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哪里有卖航模配件

江西哪里有卖航模配件
09-10-20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953171

    baidu
    [原创]我和航模 大学要毕业了,离开航模也已经快5年了,现在时常想起中学在学校航模组活动和参加四川省航模比赛的那些日子,品味那几年的酸甜苦辣,心中总是感慨万千。 我小学的时候就知道有航模这个东东,那得益于李叔叔——和我爸从小长大的朋友——他是成都市航空模型学校的校长。他的老大李涛哥是我大哥的中学同学,也是航模高手,高考时候靠着航模加分进了西北工业大学,所以小的时候李叔叔就经常想我也去搞搞航模,权当一种爱好吧。我也几次想去,不过真正实现这个愿望还是在我进入初中之后。 初一暑假的一天,李叔叔又来我家玩,又开玩笑似的叫我趁着暑假去航校学学,正好我父母见我一天到晚很无聊,也就同意了让我去。于是第二天一早,我就到了航校,李叔叔带我进了暑期航模班。那个班上都是小学生,只有我这么一个老小孩在那里显得比较眨眼。教练姓叶,叫叶乃洲,一个干瘦的老头,说话比较和气,正在教我们大家制作手掷航模——后来才知道他是李涛哥的教练,国家运动健将,飞行技术出神入化,左手右手都可以操纵航模,还能睡在地上操纵。他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左右手大拇指上都有歧指,但丝毫不会影响他的手艺。由于我是校长带来的,所以受到了一些优待,所用的工具(我们叫斜口刀,用大号锯条加工而成,可比一般工具刀结实好用多了)也是他的,还没有交学费。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算是完全进入航模了,我有几个初中同学也在学校航模组,教练是航校请来的,而他们的教练又是叶教练的弟子,所以他们算的上是我的师兄,这个时候都去参加暑假时候的四川省比赛了,就这样大概学了半个月,临近开学的时候所有课程结束,共计做了手掷2架,弹射2架,一级橡筋动力3架,伞翼一架,这也算是我与航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的水平在这群人中还算高的,毕竟是中学生嘛,当然还有叶教练的小灶,我和他们也渐渐混熟了,大家还一起给另外一个“病号”(他生了几天病没来)取了个“方脑壳”的外号,一起嘲弄他。飞机完工之后就在航校院坝里面试飞,院坝很小,飞机飞到房顶上是常有的事情,由于房顶是斜的,每次叶教练就会拿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栓一条长线去把飞机打下来,这样也不会损伤飞机。叶教练真是妙手回春,做的再不好的飞机经过他之手也会飞的又高又久,我当然也是受益者。开学之后又上过两次课,其中第二次我没有参加学校的几何入门竞赛,而去了航模,妈妈知道后大发雷霆,把我骂了半天。 开学就是初二了,我加入了学校航模组。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和初一的新生一样从最基本的学起,教练就是叶教练的弟子,年轻的黄小云,戴一个茶色眼镜,蓄鲁迅一般的一字胡。那一年学校运动会开幕式,我和其他初一同学参加了航模表演,飞的是一级橡筋。我记得头一天调试飞机弄得很晚,我把几架飞机拼装起来成为一架飞机,煞是好笑。黄教练开始时候并不知道我学过航模,时间久了,我的水平开始显露出来,后来经过同学介绍他知道了我的来历,就把我和另外两位师兄放在一起。两位师兄其实都是一个年级的,不过我在3班,他们都在2班,其中一个叫张锦宇,一个叫周华敏,张锦宇后来成了我的“生死之交”。同时被教练看上的还有许正,初一的学生。 那个时候我们成都七中航模组可是人才济济,在四川省是当仁不让的大哥大,在80年代的全国比赛中曾经的过全国团体第三名。当时初三还有三位高手——代渊、张军、秦朗,高一有一个高手名叫陈雏。我的水平在这些人当中算是最差的一个,不过张锦宇每次都说周华敏还要差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安慰我。 每周五下午是我们航模组的活动时间,航模组属于学校的课外活动小组,由一位老太太统一负责,她是退休的音乐老师,叫黄家钥,人矮矮的,对学生非常好,只是老了有一些罗嗦。我们(包括我爸,他是七中老师)背后都叫她黄太婆。他和我爸关系也不错,不过开始她也不认识我。黄太婆看上去和一般的老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本事却不小:当时的成都市委书记,成都市前市长黄寅逵是她的学生;她的社会关系也很广,许多校外辅导员都是她去找的,有时候七中需要上面拨款之类的也要她出马才能搞定;后来代渊他们中考加分也是她力争的(会在后面详细介绍)。到了初二下学期,我便完全脱离了初一那群人,做起了一级牵引,不过一个学期下来也没有什么进展,除了和其他几个同学混熟了之外也没有什么了,倒是学习成绩下降了不少。(未完待续)  初二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学年我的学习成绩起起伏伏,总的来说比初一下降了不少——初一我一般就是班上12名,最高有过8名,初二最差时候到了20多名,学年结束时我是18名,已经被踢出了第一学习梯队。我不知道这是否与航模有关,或许是我真的三心二意了吧。转眼到了快放暑假的时候,航模组自然要为一年一度的省比赛作准备了,包括报名、训练等等。这一年(1995年)很凑巧,四川省比赛和全国比赛都在四川广汉民航飞行学院举行,我们作为东道主自然要争取出成绩了。由于现在航模比赛不像80年代(那时是公费),全部费用得自己出,所以近来全国比赛我们参加的少,一般参加一个省比赛都要花几百元,这在90年代中前期还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这个时候黄太婆已经和我十分熟了,她便去鼓动我爸拿钱参赛,据说那天她走进我爸的办公室:“×××,你要不要你儿成才?”我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当然想我儿成才啦。”“那就拿钱。”黄太婆施展了她的嘴上功夫,我爸也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我参赛的事。 学期结束了,由于比赛在7月中旬开始,我们便抓紧时间做飞机,调试、训练。这次我和张锦宇参加PS4A项目的比赛,具体说来就是火箭滑翔机,他的原理类似航天飞机:在滑翔机头部加装一个火箭套筒,比赛的时候把飞机放在垂直发射架上,点燃助推器(其时就是一个大型冲天炮,放在套筒里面),将飞机送上高空,燃料用完之后助推器分离,将折叠翼打开,滑翔下来,算留空时间,总共三轮计算总成绩。由于四川省教委规定,凡是体育比赛获得名次的中考可以加5分,我又是初二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所以我必须得抓住。陈雏参加P1B-2(2级橡筋动力),许正参加P1A-2(二级牵引),代渊张军秦朗则参加线操纵、遥控特技等项目,周华敏参加哥伦比亚遥控项目,我们的队名叫成都一队,其时就是成都七中队,按规定参加团体比赛就必须参加五个项目的角逐:即二牵、二橡、线操纵特技、空战、遥控特技。7月初我和张锦宇便天天在航校的小屋子里做我们的飞机。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了黄教练的凶狠,由于平时他在学校,碍于学校和老师的面子,不怎么发火,可是等我们到了航校之后才发现庐山真面目,反正挨骂是家常便饭,再加上我的脑子不怎么灵光,其时就是动手能力不怎样,于是我便经常被洗脑壳了。后来看我们俩做的飞机实在不怎么样,他就叫了他一个老学生徐鑫——刚考上了重大委培——来替我们做,我们就只需要飞。徐鑫一共做了6架左右的飞机,加上我们自己做的,再加上黄教练自己做的,总共在10架左右。我们做的飞机都是从西安四凯公司买的材料和推进器,有说明书,但是线也很少(我们的飞机需要用线讲机翼折叠,推进器用完之后将线烧断,然后打开上反翼滑翔),于是我们就买了细鱼线,胶水是用的北京化工厂出品的502和自配的快干胶(有机玻璃溶解在香蕉水中制成),偶尔用了AB胶,环氧树脂等等。做飞机的时候将桐木片用斜口刀切成需要的形状,然后用砂纸打磨,第一次打磨完毕之后涂上清胶,其时就是香蕉水稀释的快干胶,干了之后在用水砂纸打磨打磨,反复几次,保证机翼平滑不变形,减小空气阻力。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出外场的情形(我们去飞机场训练叫做出外场),那天早晨天了大雨,清晨我打着伞去航校,然后搬箱子,大家坐一辆华西中巴车去成都太平寺机场,那里也是四川省航空运动学校的所在地。我到了那里才真正体会到了“沼泽”这个词的含义:偌大一个机场,除了跑到是水泥的,其他地方就是一片草地,再加上是盛夏刚刚大雨之后……稍微隔远一点就要扯起嗓子吼才能听见。我的第一次飞行如此糟糕,飞机直上直下,摔倒地上成了两截,原来昨天教练在机翼连接处涂了一层快干胶,本来教练是要今天削掉的,可惜我忘了(那个时候不长心眼),教练瞪着我:“你作的怎么样?……”我说差不多了,他把机翼那里的快干胶给我看,我无语,然后一顿臭骂是避免不了了。不过因为我们也算是中学生了,所以教练也不会打人。然后我把另外一架自己的飞机拿出来飞,虽然不算好,但也没有坏。 捡飞机是最恼火的事情。飞机飞下来,掉在草丛中,我们就得去捡,没有两下就踩在了沼泽里面,弄得一身是水,一双胶鞋成了水鞋,袜子上沾满了一些植物的种子,太阳出来了,感觉就在一个蒸锅里面。我由于没有经验,讲钥匙放在裤兜里,没两下就丢了。飞机小,草又高,时常要找半天。教练给我们说了经验:飞机落地一刹那人面向飞机,前后都看看,各找一个标志,飞机就在两个标志形成的直线上,然后顺着直线走,不时回回头修正一下方向,因为在沼泽里面走路很容易偏离直线的。不过对我们来说还是要走半天,有一次甚至走到了对面大飞机跑道上还没找到。补充一下:太平寺机场有两条跑道,东侧的是航校的,800米长;西边的是空军的跑道和机关,2800米长,中央首长来都在那里上下飞机,中国联航也把那里作为起降机场,能看见tu154,伊尔76,还有若干架报废不知多少年的轰5。两个跑道之间距离至少有600m。 第一次出外场,许正飞的第一个起落就把一架二牵飞丢了:由于是下雨之后出太阳,上身气流很足,飞机没有点迫降线,“就飞到云里面去了”——许正语。 那天中午吃饭很香,我又是喝酒又是吃菜,还有5、6碗饭。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豆豉炒凉粉,那个味道不摆了,很多年后当我再次经过那里时,仍然想着那家饭馆的豆豉炒凉粉。 那一天,我丢失了我的自动伞,那是台湾亲戚带回来的,很好用,回到家自然被说了一顿。后来我们又出了一次外场,就到了比赛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在广汉训练了没两天,比赛正式开始了,先是四川省比赛,然后是全国比赛。省比赛一共三天,我的项目在第三天下午,所以前两天主要是观战,其时就是帮助捡飞机。那几天都是艳阳高照,而我们每天中午1点左右就要出去,一直到太阳落山才回来,为了防止中暑,教练叫我们每天都要大量喝水,只要你在出发之前能够接二连三上厕所,就表明身体内水分已经充足了。由于我带了一个洋瓷碗去,每天上午的任务就是一碗一碗喝水。比赛时候每个人只有一瓶水润喉咙——不是没有水,而是比赛过程中不能大量喝水。其实在太阳地下暴晒,一会就适应了,回来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除了脱皮。 我们在广汉训练时还出了这么一桩哭笑不得的事情:那个地方牛很多,都是周围农民的——飞机场可是一个现成的大牧场,牛还是天然的剪草机,让地面的草不会太高,人走上去比较舒服。可是就是有一天下午许正训练时,飞机滑翔下来碰在了牛身上停在牛身后,牛向后一踩将飞机踩成了几大截。后来经过修补,飞机居然又能够飞上天,不过全身都是伤疤——当然这都是比赛之后的事情了。 再来说说张伟和我的事情。最初张伟和我很亲密无间,可是越到后来越觉得不对劲,我觉得他是一个只会说大话的家伙,渐渐我们疏远了,这个时候他又和张锦宇比较熟了,只见他们无话不谈,一会说是结拜兄弟,一会又说是幼儿园的好朋友……不过张伟也够倒霉的,他接连坐烂了两架飞机,都是别人放在床上,他一屁股坐上去就成了几截,根本无法修复,为这件事情教练大骂过他,说如果不是看在聂学杰面子上早就让他回家了;那次看黄色书刊也有他。其实我也做过错事,大坏了装橡筋的保温桶(为了防止高温造成橡筋老化,橡筋必须放在保温桶里面保存),不过我还算吸取了张伟的教训,去向黄教练主动承认错误,教练也没有说啥子。看来华盛顿法则是很有效的。 一天上午,我一个人在房间,张锦宇跑进来关上门说,你知道我们比赛只有三个人了么?我说不清楚。经他解释我才知道,原来报名的7个人,先在只剩下3个人参加比赛了,就是我、张锦宇和张伟。这个时候张锦宇凑过来,小声对我说:我们两个就把头两名分了吧,让张伟滚¥蛋!我有些不解,他接着说,张伟那天找他,要和他一起把我挤下去。这里解释一下比赛的排名原则:一般来说比赛取前六名,但如果参赛人数小于6人,就不取最后一名(6个人比赛取前5名,5个人比赛取前四名,以此类推),94年比赛时候代渊那个项目(好像是空战)只有两个人,就取了第一名,后来中考加分教委不愿意加,说什么两个人比赛没有意义之类的话,是黄太婆跑到教委去闹了半天,将教委几个说得哑口无言(如前所言,黄太婆可不是一般的老教师),不得不加分。这次比赛由于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就只取前两个。这个时候张锦宇把张伟怎么想整我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我,还说张伟马上就要下手了。他还告诉我,平时他和张伟那么亲密其实都是装出来的,我才是他真正的铁杆兄弟,特别又都是七中的……他拿出一团胶泥,塞在张伟飞机的前面(我们此前已经分过飞机,我选用了一架自己做的作备用,教练做的作主机)。这样一来,改变了飞机重心,飞机就成了一个导弹。 比赛前两天我们队很顺利,许正获得了二牵第三名,陈雏获得了二橡第一名,代渊、张军、秦朗都获得了第二名。到了第三天,周华敏获得了哥伦比亚级遥控第三名。轮到我们比赛了,比赛分为三轮,从每一轮每个选手有三分钟时间准备。张伟第一个,只见飞机直上直下摔成了两截;我第二个,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主机尾翼突然断裂,我登时有些慌,马上拿给教练修补,教练也没说啥,后来才知道这是张伟搞得鬼,他趁我不在弄坏的。;我只能用备用先飞,这架飞机也不好,飞上去就载了,只有4秒。张锦宇则稳稳当当飞了几十秒。第二轮张伟的失败也在意料之中,我得主机好了,飞上去飞了20多秒,我心里登时轻松了许多;第三轮,第三轮张伟也栽了,我飞了40多秒,我终于拿到了第二名,粉碎了张伟的阴谋,虽然也不那么光明正大。 比赛完了之后,我觉得天也宽了,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张伟呢?垂头丧气走着。我们理所当然获得了团体第一名(单项两个第一,四个第二,两个第三还不够吗?)。我本来还报名参加全国比赛的,不过教练劝说我不参加了,原因是我的水平不好,参加了也是白费。我也深知我自己的实力,再说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中考保证能够加分了,所以我也巴不得快回家。当天晚上教练给我找了一个回成都的车,我回到了成都家中。可是我得碗、拖鞋都忘在了那里,却把招待所门钥匙拿了回来,还损失了押金,不过我也不在乎了。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比赛经历。 (未完待续)   一次航模班学习时,老师说:“今天是航模比赛报名。”说着,老师便在黑板上写了来。我一看,啊,这么多!有扑翼机、伞翼机、纸折飞机、线操纵飞机和电动遥控直升飞机等。我一眼就看中了电动直升飞机,于是,就报了名。我拿到飞机一看,哇,好漂亮的飞机啊!尾巴是灰白色的,头是彩色的,螺旋桨是黑色的。老师告诉我,先要学会对尾,因为我不会操纵飞机,老师就手把手地教我,老师告诉我:“要先加油门,再调尾巴的方向。”我按照老师告诉我的去做,果然做对了。过了一段时间,我学会了,老师就让我自己试着飞,我手里拿着发射器,先用右手加油门,再用左手对尾,它斜向左边,我就把操纵杆向右;它斜向右边,我就把操纵杆向左,这样练了好几天,总算能操纵自如了,但有时也会出错。有一次,我在练过绳,我先加大油门,但是,油门加得太大了,飞机一下子飞到了天花板上,我连忙把油门减了下来,飞机就掉了下来,眼看飞机就要撞毁了,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于是,我又猛加了两格油门,飞机象火箭似的冲了上去,我又把油门减为“0”度,飞机重重地掉到了地上,幸好只损坏了一片机翼,好险哪!操纵飞机并不简单,需要耐心和技巧,我一定会努力的。

    09-10-2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凤来仪傅里叶

    去淘宝或专业的网站购买吧

    深圳长河动力专业生产航模电池,锂电池等

    参考资料:http://gb.changhepower.com/product.html

    10-03-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