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圈是用什么做的

啪啪圈是用什么做的
09-08-28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462869986

    大胡同就有, 家孩子也要, 在银河广场买了4个,1元一个,估计 要是批发也就几毛钱~!

    09-08-2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huangwentao5

    传统解释:以前的酱油都是零卖零买的,自己拿着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给你称多少,这就叫打酱油。

    网络用语: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用此话回帖而已,相当于“路过”
    一种在天涯十分流行的对现实无奈的术语,道义上强烈关注某事,行为上明哲保身,受压抑的轻微呼喊,朝野都能接受的行为,属于“非暴力不合作”幼稚阶段的行为。

    来源:
    1.是来自来自于贾平凹文章【笑口常开】,原文如下:

    有了妻子便有了孩子,仍住在那不足十平方米的单间里。出差马上就要走了,一走又是一月,夫妻想亲热一下,孩子偏死不离家。妻说小宝,爸爸要走了,你去商店打些酱油,给你爸爸做一顿好吃的吧!“孩子提了酱油瓶出门,我说:”拿这个去,给了一个大口浅底盘子,“别洒了阿!”孩子走了,关门立即行动。毕,赶忙去车站,于巷口远远看见孩子双手捧盘,一步一小心地回来,不禁乐而开笑。
    可见,来这里打酱油的就是父母学了贾平凹的做法,把小孩子打发出来的,因为端的是“大口浅底”的盘子,所以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小孩子嘛,可能手里还有几个买酱油剩下的余钱,于是又跑去了网吧,上q吧了,又不知老爸老妈让打酱油的真实动机,童言无忌,老老实实向各位坦白,
        “我是来打酱油的,管我什么事!”

    2.广州电视台采访一位市民
     问他对于很黄很暴力XX门的看法
     这位市民说:关我鸟事,我出来买酱油的
     这句话也因此流传开来 ,各种PS和改编风靡一时。由此"酱油男"一词在网路成为笑谈,甚至派生出了酱油族等网络用语。
    现在喻指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就用此话回帖而已

    3.打酱油最开始流行是抵制家乐福事件。
    你想不想打酱油?不想打就可以不打。(详情不得而知)

    4.武汉人说的打酱油
    一般是说,“伢都会打酱油了”。80年代以前,家庭都是拿空酱油瓶去附近国营付食店买散装酱油,武汉称为“打酱油”
    意思是说小孩都很大了,都能自己一个人去买酱油了,通常都是说自己已经老了或是不年青了

    所谓“酱油党”的宣言
      打酱油是一个态度,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所谓的“非暴力不合作”;
      打酱油是一个生活,也不是单纯的看热闹,既不是简单的路过;
      打酱油是一种娱乐,冷眼旁观他人的喧嚣,静静品味自己的沉默;

    关于酱油男
    “砖家”看法
    “酱油男”的“关我X事”与新道德
    当广州电视台在街头随机采访市民时,问及“请问你对艳照门有什么看法?对CGX等明星又有什么看法?”某男性受访者从容应答:“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话近日在网上迅速流传,男子的照片也被网友PS成各种样式。“酱油男”、 “酱油族”等网络用语也因此派生。(5月13日浙江在线)
    “酱油男”为什么会在网上迅速流传,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心理学与文化学的问题,还是留待有关专家们去研究吧。笔者在此要分析的却是“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相当朴实的话里所蕴藏的道德内涵。
    在一定的意义上,面对“艳照门”之类的事件,我们的社会缺少的正是“关我X事”的从容态度。据笔者的观察所得,国人的对待道德的态度是头脚倒置的——凡属于私人空间的事儿,如谁和谁拍拖,谁和谁作爱等等,本来只和当事人有关,外人是不该去瞎操心的,国人却偏喜欢在这方面起劲;而属于公共空间的事儿,如爱护公物,遵守交通规则,不随地吐痰,依法纳税并行使纳税人的权利等等,照理是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都密切相关的,却很少有人在意。真可谓 “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却什么都管”——这正是中国社会的堕落所在。
    就拿“艳照门”来说吧,人家陈冠希和哪个女星上床,只要是两厢情愿,那只是他们的私事,与众人有什么相干?就算你在道德上觉得不可接受,但各人有各人的道德观,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道德观一定比人家的道德观优越,并因此将这种道德强加在别人身上呢?在我们这个道德多元、价值多元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不管是作为道德朋友(即属于具有相同道德观的同一道德共同体)或道德异乡人(属于具有不同道德观的不同道德共同体)相遇,都必须遵循一个共同的人际交往规则——“允许原则”,即所谓“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除非获得当事人的允许或授权,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干涉或侵入别人私人空间发生的事情。当任何人违背了“允许原则”,当别人将他“不欲”的事情强加给他时,也就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资格。而对于公共空间发生的事情,却恰恰相反,作为公民,任何人不但有权利,而且有责任去参与、去管理、去使之臻于完善。因此,面对“艳照门”,我们一方面要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即“关我X事”的态度,用不着去操心陈冠希和众女星的风流事儿;另一方面,却应该谴责和抵制那些将“艳照”公之于众,使之演变成“艳照门”这一公共事件的人——这一做法是对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的双重冒犯,如果我们不起而抵制,其实也就等于默认了类似的事件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合理性。
    因此,为了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理性、更包容、更人性化,我们需要将以前对待道德的态度整个地颠倒过来。在此意义上,“酱油男”的“关我X事”只是我们将要建立的新道德之与私人空间有关的一端,而另一端却是与公共空间有关的“当然关我事”——只有将此两端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新道德。
    2008年05月13日 16:32光明网-光明观察
    网友改编(搜索标题 查询详细信息)
    改编一:我出来买酱油的
      07年年末,北京某小学小学生张殊凡CCTV的新闻采访时对网络一句“很黄很暴力”的评语风靡网络。自此才有了很傻很天真,很X很XX的系列流行语。而前不久广州电视台随机采访市民:“请问您对CGX事件有何看法?”一位强人从容应答:“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此语在网络间迅速流传,各种PS和改编风靡一时,由此甚至派生出了酱油党。看来,08年的酱油,有的谈!
      改编二:古龙版《打酱油》
      夕阳,在脚底下。 好象整个天地都浸在夕阳的光芒里。 他走得很快。 心里揣着的某种目的人,走的岂非都很快。 路的尽头是什么呢,他没有想,他也不想去想。 这样的人,往往活得更开心一些。
      改编三:小白兔和大灰狼
      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子,说“叫你丫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撤了。      
      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戴帽子。”

    09-09-02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