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蜂网有信息素买吗

乐蜂网有信息素买吗
09-10-15  匿名提问 发布
4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gvruvv

    哈哈,我还是建议你去易淘金导购网看看吧。
       现金返还,就是你先注册会员,登陆后从这个网站进入乐蜂网买商品,购买成功后,能获得一定的现金返还。
       不过我个人建议去去易淘金导购网拿现金返还比较好。我个人网上买东西比较喜欢这种购物返现的网购方式,对众多返利类型网站进行了下研究和比较:
       1、易淘金导购网上提供的返利商家有200多家,算是非常全的;
       2、返利比率在返利型网站中是最高的,如播播手机网返150元,就只有易淘金导购网会返;
       3、返利速度很快,客服态度也很好。

    09-10-15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qcw730

    有~~

    09-10-15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zcktdglx

    在南美洲,有一种令人们闻之色变的“杀人蜂”。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已经有几百人被这种毒性极强、凶猛异常的蜂活活地蜇死。至于在这种蜂的攻击下,死于非命的猫狗和其它家畜,更是不计其数。
      在南美洲,有一种令人们闻之色变的“杀人蜂”。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已经有几百人被这种毒性极强、凶猛异常的蜂活活地蜇死。至于在这种蜂的攻击下,死于非命的猫狗和其它家畜,更是不计其数。




       杀人蜂是美洲的外来物种,是人类在无意间改变了生态环境的一个范例。

      1956年,巴西遗传学家科尔博士从非洲带回47只毒蜂蜂后,他想研究是不是能够把这些毒蜂加以驯化。不料一年后实验室发生偶然事故,其中26只蜂后从实验室里飞跑了,于是这种毒蜂开始以每年300-500平方千米的速度"占领"周围地区,从最初的26只蜂后发展到今天总数超过10亿的庞大种群。

      自1957年以来,大约有超过1000人因受到成群的杀人蜂叮咬而死亡。这种非洲品种蜜蜂,已由南美洲向北迁徒,进入美国境内,目前在德州、亚利桑那州、加州时有它们的踪迹。

    杀人蜂的巢穴比一般的蜂巢要大

      尽管杀人蜂的毒液量和成分与它们欧洲品种的近亲差别并不大,但这些非洲品种的蜜蜂比较容易引起刺激反应。它们集结的速度更快,在防卫蜂巢时较具有攻击性,也较会叮人。

      但是,人们对于杀人蜂的影响显然是过分夸张了,这与媒体的妙作有关。据统计,被蜂螫死的人和动物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逃避,一般人或动物如果逃开也就没有性命之忧。

      如果被它螫到,它的毒液会造成人体肾脏中血液循环量在短时间内急遽减少,并使肾脏细胞中毒。这项由圣保罗大学所进行的研究结果,提供了某些重要的线索,将有助解释为何有些人在受到这种蜜蜂攻击后,很快就出现了肾衰竭的情形。
      
      有一年,巴西的几名工作人员在清除烟囱上的一个蜂窝时,触怒了那里的“杀人蜂”,霎时间,发了疯的野蜂倾巢而出,整个天空响起了可怕的嗡嗡声。不管是人还是牲畜,只要是活动的物体,狂暴的蜂群都要加以攻击。事后人们统计,在3个小时内,竟有500余人总共被蜇了3万多下,平均每人60几下。此外,还有许多猫狗被蜇死。在另一起“杀人蜂”袭击人的事件中,受伤的人竟超过了1000人。
      
      
      这“杀人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蜂呢?原来,这种可怕的“杀人蜂”竟是由于人类自己的偶然疏忽才产生出来的。1956年,巴西的昆虫学家为了改良当地的蜜蜂,使它们能多产蜜,就特意从非洲引进了一种野性十足、产蜜量高的野蜂,与当地的蜜蜂杂交,没想到竟繁育出了这种攻击性极强的蜂。后来,因为管理人员的疏忽,一些杂交蜂从实验室逃出,迅速在野外繁殖起来,成了令人恐惧的“杀人蜂”。后来,尽管人们采取了许多措施,想消灭这一大祸害,可是,这些杂交蜂适应自然的能力极强,繁殖的速度很快,所以,直至今日还没能有效地遏止它们的蔓延。







      下面的故事读起来像是好莱坞的电影剧本。“我坐在那儿瞧着那些蜂”,这个男人叙述着他的故事。“我想,上帝啊!‘我捅过马蜂窝,挨蜂螫过20次,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蜂啊。’”

    早在1985年6月9日,在加利福尼亚州贝克斯菲尔德西北大约72公里的废油田上,切夫伦公司洛斯特希尔斯租地的铲车司机比尔·威尔逊看到一群蜂围叮一只兔子,把它活活螫死。当时的情景使他吓呆了。

    使威尔逊吓得心惊胆战的是所谓的杀人蜂。它们是凶恶而又进攻性极强的非洲蜂的后代。这些非洲蜂在1956年首次引入西半球。第二年它们从巴西的一个实验室里逃了出来。从此,这些杀人蜂(科学家们认为,它们就是非洲蜂繁殖出来的蜜蜂)就迅速而又畅通无阻地飞向四面八方,向北一直到了洪都拉斯。

    虽然近年来有人曾在美国港口的船上货物中零星地看到过这种蜂,但迄今为止,人们知道这种峰已在美国安家落户,却是从威尔逊在洛斯特希尔斯的发现开始的。专家们推测,它们可能藏在钻井设备中通过巴拿马运河绕过墨西哥而到了加利福尼亚。

    在洛斯特希尔斯发现的蜂成了夜晚约翰尼·卡森节目开玩笑的话题,但它们并不可笑。这些蜂是名符其实的杀人蜂:它们不光螫死动物,还螫死人。如果它们继续在美国繁殖,那么它们将为害更烈。它们可能会把远在“五月花号”时代就建立起来的、养殖欧洲蜂的国内蜜蜂养殖业彻底摧毁。它们还可能严重破坏美国的农业,包括苹果和紫花苜蓿在内的各种农作物,因为这些农作物是要靠商业养蜂人帮助它们传授花粉的。

    在那个6月的早晨,比尔·威尔逊刚开始工作时就对自己可怕的发现有所预感。他回忆说:“当我把车开进那条油沙路时(我们正在那儿为油田搅拌铺路材料),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跟平常不一样。在我驱车前行的当儿,我无意中看见地上躺着一只死了的小狐狸和一只死乌鸦。我思忖着:‘这可是怪事儿。’”

    “我还是继续前进,干我的活。但9点钟时,我们工间休息;我又开车回去看那死狐狸和乌鸦。当我的车驶近我发现它们的地点时,一只兔子被我吓得从树丛中窜了出来,这时,那些蜂从地上一个洞里(这个洞的直径大约8~10英寸)成群结队钻了出来,紧紧追击兔子。它们刚好将兔子盖住,使我甚至都看不见它。我所能看见的只是它的两只耳朵。它四脚乱蹬,好像有人在砍它的脑袋,踹着脚,身体在抽搐着。而后不久就不动弹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我估计最多不超过三四十秒钟,兔子就完了。

    兔子死后,这些蜂就直向我的车扑过来——但不止是扑在兔子身上的五六百只,而是更多的蜂倾巢而出:至少有五六千只。它们爬满了铲车的窗房,在窗外嗡嗡地叫着,竭力往我身上扑。直到我把车开出约300码远,到了路的另一头,它们才开始飞开。”

    威尔逊把车开了回来,勇敢地、或者可以说是莽撞地将满满一铲斗1.2万磅重的渗透石油的泥浆倾倒在洞口上。成千上万只蜂聚集在泥土上又向车围了上来,直到威尔逊把车开走才罢休。

    在6月23日,即威尔逊发现这些蜂之后大约两周,克恩县动物管理当局终于来到了洛斯特希尔斯。但据威尔逊说,这时,“几乎没有什么蜂。”过了几天,他们用烟熏蜂窝洞。当往下挖时,这些官员们发现了一个5英尺半长、1英尺宽的蜂巢,里边有3个蜂王室。这证明蜂群在这里已经繁衍了至少有1年的时间了,或者可以说已有足够长的时间将若干蜂王和伴随它们的蜂群输送到远处的农村。

    7月3日,几只从地下挖出来以后弄死的蜂送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粮食和农业局的萨克拉门托昆虫学实验室。实验室的报告表明,这些蜂与该局每年普查的15.9万只昆虫标本并无差别,于是以后3周内就没有再加以检查。

    7月22日,美国农业部在路易斯安那的巴吞鲁日蜜蜂育种和繁殖中心主任托马斯·林德勒正在实验室里工作,他接到了有关洛斯特希尔斯蜂群的电话。加科福尼亚人认为他们那里有了杀人蜂,但需要进一步核实。于是步伐加快了。林德勒说:“第二天上午10点,我们拿到了几只蜂,分别做了3个检验。到下午两点钟,实验报告出来了:杀人蜂。”

    在萨克拉门托,加州农业局灭虫科监督员莱恩·富特被指定来负责紧急处理非洲蜂问题。他悄悄地去找这个州的昆虫学专家詹姆斯·帕斯沃特,要他速到洛斯特希尔斯去一趟。当时帕斯沃特正准备利用工作休假到巴西去考察,亲自看看这些杀人蜂,搞到有关的第一手资料。23日晚上,帕斯沃特在一家汽车游客旅店住下后,马上率领野外工作组开始工作。

    于是,有关洛斯特希尔斯杀人蜂的传说迅速传播开来。7月24日晚上,堪萨斯大学昆虫学家奥利·泰勒在家中接到采访记者的一个电话,询问他有关杀人蜂的问题。泰勒十几年来一直研究非洲蜂,但却是第一次听说有关杀人蜂的消息。数日之内,他赶往加利福尼亚去参加讨论杀人蜂问题的5个咨询委员会的第1次会议。主持会议的是另外一个研究杀人蜂的专家: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昆虫学家诺曼·加里。他对昆虫的研究很有成就,当过如《太空凶客》这样的几种B级影片的顾问。显然,加里很想碰碰这个实际问题。他说:“我研究了一辈子,就等着这一天呢。”

    但非洲蜂对于任何一个昆虫学家来说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它们的危险性在于攻击性行为,加之其数量极大。蜜蜂一般都是群体生活,比较温顺的欧洲蜂如此,凶恶的非洲蜂也是如此。一个蜂群大约由3万到8万只蜂组成。一个养蜂场可以有数百个蜂群,一个蜂群生活在一只养蜂人的那种大家熟悉的木箱里。野生蜂群的规模大致与此相当。它们有的筑巢在屋檐下,有的栖身在空心圆木或树桩的洞穴里。有时,也有的以地洞为家。温顺的蜜蜂可以为人类造福,而恶蜂则贻患于人。

    许多昆虫学家认为,蜜蜂起源于非洲;但远在人们开始养蜂好久之前,有一些蜜蜂就迁移到了欧洲。欧洲环境的许多因素——或许后来包括人们养蜂的黄金时代——使欧洲蜜蜂养成了温顺的性格。一窝欧洲蜂会乖乖地听任养蜂人开箱取蜜而很少喧闹。与此相反,只是走过非洲蜂群就有可能使你成为攻击的目标。你要是驱使一窝非洲蜂给农作物授粉,就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它们会疯狂地螫人,或被迫“潜逃”——到别处重新安家。我们很少见过欧洲蜂使出这种招数。

    非洲蜂好像生来就爱发怒。巴吞鲁日的一位遗传学家安尼塔·柯林斯推测说:“在非洲,有一种压力迫使那里的蜂养成了自卫的习性。蚂蚁、穴熊和原始人都抢蜂蜜吃。它们你来我去,来了就夺蜜毁窝。这些蜂要生存必须自卫。”——而这种特征是这样的精微,以致常常见到敌人就立即进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特质将非洲蜂和欧洲蜂区别开来。但从遗传学上讲,这两种蜂很相近,因而很容易杂交繁殖。

    两者的生殖生态学几乎相同:每一蜂群一个时期通常只有一只能产卵的蜂王,它产下全部的卵。一般情况下,在蜂王的婚飞期有6~12只雄蜂给它授精,这些无刺的雄蜂一辈子就干这么一件事。如果蜂王产下兼有蜂王和雄蜂基因的受精卵,孵化出来的幼蜂是工蜂。这些工蜂都是雌性,它们为本蜂群采集花粉和花蜜,用自己的刺保卫它的安全。如果蜂王产下的是未受精的卵子,也就是说,卵中只有蜂王自己的基因,那么孵化出来的是雄蜂。

    非洲蜂凶恶的习性通过遗传可以受到抑制,也可以继续保持下去。因此,当非洲蜂侵入欧洲蜂的蜂巢,杀死它的蜂王并用自己的蜂王取而代之时,它们便用自己的基因填满基因库。这就是科学家们在制止杀人蜂侵入美国,保持纯粹的欧洲蜂种时所面临的困难;同时它也提供了一种解决的办法。

    1956年,非洲蜜蜂的坏习性的全部细节还不知道。那一年巴西圣保罗大学遗传学家沃里克·克尔被要求设法提高这个国家蜜蜂的产量。像北美的一样,巴西的蜜蜂也是从欧洲引进的(美洲印第安人把蜂称为“白人的苍蝇”)。由于欧洲蜂在这个热带国家的情况一直不佳,克尔想通过使它们与非洲蜂杂交来改良蜂种;非洲蜂作为强壮的、一年四季产蜜者被捕来。他引进了一些受过精的非洲蜂王,并把它们放养在一个隔离的养蜂场。他用钻了眼的盖子将蜂箱盖住。这些眼儿刚好允许工蜂挤过去,而对蜂王和雄蜂来说则太小了,是出不去的。1957年,一个参观者打开了盖子,26只蜂王带着蜂群飞走了。这次事故引起了极其严重而在当时又预想不到的后果。

    富特认为:“非洲蜂之所以能很成功地占领地盘,是因为它们一安顿下来就立刻开始繁殖后代。”而且还因为它们的窝一般做在偏僻地区,使它们有充裕的时间定居下来。泰勒指出:“它们就是这样建立根据地的。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没人知道它们在那儿。然后它们就侵犯家蜂,鸠占鹊巢。”

    虽然几个蜂群未能对家蜂构成取而代之的严重威胁,但已在加州核实了的四起发现,至少还是令人不安的。在一个不大的检疫区内蜂蜜生产受到的干扰,不免使人想到,如果非洲蜂全面地侵入,产值1.4亿美元的美国蜂蜜和蜂蜡工业的情况将会如何。至于全国的农业由此造成的损失则会更加惨重,更加不可挽救。有些农作物,如巴丹杏,在克恩县的经济中占了很大的比重,它要依靠大量的蜜蜂。美国的农作物80%是靠蜜蜂授粉的。蜜蜂可以使90多种农作物提高产量,这些农作物包括紫花苜蓿,它是牲畜的主要饲料,因而是美国奶品工业的基础,把它们统统算起来,产值大约达190亿美元。

    在密西西比河以东,小的养蜂场有免费为农场授粉的传统(他们可以由此获取蜂蜜和畅销的花粉,从而自己也受益),他们的蜂箱不必搬动很远的距离;但在西部,有许多大农场,养蜂人向农作物授粉要索取报酬,因此有时他们的蜂箱不得不运到数百英里以外的地方去。在非洲蜂侵入后,检疫接踵而来。仅此一项,就极大地影响了授粉的计划。家蜂蜂窝一旦为非洲蜂占领,立即灾祸频发:非洲蜂虽然善于授粉,但它们实在难以管理。

    虽然遗传学家柯林斯试图繁殖一种比较温顺的非洲蜂,但他研究的主要目的还是保护欧洲蜂种。这要采取比在洛斯特希尔斯地区采取的还要严密的措施。最有希望在近期获得成功的是大量增加能给蜂王授精的欧洲雄蜂的数量。蜂王要得到一定量的精液,必须在婚飞期与6~12只雄蜂交配。因此增加养殖场内雄蜂的数量会使蜂王只能与欧洲雄蜂交配的机会增大。这样,就可以避免它与野外飞进来的非洲雄蜂交配。即使它与偶然飞进来的非洲雄蜂交配,非洲雄蜂的精液也会被已经输入的欧洲雄蜂的精液冲得很淡。

    诱捕雄蜂是另外一个防范措施,可用来保护家峰使之不因野生欧洲蜂或非洲蜂的干扰而变种。雄蜂诱捕器使用的是一种人工制造的“蜂王分泌物”。这种分泌物是蜂王分泌出来引诱雄蜂的信息素。迷途的欧洲蜂和乱飞的非洲蜂都有可能被捕蜂器吸引、捕捉和杀死。

    还有一种办法是使用毒饵,但它还处于试验阶段。当毒饵撒出去之后,养蜂人按照指示将自己的蜂关在蜂箱里。路过的野生蜂群却会吃下这种毒饵,并把它携带回窝,根据毒饵中化学品的性质,它会使蜂王不孕甚至毒死它们。

    科学家们正在想尽办法保护欧洲蜜蜂,那么怎么来保护人呢?加州的一个昆虫学家说:“杀人蜂并不是在大街上飞来飞去专门去螫大人和儿童的。”但他承认说,危险是存在的。正像比尔·威尔逊在洛斯特希尔斯碰上杀人蜂一样,在边远地区远足或工作的人们也很有可能碰上它们。巴吞鲁日的一个生物学家罗伯特·丹恩克警告说:“你碰上这种蜂,如果不被马上螫死,肯定也会受伤。如果小孩撞上一窝蜂,或动物窜出来撞上,那就必死无疑。”

    但林德勒坚持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除非你让它螫,你不会被螫死。”他对碰上这种蜂的人提出忠告:“快跑!跑得越快越好。你不能站在那儿。它们可不像其他蜂,对那些蜂,你可以慢慢躲开。赶快跑开,哪怕是钻到汽车里也好。钻进车里,赶快把车窗摇上,那么它们就会离开你飞到车窗上找光亮。”

    09-11-09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etsmiymm88

    到www.lafason.com去看看啊。。

    11-07-2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