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航张莉教授带几个博士

北航张莉教授带几个博士
09-11-21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klhvw

    十一点回到寝室,推门却见黑灯瞎火,安静得异常恐怖。今天周五吧,怎么他们这么早就自觉熄灯了?果然伪球迷们都去凑热闹了,床上却躺着两个平素的铁杆分子,早早就在那里作假寐状。开什么玩笑,装什么死猪相?正想过去踹一脚,却忽然记起——四级!这俩哥们明早的老四级!
    还有我的六级,听见了时间像流水一般的声音。
    2005年12月24日下午2时55分,透过图书馆读服那大玻璃窗望出去,便能知道天下人熙熙攘攘,皆为六级来,我也不会例外。尽管四级刚刚pass,但很快便会加入他们的行列的。
    2006年6月17日下午3时03分,试题册从老师怀中空降到我面前,那纸张是绿色的——四级时的是白色的。
    这样便是半年。
    偌大的主M102很是疏松,光线明亮,比起四级时暗无天日的主125,清爽了不少。许多桌子煞是晃眼地空着,桌角的身份条在空调的凉风中微微地动着,无言地等待着它们那永远不会到来的主人。老师一个个地走到这些位置旁,抽出一份崭新的卷子放在桌面上,俯下身,在上面写着——“缺考”。
    包括我自己班的不少人。
    早起迷迷糊糊地洗漱,那个口语或者英语还挺好的人走过来说,去考四级呢。我说不,下午才考,你不是也要考吗。他说他不考了。我倒是清醒了,为什么?他说他四级的成绩单不见了,考不了。我很是疑惑地看着他——这人似乎连去考试的胆量都没有了。不见了?连那份东西都能不见了,如果还在乎这个考试的话?或者已经超然物外,看破红尘世俗,成绩单不过是一张废纸,有即是无,色即是空?
    考前一晚苦背作文的妙辞佳句,摇头晃脑地路过理学院的橱窗,瞥见了今年大英竞赛的获奖名单。三个特等奖,咱竟然认识两个:伊是自己小班的,从来便醉心于英语的Learning之中,传说六级的真题没算作文伊只扣1.5分,令我等丢15分以上的极其汗颜;他是自己英语小班的,大二上学期从C班升上来,少有的升班生之一,看到他我们才想起一开始我们也曾抱着升班的梦想,也曾想着大一下学期便把四级灭了吧,但碰见个并不太好的老师,还有令人费解的“改革版”教材,并“听说”那个班是外语系才有的,于是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最终便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攀上那传说中缥缈的A班。
    而且这两人在去年的竞赛中,便已轻松地拿到一二等奖了。
    遥想去年揭榜时,觉得自己也要努力一年,别人能做到为什么自己不能做到;不知不觉中一年过去,忙忙碌碌却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别人做得更好而自己依旧没有做到。正如四级结束后打算系统地学习一下,真正地背熟单词,好好地准备六级,结果却是到了考前两周去买了十套真题回来,考前一周日夜奋战全部做完,待应试的感觉80%都回来以后便很坦然地上考场了。
    心里疼得慌。
    挥霍吧,在时光的鸿门宴上绽放笑颜。
    同样的两年,许多人只能仰面向天,嘴里嗬嗬有声,不知是在恸哭还是在苦笑。
    光阴似箭,并且直朝一个方向。造物主一手抓握着镰刀,一手拖着砂漏。当砂漏终于流空,寒光闪烁的镰刀就挥舞着,收割生命。
    还有两年。六级众生。

    09-11-2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