尤其重要。因为它是讲社会历史的物质基础部分的。”刘大年号召重视基础的研究,对于尊重唯物论、转变学界学风起了良好的作用,也为近代政治史与社会史研究的结合指出了方向。对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来说,作为历史的决定性因素的“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蕃衍。”近年来包括经济史在内的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研究,也即广义的社会史研究,就是这样的“筑础”工作,比起大年先生20多年前的号召,已大大前进了。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人并非不重视“筑础”。早在春秋时代,人们对物质资料生产与人口增殖这两种生产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关系就已有了相当清醒的认识。据记载,晋公子重耳流亡到秦国时,司空季子劝他纳秦穆公之女怀嬴为妻,就反复强调了“义以导利,利以阜姓”(德义导致财利产生,财利用来使同姓壮大)的思想(见《国语·晋语四》)。“利”即财利,指物质资料的生产;“姓”即姓氏,家族。孔子在《论语》中所阐述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等思想,所体现的也正是两种生产均衡发展的辩证关系。我们的前人虽未为我们留下像西方那些信手拈来即可使用的若干统计资料,但作为一个成功地维系了世界最多人口的泱泱大国,依然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可资利用的宝贵史料。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决没有什么“无用”的史料,而是看我们有没有下功夫去发掘,有没有能力去理解和把握。



    “晚清国家与社会”,本身是一个很广泛的论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还是想借此机会讲一下“大清史”的学术视野的问题。



    人们喜欢用“大清史”来称呼当前正在进行的清史工程。但我所理解的大清史,不仅是指这一文化工程,更是指这一工程所反映的一种全新的清史观,即综合原有的作为古代史的清史(实际上只是清代前中期史)及作为近代史组成部分的晚清史(狭义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的中国近代史,几乎就是一部晚清史),且纳入世界视野的崭新的系统研究。



    大清史的视野,决不是清王朝的视野。从清王朝的角度看,不仅太平天国的洪、杨之徒乃大逆不道的奴隶造反,就连孙中山、黄兴辈的革命党人,也不可能给予正面的评价。清朝遗老们在民国新政府的治下修清史,但却依然视清王朝为正统,因此《清史稿》遭到民国时代人们普遍的诟病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大清史,也不仅仅是清王朝的兴衰史。中国历史上的王朝,大体上都可以用“兴盛衰亡”四字来概括其发展周期。清王朝既有康乾盛世的繁荣昌盛,也有鸦片战争后的每况愈下直至甲午战争的一蹶不振。太平天国的兴起,适逢其衰。这可以说明奴隶们造反的合理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还不足以揭示时代的特点。



    大清史的学术视野,必须是纳入世界史的视野,必须注视西方资本主义的形成与发展,注视其近代科学技术的形成与发展。在世界史的视野之下,清王朝的“盛”只是相对的,未必是真的极其强盛。康熙时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似乎是不应该纳入不平等条约的范畴,但实际上同样是作了大量的让步和妥协。清王朝的文治武功在乾隆时达到极盛。但就在歌颂乾隆平定准噶尔胜利的铜版画中,我们不难发现,画面上的清军将士们是以手中的大刀长矛等冷兵器来对付敌人的火器的。这些画面除了表明清军的英勇善战外,实际上也反映了清军武器装备上的落后,从而反映了清王朝在近代科学技术层面上的落后(顺便提一下,就连这些铜版画也是送到法国去制版的)。



    康熙大帝的清帝国堪与彼得大帝的俄罗斯打了个平手。所以刘大年先生的《论康熙》底气十足,给了康熙皇帝以应有的高度评价(参见《历史研究》1961年第3期)。但其后的两百年,中俄两国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同样是在19世纪,拿破仑的曾经横扫欧洲的数十万大军,在侵俄战争中几乎丧失殆尽;但两次鸦片战争中,英法两国区区数万人的远征军却一再使得清王朝的精锐主力惨遭覆灭。这里面的种种偶然和必然的因素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而当时俄罗斯学西方事业有成,中国却因循守旧、故步自封,无疑是其重要的方面。

    09-03-2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半夜答题

    从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不同命运看满清统治者防汉、制汉策略的恶劣。

    什么是产生“文艺复兴”的社会存在?戴逸先生简单地认为是财富的累加,经济的繁荣。这点是不对的,马克思说:“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可见关键的因素在于生产力和新的科学技术而非财富的累加。
    美国学者卡特说:“欧洲文艺复兴初期四种伟大发明的传入,对现代世界的形成,曾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火药的发明,消除了封建制度,创立了国民军制。指南针的发明,导致发现了美洲。造纸和印刷术替宗教改革开了新路,并使推广民众教育成为可能。”
    印刷术:欧洲以前是用羊皮纸,书是抄的,书籍非常稀少而昂贵。印刷术的出现特别是古希腊文献的大量印刷,使得文化传播交流变得方便,这是文艺复兴的最基本物质条件。见《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它的西传》。而满清呢?康雍乾三代的“文字狱”使得中国的文艺复兴成为不可能。
    火药:恩格斯说:“它使整个作战方法发生了变革,火器的采用不仅对作战方法本身,而且对统治和政治关系起了变革作用。要获得火药就要有工业和金钱,而这两者都为市民所占有。因此火器一开始就是城市和以城市为依靠的新兴君主政体对封建贵族的武器。以前一直攻不破的贵族城堡的石墙抵不住市民的大炮;市民的枪弹射穿了骑士的盔甲。贵族的统治跟身披铠甲的贵族骑兵队同归于尽了。”(《反杜林论》)
    火器的使用使得战争成为平民的职业,火药使得资本主义在欧洲大陆胜利。而火药在中国仅仅成了驱魔的利器和过年的玩具,可见满清对火器的禁用,是经过深谋远虑的。
    指南针:指南针带来航海术的进步,地理大发现,殖民地和种植园的世界分布以及世界大市场、商品大流通,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传播帮助欧洲资产阶级走向世界。而在满清,指南针仅仅沦为风水先生的罗盘,可见满清海禁的危害。
    对比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的不同境遇,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资本主义革命难以产生的原因了吧!
    正是满清统治者为了防汉、制汉而扼杀了科技的应用、发展,阻碍先进文化和科技的引进。造成资本主义难以诞生和发展,戴逸先生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
    四大发明在西方起到的巨大作用正说明:满清时期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生产力发展起着巨大的阻碍作用,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时还谈什么“盛世”,岂不是荒谬。



    文字狱、闭关锁国满清王朝的这两大恶政彻底终止了中国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化的进程。而这两大恶政推出的根本原因在于满清王朝防汉、制汉的心理。
    大家都知道海外贸易对于中国走向商品社会,融入世界先进文化和主流是多么重要。但是满清在台湾收复后仍然推行海禁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南洋禁海令其真实目的是为了禁止中国商民前往西洋占据的吕宋,严防汉人聚集,与西洋人结合颠覆满清统治。“设禁之意,特恐吾民作奸勾夷,以窥中土”(道光《重篹福建通志》)康熙说:“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眹临御多年,每以汉人为难治,以其不能一心之故,国家承平日久,务须安不忘危”。他已经意识到西方强大的对手就要来临,为了防汉却消极封闭。
    马克思指出:推动这个王朝实行这种政策(闭关锁国)的更主要原因是它害怕外国人会支持很多的中国人在十七世纪的大约前半个世纪里即在中国被鞑靼人征服以后所怀抱的不满情绪。由于这种原因,外国人才被禁止同中国人有任何来往。(马恩全集第九卷115页)

    满清文字狱是出于防汉心理对一个民族进行疯狂的文化清洗,常常是抄家灭族,祖先、子孙、活人、死人连同众多无辜者一起遭殃。是威慑恐怖。震慑效果空前绝后。
    满清文字狱的密度吓人,据统计,在清王朝268年的统治时间里,发生了160余起文字狱,几乎一年半一次,主要集中在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至乾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乾隆在位63年,制造的文字狱有130余起,一年两次还多;其定罪范围大大超过了顺治、康熙和雍正,而且将打击对象从主要是士大夫阶层扩展到民间百姓,几乎成了一场全民的劫难;许多名人志士因此而蒙难,其中吕留良、屈大钧、王锡侯、金堡、戴名士等都是文字狱的受害者,有的不仅被斩首,而且子孙株连坐罪,甚至家族同遭毁灭;有的甚至追究已故作者,挖墓戮尸,惩办后人。文字狱株连甚广,令人心惊胆战,此间全国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乾隆朝还有独特的疯汉获罪现象,占文字狱的25%,疯汉常常是被陵迟,疯汉临死前痛苦的号叫在宣告:文艺复兴从此在中国成为不可能。

    满清统治下的文字狱,如同黑暗的欧洲中世纪一样,思想领域实行强控制,不光政治文化的书籍要禁,就连科学技术也不放过,《几何原本》、《天工开物》大批明代的科技成果或毁或弃,只要和官方的程朱理学不统一的,都要禁止。明末以来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此完全中断。


    康熙皇帝学习科技是为了炫耀。出于对于汉人的威慑和警惕,满清王朝限制火器引入和发展,漠视西方科学技术,失去大好时机

    有人夸赞康熙皇帝学习西方科技,但是别忘了康熙学习西学的局限性,这种学习局限在宫中,引进西学也有限。他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呢?康熙自己说:“眹幼时,钦天监汉官和西洋人不睦,……眹思,己不思,焉能断人之是非?因而愤而学焉”。他是为了强化皇权。学习西方科技不是国策,也没有形成社会风气,所以皇帝态度一变,风气就转。其次是为了炫耀自己。南怀仁说“他通过这件事,……便在其周围的贵人面前,能夸示自己的学问而得意!”。他还以天文知识拷问作弄汉臣为乐。据李光地记录:康熙说“你们汉人全然不晓得算法,惟江南有个姓梅的他知道些。他俱梦梦。”这实质反映了一个落后的少数民族统治者的独特心理。恩格斯指出:“每一次由比较野蛮的民族所进行的征服,不言而喻地都阻碍了经济地发展,摧毁了大批生产力。但是在长期的征服中,比较野蛮的征服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得不适应征服后存在的比较高的经济情况;他们为被征服者所同化,而且大部分甚至还不得不采用被征服者的语言。”他要求满洲贵族不忘祖宗遗训,勤习骑射,以武艺威慑汉人,又研习西学,用新的科技知识对付汉人的文化优越感。
    他对于采矿、冶金、机械是很少涉猎的。在战争结束后,出于防备汉人心理,限制武器的发展。
    康熙下旨说:“子母炮系八旗火器,各省概造,断乎不可,此事不准行。”明知西方船坚炮利他就是不准备改进。在科学制度上康熙是最大的法官。要根据康熙的观点来行事。比如有人给康熙看《阿尔热巴法》代数新法,康熙不喜欢于是不准颁行。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说:“康熙对于数学仅略窥门径,音乐则更茫然无知”。
    白晋评价在《康熙皇帝》中说:“把热爱科学的强烈感情与专心致志的研究实践结合起来,对于一个中华帝国的皇帝来说,与其受到赞扬,不如说应该受到责备。”“复兴灿烂的文化……除垂范于民,除宣传这种精神别无良策。”康熙和彼得大帝是没法比的,他没有建立科研机构,没有派人出国考察,不鼓励臣民科学探索。
    所以到了雍正、乾隆他们对西方科技根本没有兴趣,追求的只是西洋玩物。有技艺的传教士成为满足他享乐欲望的御用工具,做钟处成了玩具作坊。在他的影响下王公大臣无不追求西洋奇物。从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不同命运看满清统治者防汉、制汉策略的恶劣。

    什么是产生“文艺复兴”的社会存在?戴逸先生简单地认为是财富的累加,经济的繁荣。这点是不对的,马克思说:“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可见关键的因素在于生产力和新的科学技术而非财富的累加。
    美国学者卡特说:“欧洲文艺复兴初期四种伟大发明的传入,对现代世界的形成,曾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火药的发明,消除了封建制度,创立了国民军制。指南针的发明,导致发现了美洲。造纸和印刷术替宗教改革开了新路,并使推广民众教育成为可能。”
    印刷术:欧洲以前是用羊皮纸,书是抄的,书籍非常稀少而昂贵。印刷术的出现特别是古希腊文献的大量印刷,使得文化传播交流变得方便,这是文艺复兴的最基本物质条件。见《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它的西传》。而满清呢?康雍乾三代的“文字狱”使得中国的文艺复兴成为不可能。
    火药:恩格斯说:“它使整个作战方法发生了变革,火器的采用不仅对作战方法本身,而且对统治和政治关系起了变革作用。要获得火药就要有工业和金钱,而这两者都为市民所占有。因此火器一开始就是城市和以城市为依靠的新兴君主政体对封建贵族的武器。以前一直攻不破的贵族城堡的石墙抵不住市民的大炮;市民的枪弹射穿了骑士的盔甲。贵族的统治跟身披铠甲的贵族骑兵队同归于尽了。”(《反杜林论》)
    火器的使用使得战争成为平民的职业,火药使得资本主义在欧洲大陆胜利。而火药在中国仅仅成了驱魔的利器和过年的玩具,可见满清对火器的禁用,是经过深谋远虑的。
    指南针:指南针带来航海术的进步,地理大发现,殖民地和种植园的世界分布以及世界大市场、商品大流通,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传播帮助欧洲资产阶级走向世界。而在满清,指南针仅仅沦为风水先生的罗盘,可见满清海禁的危害。
    对比四大发明在欧洲和中国的不同境遇,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资本主义革命难以产生的原因了吧!
    正是满清统治者为了防汉、制汉而扼杀了科技的应用、发展,阻碍先进文化和科技的引进。造成资本主义难以诞生和发展,戴逸先生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
    四大发明在西方起到的巨大作用正说明:满清时期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生产力发展起着巨大的阻碍作用,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时还谈什么“盛世”,岂不是荒谬。



    文字狱、闭关锁国满清王朝的这两大恶政彻底终止了中国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化的进程。而这两大恶政推出的根本原因在于满清王朝防汉、制汉的心理。
    大家都知道海外贸易对于中国走向商品社会,融入世界先进文化和主流是多么重要。但是满清在台湾收复后仍然推行海禁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南洋禁海令其真实目的是为了禁止中国商民前往西洋占据的吕宋,严防汉人聚集,与西洋人结合颠覆满清统治。“设禁之意,特恐吾民作奸勾夷,以窥中土”(道光《重篹福建通志》)康熙说:“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此朕逆料之言。眹临御多年,每以汉人为难治,以其不能一心之故,国家承平日久,务须安不忘危”。他已经意识到西方强大的对手就要来临,为了防汉却消极封闭。
    马克思指出:推动这个王朝实行这种政策(闭关锁国)的更主要原因是它害怕外国人会支持很多的中国人在十七世纪的大约前半个世纪里即在中国被鞑靼人征服以后所怀抱的不满情绪。由于这种原因,外国人才被禁止同中国人有任何来往。(马恩全集第九卷115页)

    满清文字狱是出于防汉心理对一个民族进行疯狂的文化清洗,常常是抄家灭族,祖先、子孙、活人、死人连同众多无辜者一起遭殃。是威慑恐怖。震慑效果空前绝后。
    满清文字狱的密度吓人,据统计,在清王朝268年的统治时间里,发生了160余起文字狱,几乎一年半一次,主要集中在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至乾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乾隆在位63年,制造的文字狱有130余起,一年两次还多;其定罪范围大大超过了顺治、康熙和雍正,而且将打击对象从主要是士大夫阶层扩展到民间百姓,几乎成了一场全民的劫难;许多名人志士因此而蒙难,其中吕留良、屈大钧、王锡侯、金堡、戴名士等都是文字狱的受害者,有的不仅被斩首,而且子孙株连坐罪,甚至家族同遭毁灭;有的甚至追究已故作者,挖墓戮尸,惩办后人。文字狱株连甚广,令人心惊胆战,此间全国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乾隆朝还有独特的疯汉获罪现象,占文字狱的25%,疯汉常常是被陵迟,疯汉临死前痛苦的号叫在宣告:文艺复兴从此在中国成为不可能。

    满清统治下的文字狱,如同黑暗的欧洲中世纪一样,思想领域实行强控制,不光政治文化的书籍要禁,就连科学技术也不放过,《几何原本》、《天工开物》大批明代的科技成果或毁或弃,只要和官方的程朱理学不统一的,都要禁止。明末以来的思想解放运动就此完全中断。


    康熙皇帝学习科技是为了炫耀。出于对于汉人的威慑和警惕,满清王朝限制火器引入和发展,漠视西方科学技术,失去大好时机

    有人夸赞康熙皇帝学习西方科技,但是别忘了康熙学习西学的局限性,这种学习局限在宫中,引进西学也有限。他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呢?康熙自己说:“眹幼时,钦天监汉官和西洋人不睦,……眹思,己不思,焉能断人之是非?因而愤而学焉”。他是为了强化皇权。学习西方科技不是国策,也没有形成社会风气,所以皇帝态度一变,风气就转。其次是为了炫耀自己。南怀仁说“他通过这件事,……便在其周围的贵人面前,能夸示自己的学问而得意!”。他还以天文知识拷问作弄汉臣为乐。据李光地记录:康熙说“你们汉人全然不晓得算法,惟江南有个姓梅的他知道些。他俱梦梦。”这实质反映了一个落后的少数民族统治者的独特心理。恩格斯指出:“每一次由比较野蛮的民族所进行的征服,不言而喻地都阻碍了经济地发展,摧毁了大批生产力。但是在长期的征服中,比较野蛮的征服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得不适应征服后存在的比较高的经济情况;他们为被征服者所同化,而且大部分甚至还不得不采用被征服者的语言。”他要求满洲贵族不忘祖宗遗训,勤习骑射,以武艺威慑汉人,又研习西学,用新的科技知识对付汉人的文化优越感。
    他对于采矿、冶金、机械是很少涉猎的。在战争结束后,出于防备汉人心理,限制武器的发展。
    康熙下旨说:“子母炮系八旗火器,各省概造,断乎不可,此事不准行。”明知西方船坚炮利他就是不准备改进。在科学制度上康熙是最大的法官。要根据康熙的观点来行事。比如有人给康熙看《阿尔热巴法》代数新法,康熙不喜欢于是不准颁行。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说:“康熙对于数学仅略窥门径,音乐则更茫然无知”。
    白晋评价在《康熙皇帝》中说:“把热爱科学的强烈感情与专心致志的研究实践结合起来,对于一个中华帝国的皇帝来说,与其受到赞扬,不如说应该受到责备。”“复兴灿烂的文化……除垂范于民,除宣传这种精神别无良策。”康熙和彼得大帝是没法比的,他没有建立科研机构,没有派人出国考察,不鼓励臣民科学探索。
    所以到了雍正、乾隆他们对西方科技根本没有兴趣,追求的只是西洋玩物。有技艺的传教士成为满足他享乐欲望的御用工具,做钟处成了玩具作坊。在他的影响下王公大臣无不追求西洋奇物。这股西洋风不过是享乐奢侈风。成了儒家批判的“奇技淫巧”,对中国社会发展只有消极影响,而无积极作用。
    这股西洋风不过是享乐奢侈风。成了儒家批判的“奇技淫巧”,对中国社会发展只有消极影响,而无积极作用。

    09-03-2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