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出门最好手拉手”是高中课本的一篇课文里的一句话,那位大侠知道那篇文章的题目啊?

“当我们出门最好手拉手”是高中课本的一篇课文里的一句话,那位大侠知道那篇文章的题目啊?
09-12-09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heyingyingdd

    奥运伴我成长
    我是从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开始喜欢上体育的,在那个时候我上初一,对体育的项目和法规了解甚少,足球就知道瞎踢,球咕噜到哪儿,我们就追到哪儿,一窝蜂地乱抢根本就不分前后场,更不知道有越位,其他项目就更惨了,篮球不知道走步,排球不知道有网,羽毛球不知道有界,随心所欲地驰骋在苍茫大地之间,无牵无绊,那时我精力很充沛,活力四射,每天早晨兴冲冲地背着书包,听着早间的奥运广播中国又得了多少多少枚金牌,晚间打开电视看奥运转播,一曲《手拉手》让我感觉到奥运会不仅仅是宏扬体育精神,而更多的是向全人类传递和平友爱的讯息。

    1992年西班牙巴塞罗那奥运会,那时我已经是高中了,学习压力陡增,一天上十节课,成天做不完的卷子,写不完的作文,晚上就盼着停电,这样可以早放学,中午闲暇之余主要从事的体育项目就是打排球,同学们围成一个圈,传来掂去,而我却只喜欢扣球,可能是小时候玩撇石子儿游戏玩多了,臂力过人,反应迅捷,这让站在我对面的同学,总是感到如履薄冰,不知何时我的达摩克里斯神剑般的重扣就会落下,而晚上看奥运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箭点燃圣火,人类太赋有想象力了,黑夜当中残疾人运动员里贝罗一箭划破星空,随后21米高的火炬坛便熊熊燃起圣火。箭本来是武器的一种,原本用于战争,现用他点燃奥林匹克和平之火,有一种罢兵休战,止息兵戈的深层含意。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伴随着《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两首熟悉的校园民谣,我的大学生活开始了,日子过得单调乏味,缺少激情,成天就在寝室、食堂、教室这三点转悠,而让我唯一感到有些新意的就是去乒乓球室打球,我除了比较善长羽毛球以外,其实我的乒乓球打的也算可以,右手横握球拍,善打削球,外加反手弧旋,凭着这成咬金三板斧,在我们班小有名气。央视转播奥运会正赶上我放假在家,当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前世界著名黑人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昔日的反种族歧视、反战斗士,如今已身患帕金森综合症,点火时全身颤抖不止,伴随着一道火线,主火炬被点燃。8月2号,奥运会男子篮球决赛中场休息,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将一枚特制的罗马奥运会金牌挂在了阿里的胸前,尽管当时的赛场内,云集了众多梦三队的篮球明星,但人们依然把最为热烈的掌声,献给了他们心中的英雄——穆罕默德·阿里。

    2000年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这时我已经大学毕业了,在社会上正找寻适合自己的工作,开始满怀激情,一心想把自己在学校学的那点东西,学以至用,但后来才发现,很多单位都不喜欢大学生,他们觉得大学生,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做起事来眼高手低好高骛远,不能迅速给他们创造效益,功利社会下的人,都视钱如命,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铜臭,而且以臭味最重、最大者作为衡量成功人士的标准,我一刚毕业的学生,涉世不久,再加上我独特的个性,真有点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之感,唯一让我欣慰的就是还有奥运会可看,那一届开幕式的“水中点火”很新颖,由澳大利亚土著运动员弗里曼,身穿银色连体防水服,在四周瀑布飞泻的背景下点燃了潜伏在水底的主火炬台。水与火本不相容的两种物质就这样被浪漫的澳大利亚人结合在一起,这也预示着只有心中有爱,凡事都可以化解,甚至是事物的对立面都可以互相包容。

    10-01-0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