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的过程

辛亥革命的过程
09-09-08  idt2009 发布
4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aone150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次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首先,辛亥革命给封建专制制度以致命的一击。它推翻了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多年的清王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共和国,推动了历史的前进。辛亥革命使人民获得了一些民主和共和的权利,从此,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无论谁想做皇帝,无论谁想复辟帝制,都在人民的反对下迅速垮台。
    其次,辛亥革命推翻了“洋人的朝廷”也就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辛亥革命以后,帝国主义不得不一再更换他们的在华代理人,但再也找不到能够控制全局的统治工具,再也无力在中国建立比较稳定的统治秩序。
    第三,辛亥革命为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民国建立以后,国内实业集团纷纷成立,开工厂、设银行成为风气。民族资本主义的经济力量在短短的几年内就有了显著的增长,无产阶级队伍也迅速壮大起来。
    第四,辛亥革命对近代亚洲各国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产生了比较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对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起了推动作用。这一时期,亚洲出现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
    资产阶级革命或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很难说有完全彻底的。所谓彻底,只能说是基本彻底。自沉阶级革命成功的结果足以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制度,即以新的剥削制度代替旧的剥削制度,而剥削制度的更替,并不需要新旧完全彻底决裂,他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妥协、融合、并存。许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至今尚保存君主制和贵族头衔,此即革命不彻底的明显例子。
    辛亥革命作为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虽然没有完成反帝反封建的根本任务,其成就远逊于西欧、北美的资产阶级革命,但在彻底铲除封建帝制这一点上,远胜于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各国。辛亥革命一声炮响,不仅赶跑了清朝皇帝,还是中国绵延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从此永绝。从民元到民六,其间虽经袁世凯帝制自为、张勋复辟,但只不过是两场短暂的闹剧,并没有使民国中断,更没有像法兰西那样出现两次帝国、三次共和国的波折。所以说,辛亥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

    09-09-0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就是来赚钱的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次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首先,辛亥革命给封建专制制度以致命的一击。它推翻了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多年的清王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共和国,推动了历史的前进。辛亥革命使人民获得了一些民主和共和的权利,从此,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无论谁想做皇帝,无论谁想复辟帝制,都在人民的反对下迅速垮台。
    其次,辛亥革命推翻了“洋人的朝廷”也就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辛亥革命以后,帝国主义不得不一再更换他们的在华代理人,但再也找不到能够控制全局的统治工具,再也无力在中国建立比较稳定的统治秩序。
    第三,辛亥革命为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民国建立以后,国内实业集团纷纷成立,开工厂、设银行成为风气。民族资本主义的经济力量在短短的几年内就有了显著的增长,无产阶级队伍也迅速壮大起来。
    第四,辛亥革命对近代亚洲各国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产生了比较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对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起了推动作用。这一时期,亚洲出现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
    资产阶级革命或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很难说有完全彻底的。所谓彻底,只能说是基本彻底。自沉阶级革命成功的结果足以资本主义制度代替封建制度,即以新的剥削制度代替旧的剥削制度,而剥削制度的更替,并不需要新旧完全彻底决裂,他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妥协、融合、并存。许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至今尚保存君主制和贵族头衔,此即革命不彻底的明显例子。
    辛亥革命作为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虽然没有完成反帝反封建的根本任务,其成就远逊于西欧、北美的资产阶级革命,但在彻底铲除封建帝制这一点上,远胜于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各国。辛亥革命一声炮响,不仅赶跑了清朝皇帝,还是中国绵延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从此永绝。从民元到民六,其间虽经袁世凯帝制自为、张勋复辟,但只不过是两场短暂的闹剧,并没有使民国中断,更没有像法兰西那样出现两次帝国、三次共和国的波折。所以说,辛亥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

    09-09-0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wounel

    早在广州起义之前的1911年1月,香港同盟会谭人凤来汉与孙武、胡瑛等商讨起义发难地点。胡瑛认为,湖北受限制太多,敌人调兵,朝发夕至,难作持久抵抗。谭则主张广州首先发难,湖北响应。惟孙武力主在武昌发难,他认为,武昌新军集中,内部发动成效显著,为首义打下了稳固的基础;以兵力论,发难非从武昌入手不可。并历数武昌首义的有利条件:张之洞督鄂以来,在武汉建立了钢铁厂、兵工厂、火药厂、造币厂,很有成绩,武汉可谓械精饷足之区;武汉是水陆交通中心,江南有湘赣呼应灵通、粮秣运输的便利,江北有武胜关险要可守,东南半壁,传檄可定;瑞徵当道,主张铁路收归国有,同载泽表里为奸,国人恨之人骨,义旗一举,全省百姓鄱能为我所用。兵力、武器、地势、人情这四个优越条件,是广州无可比拟的。

      1911年4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在上海的同盟会中部总会企图策划长江流域起义,派人到武汉与文学社、共进会联系,加速了武汉革命团体准备起义的进程。两个革命团体的有识之士,深感起义责任重大,日益产生了联合起义的思想倾向。经过几个月的多次协商,于1911年8月最终决定联合。这期间,湘鄂粤川等地的保路运动风起云涌,四川尤甚,已发展成保路起义。清廷慌了手脚,四处调兵遣将前往弹压。9月21日,廷令端方督率鄂军迅速抵川,鄂军第八镇所属第十六协大部分兵力人川,另一部分兵力驻防汉阳、汉口和市外他县,省城内外兵力仅十四个标约七千余人,其中参加文学社、共进会等革命团体和倾向革命的兵士约古三分之一以上。战争打响以后,还会发生官兵反正。形势对武昌首义极为有利。9月24巳。文学社和共进会在武昌胭脂巷11号共进会机关召开有双方负责人和各标营代表六十余人参加的联合会议上,议决了发动起义的计划,并确定了军事上和政治上的负责人选,军事上,文学社负责人蒋翊武被推举为革命军总指挥,共进会负责人孙武被惟举为参谋长。政治上,共进会负责人刘公被推举为政治筹备处总理。起义总指挥部设武昌小朝街85号文学社机关内,政治筹备处设汉口宝善里14号。起义日期走为1911年10月6日(中秋节)。在分途准备中,痛感时间紧迫,起义日期又延至10月11日。这时,在上海的同盟会中部总会担心武汉一地发动起义靠不住,黄兴也有十一省同时发动起义方能取胜的说法。这些消息传到武汉,又使武汉的一些领导人一度迟疑。

      10月9日,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共进会机关制造炸弹,不慎爆炸。俄国巡捕闻声前往搜查,受伤的孙武与萁他在场的人迅速脱逃,但起义的文件、印信、旗帜等重要机密被搜走。与共进会机关相邻的刘公寓所亦被查抄,刘公之弟刘同等四人被捕。湖广总督闻报搜查和提审情况,深感事态紧急,立即下令全城戒严,按址搜查革命机关,按名册搜捕革命党人。武汉三镇,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中,当日下午5时左右,在武昌小朝街起义总指挥部的蒋翊武、刘复基等军事负责人,得知汉口出事,起义计划暴露,深感已是千钧一发时刻,如不尽快动手。就将坐以待毙,于是断然决定起义提前至当晚十二时发动,以中和门(今起义门)外炮声为号,随即派人火速向新军各兵营革命党人秘密传递起义命令。

      当晚小朝街起义总指挥部被包围,军警破门而入。刘复基慌忙中投弹未炸被捕,彭楚藩亦被捉,蒋翊武因身著长袍玛褂且蓄长辫未被军警注意,乘隙脱逃。党人杨宏胜在给各营送弹药途中被军警跟踪,投弹失误自伤而落入敌手。由于全城戒严,城门紧闭,命令未能按时送达城外炮队,当晚十二时起义计划未能实现。

      10月10日晨,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三志士在湖广总督署英勇就义的消息传开,军警的搜捕仍在紧张进行。许多革命党人和发动起来的新军兵士自忖生死存亡在此一举。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求生。起义形势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晚七时许,驻中和门内第八镇所属工程兵第八营营房里、首先发生兵士哗变,响起了枪声,有几个官佐被击毙,该营党人总代表、新军后队正目(相当于班长)熊秉坤见状,立即率数十名起义士兵奔向中和门附近的楚望台军械库。在本营驻防军械库兵士的策应下,占领了军械库,并打开了库门。起义部队得到军火,士气大振。这时,聚集在楚望台的起义士兵约三百余人。由于孙武负伤住院,蒋翊武在军警搜捕时脱逃,其他起义领导人或殉难,或被捕,现场上群龙无首,无法统一指挥。在场职位最高的熊秉坤,以总代表的身份负责现场指挥,尽力稳住军心。这时,有士兵建议,把起义时躲避起来的左队队官(相当于连长)吴兆麟找来当总指挥。熊秉坤胸怀全局,考虑自己职卑位低,恐难左右局势,给起义带来不良后果,于是欣然顺应士兵要求,惟举吴兆麟当临时总指挥。吴原系日知会会员,后没有参加任何革命组织,但此人干练,有一定的指挥能力。吴不负众望,他立即命令一部分兵力加强楚望台一带的警戒,同时再次派人与城内外其他革命部队联系。城内外得知事起的革命部队纷纷向楚望台集结。

      在各起义部队向楚望台集结的同时,吴兆麟、熊秉坤已率起义部队向湖广总督署(今武昌造船厂)内,发起迸攻,战斗进行得很艰苦,不克而返。南湖炮队入城,楚望台、蛇山等处的炮击开始以后,战局出现转机。新军各标营更多的士兵起义响应,营以上军官绝大多数见势不妙,保命离营,此刻,湖广总督瑞氵徵、第八镇统制兼防营提督张彪、督办公所总办铁忠命令所属各部队长官制止内部响应并组织可靠兵力保卫督署,全剿起义士兵,致使进攻督署之战,连连受阻。转钟以后,再次组织兵力进攻督署。且兵分三路,在大街小巷展开血战。由于天黑又雨,目标能见度低,炮屡发不中,于是有人冒死冲往督署附近纵火,以火光为标志,提高炮击的命中率。接着,督署签押房被击中。瑞徽和铁忠,见大势已去,慌忙中打破署院后墙逃往长江的一艘兵舰上。张彪仍在其司令部(第八镇司令部在督署附近)顽抗。起义军经过三次进攻,终于在炮队的密切配合下于天明前攻克了总督署及第八镇司令部。张彪在其司令部被攻克前逃往汉口。随后起义军所向披靡,藩台衙门很快亦被起义军占领。

      经过一夜浴血鏖战,到10月11日上午,武昌全城光复。九角十八星革命军旗帜武昌城头上高高飘扬。次日,起义军又收复了汉口和汉阳,武汉三镇全在革命军掌握之中了。

    09-09-0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家在东北ABC

    从汉川开赴前线的起义军
      1911年10月9日正午,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机关装配炸弹,不慎爆炸,孙武受伤。俄国巡捕闻声赶至,把炸药、旗帜、符号、文告、印信全部抄走,起义计划暴露。瑞澄下令紧闭城门,大事搜捕。蒋翊武与刘复基计议,刘主张当机立断,说:“与其坐而被捕,不如及时举义,失败利钝,非常计也。”蒋以临时总司令名义发布命令,在当晚12时起义。然而在当晚12时以前,军警突至武昌小朝街85号总指挥部,刘复基掷炸弹时受伤被缚。蒋翊武、彭楚藩跳墙时,也被捕。蒋因穿长袍马褂,拖着辫子,不被注意,乘机逃逸。

      当晚的起义计划遂告流产。清吏连夜审讯,审官铁忠想开脱彭楚藩,说:“你是宪兵,是捉革命党的,怎么也被错捉来了?”彭答:“我就是革命党!”铁忠再说:“你不是奉命去抓匪徒的吗?”彭愤答:“我是黄帝子孙,怎么会接受满虏的命令!”他要来纸笔,振笔疾书:“余既从事革命,个人生死,早置度外,请速余死。”彭即被杀,年仅25岁。复提刘复基。刘骂不绝口,就义时连呼“同胞速起”!“还我河山”!死时年28岁。杨宏胜受审时说:“老子革命党,杀便杀,胡问为?党羽除汝满奴外悉是。”铁忠大怒,命人鞭打,杨挺身直受。推出施刑时厉声骂道:“贼虏!杀!快杀!恐奴才不久亦随老子来也!”死时年26岁。

      10月10日晨,张廷辅被捕,刘公寓、同兴学社等革命机关相继被抄,清军开始按查获的名册捕人,被捕人数已达32人。瑞澄通告全城:“此次匪巢破获,可以安堵一方。须知破案甚早,悖逆早已消亡。”又向清廷发电:“瑞澄不动声色,一意以镇定处之”,“俾得弭患于初萌,定乱于俄顷。”

      10月10日晚,情况已万分危急,各标营党人集议,决定立即动手。7时许,城外火起。混成协第二十一营辎重队、工程队和炮队起义,向城内进发。城内工程第八营排长陶启胜发现士兵金兆龙臂缠白中,吼道:“你要造反?”金答:“老子就造反,你将怎样!”陶与金扭打。金大喊:“同志们快动手,还等什么?”士兵程定国用枪托击陶头部,陶逃,程举枪射击,熊炳坤亦对陶打枪,这时全营轰动,代理管带阮荣发等堵住楼梯门,一面放枪,一面大呼:“此等事做不得,要灭九族的!”被士兵吕中秋、徐少斌击毙。熊秉坤鸣笛集合,扑向楚望台军械库。

      楚望台监守官李克果分发子弹准备抵抗,士兵们得子弹后,立即响应起义。李克果大惊,越墙逃走。熊秉坤即宣布起义部队为湖北革命军,布置进攻总督署,并举吴兆麟为革命军临时总指挥。此时各标营见火光闻枪声,纷纷起而响应。二十九标排长蔡济民率兵首先冲出营门,喊:“打旗人!”测绘学堂学生李翊东挺身高呼:“同学们,不要怕,今晚是革命党举事,我就是革命党。愿意革命的跟我到楚望台去领取枪弹!”

      四十一标和三十一标留守共300多人。黎元洪令严防士兵起事。一个外营的士兵来通知起义,黎元洪立杀之。士兵邹玉溪欲出门响应,被黎元洪手刃。这时蛇山炮响,黎元洪大惧潜逃,四十一标方参加起义。

      清军驻武昌城内外的兵力约20个营,共9000多人,相继起义的达三四千人。革命军向督署连续发起三次进攻。第三次进攻时,革命军放火烧房,为炮兵照明,起义的炮队八标以13门大炮猛轰。起义军又夺取了机枪阵地,倒转枪把猛射,占领八镇司令部。瑞微在围墙上打洞钻出督暑,奔江边楚豫兵舰逃命。熊秉坤卒敢死队冲东辕门,士兵相继冒弹雨抱煤油罐纵火。经一夜血战,到东方黎明时占领督暑,武昌全城克复。满城都是臂缠白巾的革命军,一面醒目的铁血十八星大旗,在黄鹤楼头迎风招展。

      10月11日上午,枪声停息,革命党人聚集商建军政机构,欲推一德高望重、为全国所知的人为领袖。他们找议长汤化龙,汤说:“革命事业,鄙人素表赞成,”但“此时正是军事时代,兄弟非军人,不知用兵”。于是改推黎元洪。黎元洪已换上便衣,躲藏在部下刘文吉家里。找到他时,他吓得浑身打颤。被胁持送到咨议局,与会诸人鼓掌欢呼。这时,当告知要他出任都督时,黎面色惨白,大喊:“我不能胜任,休要害我!”胡瑞霖、吴兆麟、张振武、蔡济民等软硬兼施,黎仍坚拒不肯,满座哗然。他们要黎元洪在一份安民告示上签字。黎瑟缩不签,李翊东大怒,举枪对黎说:“再不答应,我就枪毙你!”后来干脆拿起笔签了一个“黎”字,说:“我代签了,看你还能否认不成!”于是《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布告》,贴遍全城。

      当天下午还推举了各种职事人员。汤化龙被任命为总参议。其他如参谋部、民政部、交通部、外交部、庶务部、书记部、军需部等,也都纷纷成立。革命党人蔡济民、吴兆麟、胡瑛等15人组织谋略处,于11日晚开始办公,作出决定:(1)湖北革命领导机关定名为中华民国军政府湖北都督府,设于谘议局;(2)称中国为中华民国;(3)以本年为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4)都督暂用黎元洪名义,布告地方及通电全国;(5)革命军旗为十八星旗。

      10月12日晨6时,武昌电讯已恢复。革命党人用黎元洪的名义促居正、黄兴、宋教仁等人来鄂;并请转电孙中山从速回国主持大计;同时通电全国,告以武昌光复,请即同时响应。

      黎元洪像木偶一样,不言不语,不吃不喝,盘膝闭目。后来听说武汉三镇全部克复,民众踊跃参军,方始转变态度,12日,蒋翊武、蔡济民劝黎剪去发辫,黎同意。蔡抚黎剪后之头笑说:“都督好像个罗汉。”黎说:“有点像弥勒佛。”13日下午,黎元洪当众宣布:“我前天未决心,昨天也未决心,今日上午还未决心,这时是已决心了,无论如何我总算是军政府的人了,成败利钝,死生以之。”次日,居正自上海来,接受了汤

      化龙等人起草、经黎元洪同意的《军政府暂行条例》,取消了革命党人组成的谋略处。在4个部队和7个局长中只有孙武一人是革命党人,革命党人不满,于是再作修改,废除政事部,文书局改称军政府秘书处,其他6局一律改部。党人力量得到增强。

      15日,军政府以“鄂军都督黎”的名义发出布告,宣布“将湖北境内一切恶税先行豁免”,规定:除盐、酒、糖、土膏(即鸦片)各税捐外,所有统捐局卡,一律永远裁撤;除海关外,所有税关,一律永远裁撤:本年下忙丁漕,概行?免;历年积欠丁漕,概行?免;各属杂捐,除力地方所用者外,概行豁免。

      16日,军政府颁布了《中华民国鄂州约法》,规定:人民一律平等;允许人民有各种民主、自由权利,如言论、出版、通讯、信教、居住、营业、保有财产、保有身体、保有家宅等;规定人民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对于政府组织、都督与议会的权限和职责也作了明确的规定。这是中国第一部具有宪法性质的法令。

      军政府议定,薪金分为三类:军官及各部一切办事人员,一律对于军政府尽义务;一般职员,无论大小员司,一律月支夫马津贴费20元,兵士每月支10元,下级官佐每月12元。黎元洪见民气振奋,感慨而言:“兵丁各自为战,虽无指挥,亦各奋力突进,汉族同胞,徒手助战,持刀协击,”“甚有妇孺送面包茶水入阵。此情此景,言之令人奋武”。

      16日,胡瑞霖劝黎元洪登坛誓师,得到同意。17日,黎元洪全身军服,腰悬军刀,威武地被拥护登台。台上放着黄帝牌位,剑、旗分立两侧。由谭人凤授旗、授剑,居正宣讲革命意义,黎元洪宣誓,由舒礼鉴起草的《祭告天地文》说:“元洪投袂而起,以承天麻,以数十年群力呼号,流血所不得者,得于一旦,此岂人力能及哉!”黎元洪顿成“开国元勋”。阅马场上,“欢声雷动”。”兵士对都督之爱戴,亦大有加”。

    09-09-0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