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八分钟的温暖》?

哪有《八分钟的温暖》?
09-10-11  安静312 发布
3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heartnon

    《萌芽》2008—2009主打连载
      夏茗悠跨年度青春大作《八分钟的温暖》
      贴近你的脉搏,收藏年轻的心跳与感动
      倾心打造最温暖最贴心最受瞩目的校园青春小说!
      你听说过么?
      如果太阳此刻熄灭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钟后才会知道。
      太阳熄灭光芒后的这八分钟,其实和往常一样温暖。
      所有人都不会察觉它的虚幻。
      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成为过往。
      转身回望,彼此朝相反的方向走出的距离那么漫长。但心中不再有激烈的情感,只是用温柔的语言描摹悲伤,用暖色的眼瞳注视过往。肆意的青春伴随甜蜜的忧伤,在心底的角落轻轻地哼唱。
      还能想起吗,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心里说出那句话?
      ——呐,我喜欢你。

    09-10-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huahua0414

    09-10-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mojpsjxjp

    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
    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
    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
    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
    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
    “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

    “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

    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

    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

    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

    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

    “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

    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


    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

    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

    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
    ,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可是,怎么可能忘记呢?,就在几个小时前,颜泽趁着午休时间独自一瘸一拐挪到操场观礼台附近寻找自己丢失的校服。虽然之前找过无数遍,依旧不死心。,烈日太浓,操场上半个人没有。但颜泽忘了观礼台后面那堵墙是有着“情人墙”之称的存在。,墙与学校外围栏杆之间有狭窄悠长的走廊,被植物覆着顶,隐蔽又静谧。每天晚自修都有无数对高中生情侣在这里散步聊天。,是表白圣地,同时也是分手圣地。因此听见让人心酸的交谈也不足为奇。“干吗不说话?和人家说一句话有那么困难么?”颜泽没打算偷听,甚至在听见的瞬间有急于逃开的念头。但腿伤并没有给她那个机会。,“你要 说什么?”听见自己熟悉的声音,颜泽不由自主将离开的步伐停下来,转过身爬上高起的草坪朝下看,果然男的是贺新凉。女生有点眼熟。几秒钟后就想起来,是隔壁班绰号叫honey的女生,身材娇小、眼睛大、短头发、别草莓发夹,很有loli特色。“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对人家,人家到底做错了什么?”女生的声音里拖着哭腔。颜泽回忆起前几天看的某个肥皂剧的台词“如果让 赱,总该给个理由”。异曲同工。探出头去张望,男生正背对自己靠在草地斜坡上,看不见表情,可光听声音就让人心寒。而面对自己家的小女生正做出皱巴巴的神色,五官委屈的挤向一起。,,“上上周五明明答应过人家社团活动后陪人家和秋秋她们去k歌可是到最后居然爽约让秋秋她们嘲笑锝人家那么惨......”,,男生伤脑筋的抓抓脑袋,打断女生:“ 可不像你,有组织这么长句子的能力。 告诉过你,后来 有事。”“可是没有告诉人家究竟是什么事。”“ 有必要把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向你汇报么?”,,男生玩世不恭的腔调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对方。“差劲!”女生毫不客气的抬脚踢在男生的小腿胫骨上,哭着跑开了。颜泽表情严肃趴在斜坡上大气不敢出。“比起体育课时 的不经意一瞥,你这种行为才叫偷窥吧?”“诶?”颜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对象,男生已经朝后上方扬起了脸。光线一寸寸将那张面孔的每个细节打亮。这才看得清晰,在转过来的一瞬间,愉悦的表情脱颖而出。几秒钟前,是那样冰冷的语气。,,几秒钟后,变成这种温暖的神情。,,“看吧。这就是你给 制造的麻烦。”连声调也变得温暖了,全没有面对麻烦时应有的不耐烦。,,颜泽这才回忆起来,“上上周五”,贺新凉爽了女友的约,是因为送自己回家。,,,认识近两年,一直忽略的态度差异,突然如此明显的横陈在颜泽的眼前。,,对别的女生是什么态度,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衡量对比之下的天壤之别竟因最初相遇时身份的限定而模糊了界线。,,这样完美的男生,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好友男友身份出现,刨光了一切想象的可能性。,

    09-10-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