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是什么

神族是什么
09-11-30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zhuyand

    "滴血雄鹰"一案算是<武朝迷案1>的最后一案,它穿插结合了"宫中闹鬼"案.
       先说马蹄印,它之所以那么大,是因为此马是西域汗血宝马与其它优种马交配所生,纯种汗血宝马,但还是特别高大雄壮,据那个坏人说这样的马当世只有这一匹,马不一般,马蹄印也就特别大了.

       不知你看到哪集,结局该怎么讲,就给你我看过的"滴血雄鹰"案的详细剧情,从第25集开始,(一点不差,连重要对白都有喔):

      狄公经过一番去伪存真的现场勘察,发现凭身份文牒而断,死者江小郎应是一个生于隋大业初年的一位百岁老人。可从尸体来看,死者分明连四十岁还不到。而凶手所骑之马的蹄印竟大如碗口,且步幅奇长,分明该是头怪兽。这都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大雨瓢泼,寝宫中的武则天正在梳妆,突然,梳妆镜上隐隐现出一行小字,读来却是章怀太子临死前的绝命诗。武则天强摄心神,命近侍丫头春香也来看,这时候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春香瞪着眼睛找了半天,说她什么也没看见。武则天吓得大叫一声昏獗过去,旧病复发。

      狄公找来殿中省主管闲厩的飞龙使何云,何云的结论更是令狄公目瞪口呆。凶手坐骑所戴蹄铁乃是隋朝所制,是隋炀帝近卫军的专用蹄铁,在本朝是禁绝使用的,民间更不可能仿制。而那匹神秘的马,按蹄印和步伐判断,应该是一种曾经听说过的西域马种,西域大宛的汗血宝马。但这种马早在后汉时就绝种了。这时,门突然开了,曾泰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曾泰告之狄公,他手下的县尉奉命去查江小郎的户籍所在江家庄,奇怪的是他查遍了县籍和地图,并没有找到江家庄这么一个地方。又访遍了当地熟知地理的捕快,居然大家众口一词,也都说没有这么一个地方。这真奇了,于是他带着疑问走访了本县的一位九旬老人高如进。结果,高如进提供的情况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高如进不但讲述了历史上确曾存在过的江家庄,而且还提及了一桩至今未破的历史旧案。那是太宗皇帝贞观十年,江家庄中的一户人家,大小三十多口被人杀死在家中,死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被砍去了头和左臂。他当时经办此案,便率人遍查附近的山峦、村庄,最后发现那些肢体都被供在了西林一处荒废的将军庙中。此案勘推达四个月之久,竟毫无进展。后来他将案情讲给一位走方的道士听,那道士竟然下了一个荒谬的结论,说这是厉鬼作祟、阴兵杀人。他当时根本就不信,没想到第二天江家庄大火,将一庄之人几乎全部烧死,同时,西林中的将军庙也起了火,当他率人赶到时,现场已变为一片废墟。他因此受到上封的重责,丢掉了官职。高如进说,他到现在都想不通,是什么人具有如此的能力行此大案而声色全无。他又为什么非要杀死江家庄的人呢?难道说,真是像道士所言,是来自幽冥吗?可那又是为什么呢?关于这桩旧案,高如进的掌握到此为止。后来他只是得知将军庙是为前隋骁果军中郎将宇文成都所建,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曾泰继续道:高如进的话令他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几十年前的惨案竟和今天所发之案有惊人的相似,于是他决定要弄个明白,但当他率人赶到江家庄时,看见的庄子只是一片坟地,而江小郎是江族的族长,也早已死去,他的坟和碑已长满蒿草。后来他又查阅了贞观年的旧档,证明江家庄和江小郎都确有其村其人其事,那么高如进所说数十年前发生在江家庄的惨案,死者竟然是江小郎,他十几年前就已死去,那么,几天前在官道旁被杀的江小郎又是谁呢?难道这世间真的有鬼不成?听罢曾泰的报告,狄公突然想到了西林庙,决定第二天前去勘察。

      神都洛阳,武则天传来专门为她执行机密要务的国师王知远。王知远禀告自己负责的特务工作很有进展,已遵照密旨连破十数个逆党团伙。武则天夸奖了他一番,但告诉他叫他此来并非为了特务的事,而是为她的病做个水陆道场。她感到最近神情恍惚,心智昏乱,几有崩溃之势,再不想办法恐怕大限将至了。武则天刚说完这些,没想到王知远突然闹起鬼来,搞得天翻地覆死去活来,说他看到了死去的章怀太子和两位娘娘,一时间将个宫廷闹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武则天更是心慌意乱六神无主,问王知远有没有办法化解此来自幽冥的劫难,王知远长叹一声答应尽快想办法。

      宫中闹鬼之事又一次传出宫去,太子李显和梁王武三思加紧了即位争夺的步伐。

      狄公在西林庙勘察时,在庙基的青石板上又发现了一只阴刻滴血雄鹰,从而判断此鹰与庙主宇文成都一定有着密切关系。同时,他们有无意中发现了一部分刚刚被肢解的尸体。死了这么多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报案呢?这时,在恩济庄一座传说的鬼宅附近,投宿行人方根生因为夜里看见了鬼,吓出了失心疯病正在胡闹。狄公一行赶去,在鬼宅的正房中发现了另一部分尸体,而在屋中的墙壁上,滴血雄鹰又出现了。看来,凶手是在顶风作案,而且杀人总是围绕在江家庄附近,这其中的蹊跷何在呢?找到的凶器证明,凶手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而且,屋中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鲜血,没有脚印,那些人好像都是老老实实站着让凶手杀死的。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怎样作案的呢?这时,他们又发现了一枚竹管和方根生的包袱。村民们不能理解这件恐怖的事情,都认为是厉鬼作祟。长老庞三叔嘴唇发抖地说,六十年前的鬼又出现了,恩济庄也要大祸临头了。狄公力排众议,指出,方根生的确是被吓疯的,他看到了凶手杀人,而且凶手是故意要让他看见,所以才没有杀他灭口,意在追求一种需要的效果,但是方根生胆子太小,竟吓出疯病来。狄公说着取出一枚小小的银针微笑道:也许,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凶手的真面目了。


      第二十五集

      恩济庄又发血案,但问了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提供情况,且躲躲闪闪,不肯见官。狄公几经周折,最后还是从三位老者口中挖出了有价值的口供,他们竟都是江家庄灾祸的幸存者,据他们称,自己的族长江小郎原是前隋骁果尉中郎将宇文成都的部将,后为起义军窦建德收买,暗杀了宇文成都。江小郎暗杀宇文成都后,连续数月为噩梦所缠,无法入睡,便请来一位道士做法禳邪。道士言宇文将军失了首级,魂魄无法进入冥界,更无法脱生,因此化做厉鬼,早晚会来寻仇。江小郎非常惊恐,急忙派人去找宇文成都的首级,但首级已被窦建德焚为灰烬。后来江小郎解甲归田,当了族长,还收留了许多庞姓的流民。因此江家庄又分为岗上和岗下,岗上是江姓岗下是庞姓,可江小郎却是在岗下庞姓人中安的家。发生血案的那座鬼宅,就是当年岗下的江家大院。江小郎将住宅建在岗下据说是为了躲避宇文成都鬼魂,可他还是没有逃过厉鬼的追命。六十多年前的一天夜里,江家三十多口全都被杀,岗上的江姓聚居处也烧起大火。衙门几个月都破不了案,后来竟传出话来说是厉鬼作祟,是宇文将军的鬼魂向江家复仇来了。此言一经传出,江家大院就成了鬼宅,任何踏进大院之人都会被厉鬼认为是江家之人而惨遭杀害,那些刚刚死在那儿的人,就是避雨进去的,因此惨遭厄运。他们三人也是为怕厉鬼寻仇这才改姓庞的。

      狄公接着又询问了已被他治好失心症的行人方根生,根据他提供的情况分析,那厉鬼从扮相看,应该是被暗杀的前隋大将军宇文成都。狄公真的有些惊呆了。

      不幸的事情接着又发生了,向狄公提供情况的三个幸存长者被杀,恩济庄举庄惶恐。村民们聚众跪在狄公和曾泰面前恳请救命,说县太爷在这里厉鬼都敢肆无忌惮地杀人,看来谁也治不了鬼,全村的性命难保了。也有人大声疾呼,求谁也没有用,早晚是个死,不如组织起来和厉鬼拼命。但到底怎么拼,谁也不知道。狄仁杰向大家保证,不管杀人凶手是人是鬼,一定会将他抓捕到案明正典刑。老百姓不知狄公身份哪里肯信,为了安抚民心狄公只好亮出真实身份,布置曾泰将县丞、县尉以及随行人员全部留在恩济庄,保护乡亲们的安全,他自己连夜回京面圣。

      北邙山一座道观,国师王知远正在接待一位神秘的客人,那就是太平公主。两人密商即位大事,原来太平对皇位早有觊觎,也想在太子与武三思的权斗中插一杠子。

      宫中又开始闹鬼了,只见武皇挥舞着双手在床上不停地挣扎,乱喊乱抓。内侍春香借故支走其他人去喊太医,自己和另一内侍留了下来。但他们并没有真的照看皇上,而是另有所为。果然,武则天的手脚更加飞快地动了起来,春香微笑道:药起作用了,让她自己玩儿一会罢,说罢二人悄悄撤了出去。武则天似又进入噩梦之中,一条枕巾缠在她的脖颈上,两端却攥在她自己手中。她的两手不停地抓着,带动枕巾一点点收紧。她的脸胀得通红,呼吸越来越困难。砰的一声门打开了,太医风春来在春香和内侍们的簇拥下冲了进来。众人一起拥上,扯下皇上颈上枕巾,风春来飞快地打开药箱取出银针。

      狄仁杰进宫面圣遇到张柬之,原来张柬之也是为宫中闹鬼之事而来。张公和狄公一样不信有鬼,认为所谓鬼怪都来自于人的内心,王知远之流不过是在君前妖言惑众,以博取信任罢了。张公向狄公介绍了武皇的病症和几派势力争夺即位权的事态,深为朝政的不稳担心,主张为了大唐的盛世基业,他们应该有所作为。但狄公认为皇上的病情远没有到灯枯油尽的地步,说她头脑睿智、言辞锋利、条理清楚,决不是个将死之人的状态。他告诫张柬之不可轻举妄动,以至掉入阴谋之中,为他人利用。劝他一切都要谨慎从事。狄公刚入寝殿,就赶上武则天病危不醒人事。风春来吓得大呼皇帝宾天,气得狄公将他一通训斥。经狄公施手皇上转危为安,狄公随访调查,发现皇上喝的安神汤甚是可疑,便揣了药碗。武则天醒来提起梦中之事,深信鬼神存在无疑。不料狄公竟大言他已得抓鬼之法,同时汇报了永昌江家庄闹鬼之事。逗得武皇开怀笑了,道:国师王知远怎么样?驱鬼他都做不到,你竟然敢言抓鬼?狄公道:而今殿上无人,你我君臣就打个赌。陛下封臣为抓鬼大臣,到永昌县办案。如果臣抓住了永昌县的厉鬼,那就说明臣有抓鬼的能耐,那么宫中之鬼就不在话下了。武则天道:君无戏言!狄公道:原立生死状!

      回到府上,狄公详查史料,终于有了重大发现。在《开皇实录》中,他找到了滴血雄鹰的出处。据《实录》记载,骁果军者,隶右屯卫,乃上(隋文帝)之亲勛卫率,开皇三年,文皇帝集骁卫与果毅军,并为骁果卫,捡军中壮士充任,以血鹰刺左臂。。。开皇六年,大将军元胄反,为文皇所执,斫其颅,斩其左臂以祭大纛。看罢《实录》狄公终于明白了,滴血雄鹰乃是骁果卫的标志,斩人头颅和左臂乃是骁果卫惩处背叛者的仪式。看来,所谓宇文成都的厉鬼,正是沿袭了骁果军这一残酷的仪式,将背叛他的江家人杀死后,斩去头颅和左臂,以奉血食。联想到眼下面临的案子,不正是这样发生的么,而且每一步都是那么若合符节,毫无破绽,难道这真是一桩鬼案么?狄公这一次真的有点犯难了,难就难在他找不到一点现实的证据,来证明这不是鬼案。突然,他想到了第一次勘察江小郎时,尸体旁那具被所有人都忽略了的稻草人。

      狄公率人来到现场,果然从稻草人的南瓜头里摸出一块牙牌,上刻:给内卫府阁领孙殿臣。案情终于有了重大突破,狄公判断,对手显然是假托前隋旧事,以厉鬼为幌子,目的是要掩盖某种事实真相。那么他们要掩盖的究竟是什么呢?狄公明白,对手每次杀人都要砍下死者的头颅,肯定是为了掩盖死者的身份,但他们为什么要将死者的左臂斩下呢?左臂上会有什么标识怕我们看见呢?李元芳突然跳起来道:死者肯定都是内卫,因为只有内卫左臂上有一朵尽人皆知的梅花刺青,一旦被人看见了这朵梅花刺青,死者的身份也就彻底暴露了。狄公道:是的,你说的对,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我才重新注意到江小郎的死亡现场,注意到了稻草人。说到这里,曾泰和李元芳不得不対狄公佩服得五体投地。原来,他们二人因案子迟迟破不了,都真的有点相信鬼神的存在了。狄公继而道:内卫是皇上最亲近,也是最信任的贴身侍卫,如果说河东、陇右、剑南、三道和这里所发生的血案中,死者都是内卫,那就说明,这个计划是一个针对皇上的大阴谋。曾泰道:可恩济庄死去的那三位老者,他们不应该也是内卫吧?狄公缓缓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这个案子另有蹊跷之处,要想查清滴血雄鹰一案,就必须先回到六十年前江家庄发生的那场莫名血案中去。

    第二十六集

      洛阳宫中,武则天仍然没有摆脱噩梦和所谓鬼魅的缠绕,太平公主来看她,劝她说幽冥之事有时是无可奈何的,劝她一定要想开。武则天道:我早就想开了,我十六岁进宫,从才人做到皇后,历经血腥磨难,最后成为九五之尊,世态炎凉,人心叵测,我早已看得明明白白,什么大奸大恶,酷吏强官,乃至悍将宿敌,一一倒在我的手下,没成想迟暮之年,竟为厉鬼所治,也真可算是个笑话了。太平公主问:难道国师王知远就没有什么办法?武则天摇了摇头:他能想出什么办法?他怕没法交代,已经于三天前逃走了。还有那个狄仁杰,说他能抓鬼,现在想来也不过是戏言而已,他宅心仁厚,是为了安慰我罢了。事到如今,我也认命了,老娘这一辈子经历了大悲大喜,酸甜苦辣都尝了个遍,可以说死而无憾,只是谁即大统一事令我忧心不已。太平有意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可武则天只是叹气,并没有立她的意思。这时,国师王知远突然出现在殿外要求面圣。


      江家坟地,已故族长江小郎的棺材被从墓中起了出来,几名卫士手持利斧迅速起下棺盖上的铁钉,吱呀一声棺盖推开了,众人发出一阵惊呼。狄公缓缓走上前去,棺中空空如也,哪有江小郎的尸体。


      洛阳宫中,王知远进殿后便向武则天卖弄起一件法器来,法器的组成是架一根神铁于宫门外,导引雷电驱鬼。一旦鬼怪接近殿门,必遭雷电轰击而烟消云散。王知远断言非如此不能确保殿内平安。接着他掏出一个黄铜面罩,上面贴满了驱鬼灵符,扬言是他的前辈大师亲手所绘,请武则天入睡前务必戴在头上,可保证皇上入睡时远离噩梦。武则天大喜。


      江小郎的空坟使狄公产生了一堆疑问。第一,六十年前的那个夜里,江家大院大小三十余口被杀,可偏偏户主江小郎没有死,这说明了什么?第二,江小郎既然没死,又是谁制造假象给他做的空棺假墓以诈死,其目的何在呢?第三,高如进奉命勘察四个月之久,死者的肢体和头颅他也都见了,他就应该发现其中没有江小郎,这一节他为什么隐去不说呢?第四,江家庄被烧发生在大院血案四个月之后,如果说真是厉鬼杀人,为什么不同血案同时发生而偏偏要等到四个月之后呢?如果说真是宇文成都的鬼魂前来寻仇杀掉了江姓之人,他为什么却放掉了最大的仇家江小郎呢?第五,西林中的将军庙是宇文鬼魂的家,他自己又为什么将其焚毁呢?这一切,既不符合阳间的逻辑也不符合阴间的逻辑。乍听起来毫无破绽,仔细推敲却漏洞百出。李元芳猛醒道:看来六十年前的血案根本就不是什么厉鬼所为,而是一桩挂着鬼幕的巨大阴谋。而且,这一阴谋肯定与当前的滴血雄鹰案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狄公点点头道:现在的关键是要查清楚,江小郎既然没死,他到哪里去了?


      当狄公和李元芳等赶到麟台查档时,查出江小郎并非是解甲归田,而是太宗贞观初年忽然失踪的。而且,书中关键的两页记载竟被人撕掉了。显然,缺掉的两页记载,就是江小郎失踪的原因。李元芳感叹对手的狡猾,竟先一步毁掉了证据。狄公却微笑着说撕得好!就因为对手撕去这两张纸,反而使案情大白,到了明天,一切就都了然了。

      王知远的法器还真灵,武皇自戴上铜面罩后,果真睡得香甜,再不见鬼魅前来纠缠。然而,人面魍魉却在床前一步紧似一步地算计着她,武则天已身处绝对的凶险之中。


      狄公唤来老态龙钟的前县令高如进,劈头一阵冷笑道:你不姓高,也不叫高如进。你,是江小郎。此言一出,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将屋中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狄公缓缓起身又道:在贞观初年以前,根本就没有高如进这么个人。贞观初年,你江小郎因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率部下逃离了右卫军中,来到本县,在邙山深处建起了江家庄。当时除了你的部下外没有人见过你的真面目,也没人知道江小郎这个名字。你为怕右卫追查,化名高如进,买通当时的官吏,替你增补了身份文牒,将家人留在江家大院,而你便住进了县城之中,再也没有回过江家庄。两年后,也就是贞观三年,你混入县衙,做上县丞的位子。贞观八年,右卫得知了你的线索,便派出军官来此侦缉追捕,没想到的是,接待他们的人就是你。过了几天,你诈称找到了江小郎的落脚之处,将军官们骗到了江家庄,住进了你没有住过的家,江家大院。当天夜里你的部下趁雨闯进院中,杀了个鸡犬不留。就连你的家人也未能幸免,因为他们走露了消息,才使你险遭杀身之祸的。一番话说得江小郎无处隐身,只好如实招供。于是四个月后的纵火案随即告破。原来那是第一批右卫遇难后,二批右卫前来调查,江又将他们骗到西林庙中伏杀,并趁夜来到岗上纵火将自己的江氏旧部一并烧死灭口,因为自己的家人都出卖自己,对部下他就更不信任了。而他之所以当初从右卫出逃,是因为被发现参与了侯君集的谋反活动。


      李元芳问狄公,就凭撕了两页旧档,怎么就能断定江小郎没有死,而且他就是高如进呢?狄公道:我们昨晚到麟台查证是突然决定的,决不可能有人知道。这就说明,做这件事的人并不是因听到风声为了阻止我们查案才干的,也许他根本就不会想到我们会查这里。他撕去档案完全是另有目的。那么如果江小郎已死,他此举就无法解释。因为世上决不会有人对一个死去几十年的人发生兴趣。那么既然江小郎还活着,必是年已九十多的高龄。曾泰拿来的旧挡又告诉我,当年两批右卫曾到县中追查判将江小郎,而接待他们的人正是高如进,两下印证,右卫大都是武林高手,如果不是高如进这样隐藏极深,身份特殊的人从中捣鬼,他们怎么会轻易失手惨遭厄运呢?而如果高如进不是江小郎,他干嘛要与右卫过不去呢?所以我断定,高如进和江小郎是一个人。那么那位撕档页的人又目的何在呢?李元芳问。狄公道:这只有高如进能够回答。


      据高如进交代,是一个身穿紫衣之人,于半个月前持那两页旧档前来要挟他,要他一定将六十年前的血案咬定是宇文成都的厉鬼做作祟,否则就将他送官。他问紫衣人怎么知道血案是他所为,紫衣人告诉他是当年一位帮他散布闹鬼谣言掩盖事实真相的道人指点的。这也是唯一躲过被灭口的漏网之鱼。那么,这位道人是谁?紫衣人又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那位道人姓甚名谁?”狄认杰问。高如进:“他叫虚谷子。”“虚谷子”,狄公沉吟着,思索着,他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恩济庄,狄公当着全村百姓的面公审高如进,揭穿了六十年前血案的真相,他告诉乡亲们,鬼是不存在的,六十年前是这样,六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是这样。群众中有人发问,那最近发生在庄里的血案也是人为的吗?狄公道:当然是人。他宣布:今天我之所以在此筑台,就是要告诉乡亲们,本阁要在恩济庄抓鬼。让大家亲眼看看所谓无头厉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第二十七集


      洛阳武则天寝殿,武则天因为王知远驱鬼有功,封他为辅国大法师,加金紫光禄大夫,赐金珠一车。


      这边狄公在恩济庄也摆开了抓鬼的阵势,还请来了飞龙使何云何大人。捉鬼捉得热火朝天,只是苦坏了何云何大人,因为他对案情的进展太过关心了。经过一番设计,上演了一出假捉厉鬼的游戏后,真的“厉鬼”终于落入了狄公的法网。原来那是一个穿着鬼面道具的大汉。全村老少无不惊诧万端,拍手称快,只有何云一人心事惶惶坐卧不安。狄公笑着向他致谢,从而道出了滴血雄鹰一案的每一步侦破推理过程,将何云的真面目置于光天化日之下。


      何云坦白道:无头鬼将军名字叫哈斯奴儿,乃是三年前西域小国进贡骏马时随行的一名马夫,此人天生神力又是个哑巴,被他收留培养。那匹宝马名叫混青儿,乃是汗血马和西域马的混种,他利用工作之便将他们收编,惊心打扮化成厉鬼模样,随时调用,立刻出击。发生在四州十道的滴血雄鹰案都是他一手制造的,旨在对内卫进行一场必要的清洗。当狄公问他清洗内卫的目的时,何云就是不讲,他只是说,讲了会死得很惨。


      恩济庄的全体百姓冒雨送狄公还朝,狄公缓缓地走着,泪水模糊了双眼。


      紫霞观正殿中,太平公主正在大骂王知远,告诉他狄仁杰已经大获全胜了。现在何云、高如进都在他们手上,一旦事情败露,他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她命令王知远不能再等,明天夜里立刻行动。


      狄公面圣要武皇无论如何看看奏折,又问起驱鬼法器,武则天告诉他那东西很管用,是王知远和他师傅虚谷子研磨出来的。狄公听后似有所察,满腹狐疑地退了出去。

      夜,大雨滂沱雷电交加,宫中的武则天已戴上黄铜面罩准备就寝,而宫外赶来的狄仁杰却是焦急万分。他清楚地预感到武皇的生命危在顷刻,但他们被挡在殿门外进不去,一筹莫展。狄公只盼武则天能看他的奏折,只要她此刻能开始看,就有望躲过性命之灾。武则天确实已经躺下了,但她想起狄公退朝前的殷殷叮嘱,便拿着奏折读了起来。渐渐地,她浑身发抖,脸色煞白,大声疾呼传狄仁杰、李元芳进殿。

      夜,武皇戴好面罩已然睡去,殿门外雷声滚滚,闪电频频,驱鬼神铁导引电流冒出一片片火花。殿门吱的一声轻响,一双脚缓缓走了进来,一根铜链拖在他的身后。铜罩中的武则天睡得深沉,一只手将连着铜链的铜钩轻轻挂在了面罩上。这双脚回到门外,手将铜链的另一头钩在了神铁之上便迅速消失了。

      动摇天地的闪电惊雷横空炸响,神铁导引电流顺着地上的铜(银)链飞奔着蹿入殿内。幔帐中发出滋滋的一阵巨响,床不停地颤动,一阵轻烟从幔帐中渗了出来。殿内的风灯亮了,一双手撩开幔帐,拿下烧黑的头罩,露出一张铁青色的脸,是春香,她已经死了。万幸武皇看了狄公的奏折,急宣他进宫措置,这才逢凶化吉,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至此,滴血雄鹰一案可以全部结案了。君臣对坐,狄仁杰向武则天摊开了此案的全部真相。狄公道:两年前,陛下密令国师王知远和飞龙使何云统率内卫,在江湖上组成一个秘密组织,打着反武的旗号,实际是为了联络隐遁在江湖的各派反武势力,将他们吸引出来,而后一网打尽。然而,王知远并没有执行陛下的密令,他们联络到各派反武势力,非但没有将他们一网打尽,反而将其收为己用。其目的是陷害陛下,挑起太子与梁王武三思的权力争斗,从中渔翁得利。他们的势力在内卫中迅速发展,就必然会露出马脚。已经沦为他们手下的内卫一旦察觉他们的反武意图,便会向陛下密报,没想到为他们所察,他们便假托厉鬼作祟的滴血雄鹰之计,在全国展开了对所有知情内卫的大清洗。同时,他们在宫中制造鬼案,其实陛下先前所说的噩梦,都不是梦,而是王知远的亲信春香等人做下的手脚。他们的目的是令陛下深信闹鬼之事不疑,为以后的法器陷害铺平道路。

      武则天:他们既然已经潜入我身旁,为什么不直接下手呢?

      狄公:这就叫小不忍则乱大谋。陛下前呼后拥的侍卫和内卫,加之宫禁森严,杀手不可能近身,凶器不可能进殿,他们无从下手。如果硬来就有可能暴露全部计划,而陷己于极其不利的境地,反会为对手利用。这他们是不会干的。

      武则天:于是,他们就想出了这条毒计。知道我自王皇后之事后,便畏惧厉鬼,害怕冤魂,于是便以我的弱点攻击我,直将我弄得行将崩溃,王知远再出面献宝,解我之危,在我不察之下,以此雷电之法将我杀死,而后通过春香这些贱人之口,说我是被厉鬼所害,顺理成章,没有一点破绽。好歹毒的计策呀!我要把王知远千刀万剐,剁成肉泥!

      狄公:本来我以为何云就是元凶,但今天上午,在闲谈中陛下说出了虚谷子和王知远的关系,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件事的首恶并不是何云而是王知远。于是,我一下子想到了王知远进献的法器,那哪里是法器,明明就是弑君的利刃。我心急如焚,跑到天牢之中找到何云,不想何云已被人投毒,临死前将真相告诉了微臣,臣这才硬闯上阳宫。

      武则天长叹一声:能解如此奇案者天下一人而已。

      狄公:陛下过讲矣!但我不得不说王知远也不是元凶首恶。

      武则天点了点头:是的,这个元凶是想以我之死,挑起梁王与太子两股势力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而此时,这个元凶再以其号召力,凭借王知远收罗的那帮反武势力出面收拾残局,得渔翁之利。此计不可谓不毒呀!那么,这个最后的元凶是谁呢?狄公:这只有王知远才知道。可当狄公找到王知远时,他已经死了。第二天狄公退朝出得提相门,正好遇到太平公主,狄公缓缓走到她跟前道:我刚从宫里出来,皇帝有一句话让我转告你。

      太平公主变脸道:这是什么话?
      狄公轻声道: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女皇帝了。

    太平公主长叹一声,转身走进轿内道:不进宫了,回府。 看着花呢大轿在卫士的簇拥下渐渐去远,狄公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全剧终)

    09-12-15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