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进牧场

怎么进牧场
10-01-13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xukunh

    刘备一日,到一家投宿,其家一少年出拜,问其姓名,乃猎户刘安也。当下刘安闻豫州牧至,欲寻野味供食,一时不能得,乃杀其妻以食之。玄值曰:“此何肉也?”安曰:“乃狼肉也。”玄德不疑,乃饱食了一顿,天晚就宿。至晓将去,往后院取马,忽见一妇人杀于厨下,臂上肉已都割去。玄德惊问,方知昨夜食者,乃其妻之肉也。玄德不胜伤感,洒泪上马。
    从谯郡向东八百里有一座山,叫作芒殇山,方圆数百里,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人们习惯的叫刘庄。
    刘安家在刘庄靠近庄口的地方,有两间茅屋,住着妻子和老母,共三口人。说起刘安,在这里可是小有名气,自小读过几天《三字经》、《百家姓》,扫过几眼《汉书》,斗大的字也认识一些,就算是半个读书人吧?在这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庄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加上长的较好,白白净净,深得女孩的喜欢,就连财主刘百万的独生女儿也对他有意。可怜的是家境贫寒,刘安的祖辈世代务农,从小给刘安定了娃娃亲,女孩家也是贫苦人家。
    三年前,刘安的父亲得了重病,为了给父亲冲喜,20岁的刘安娶妻过门,妻子刘氏貌不出众,但颇能干,刘安倒也过的安逸。
    一年前,父亲因病去世,家里的生计一下子落在刘安身上。平时什么也不会的刘安犯难起来:种地务农太辛苦、打铁锻造太累人、出外打工又太危险。想来想去,何不靠山吃山呢,那就去打猎吧,大的动物不敢打,小的动物还是可以试试吗,即清闲又解决了食物,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刘安做起了猎手,整日早出晚归,好在芒殇山很大,总算能打到山鸡、野兔之类,倒也能贴补家用,还好总算妻子刘氏贤惠能干,倒是能勉强维持下去。
    自从刘安的父亲去世后,妻刘氏就扛起了全家的重担,上有婆婆、下有刘安,本来家境就贫寒,全靠刘氏上下操劳,20出头的刘氏明显的老了;再看刘安,什么也不操心,早上拿起弓箭上山打猎,愿意的话打几下,不愿意的话在山上背阴处一躺,反而养的越发的年轻。
    这天刘安带上弓箭上山打猎,一上午什么也没碰到,又累又饿,精神一下就没有了,于是找了一个树荫下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马蹄声传来,刘安被惊醒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很少有骑马的人经过。转眼间一人一马来到面前。看马上的人:面如冠玉、唇如涂脂,双耳垂肩、双手过膝。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富贵之相,虽然没有顶盔冠甲,但马鞍上横放着双剑,是位将军无疑。
    马上人看见了刘安:“这位小哥,借问一下,去许昌的路怎么走?
    “去许昌,下了山向西走就是去许昌的大路。”刘安一边回答,一边在想,这人的相貌在那听说过,很熟悉的,可就是一下想不起来。天快要黑了,也该回家了,“这位将军,天要黑了,你也不能赶路了,我们村就在前面山脚下,去那住一宿,明早在走吧?”
    马上人看看天,是该休息了,无奈地说:“好吧,那就打扰了,请带路!”
    刘安收拾好弓箭,引马上人下山,便走边问:“将军怎么称呼?”
    “我姓刘,字玄德。”
    啊。。。仿佛半空中响了一个霹雳,“刘玄德”这三个字,一下子把刘安镇住了。刘安只觉得两耳中象是有个人在不停的说着“刘玄德。。。刘玄德。。。”,手中的弓也落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仿佛有个声音在召唤刘安:“喂、喂,小兄弟,你怎么了,醒一醒。。。”
    召唤声有远及近,刘安使劲晃了几下头,看着马上人:“你就是刘豫州?”
    “是的,我是刘备,你认识我吗?”刘备问。
    “人的名、树的影。”刘备刘豫州之名,“桃园三结义”、“兄弟战黄巾”、“虎牢斗吕布”、“陶谦让徐州”,仁义之名传播九州。
    他就是刘备,刘安暗想,我的出头之日来了,要是能在刘备手下谋个一官半职,那是何等的风光。
    “将军英勇、仁义之名天下皆知,我们村虽然有些偏远,但将军的仁义之心大家都知道。快请,今晚在我家给将军接风。”刘安说;
    “不用那么客气,简单些就可以了。”刘备急忙说;
    “刘将军是当今的名人,能够见上一面已经是我的荣幸了,何况将军能光临寒舍。。。”刘安赶快说,请你吃一顿饭,要是能跟你去闯闯,那是最好的了;就算是你不要我,嘻嘻,和名人共进晚餐,那我以后也能沾些“名气”,边想边走,来到了村口。
    在村口,刘安古稀之年的老母拄着拐杖在眺望着。。。。。。
    刘备赶快下马,上前扶住刘母,刘安接过缰绳,给母亲介绍刘备。
    听说是刘豫州,刘母上下打量起来,好像遇到了久别的亲人,“好,好,果然是富贵之相。”刘母赞道,“快进屋休息,晚饭还没做呢?”
    刘备搀扶着刘母进屋坐下,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饭桌、一张床、几把木凳,一看就是清苦人家,好在刘备从小贫寒惯了,这些年来也是各地奔波,还能习惯这种生活。
    “小安哪,快去和你媳妇准备晚饭,把你今天打的猎物做几个上来,好好招待一下将军!”刘母没有注意到刘安刚才是空手而归,注意力依然在刘备身上,“快去吧,我和刘将军说会话。”
    刘安答应着,来到厨房,刘氏在忙活着,刚点起火。“家里来人了,你猜是谁?”刘安洋洋得意的对刘氏说,“可是大大的有名啊。”
    “我可猜不到”,几年的操劳,刘氏的思维麻木了许多,剩下的只是洗衣、做饭、劈柴、侍奉婆婆,刘安是一点指望不上了。
    “是刘备刘豫州”,刘安大声说。
    “那有什么奇怪的,来就来呗。”刘氏一边放好锅,一边回答刘安。
    刘安愣住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好像历尽千辛万苦揭开了世界之谜,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刘安讪讪的站在那儿,炉子里冒出的烟把他呛得回过神来,哎,还是做晚饭要紧,“家里还有肉吗,做个肉菜!”刘安边说,边四下看起来。
    “家里没有了,你今天打到什么猎物了,拿来做吧。”刘氏已经把锅刷好了,架在火上。
    “今天什么也没打到。怎么会没有呢,我前两天不是打了一只野兔吗?”
    “就那只小兔子,还不够你吃一天的呢,去别人家借一些吧?”
    “只有去借了”。刘安向屋外走去,“向谁借呢?”
    这偏僻的小村,每户人家都是自给自足,种田种菜的居多,猎户倒是有几个,都比刘安强很多,刘安至今只打到过山鸡、野兔;而别人呢,獐、狍是经常打到的,至于虎、豹之类的猛兽,是多年没出现了,只有狼在山里深处还能看到。
    “不能向他们借”,刘安想,“万一他们问起来,知道是刘备来了,都要跟着去,那我怎么办?”刘安在村里转了一大圈,又回到自家厨房。刘氏已经准备好了四个小菜,不外乎是土豆、黄瓜之类,就等着肉了。
    “没借到,谁家也没有。”刘安低声说,明显的底气不足。
    “没借到就算了,这些也能吃饱吗。”刘氏说完,就要把菜端上去。
    “那可不行,人家是大人物!”刘安急忙制止刘氏。
    “那你去想办法吧,”刘氏生气的把菜盘墩到炉台上,“我没有办法,难道要我把肉割下来给他吃。”
    割肉、杀妻?刘安的眼睛一亮,好像在那听说过,在那呢。。。,是吴起,小时候的书没有白读,刘安突然记起了吴起杀妻求将的故事。吴起杀了妻子成为鲁将,我呢?既然前人有这个先例,我也可以吧。被利禄薰昏头脑的刘安,想着自己以后锦衣华食、高车驷马的样子,趁刘氏不注意,杀了她。。。。。。
    刘安把饭菜端到刘备面前。刘母和刘备聊的挺合意,大家都饿了,看见刘安来了,赶来收拾桌子,开始吃饭。刘母因为见到了传闻中的仁厚君主太兴奋了,竟然没注意到少了一个人。
    “这是什么肉,味道很特别?”刘备夹着一块肉,边吃边问。
    “哦,这是狼肉,以前打到的一只狼,肉留到现在。”刘安不安地回答。
    “不错,味道很特别”刘备边嚼边说。
    “刘安”,刘备对刘安说,“听说你读过些书,我已答应你母亲,让你跟随我去求份功名,你愿意吗?”
    不会吧,刘安心里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和刘备说呢,这么快母亲就全部搞定了。“愿意,当然愿意。”刘安连声说。
    “是啊,开始刘将军还不同意,担心你走后我自己无法生活,我告诉将军我儿媳妇如何能干,这样他才答应的”刘母解释道。
    一股苦水从胃囊里直冲喉咙,好像苦胆破了似的,刘安嘴里的饭一下子堵在了嗓子里,憋得刘安满脸通红,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还好,刘母、刘备都没有注意刘安的变化,吃完饭刘母去休息了,刘安还愣愣的在饭桌旁。刘备收拾好碗筷,向后面的厨房走去。刘安还是愣楞地看着,在刘备掀起厨房门帘的一瞬间,刘安清醒过来,“不。。。。。。”刘安喊着冲向厨房。
    一切已经晚了,在厨房的一角,一个妇人躺在地上,胳膊上的肉被割了下去。刘安看着刘备,怯怯的小声说:“这是我妻子,家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刘备一下子明白过来,“那肉是。。。。。。”边说边捂着嘴冲了出去。
    第二天,刘安送刘备来到路口,“别送了,在家好好侍奉母亲,有机会的话来找我”刘备说完,策马扬鞭而去。
    刘备一日,到一家投宿,其家一少年出拜,问其姓名,乃猎户刘安也。当下刘安闻豫州牧至,欲寻野味供食,一时不能得,乃杀其妻以食之。玄值曰:“此何肉也?”安曰:“乃狼肉也。”玄德不疑,乃饱食了一顿,天晚就宿。至晓将去,往后院取马,忽见一妇人杀于厨下,臂上肉已都割去。玄德惊问,方知昨夜食者,乃其妻之肉也。玄德不胜伤感,洒泪上马。
    从谯郡向东八百里有一座山,叫作芒殇山,方圆数百里,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人们习惯的叫刘庄。
    刘安家在刘庄靠近庄口的地方,有两间茅屋,住着妻子和老母,共三口人。说起刘安,在这里可是小有名气,自小读过几天《三字经》、《百家姓》,扫过几眼《汉书》,斗大的字也认识一些,就算是半个读书人吧?在这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庄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加上长的较好,白白净净,深得女孩的喜欢,就连财主刘百万的独生女儿也对他有意。可怜的是家境贫寒,刘安的祖辈世代务农,从小给刘安定了娃娃亲,女孩家也是贫苦人家。
    三年前,刘安的父亲得了重病,为了给父亲冲喜,20岁的刘安娶妻过门,妻子刘氏貌不出众,但颇能干,刘安倒也过的安逸。
    一年前,父亲因病去世,家里的生计一下子落在刘安身上。平时什么也不会的刘安犯难起来:种地务农太辛苦、打铁锻造太累人、出外打工又太危险。想来想去,何不靠山吃山呢,那就去打猎吧,大的动物不敢打,小的动物还是可以试试吗,即清闲又解决了食物,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刘安做起了猎手,整日早出晚归,好在芒殇山很大,总算能打到山鸡、野兔之类,倒也能贴补家用,还好总算妻子刘氏贤惠能干,倒是能勉强维持下去。
    自从刘安的父亲去世后,妻刘氏就扛起了全家的重担,上有婆婆、下有刘安,本来家境就贫寒,全靠刘氏上下操劳,20出头的刘氏明显的老了;再看刘安,什么也不操心,早上拿起弓箭上山打猎,愿意的话打几下,不愿意的话在山上背阴处一躺,反而养的越发的年轻。
    这天刘安带上弓箭上山打猎,一上午什么也没碰到,又累又饿,精神一下就没有了,于是找了一个树荫下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马蹄声传来,刘安被惊醒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很少有骑马的人经过。转眼间一人一马来到面前。看马上的人:面如冠玉、唇如涂脂,双耳垂肩、双手过膝。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富贵之相,虽然没有顶盔冠甲,但马鞍上横放着双剑,是位将军无疑。
    马上人看见了刘安:“这位小哥,借问一下,去许昌的路怎么走?
    “去许昌,下了山向西走就是去许昌的大路。”刘安一边回答,一边在想,这人的相貌在那听说过,很熟悉的,可就是一下想不起来。天快要黑了,也该回家了,“这位将军,天要黑了,你也不能赶路了,我们村就在前面山脚下,去那住一宿,明早在走吧?”
    马上人看看天,是该休息了,无奈地说:“好吧,那就打扰了,请带路!”
    刘安收拾好弓箭,引马上人下山,便走边问:“将军怎么称呼?”
    “我姓刘,字玄德。”
    啊。。。仿佛半空中响了一个霹雳,“刘玄德”这三个字,一下子把刘安镇住了。刘安只觉得两耳中象是有个人在不停的说着“刘玄德。。。刘玄德。。。”,手中的弓也落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仿佛有个声音在召唤刘安:“喂、喂,小兄弟,你怎么了,醒一醒。。。”
    召唤声有远及近,刘安使劲晃了几下头,看着马上人:“你就是刘豫州?”
    “是的,我是刘备,你认识我吗?”刘备问。
    “人的名、树的影。”刘备刘豫州之名,“桃园三结义”、“兄弟战黄巾”、“虎牢斗吕布”、“陶谦让徐州”,仁义之名传播九州。
    他就是刘备,刘安暗想,我的出头之日来了,要是能在刘备手下谋个一官半职,那是何等的风光。
    “将军英勇、仁义之名天下皆知,我们村虽然有些偏远,但将军的仁义之心大家都知道。快请,今晚在我家给将军接风。”刘安说;
    “不用那么客气,简单些就可以了。”刘备急忙说;
    “刘将军是当今的名人,能够见上一面已经是我的荣幸了,何况将军能光临寒舍。。。”刘安赶快说,请你吃一顿饭,要是能跟你去闯闯,那是最好的了;就算是你不要我,嘻嘻,和名人共进晚餐,那我以后也能沾些“名气”,边想边走,来到了村口。
    在村口,刘安古稀之年的老母拄着拐杖在眺望着。。。。。。
    刘备赶快下马,上前扶住刘母,刘安接过缰绳,给母亲介绍刘备。
    听说是刘豫州,刘母上下打量起来,好像遇到了久别的亲人,“好,好,果然是富贵之相。”刘母赞道,“快进屋休息,晚饭还没做呢?”
    刘备搀扶着刘母进屋坐下,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饭桌、一张床、几把木凳,一看就是清苦人家,好在刘备从小贫寒惯了,这些年来也是各地奔波,还能习惯这种生活。
    “小安哪,快去和你媳妇准备晚饭,把你今天打的猎物做几个上来,好好招待一下将军!”刘母没有注意到刘安刚才是空手而归,注意力依然在刘备身上,“快去吧,我和刘将军说会话。”
    刘安答应着,来到厨房,刘氏在忙活着,刚点起火。“家里来人了,你猜是谁?”刘安洋洋得意的对刘氏说,“可是大大的有名啊。”
    “我可猜不到”,几年的操劳,刘氏的思维麻木了许多,剩下的只是洗衣、做饭、劈柴、侍奉婆婆,刘安是一点指望不上了。
    “是刘备刘豫州”,刘安大声说。
    “那有什么奇怪的,来就来呗。”刘氏一边放好锅,一边回答刘安。
    刘安愣住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好像历尽千辛万苦揭开了世界之谜,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刘安讪讪的站在那儿,炉子里冒出的烟把他呛得回过神来,哎,还是做晚饭要紧,“家里还有肉吗,做个肉菜!”刘安边说,边四下看起来。
    “家里没有了,你今天打到什么猎物了,拿来做吧。”刘氏已经把锅刷好了,架在火上。
    “今天什么也没打到。怎么会没有呢,我前两天不是打了一只野兔吗?”
    “就那只小兔子,还不够你吃一天的呢,去别人家借一些吧?”
    “只有去借了”。刘安向屋外走去,“向谁借呢?”
    这偏僻的小村,每户人家都是自给自足,种田种菜的居多,猎户倒是有几个,都比刘安强很多,刘安至今只打到过山鸡、野兔;而别人呢,獐、狍是经常打到的,至于虎、豹之类的猛兽,是多年没出现了,只有狼在山里深处还能看到。
    “不能向他们借”,刘安想,“万一他们问起来,知道是刘备来了,都要跟着去,那我怎么办?”刘安在村里转了一大圈,又回到自家厨房。刘氏已经准备好了四个小菜,不外乎是土豆、黄瓜之类,就等着肉了。
    “没借到,谁家也没有。”刘安低声说,明显的底气不足。
    “没借到就算了,这些也能吃饱吗。”刘氏说完,就要把菜端上去。
    “那可不行,人家是大人物!”刘安急忙制止刘氏。
    “那你去想办法吧,”刘氏生气的把菜盘墩到炉台上,“我没有办法,难道要我把肉割下来给他吃。”
    割肉、杀妻?刘安的眼睛一亮,好像在那听说过,在那呢。。。,是吴起,小时候的书没有白读,刘安突然记起了吴起杀妻求将的故事。吴起杀了妻子成为鲁将,我呢?既然前人有这个先例,我也可以吧。被利禄薰昏头脑的刘安,想着自己以后锦衣华食、高车驷马的样子,趁刘氏不注意,杀了她。。。。。。
    刘安把饭菜端到刘备面前。刘母和刘备聊的挺合意,大家都饿了,看见刘安来了,赶来收拾桌子,开始吃饭。刘母因为见到了传闻中的仁厚君主太兴奋了,竟然没注意到少了一个人。
    “这是什么肉,味道很特别?”刘备夹着一块肉,边吃边问。
    “哦,这是狼肉,以前打到的一只狼,肉留到现在。”刘安不安地回答。
    “不错,味道很特别”刘备边嚼边说。
    “刘安”,刘备对刘安说,“听说你读过些书,我已答应你母亲,让你跟随我去求份功名,你愿意吗?”
    不会吧,刘安心里说,我还不知道怎么和刘备说呢,这么快母亲就全部搞定了。“愿意,当然愿意。”刘安连声说。
    “是啊,开始刘将军还不同意,担心你走后我自己无法生活,我告诉将军我儿媳妇如何能干,这样他才答应的”刘母解释道。
    一股苦水从胃囊里直冲喉咙,好像苦胆破了似的,刘安嘴里的饭一下子堵在了嗓子里,憋得刘安满脸通红,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还好,刘母、刘备都没有注意刘安的变化,吃完饭刘母去休息了,刘安还愣愣的在饭桌旁。刘备收拾好碗筷,向后面的厨房走去。刘安还是愣楞地看着,在刘备掀起厨房门帘的一瞬间,刘安清醒过来,“不。。。。。。”刘安喊着冲向厨房。
    一切已经晚了,在厨房的一角,一个妇人躺在地上,胳膊上的肉被割了下去。刘安看着刘备,怯怯的小声说:“这是我妻子,家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刘备一下子明白过来,“那肉是。。。。。。”边说边捂着嘴冲了出去。
    第二天,刘安送刘备来到路口,“别送了,在家好好侍奉母亲,有机会的话来找我”刘备说完,策马扬鞭而去。

    10-01-19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