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与中国文化复兴

普世价值与中国文化复兴
2009-10-24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wtingc24

    " ""百年来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祖国的独立统一已经实现,经济发展已经启动。虽然建立有效正义体制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严峻问题,但不应忘记,制度总是由人来执行的,如果人的面貌与制度的性质是南辕北辙,那么尽管有了理想的制度,也无从实现。
         一、文化价值的层次  人类历史是在不同地域由分散的种族发展起来的,已经形成颇不一致而又各放异彩的民族文化。每个民族的文化,便是该民族生于斯长于斯的安身立命的家园。文化价值有层次,处于底层的是制度价值,它体现社会的制度安排,包括生产方式、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等;处于高层的是精神价值,它体现社会的生活方式、宗教信仰、风俗仪礼之类。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民族的文化是历史发展的自然结果,因此其制度价值与精神价值是融然无间的整体,不可须臾分离。然而制度价值与文化价值的性质不同,或者说,制度与精神文化的生成原理与社会功能不同(请参阅拙文《文化守成与制度更新》),在此意义上,二者又是可分的。制度是程序化的社会安排,在人的控制之内,因此可以在短期内改变;而精神文化是生活方式、语言方式和信仰、信念、心理结构的复杂构成物,不是程序化的过程,其必要充足条件多为未知,不在人的控制之内,因而不可能在短期内改革,只能任其在历史中自然演化。制度则不然。由于制度是人的意志的选择和社会程序的构建,因此只要社会的权力部门得到舆论支持,便可以通过修订法律等方式,在短期内变更制度。我们可以在一代人之内看到一些国家的制度变更,而其精神文化依然如故。比如,德国在几十年之内由法西斯制度、共产主义制度(东部)变为民主宪政。日本由军国主义制度变为民主宪政。不少发展中国家皆有类似的制度变更,而文化传统不变。这类历史经验说明,不同的制度可以适应同一文化体系;制度经过合理的社会选择可以在短期内变更,而精神文化则只能任其自然演化。

         二、文化与制度的功能不同  文化的功能是安身立命。一种文化体系的生活方式、语言习惯、风俗信仰在一代一代人的繁衍中传习下来,人们生于斯长于斯,安于祖祖辈辈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便是民族的精神家园。语言的形式,交流的方式,生活的趣味,美学的偏嗜,饮食的好恶,居室的习性,园林的格局,景观的构造,以至与自然接触和对话的式样,凡此皆已深深植入人们的记忆和潜意识。自以为忘记或丢弃,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涌上心头,成为情感的冲动。历史上颇有惊心动魄的实例可资借鉴。满清入关强迫汉人剃发留辫,是靠了屠城,即妇幼无存的持续大屠杀。表面镇压下去了,但有清一代的民间起义总是忘不了强迫剃发之耻,太平天国特别以“长毛(留发)”为标志。直到孙文革命仍以“驱除鞑虏”为号召。武昌起义成功之后,国人的第一行动就是剪掉这根满清的辫子。民国二十六年鹿钟麟带兵驱逐溥仪出宫时,据说还对小朝廷重提“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耻。此种血淋淋的惨痛教训使我们深信,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是多么神圣不可侵犯,多么深植于人的血液,表面忘记的传统习性一旦由潜意识涌上来可以成为多么强烈的冲动,文革之类的强迫“移风易俗”是多么愚昧的倒行逆施。传统文化就是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决不能因现有体制对人的压抑,而回过头来痛斥传统文化,仿佛我们的传统一无是处。在紧要关头,需要以清醒的理智区分精神文化与制度之不同功能。文化的功能是安身立命,即安于世代延续下来的民族生活方式。制度的功能是权利和利益的安排,社会资源的配置。诸如是否建立了基本正义而有效的法律程序,私人合法财产是否受到有效的保护,公民义务教育是否真正免费和保证高质量,全体公民是否享受高效的医疗和社会保障,社会是否提供充分的就业机会,每个公民是否享有充分表达和参与的权利等等,这些皆是关乎每个人切身利益的生死攸关之事,但与宗教信仰、饮食习惯、生活趣味、仪礼风俗等毫不相关。制度的变革并不影响生活方式及其文化体系,上述德、日等国的实例足以证明这个原理。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如果有一种合理的普世的制度价值,它可以适应任何文化体系。

         三、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  什么是普世的制度价值呢?就是必然成为一切制度选择的基础的那个价值取向。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证明普世价值的存在。通常的方式是证明,符合人性根本需要的价值,便是普世价值。这须先证明人性是什么,其根本需要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请参阅拙文《自由意志》)。这里提出一个更为简洁而直截了当的证明,就是一切制度选择的必然前提,即普世价值。无论什么制度选择或制度建设,必然满足一个前提条件,否则不可能进行任何的制度选择或建设。这就是制度选择的必要条件。它是什么呢?就是选择的自由。假使没有选择的自由,根本不可能进行选择。比如说,希特勒上台,选择和实行法西斯制度,假使人的心智结构中以及社会的行动空间中没有选择的自由,则不可能实行法西斯制度。同理,打倒希特勒政权以后,假使没有选择的自由,则西德不可能建立民主宪政,东德不可能建立共产主义制度。其他可以类推。任何制度的建立,必然以选择的自由为前提。否则人类社会的制度只能由上帝或太空超人来设计实行。但我们无法证明在人类历史中存在这种超自然的设置制度的力量。因此一切人类制度皆是人类社会的选择。而一切制度的选择必然有选择的自由。故选择的自由就是普世的制度价值。

         四、自由价值的深刻内涵  既然自由选择是普世价值,也就当然适用于中国文化,包括其传统。自由价值在任何文化体系中所起的作用,只是基础的维持和运作的催化,丝毫不影响该系统的固有特色和特定类型。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全盘西化”的困扰。处于特定文化体系中的人,越是自觉意识到自由价值,越有可能引导其文化体系的顺畅发展和演化。自由选择作为一种价值取向,一旦为人理解和信奉,则激发人固有的主体意识,深信我有权利和能力在尊重他人同等权利的前提下设计我的人生,追求我天性中向往的幸福或其他理想。可以想象,如果一个社会中的每个人自觉地,甚至意气风发地发挥其生命的最大潜能,这个社会的能量和创造性是多么巨大。所谓追求幸福,不可能仅仅是饭来伸手,茶来张口,坐享其成,而是努力奋斗以创造幸福的条件,因为幸福的目标是我设计的,是社会允许乃至鼓励的,我何乐不为呢?幸福并不是单纯的结果,而是一个生命过程,那种终其一生进行自我创造和爱的心灵交流同时奉献于社会,由此而来的恒常刺激和兴奋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样的社会,岂是那种压抑人管制人由政府或伟人或圣人代理人牵引人推动人的极权社会所能比拟于万一?当然世上没有这么理想的自由社会,但只要执政者和立法者在原则上承认自由是根本价值,舆论倾向自由价值,社会容许自由言论和批评,社会的制度设计和运作朝着自由的方向努力,那么个人发挥主动性的社会空间便会大大扩展,人的潜能便会开始涌现,人便觉得大有希望,社会格局就不同了。人与木偶或石头的不同,就在于人有自由意志。你只要想让一个人动起来,非得通过他的自由意志不可。即使把他变成一个奴隶,也得通过他的自由意志,他甘心为奴才行。但这样做需要持续而巨大的社会压力,开动全部社会的高压机器,付出无法计量的社会成本,甚至需要血流漂杵的大屠杀,才能暂时达到目的。而得到的只是木然楞然踢一下动一下的“社会劳动力”。这样的社会能发达么?不仅如此。奴隶奴才总是一些心理变态的心怀怨恨的人,稍有机会便会阴谋破坏。历史上的宦官、奴才、佞臣,有几个良善之辈?受压迫的农奴和一切被侮辱被损害的底层,何曾停止过暴动和破坏?于此可知,凡是被动被压被改造被代理被当作工具使用的人,都是靠不住的危险的社会因素。只有主动自觉有谈判能力和博弈能力的契约主体,才是靠得住的能对自己行为负责的人。这便引出自由价值在社会学、心理学、伦理学、认识论方面的逻辑后承。只有自由的人,才是社会的能动力量和创造主体,才有豁然开朗的健康心理,才是负责任的道德主体。同时,由于自由选择的条件是客观和主观的诸多可能性,因此负责选择的主体懂得必须慎重权衡各种可能条件,以及深入研究这些条件的性质和后承,这就是何以自由社会的知识和科学特别发达的缘故。自由总是有限度的,必须以他人的自由权利为限度,一个人有多大的自由便有多大的尊重他人自由的责任;而且自由选择只能在可能条件之内进行选择(特定社会在特定时期的选择空间,需要具体分析,不在本文话题之内,这里只探讨基本原理)。但对他人权利的理解以及对可能条件的权衡、研究、选择,仍然是自由选择,仍然以自由为基础。这就是自由价值之为根本价值和普世价值的理由。最后,自由价值是不是绝对不与任何价值冲突呢?并非如此。否则不会发生美国内战和反法西斯战争了。在原则上禁止他人的自由选择(而不是在具体选择空间上有所争论),尤其是动用政权暴力来镇压人民的自由选择,这也是一种价值选择(即选择了反自由),它与自由价值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二者的斗争乃是近代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推动力。值得注意的是,镇压自由价值的人的价值选择也是以自由选择为必要条件的,因此他镇压别人的自由其实是在镇压他自己的行为之基础。这使他的镇压行为自内部瓦解,因此这种人在历史上必败。

         五、自由价值与中国文化  既然普世价值不但不会干扰中国固有的文化体系,反而会激发中国人在祖国文化框架之内进行建树和创造的潜能,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承认普世的自由价值,并且在祖国的传统中发掘自由价值呢?难道我国绚丽多姿的悠久传统之中就没有人类的普世价值么?这里仅提出几个启发性的问题。(一)在私人信仰方面中国从来是多元自由的社会,基本上没有过宗教迫害和血腥的宗教战争。这显示中国文化价值中涵有自由多元、兼容开放的因素。(二)先儒孔子思想中富有尊重主体自由的言论,如《论语》中的“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择其善者而从之。”(与“知性则知天”对立)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曷各言尔志!”“为仁由己,由人乎哉!”“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三)管子的理论与实践显示兼顾各阶层利益的相对正义以及非意识形态大一统的社会构想,也是一种多元自由的价值。(四)老子政治哲学可以归纳出一个完整的天赋人权的话语类型,接近自然法理论。(五)庄子的本体论的精神自由思想也显示自由价值。(六)荀子自由意志理论也富有自由价值。(七)墨经的逻辑是中国传统中最可贵的理性求证方法,乃是支持自由选择的必不可少的思维方式,因此也属于我们传统中的普世价值。(以上参阅《中国问题与中国思想·三、什么是自由》《文化守成与制度更新·六、儒家与儒教》《汉语文化读本·管子、老子、墨子、庄子、荀子》)除上述而外,我国历史上还有许多自由思想,如黄宗羲的非君思想、戴震的反对以理杀人、从国风到唐诗的异端精神和讥刺时政等皆是。怎么能说我国没有普世价值呢?一般人不知道,是因为教育体制的缺陷和国学视野的狭小而已。也正因如此,我们急需文化的复兴。
    六、文化复兴的先例  所谓文化复兴,便是一个文化体系中的后代,出于社会发展的需要,以当代价值取向为指导,在本文化传统中发现足以推动当前社会进步的文化价值,由文化自觉而引发的社会心理和社会风尚的更新。这样的社会运动,便是文化复兴运动。在欧洲语言中,有一个源于中古法语的词:renaissance(意为rebirth, “再生”,中国通常译为“文艺复兴”,不确。)便是指的这种文化复兴。其核心是文化价值的更新,也就是对人和人的价值的看法的转变。欧洲早期的文化复兴是八九世纪时,局限于法兰克王查理曼宫廷内外的一次文化运动。当时的历史背景是,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动乱,除修道院而外欧洲几乎消灭了文化的基地。此时查里曼统一了法兰克,建立了宫廷学校和大教堂学校(即后来中世纪大学的前身),延请保存古典文化水准较高的不列颠学者前来任教,讲授希腊罗马哲学和修辞学。然而此次运动在地域、时间、影响方面皆有局限性。欧洲历史上影响最大的文化复兴运动是由十四世纪持续至十六世纪而横扫全欧洲的所谓文艺复兴(La Renaissance, The Renaissance, Die Renaissance都是开首大写而带定冠词的专有名词)。此次复兴的文化价值便是所谓人文主义humanisme。有趣的是,这个词迟至十九世纪才出现(1859年法国历史家George Voigt的著作Le premièr siècle d’humanisme:《人文主义的第一个世纪》)。而远在十三世纪在意大利的大学中已经流传它的源词(意大利文):umanista,意为讲授古典语言的教授。中世纪早期(六世纪)教皇格里高利一世大力倡导圣经拉丁文,从此优雅清晰的古典拉丁文遂被取代。一旦简陋的圣经拉丁文普及全欧,人们也就被教会的权力话语征服了。十三世纪随着城市文化、市民社会和大学的兴起,风气为之一变,西塞罗、利维、维吉尔的优美而自由的拉丁文再度受人瞩目,umanisti的机会来了。他们讲授的学问就是studia humanitatis(拉丁文,意为“关于人的学问”,就是后世所谓人文学术。)。人的价值的再发现,便是起始于对古典语言的重新欣赏和学习。语言是人类意识的形式。社会意识的转变,往往从语言的变化起始。

         七、中国怎么办?  辛亥革命不久,中国便发生了白话文运动,乃是近代中国社会意识大变动的表征。然而此次运动没有转向人的价值和普世价值的发现,而仅仅着眼于国家的“富强”。这与当时国内国际的特定环境,也与共和成立伊始新知识阶层尚未成熟有关。清末签订的各色不平等条约,负载着民族的奇耻大辱,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者心头。列强仍在贪婪地割据祖国的领土,日本军国主义者甚至妄图灭亡中国。而军阀只顾自家地盘和利益,混战不已,难望统一。有识之士多求速强,引颈西望,欲得速强之术,遂醉心引入外国主义,而无暇顾及欧洲近代历史的一个通则:推动现代化的乃是十四至十六世纪的文化复兴、十七世纪的宗教改革、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以及工业革命带来的国际市场,而这一切背后的推动力则是人的价值的发现。不管列强的政客对此的理解是多么表浅,十九至二十世纪初期列强政府的政策是多么自私贪婪,但近代西方历史的推动力确在于此,二战后福利国家和经济全球化的出现也仍在于此。所谓“现代性”这个词,常被德国学人及其中国追随者赋予形而上的涵义,其实现代与前现代的真正区别乃在于人的面貌变了。现代人未必比前人有更多更好的理论或主义。现代人只不过是有谈判和博弈能力,因而也是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契约主体,因此不那么听话和容易受骗了而已。这种现代人的面貌,可以解释一切现代制度、风俗和语言习惯。这种现代人的面貌的背后,便是人的自由选择能力和权利,即普世价值。当年蔡元培曾指称五四运动为“中国的文艺复兴”,实为misnamer(用词不当)。五四运动不但没有复兴中国的传统文化,反而大加挞伐以孔子为假想敌的“国粹”。尤有甚者,五四运动根本没有认识到什么是普世价值,以及发扬传统文化中的普世价值之必要性和紧迫性。这是五四先贤的重大失误,也是中国走了近百年弯路的根本原因。如果将历史更往前推移二百多年,远在明朝末年,中国已经发生过类似启蒙运动的社会嬗变。撇开东林党人的“学生运动”不提,明末江南的市民运动常常演为暴力事件,乃至罢市、抗盐、盗矿和暴动。而儒者中的异端由对朝廷的批评已经上升为非君非圣,指向王朝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而且批判“科举抄撮之学,陷溺人心”了。以致唐甄称“凡为帝王者皆贼也!”黄宗羲说“向使无君,人各得自利。”顾炎武主张“政教风俗,苟非尽善,即许庶人之议。”李卓吾谓“私者,人之心也。”王夫之说“六经责我开生面。”稍后的全祖望则以为“自有舍经学以言理学者,而邪说以起。”朱舜水云“百姓者,分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神,其心既变,川决山崩!”傅青主谓“理学家法,一味版拗。”宋儒“落得奴才混帐!”此时,人的自由价值的发现,已然近在眼前,只待一种新语言的出现。然而曾几何时,腐朽的明朝土崩瓦解,而一个久居边塞、文化上不成熟的少数民族乘机入关,取得政权,严行闭关自守,焚书兴狱,禁锢思想,自居道统,遂使我国失去现代化的第一机遇。五四的选择失误,则导致第二次错过良机。五四时代寻求速强的知识阶层,往往借鉴于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而实际上不自觉地沿袭中国固有的动乱传统。明末的市民运动也是如此。启蒙运动总有高扬理性标准、无情批判传统的激烈性质。文化复兴则是和平舒缓,以传统中的普世价值为出发点,以发扬人性中固有的主体性为标的,于不知不觉中更新人的面貌的悠长历史过程。在中国近代史中,一切总是那么紧迫,我们的前人似乎没有这种余暇,也没有这种视野,来思考什么是文化复兴运动。

           现在不同了。百年来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祖国的独立统一已经实现,经济发展已经启动。虽然建立有效正义体制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严峻问题,但不应忘记,制度总是由人来执行的,如果人的面貌与制度的性质是南辕北辙,那么尽管有了理想的制度,也无从实现。制度的建设与人的建树,需要同步进行。尤其重要的是,不应忘记,无论制度的建设还是人的建树,乃至经济的发展,皆必以特定的价值取向为引导。建设也好,发展也好,这些运作,好比火车的发动机和机车,可以推动前进,但必须有轨道和方向,才能真正前进,那就是价值取向。自近代以来,人类面临的根本问题就是选择正确的方向。那是什么呢?就是普世价值。我国近现代史上一次一次的失误,没有别的,只有一个根源,就是没有弄明白什么是适用于一切文化体系的普世价值,因而深深体认到,这就是人类历史的主流和方向。

    自由价值论:制度价值决定社会的基本性质 [2008-2-10]
    自由价值论:价值的本原 [2008-2-10]
    自由价值论:生命的价值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的传统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意志 [2008-2-10]
    自由价值论:什么是利益 [2008-2-10]
    自由价值论:平等的困惑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与正义 [2008-2-10]
    自由价值论:当代正义理论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的责任 [2008-2-10]
    自由价值论:结语 一种中国正义论的设想 [2008-2-10]
    ""
    七、中国怎么办?  辛亥革命不久,中国便发生了白话文运动,乃是近代中国社会意识大变动的表征。然而此次运动没有转向人的价值和普世价值的发现,而仅仅着眼于国家的“富强”。这与当时国内国际的特定环境,也与共和成立伊始新知识阶层尚未成熟有关。清末签订的各色不平等条约,负载着民族的奇耻大辱,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者心头。列强仍在贪婪地割据祖国的领土,日本军国主义者甚至妄图灭亡中国。而军阀只顾自家地盘和利益,混战不已,难望统一。有识之士多求速强,引颈西望,欲得速强之术,遂醉心引入外国主义,而无暇顾及欧洲近代历史的一个通则:推动现代化的乃是十四至十六世纪的文化复兴、十七世纪的宗教改革、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以及工业革命带来的国际市场,而这一切背后的推动力则是人的价值的发现。不管列强的政客对此的理解是多么表浅,十九至二十世纪初期列强政府的政策是多么自私贪婪,但近代西方历史的推动力确在于此,二战后福利国家和经济全球化的出现也仍在于此。所谓“现代性”这个词,常被德国学人及其中国追随者赋予形而上的涵义,其实现代与前现代的真正区别乃在于人的面貌变了。现代人未必比前人有更多更好的理论或主义。现代人只不过是有谈判和博弈能力,因而也是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契约主体,因此不那么听话和容易受骗了而已。这种现代人的面貌,可以解释一切现代制度、风俗和语言习惯。这种现代人的面貌的背后,便是人的自由选择能力和权利,即普世价值。当年蔡元培曾指称五四运动为“中国的文艺复兴”,实为misnamer(用词不当)。五四运动不但没有复兴中国的传统文化,反而大加挞伐以孔子为假想敌的“国粹”。尤有甚者,五四运动根本没有认识到什么是普世价值,以及发扬传统文化中的普世价值之必要性和紧迫性。这是五四先贤的重大失误,也是中国走了近百年弯路的根本原因。如果将历史更往前推移二百多年,远在明朝末年,中国已经发生过类似启蒙运动的社会嬗变。撇开东林党人的“学生运动”不提,明末江南的市民运动常常演为暴力事件,乃至罢市、抗盐、盗矿和暴动。而儒者中的异端由对朝廷的批评已经上升为非君非圣,指向王朝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而且批判“科举抄撮之学,陷溺人心”了。以致唐甄称“凡为帝王者皆贼也!”黄宗羲说“向使无君,人各得自利。”顾炎武主张“政教风俗,苟非尽善,即许庶人之议。”李卓吾谓“私者,人之心也。”王夫之说“六经责我开生面。”稍后的全祖望则以为“自有舍经学以言理学者,而邪说以起。”朱舜水云“百姓者,分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神,其心既变,川决山崩!”傅青主谓“理学家法,一味版拗。”宋儒“落得奴才混帐!”此时,人的自由价值的发现,已然近在眼前,只待一种新语言的出现。然而曾几何时,腐朽的明朝土崩瓦解,而一个久居边塞、文化上不成熟的少数民族乘机入关,取得政权,严行闭关自守,焚书兴狱,禁锢思想,自居道统,遂使我国失去现代化的第一机遇。五四的选择失误,则导致第二次错过良机。五四时代寻求速强的知识阶层,往往借鉴于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而实际上不自觉地沿袭中国固有的动乱传统。明末的市民运动也是如此。启蒙运动总有高扬理性标准、无情批判传统的激烈性质。文化复兴则是和平舒缓,以传统中的普世价值为出发点,以发扬人性中固有的主体性为标的,于不知不觉中更新人的面貌的悠长历史过程。在中国近代史中,一切总是那么紧迫,我们的前人似乎没有这种余暇,也没有这种视野,来思考什么是文化复兴运动。
    自由价值论:制度价值决定社会的基本性质 [2008-2-10]
    自由价值论:价值的本原 [2008-2-10]
    自由价值论:生命的价值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的传统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意志 [2008-2-10]
    自由价值论:什么是利益 [2008-2-10]
    自由价值论:平等的困惑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与正义 [2008-2-10]
    自由价值论:当代正义理论 [2008-2-10]
    自由价值论:自由的责任 [2008-2-10]
    自由价值论:结语 一种中国正义论的设想 [2008-2-10]
    """

    2009-10-2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yangyangk

    这个嘛.....LZ发现的问题很深刻,国外神话的确很吸引人,我们国内的呢?放开仙剑不说,难道让我们去读那些三岁小孩读的东西??

       国外神话自然有国外的神话吸引人的一面,就拿WOW来说.欧美国家的神话都是以团结,友情的力量击败大反派,而中国神话都是一个人带一群虾兵蟹将搞独裁,所有的故事如出一辙,单调又枯燥.

       再说我们老祖宗的那些东西,一代又一代传了不之多少遍,大家都知道,故事只听一遍就够了,难道让我们这些人去读那些哄小孩子睡觉的故事???

       欧美文化发展不过几百年而已,但是它不符合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我们喜欢尝试新的东西,而不喜欢那些老掉牙的东西.

       LZ说中国人喜欢外国神话那是当然,我在德国上学那会,有个同学还捧着我们中国哄小孩睡觉的书读得津津有味呢.

       其实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喜欢新事物,中国人喜欢外国神话,外国人同样也喜欢中国神话啊,这个只能说是中外的文化交流而已.

       至于游戏这个也不能怪我们玩家.....

       先说游戏,本人年方17,喜欢WOW,仙剑.按法律我是未成年的,应该去玩未成年人绿色网游,但我不喜欢,难道让我和那些小屁孩去玩QQ堂那种弱智游戏?

       中国的游戏产业本来就不发达,再加上中国人传统思想很重,认为游戏就是坏的,玩游戏的人就是不好的人,纷纷远离游戏也强迫孩子远离游戏,正是中国人这种传统思想和盗版猖獗牵制了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
       
       中国的游戏好了,我们谁还去玩外国游戏?谁让中国的游戏业那么落后?不瞒各位,中国游戏我觉得好的单机只有仙剑,网络只有QQ幻想.

       中国的游戏如此落后,我们为什么要放弃相比之下先进许多的外国游戏呢?

       从游戏又回到我们的传统文化上了.

       如果游戏好了,特别是民族游戏,那么哪个玩家不会去玩民族游戏?又会有那个玩家不知道我们民族的文化呢?因为只要喜欢就会去搞懂一切有关的东西.

       中国武侠文化博大精深,原本是个开掘不尽的游戏题材,可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就是用不好反而被日本鬼子韩国佬拿去恶搞呢?

       这就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的传统----反游戏.

       我相信在这发言的各位都是仙剑的忠实玩家,大家都应该通晓仙剑文化,也就是我们的民族文化的一部分.

       在LZ所提的问题上大家和我的观念基本都一样,中国神话已经老套不新鲜了,必须像仙剑一样对传统的文化做出创新,才能让民族的文化延续下去.

       但是中国人都认同吗?

       暴雪,全球游戏大公司,有谁不知道?其实暴雪在自己国家所做的事和上软在中国做的事有什么不一样呢?都是民族文化,都同样编成游戏,但是在不同国度内两家公司待遇一样吗?暴雪飞黄腾达成为全球性的游戏公司,上软呢?除了我们这些玩家略有耳闻,整个中国也没几个人知道了吧.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不是外国人的文化入侵,而是中国人自己在放弃自己的民族文化!

       所以中国人应该消除本身的传统观念,这样才能使民族游戏发展,使传统文化延续下去.

                                                                                                  -------飛ヤ蓬ゞ隨風

    文化,文化是游戏里面重要的一部分,一个没有文化内容的游戏,只能让人觉得空洞而无实。就算是休闲类的游戏,它也会传达一个精神内容给玩家。如果说我们只是为了一味的升级,打装备,那么和代练有什么区别。从中就会少了很多乐趣。
    更何况仙剑系列,贯穿了中国古代的神话,对于我们这个有5000年历史的国家,开发的游戏也要符合历史背景和文化背景。这才是我们的特有特色。
    我觉得仙剑是表现的最好的。 楼主,我支持你,我家蛇姐研究的就是游戏中蕴涵的传统文化。蛇姐和我说过中国的游戏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其中的文化,玩游戏仅停留在“玩”而没有更深的思考,那么游戏的存在意义就没有了。以前我也不喜欢仙剑,后来蛇姐把其中的文化历史讲给我听,我也慢慢喜欢上仙剑了,还跟着蛇姐讨论其中的一些值得争论的事。
    仙剑独立的世界观把中国的神话大多串了进去,仙剑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种文化。仔细的品味它,就能学到好多东西。 游戏的文化很重要。但是文化的传播要有一定的载体。游戏本身精彩的话,自然会有玩家对其故事背景,文化,甚至历史产生兴趣进而研究。换言之,再有文化底蕴的游戏(以及任何事物)吸引不了相应群体的眼球,本身就是失败,还何来“传播文化”一说?
    我买仙剑4就是因为靓丽的人物外形(还是三头身比例的话,干脆玩仙3好了)。想说的是,有制作精良的游戏,才能带动文化的传承,还是多出好游戏吧。
    以上仅对“游戏文化”而言。 因为现在地人都追求地浪潮高蜂都关照别地了所以忽略了本国地 其实我们在探讨忽略文化的时候本身就应该自己去反省一下..请问..当你在抨击别人的时候是否思考过自己

    其实并不是我们想忽略中国文化.有的时候我们也很无奈....国人的努力我们见证了..国人不争气我们也见识了...

    我很自豪的说.我没有遗忘中国文化.虽然我知道的不是很多.我没有通读四书五经..

    但是.回过头来讲.文化是什么?

    莫非阁下所谓的文化就是说山口山之类的东西.神话就是文化?游戏就是文化?

    那么,我们又有多少人天天对着老乡只用英语,吃饭只吃PIZZA,从来不用筷子?
    楼主.很抱歉.我不支持你的看法

    文化的体现不只是在喜爱的体现.是一个人内在的表现..我们都是中国人..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很多人都说普通话..

    你认为魔兽什么的影响了中国的文化..很多中国青年去研究外国文化..我认为这种事情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我们正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国人民在满足物质需求之后所需要的大量精神需求是很难满足的..在未接触外来世界知识的年代结束之后,对于外来事物的强烈渴望会充斥很多人,他们对外界的渴望也同时表现在对外国文化的渴望.那时一种了解欲望

    当你在上语文课的时候相信你也会讨厌某个作家.某文章..不喜欢语文的人很多.难道我们就应该把他们归到"不重视中国文化分类里面"?

    文化是一种体现.不是用嘴巴去咋呼的.

    仙剑是纯中国文化么?不是

    它在开发的时候借用的很多模式和战斗方式是从日式RPG里面借鉴来的.相信大家都知道...多结局模式是和欧美游戏同步的...好感度.养成系统.小日本早就开发出来了.这个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文化是要相互吸收相互发展的

    三从四德,男尊女卑..同样是文化.也是一种社会现象

    我们是不是也要遵守呢?

    文化是发展的..小平同志都倡导改革开放发展新中国.文化怎么就非要那么死板呢?

    我们是讲人权的.他们怎么学习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只能看着.适当引导..批评是不好的...尤其是逆反期的少年少女.可能对于祖国知识不屑一顾.因为他们总是相信自己是对的

    祖国的繁荣昌盛之时....相信我们就能像大唐一样傲视天下..

    凭什么我要学你们~乖乖的学老子

    到时候膜拜的就是那些洋鬼子了...

    人要发展我们要努力.也许他们现在看到的和想到的有写偏激..也许他们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毕竟知道的多是好的.本土文化耳濡目染.相信大家知道的也不比我少..所以这也只是一种现象.和文化这种大到无限的课题比起来...

    只能说一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喜欢国外的文传说和神话但我更喜欢国内的传说和神话~~~~~所以我喜欢看山海经 我国的少年正被文化侵略,警惕!!!!!!
    我认为,外国人抓住了中国很多国民的崇洋迷外的心理,其次,外国人研究了很久的心理学,它们会编一些让人一看就着迷的文化。
    我们该怎么办,中国人面临被外国洗脑的危机!!!!!! {为什么很多青年人都热衷于研讨,追寻外来的文化,而忽略了我们本国的文化传统,和那些久远的传说?}

    玩风景区大家都喜欢往远处去玩,而自己身边的总是留着有空的时候去,再近点的就再也体会不出本地风景的优美了。熟视无睹 那个说话最多的人~~ 驳你前半段话   所谓的中国文化并非因为借鉴了外国的优势游戏元素就把我们的文花损失殆尽 既然要玩仙剑 我们是冲着它的剧情去的 它的内涵 不非去玩游戏本身是否沿用了外国人的套路 既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我们是抱着学习理解的心态融入到游戏里 我玩仙剑并不是玩它的游戏元素 而是去欣赏游戏的内容和背景以及剧情 我是把游戏当做一部文化作品去品 至于外国人的游戏背景 有对那些渴求的玩家想去了解 也是正常的 对于爱国这一概念 只能从源头上找原因 学校家庭的教育和社会上的影响 对不少人造成什么样的思想观念 大家都应该了解 LZ你可知WOW这个游戏并非由于它强大的历史背景和文化的深远来吸引玩家,而是玩家通过各种渠道来尝试玩WOW这个游戏时,他们被这个游戏本身深深的吸引了,然后他们才去研究它的历史,它的文化,以及一切与WOW有关的东西,甚至有人因为它而开始喜欢暴雪的其他作品,包括《starswar》,魔兽争霸,暗黑或者别的。
    作为一个WOW的骨灰玩家,我有深刻的体会,这个游戏给你带来的享受或者是愉悦,不是其他游戏,包括本国的或者国外的能够媲美的。
    在这里我想让LZ和其他人多认识到,人一旦对某个事物产生兴趣,他也会认为跟它有关的东西都很好,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一个玩家研究他在玩的游戏的有关信息,不是他崇洋媚外,我相信,中国那么多玩家应该还没那么高的文化水平用上研究这个词,大部分人还是只单纯的想玩游戏,并不是LZ想的那样。如果没有WOW,也不见得那么人会去在意中国的文化。大胆的说一句,如果中国的游戏做的够好,那么LZ你身边的同学讨论的将会是中国的历史或者文化。 我觉得很多WOW的玩家,包括奇迹世界的玩家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喜欢交友,玩WOW的许多玩家都会聚在一起形成团体,当这个团体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例如玩家之间出现矛盾时,或者感到不公平时),许多团体就会解散!像我姐姐,原来和同事一起在奇迹世界那里闯荡,一个月后就跑去玩WOW了!!!我问她为什么转游戏,她说他们都走了!我在奇迹世界都没什么好玩了!玩网游的其实是纯粹的玩游戏和交流情感,所以我发现现在的网游系统越做越复杂,越做越新鲜,当然只有新鲜才能吸引玩家,但是记住新鲜的而没有防腐剂的东西是很快会变烂的!! 我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现象,我称之为“文化同化”。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文明,他们之间有相似点也有不同点。

    随着世界各国与外国的文化交流增多,这些国家便会在相似点的联系上逐步将自己的不同点向对方改变,以适应不断增多的交流。

    同时也会将自己的文化传入对方,使对方也向自己发生改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种不同的文化就会逐渐接受对方已发生改变的文化,这就叫“文化同化”。

    我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比如我们现在学外语,有些外国人学汉语;我们引进了西餐,外国人有的酷爱中餐,这都是“文化同化”的例子。

    各文明通过彼此间的“文化同化”,会逐步发现自身文化中不适应新时代发展的问题,从而产生进步。

    对于中国学生苦修外国文化我觉得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古代传说不够精彩,不能吸引他们。

    而且包含中国文化的游戏大多采用角色扮演形式,比即使战略游戏缺乏玩家与玩家之间竞争性,这就不能满足中国应试教育环境下学生无处表现的自我和成就感,打一盘魔兽不会超过三小时,打一遍仙剑谁能这么快,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成功感,但中国学生的课外时间是不能允许他们将几十个小时用于他们的游戏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学生玩中国游戏的不多。

    LZ也说了那些是悠久的传说,这就导致中国人与它们的代沟长达千年。

    而外国游戏充其量到欧洲中世纪,背景大多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相距几百年,更容易被现代人接受。

    这就需要我们将中国的传说文化翻新,使它现代化,并不断对其进行补充,但这在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只有现世没有梦想的地方是很难成功的。

    非抄袭,纯属个人意见,都是我平时想的一些理论,如有不对,欢迎大家指正。 我喜欢玩国产,但好像都比较差,缺钱吧。真的应该支持下中国正版游戏  其实宏观来说,文化入侵与国情息息相关.
    我转一个帖,希望楼主看后能有所帮助.推荐<<传统文化不能靠西洋文化复兴>>转自新浪BLOG 作者:轩辕民

     近年来,围绕传统节日展开的激烈争论成为独特的人文现象。今年的焦点是七夕节改名:有的建议改为“中国情人节”、“中国情侣节”,还有人建议改为“女儿节”或“爱人节”。建议虽不同,但初衷大体相同,也值得赞赏。人们痛感西方情人节在中国大行其道,忧虑中国七夕节日渐式微,希望通过更改节日名称促使人们重视七夕节,以便保存历史记忆、传承传统文化。然而,七夕节之忧恐怕既不在于中国人不重视,也不在于改名称,而在于从过节方式到改名建议等一系列的西洋化倾向。这种借西洋化而复兴传统文化的做法,说到底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如今年轻人过七夕,或者送鲜花、吃巧克力、喝咖啡,或者相约吃顿洋快餐,有些地方还热衷于举办接吻大赛,而女子拜织女和男子拜魁星,葡萄藤下听私语等传统习俗活动早被忘却。七夕节事实上已与保存历史记忆、传承传统文化变得越来越风马牛不相及了。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不但扭转不了“中节西过”的局面,而且还会把名称也西洋化,甚至是忽视乃至偏离了传统:古代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纯洁两性关系的国度——这与西方的传统有些不同:“情人”二字在许多人眼里仍然是一个十分暧昧的字眼,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极有可能为两性道德的堕落推波助澜。再把目光扩展得更宽一些,何止是七夕节的西洋化,整个传统节日都有西洋化的倾向!将孔诞确立为“中国圣诞节”、将孟诞确立为“中国母亲节”、将重阳节改为“中国老人节”、将风筝节改为“中国儿童节”等建议不绝于耳。

     非但传统节日,整个传统文化、整个中国社会都有西洋化的倾向:中国大学按照西方学科分类将本不分家的中国传统文化划分为文史哲等不同学科;大学教授把孔子比附于“中国的苏格拉底”,并按照西方学术范式来讲授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人习惯了谈论舶来的自由、民主、平等而忘记了重温传统的道德、仁爱、中庸;幼童只知道英文字母a而不知道汉语拼音a;传统建筑被推倒而代之以高楼大厦;中医在科学名义下西医化……

     从传统节日到传统文化再到整个中国,西洋化已经成为流行时尚,“西洋无限好,只恨皮肤黄”构成了中国人的一种潜在心理特质,也在不断地消磨着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失去了传统又何来自信呢?前不久,美国《新闻周刊》上有文章说:“世界汉语热,中国英语火。”套用这句话,我们可以说:世界正在中国化,中国正在西洋化。

     1935年,萨孟武等十位大学教授曾在《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里感叹:“在文化的领域中,我们看不见现在的中国了。”如今,在文化领域不要说看不到传统中国了,就连我们想象传统中国的能力也受到很大局限,多半打上了西方的烙印,按照西方的标准描述古代中国和重塑现代中国——七夕节举办接吻大赛的事实和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的建议,就是典型的例子。

     西洋化确实曾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百余年前,中国人震惊于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因此提出了“以西方为师”、“向西方学习”的命题,并最终出现了“打倒孔家店”、“不读中国书”、“拼命往西走”的激烈反传统和全盘西化的现象。中国成为世界上走向现代道路的重要国家中割裂和抛弃自身传统最为严重的国家。

     世与时异。当救亡图存的命题得以解决、中国复兴的势头日渐强劲之际,中国人逐渐走出了“妖魔化中国传统”和“乌托邦化西方文化”的历史阴影,开始重新重视和缓慢回归自己的传统。美国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曾说:有些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初期往往是以“西方化”促进现代化,后期则往往以现代化成就促进“非西方化”和本土文化的复兴。这是民族自尊感和自信心使之,然而,重视归重视,到底该如何对待传统的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原因是我们已经离开传统太久了,因此对传统产生了严重的陌生感和疏离感,我们很难从陌生的传统中去获取自信。更为重要的是,“中劣西优”的价值取向和“以西为师”的思维模式,因长期的影响和积淀,已经成为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它也在慢慢地毁掉新一代年轻人的民族自信力。

     假如我们还承认中国传统文化有其优越性并决心给予必要的重视和积极的回归,就必须明白:一个民族所以为一个民族而不是其他民族,就在于这种特色和韵味的传承和持守。犹太民族能够影响世界,绝不仅仅因为其产生了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等世界名人,还因为他们两千年来执着恪守犹太教的教义教规和风俗习惯。要知道,以色列建国前后,甚至复活了消失千年之久的古希伯来文!

     中国传统文化不必西洋化,西洋化也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出路。当然,保持原汁原味的传统,在目前也遭遇到不少困难,比如城市年轻人在七夕节时要找个葡萄园去听私语就确属不易。然而,这也正是对中国人在传统和现代、中国与西方的二元张力下如何恪守并传承传统的一种考验。处理得当的话,智慧将由此迸发,传统将由此传承,自信将由此建立。中国人将为世界贡献出更为光辉灿烂的文明。

    这个  这个  这个麻~不好说
    也许这就是中国的博大精深吧<br/><br/><font color=#0556A3>参考文献:</font>http://www.zhaodailian.com 不玩仙剑玩WOW就算是追寻外来文化,忽略本国文化传统?
    楼主你醒醒吧。。。 其实宏观来说,文化入侵与国情息息相关.

    近年来,围绕传统节日展开的激烈争论成为独特的人文现象。今年的焦点是七夕节改名:有的建议改为“中国情人节”、“中国情侣节”,还有人建议改为“女儿节”或“爱人节”。建议虽不同,但初衷大体相同,也值得赞赏。人们痛感西方情人节在中国大行其道,忧虑中国七夕节日渐式微,希望通过更改节日名称促使人们重视七夕节,以便保存历史记忆、传承传统文化。然而,七夕节之忧恐怕既不在于中国人不重视,也不在于改名称,而在于从过节方式到改名建议等一系列的西洋化倾向。这种借西洋化而复兴传统文化的做法,说到底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如今年轻人过七夕,或者送鲜花、吃巧克力、喝咖啡,或者相约吃顿洋快餐,有些地方还热衷于举办接吻大赛,而女子拜织女和男子拜魁星,葡萄藤下听私语等传统习俗活动早被忘却。七夕节事实上已与保存历史记忆、传承传统文化变得越来越风马牛不相及了。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不但扭转不了“中节西过”的局面,而且还会把名称也西洋化,甚至是忽视乃至偏离了传统:古代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纯洁两性关系的国度——这与西方的传统有些不同:“情人”二字在许多人眼里仍然是一个十分暧昧的字眼,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极有可能为两性道德的堕落推波助澜。再把目光扩展得更宽一些,何止是七夕节的西洋化,整个传统节日都有西洋化的倾向!将孔诞确立为“中国圣诞节”、将孟诞确立为“中国母亲节”、将重阳节改为“中国老人节”、将风筝节改为“中国儿童节”等建议不绝于耳。

    非但传统节日,整个传统文化、整个中国社会都有西洋化的倾向:中国大学按照西方学科分类将本不分家的中国传统文化划分为文史哲等不同学科;大学教授把孔子比附于“中国的苏格拉底”,并按照西方学术范式来讲授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人习惯了谈论舶来的自由、民主、平等而忘记了重温传统的道德、仁爱、中庸;幼童只知道英文字母a而不知道汉语拼音a;传统建筑被推倒而代之以高楼大厦;中医在科学名义下西医化……

    从传统节日到传统文化再到整个中国,西洋化已经成为流行时尚,“西洋无限好,只恨皮肤黄”构成了中国人的一种潜在心理特质,也在不断地消磨着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失去了传统又何来自信呢?前不久,美国《新闻周刊》上有文章说:“世界汉语热,中国英语火。”套用这句话,我们可以说:世界正在中国化,中国正在西洋化。

    1935年,萨孟武等十位大学教授曾在《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里感叹:“在文化的领域中,我们看不见现在的中国了。”如今,在文化领域不要说看不到传统中国了,就连我们想象传统中国的能力也受到很大局限,多半打上了西方的烙印,按照西方的标准描述古代中国和重塑现代中国——七夕节举办接吻大赛的事实和将七夕节改为“中国情人节”的建议,就是典型的例子。

    西洋化确实曾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百余年前,中国人震惊于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因此提出了“以西方为师”、“向西方学习”的命题,并最终出现了“打倒孔家店”、“不读中国书”、“拼命往西走”的激烈反传统和全盘西化的现象。中国成为世界上走向现代道路的重要国家中割裂和抛弃自身传统最为严重的国家。

    世与时异。当救亡图存的命题得以解决、中国复兴的势头日渐强劲之际,中国人逐渐走出了“妖魔化中国传统”和“乌托邦化西方文化”的历史阴影,开始重新重视和缓慢回归自己的传统。美国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曾说:有些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初期往往是以“西方化”促进现代化,后期则往往以现代化成就促进“非西方化”和本土文化的复兴。这是民族自尊感和自信心使之,然而,重视归重视,到底该如何对待传统的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原因是我们已经离开传统太久了,因此对传统产生了严重的陌生感和疏离感,我们很难从陌生的传统中去获取自信。更为重要的是,“中劣西优”的价值取向和“以西为师”的思维模式,因长期的影响和积淀,已经成为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它也在慢慢地毁掉新一代年轻人的民族自信力。

    假如我们还承认中国传统文化有其优越性并决心给予必要的重视和积极的回归,就必须明白:一个民族所以为一个民族而不是其他民族,就在于这种特色和韵味的传承和持守。犹太民族能够影响世界,绝不仅仅因为其产生了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等世界名人,还因为他们两千年来执着恪守犹太教的教义教规和风俗习惯。要知道,以色列建国前后,甚至复活了消失千年之久的古希伯来文!

    中国传统文化不必西洋化,西洋化也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出路。当然,保持原汁原味的传统,在目前也遭遇到不少困难,比如城市年轻人在七夕节时要找个葡萄园去听私语就确属不易。然而,这也正是对中国人在传统和现代、中国与西方的二元张力下如何恪守并传承传统的一种考验。处理得当的话,智慧将由此迸发,传统将由此传承,自信将由此建立。中国人将为世界贡献出更为光辉灿烂的文明。
    这大概是因为外来的游戏比较吸引人吧,我们的游戏虽然画面好但是比较单一,这也不是什么外来入侵!不过我们中国的网络游戏我感觉是最好玩的!

    2009-11-1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