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天涯账号

已有天涯账号?登陆

这里是匿名提问所提的问题,您需要登录才能参与回答。
"天涯问答"是天涯社区旗下的问题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提问,回答感兴趣的问题,分享知识和经历,无论您在何时何地上线都可以访问,此平台完全免费,而且注册非常简单。

怎样用spss做fisher精确检验

怎样用spss做fisher精确检验
09-10-13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26169353

    TRAIL及其受体DR4、DcR1在大肠癌及癌旁组织中的表达
    目的 研究人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NFrelated apoptosis inducing ligand, TRAIL)及其受体DR4、DcR1在大肠癌和癌旁组织中的表达及意义。方法 采用免疫组化SP法检测42例大肠癌及其癌旁5cm组织、25例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TRAIL及其受体DR4、DcR1表达水平。结果 TRAIL及DR4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呈递增趋势,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P<0.05);TRAIL和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P<0.01);TRAIL、DR4、DcR1的表达与肿瘤的病理类型、Duke′s分期及淋巴结转移与否等因素无关(P>0.05)。结论 TRAIL、DR4、DcR1可能与大肠癌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DR4可能在TRAIL诱导的凋亡通路中发挥一定作用,而DcR1的表达与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TRAIL能否发挥其生物效应。
    引言
       
      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NFrelated apoptosis-inducing  ligand, TRAIL)是Wiley等发现的TNF家族的新成员,具有选择性诱导肿瘤细胞发生凋亡的作用。TRAIL诱导的细胞凋亡是通过其受体介导的。因此,肿瘤中TRAIL及其受体的表达状况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对TRAIL的敏感性。为此我们采用免疫组化方法对大肠癌中TRAIL及其受体DR4、DcR1表达进行了研究,为TRAIL应用于临床提供实验基础。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  42例大肠癌及距肿瘤边缘5cm癌旁组织取自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2002~2004年间经手术切除的大肠癌组织标本并经HE染色病理证实,同时以25例良性大肠组织为正常对照。鼠抗人TRAIL单克隆抗体均购于美国Santa Cruz公司;兔抗人DcR1、DR4多克隆抗体购于美国NeoMarkers公司;鼠及兔SPN免疫组化试剂盒、DAB试剂盒购于美国ZYMED公司。  1.2  方法  采用免疫组化SP法染色,步骤严格按试剂盒说明操作。一抗工作浓度TRAIL及DR4为1∶50,DcR1为1∶100。以PBS代替一抗作为空白对照。  1.3  结果判定  根据染色反应的深度及阳性细胞的数量分别记分为0~3分,其中染色深度以多数细胞的呈色反应为准。浅黄色为1分,棕黄色为2分,棕褐色为3分,不着色为0分。阳性细胞数≤10%为0分,11%~45%为1分,46%~70%为2分,>70%为3分,并根据这两项指标的积分数分为4级,即阴性(-)为0分,弱阳性(+)为2分,阳性(++)为3~4分,强阳性(+++)为5~6分。采用Olyumpus BX51型光学显微镜观察并摄片。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进行χ2、校正χ2检验及Fisher确切概率法检验。  2  结果  2.1  TRAIL、DR4、DcR1在大肠癌、癌旁5cm组织及正常大肠组织中的表达
       
      TRAIL、DR4、DcR1免疫阳性产物为棕黄色,定位于胞浆或胞膜,见图1~3。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中,TRAIL呈明显递增趋势(P<0.01);DR4在大肠癌中表达低于癌旁及正常组织并且与之差异明显(P<0.05);DcR1在大肠癌中高表达并且与癌旁及正常组织差异明显(P<0.01),见表1。  表1  TRAIL、DR4和DcR1在大肠癌、癌旁5cm组织及正常大肠组织中的表达(略)  2.2  TRAIL、DR4、DcR1在大肠癌中的表达及其与临床病理因素的关系
       
      TRAIL及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显著高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差异显著(P<0.01)。TRAIL、DR4、DcR1的表达与肿瘤的病理类型、Duke′s分期及淋巴结转移与否等因素无关,(P>0.05),见表2。  表2  TRAIL、DR4和DcR1在大肠癌中的表达及其与临床病理因素的关系(略)  
      3  讨论
       
      TRAIL被称为继FasL、TNF之后第三个死亡因子。TRAIL仅诱导肿瘤细胞发生凋亡而使正常细胞逃逸其杀伤作用[1] 。由于TRAIL独特的生物学特性,使其成为肿瘤治疗的新靶点。TRAIL的生物学效应是通过与其靶细胞膜上相应的受体结合来实现的。目前已发现的TRAIL受体有两大类,一类是死亡受体DR4和DR5,另一类是诱骗受体DcR1和DcR2。DR4和DR5具有胞浆死亡区,与TRAIL结合后,能够传导凋亡信号,激活Caspase级联反应导致细胞死亡。而DcR1无胞内区,DcR2的胞内死亡区不完整。因此DcR1和DcR2不能传导凋亡信号,但能与DR4或DR5竞争性结合TRAIL,抑制其介导的细胞凋亡[2]。转染实验已证实这一作用[3]。
       
      本研究中,TRAIL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呈递增趋势,提示大肠癌发生过程中存在TRAIL的丢失,可能由此造成TRAIL与其死亡受体结合所诱导的凋亡减少,从而促进了大肠癌的发生、发展,提示TRAIL与大肠癌的发生发展有关。TRAIL在不同分化程度的癌组织中表达有差异,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及的表达。这表明TRAIL可能是肿瘤分化差的标志,肿瘤在其进展过程中存在某种免疫逃逸机制,通过下调TRAIL的表达而逃避其诱导的凋亡。
       
      TRAIL的5种受体中,仅DR4和DR5可介导凋亡信号,最终诱导细胞凋亡。无论凋亡信号在细胞内如何传递,TRAIL要发挥诱导细胞凋亡的作用必须首先与其受体结合。因此,细胞表面TRAIL受体表达水平及功能对TRAIL介导的细胞凋亡至关重要。Kim等[1]的研究发现,TRAIL对肿瘤细胞的敏感性主要与DR4的表达有关,而与DR5的表达无关,而另外一些学者则得出相反结论[4]。Sheikith等发现,DcR1在原发性胃肠道肿瘤中过度表达,并认为这可能是某些肿瘤逃逸机体免疫监视的原因。我们的研究中,通过免疫组化方法检测大肠癌中DR4和DcR1的表达后发现,DR4在大肠癌组织中的表达较癌旁及正常组织低而DcR1则呈高表达;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这表明肿瘤在其发生、发展过程中存在某种免疫逃逸机制,通过下调DR4的表达和上调DcR1的表达造成受体分布及表达异常,通过DcR1竞争性地与DR4结合TRAIL而逃避其诱导的凋亡。DR4在TRAIL诱导的凋亡通路中发挥一定作用,而DcR1在肿瘤细胞上的表达与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TRAIL能否发挥其生物学效应。但是Leverkus等[5]发现,原始角质细胞与转化细胞表面TRAIL各类受体的表达情况类似,但前者对TRAIL的敏感度却比后者低5倍。这说明TRAIL受体分布的差异性,并非是TRAIL通路选择性杀伤作用的决定性因素,除受体调控模式外,还应当有其他的细胞内和/或细胞外因素参与[6]。目前,我们正在进行相关研究,为TRAIL在临床应用提供理论及实验基础。

    09-10-13 | 添加评论

    评论读取中....

  • 0

    srtfvn

    TRAIL及其受体DR4、DcR1在大肠癌及癌旁组织中的表达
    目的 研究人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NFrelated apoptosis inducing ligand, TRAIL)及其受体DR4、DcR1在大肠癌和癌旁组织中的表达及意义。方法 采用免疫组化SP法检测42例大肠癌及其癌旁5cm组织、25例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TRAIL及其受体DR4、DcR1表达水平。结果 TRAIL及DR4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呈递增趋势,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P<0.05);TRAIL和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P<0.01);TRAIL、DR4、DcR1的表达与肿瘤的病理类型、Duke′s分期及淋巴结转移与否等因素无关(P>0.05)。结论 TRAIL、DR4、DcR1可能与大肠癌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DR4可能在TRAIL诱导的凋亡通路中发挥一定作用,而DcR1的表达与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TRAIL能否发挥其生物效应。
    引言
       
      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NFrelated apoptosis-inducing  ligand, TRAIL)是Wiley等发现的TNF家族的新成员,具有选择性诱导肿瘤细胞发生凋亡的作用。TRAIL诱导的细胞凋亡是通过其受体介导的。因此,肿瘤中TRAIL及其受体的表达状况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对TRAIL的敏感性。为此我们采用免疫组化方法对大肠癌中TRAIL及其受体DR4、DcR1表达进行了研究,为TRAIL应用于临床提供实验基础。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  42例大肠癌及距肿瘤边缘5cm癌旁组织取自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2002~2004年间经手术切除的大肠癌组织标本并经HE染色病理证实,同时以25例良性大肠组织为正常对照。鼠抗人TRAIL单克隆抗体均购于美国Santa Cruz公司;兔抗人DcR1、DR4多克隆抗体购于美国NeoMarkers公司;鼠及兔SPN免疫组化试剂盒、DAB试剂盒购于美国ZYMED公司。  1.2  方法  采用免疫组化SP法染色,步骤严格按试剂盒说明操作。一抗工作浓度TRAIL及DR4为1∶50,DcR1为1∶100。以PBS代替一抗作为空白对照。  1.3  结果判定  根据染色反应的深度及阳性细胞的数量分别记分为0~3分,其中染色深度以多数细胞的呈色反应为准。浅黄色为1分,棕黄色为2分,棕褐色为3分,不着色为0分。阳性细胞数≤10%为0分,11%~45%为1分,46%~70%为2分,>70%为3分,并根据这两项指标的积分数分为4级,即阴性(-)为0分,弱阳性(+)为2分,阳性(++)为3~4分,强阳性(+++)为5~6分。采用Olyumpus BX51型光学显微镜观察并摄片。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进行χ2、校正χ2检验及Fisher确切概率法检验。  2  结果  2.1  TRAIL、DR4、DcR1在大肠癌、癌旁5cm组织及正常大肠组织中的表达
       
      TRAIL、DR4、DcR1免疫阳性产物为棕黄色,定位于胞浆或胞膜,见图1~3。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中,TRAIL呈明显递增趋势(P<0.01);DR4在大肠癌中表达低于癌旁及正常组织并且与之差异明显(P<0.05);DcR1在大肠癌中高表达并且与癌旁及正常组织差异明显(P<0.01),见表1。  表1  TRAIL、DR4和DcR1在大肠癌、癌旁5cm组织及正常大肠组织中的表达(略)  2.2  TRAIL、DR4、DcR1在大肠癌中的表达及其与临床病理因素的关系
       
      TRAIL及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显著高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差异显著(P<0.01)。TRAIL、DR4、DcR1的表达与肿瘤的病理类型、Duke′s分期及淋巴结转移与否等因素无关,(P>0.05),见表2。  表2  TRAIL、DR4和DcR1在大肠癌中的表达及其与临床病理因素的关系(略)  
      3  讨论
       
      TRAIL被称为继FasL、TNF之后第三个死亡因子。TRAIL仅诱导肿瘤细胞发生凋亡而使正常细胞逃逸其杀伤作用[1] 。由于TRAIL独特的生物学特性,使其成为肿瘤治疗的新靶点。TRAIL的生物学效应是通过与其靶细胞膜上相应的受体结合来实现的。目前已发现的TRAIL受体有两大类,一类是死亡受体DR4和DR5,另一类是诱骗受体DcR1和DcR2。DR4和DR5具有胞浆死亡区,与TRAIL结合后,能够传导凋亡信号,激活Caspase级联反应导致细胞死亡。而DcR1无胞内区,DcR2的胞内死亡区不完整。因此DcR1和DcR2不能传导凋亡信号,但能与DR4或DR5竞争性结合TRAIL,抑制其介导的细胞凋亡[2]。转染实验已证实这一作用[3]。
       
      本研究中,TRAIL在大肠癌、癌旁组织及正常大肠粘膜组织中的表达呈递增趋势,提示大肠癌发生过程中存在TRAIL的丢失,可能由此造成TRAIL与其死亡受体结合所诱导的凋亡减少,从而促进了大肠癌的发生、发展,提示TRAIL与大肠癌的发生发展有关。TRAIL在不同分化程度的癌组织中表达有差异,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及的表达。这表明TRAIL可能是肿瘤分化差的标志,肿瘤在其进展过程中存在某种免疫逃逸机制,通过下调TRAIL的表达而逃避其诱导的凋亡。
       
      TRAIL的5种受体中,仅DR4和DR5可介导凋亡信号,最终诱导细胞凋亡。无论凋亡信号在细胞内如何传递,TRAIL要发挥诱导细胞凋亡的作用必须首先与其受体结合。因此,细胞表面TRAIL受体表达水平及功能对TRAIL介导的细胞凋亡至关重要。Kim等[1]的研究发现,TRAIL对肿瘤细胞的敏感性主要与DR4的表达有关,而与DR5的表达无关,而另外一些学者则得出相反结论[4]。Sheikith等发现,DcR1在原发性胃肠道肿瘤中过度表达,并认为这可能是某些肿瘤逃逸机体免疫监视的原因。我们的研究中,通过免疫组化方法检测大肠癌中DR4和DcR1的表达后发现,DR4在大肠癌组织中的表达较癌旁及正常组织低而DcR1则呈高表达;DR4在中、低分化癌中的表达明显低于高分化癌中的表达,而DcR1的表达则与之相反。这表明肿瘤在其发生、发展过程中存在某种免疫逃逸机制,通过下调DR4的表达和上调DcR1的表达造成受体分布及表达异常,通过DcR1竞争性地与DR4结合TRAIL而逃避其诱导的凋亡。DR4在TRAIL诱导的凋亡通路中发挥一定作用,而DcR1在肿瘤细胞上的表达与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TRAIL能否发挥其生物学效应。但是Leverkus等[5]发现,原始角质细胞与转化细胞表面TRAIL各类受体的表达情况类似,但前者对TRAIL的敏感度却比后者低5倍。这说明TRAIL受体分布的差异性,并非是TRAIL通路选择性杀伤作用的决定性因素,除受体调控模式外,还应当有其他的细胞内和/或细胞外因素参与[6]。目前,我们正在进行相关研究,为TRAIL在临床应用提供理论及实验基础。

    09-10-13 | 添加评论

    评论读取中....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