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地窃读

什么地窃读
10-01-06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cat啦

    【释义】 ①偷:窃取|窃贼|偷窃|盗窃。②私下里;暗中(进行):窃笑|窃听|窃窃私语。 【窃取】 #qièqǔ 偷窃。 〖例句〗他窃取了公司的商业秘密,出卖后获得大量的钱财。 【窃窃私语】 #qiè qiè sī yǔ 小声说话。 〖例句〗夏日的夜如此安宁,仿佛能听到花儿开放的声音和叶子之间的窃窃私语。 读dú
    【释义】 ①看着文字念出声来:朗读|宣读|读古诗。②阅读;看(书或文章):阅读|精读|这本书值得一读。③指上学或学习:读小学|读大学一年级。

    10-01-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jiangyiyuanjk

    一、甄宝玉与贾宝玉形象应是一致的
    前八十回中,提及甄宝玉的文字只有两处,而且都从旁人口中道出,本人并未见影踪。都是为了强调两个宝玉的相似。

    一次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由贾雨村讲出,同贾宝玉一样都是秉“正邪两赋而来一路之人”,同时引出甄府,也是诗礼簪缨的大族而且是贾府的老亲。依照书中逻辑,这种人“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可见甄宝玉应该是与贾宝玉一样的“情种”,“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断乎不会走封建正统道路去为官做宦,“甘遭庸人驱制驾驭” 。换言之,都是地主阶级的叛逆者。这一回还特别提及两个宝玉对女子的尊重体贴(象征对封建正统文化的否认)以及两府女子的不俗,可谓相映生辉。

    另一次提及在第五十六回,甄府进京,由去贾府的女仆讲出,仍是强调两个宝玉的相似,达到难分彼此的地步。贾宝玉到这时才知道有一个与自己如此相像,连名字都一样的“对子”(史湘云语),后来得了一梦,梦中见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宝玉,然未及说两句话,梦便醒了,一场梦境,是是非非,似是而非,就这样收煞了。后来贾宝玉拜见了甄夫人,证实了甄宝玉确有其人。在梦中,曾有丫鬟的问语“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是可以作为两个宝玉人生追求的目标与遭际也相似(以爱情体验为中心)的证词来读的。

    甄宝玉与贾宝玉人生遭际的相似,还体现在其家族命运上:甄府与贾府一样经历了由盛而衰的过程,身在其中的叛逆者也一步步走向成熟。

    从前八十回中另外五次在贾府人等中提到甄府的内容可以推知这一点。五次提及,前三次渲染甄府的富贵、与贾府关系密切,后两次讲到了甄府的没落衰败。

    分别见于第七回:凤姐回王夫人“‘今儿甄家送了来的东西,我已收了。咱们送他的,趁着他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回去,一并都交给他们带去罢?’王夫人点头”,点出甄府与贾府、甄府与皇室的密切;第十六回:“赵嬷嬷道:‘……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哎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泥土,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与“贾蔷道:‘(采买女戏的银子)竟不用从京里带下去,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银子……’”进一步凸现描绘“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第七十一回:“凤姐儿道:‘……(送给贾母的寿礼)只有江南甄家的一架大围屏十二扇,是大红缎子缂丝“满床笏”,一面泥金“百寿图”的,是头等的……’”是甄府富贵的又一次展现;接下来的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时,探春独具慧眼:“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的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甄、贾二府的自取灭亡与由盛转衰之势的不可挽回;马上,第七十五回:“(尤氏)正欲往王夫人处去,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悄的回道:‘奶奶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做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不便。’尤氏听了,道:‘昨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老嬷嬷道:‘正是呢,才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也是有的’”大厦已倾,甄家“烟消火灭”已成定局,并预示着贾府不日也将走上这条道路,才正是“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依据脂评推测,八十回以后甄宝玉将正式登场,并直接与贾宝玉往来,早在元春省亲点戏本时,脂评曰:“《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惜乎脂砚斋评及“四事”中的其余三事(贾家之败与元妃、黛玉死)尚好猜测模拟得之,独“送玉”全无巴鼻,而地位在脂砚斋笔下又是堪与家败人亡相提并论的“大过节、大关键”,可见前八十回对甄宝玉的描写实在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后必有奇文,可惜不得见了。
    二、续书歪曲了甄宝玉的形象脂评又有“交代清楚塞玉一段,又为‘误窃’一回伏线”(第八回)等用辞,四十回续书中贾宝玉丢玉的故事倒不是平白无故编出来的,只是未免牵强,通灵宝玉回来的时候先写甄宝玉与贾宝玉的不和,再写贾宝玉昏聩至不省人事,又写和尚送玉,麻烦了半天,也难给人“甄宝玉送玉”的印象,更不要说“大过节、大关键”了。说续书与原作有许多根本分歧或貌合神离之处,并非虚言。

    尤其难以使人信服的是第九十三回写甄宝玉人生观的转变一节,续书说甄宝玉也梦到了太虚幻境,发现红粉即骷髅,从此改过,成为正统人物。众所周知,太虚幻境是曹雪芹精心创作的至纯至美之境,同情、爱怜、关注人世间“情痴情种”的警幻仙子居住于此,正是她促使贾宝玉走上了叛逆道路。续书将叛逆者“迷途知返”的转变设定在这里,岂非对太虚幻境的亵渎么?再者,“神游太虚幻境”的故事固然给贾宝玉的叛逆思想带上虚幻、神秘、天命等色彩,但更重要的是书中以现实主义笔法所揭示的,叛逆者其实正是在生活环境中接受教育,一步一步成熟,才与自己所属的阶层断然决裂。“叛逆”的形成与发展、成熟,是主客观原因相结合的结果,决不能随心所欲地安排,绰出什么神仙来也不行。简单地把人物性格、形象大转变归咎于一梦,才真是“戏不够,神仙凑”,任是怎么写都是不可信的,这就是原著的太虚幻境、警幻仙子使人感到可爱可亲可敬而续书中的同名形象(后来贾宝玉也曾梦中重游)却给人索然无味之感的根本原因。
    从篇幅上看,后四十回对甄宝玉描写的比重远远大于前八十回,而且本人也亲自出场。前面的甄宝玉是隐在幕后的人物,后书中却站到了前台上,当然给人的印象更深刻、更清晰,但,这是个涂抹化装后的形象,真正的“甄宝玉”被掩盖、歪曲了,对他的误解也就出现了。

    10-01-1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