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决以巴问题

怎样解决以巴问题
09-03-20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zwj_wxy9

    日前,一项由非官方人士达致的以巴议和内容终于在日内瓦公之于世,这份称为《日内瓦倡议》的文件,是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政府以外的人士经过三年的艰辛谈判才达成的。协议以实现巴勒斯坦建国和以色列撤消犹太人移殖区为目标,就以巴双方长期以来坚持不下的许多课题达致广泛的共识。

      乍看之下,《日内瓦倡议》不过是一份私人协议,可是,它的酝酿和发表,却引起罕见的回响。以巴双方有所回应自不待言,连美国、欧盟和联合国等都给予积极的评价,欧洲国家甚至决定拨出几百万元来协助宣扬这份协议。这种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局面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有鉴于此,人们对这份议定书的来龙去脉和未来的影响实在应该给予高度的重视。

      把《日内瓦倡议》说成是私人协议固然没错,可是,牵头实现这项计划的却是来自以巴政坛的老将,是熟悉问题症结的人士。来自以色列这方的,是工党政府的前司法部长贝林,代表巴勒斯坦的则是前新闻部长拉博。有鉴于以巴双方长期的关系始终跳不出谈谈打打的怪圈,谈判一直无法达致协议,他们于是在官方的主线之外尝试就以巴的问题进行攻坚,逐步理出头绪,并且达致全面的协议。


    体现为和解而互相让步的精神


      从整份《日内瓦倡议》看来,他们的协议不仅具体而微,特别难能可贵的是能够本着既不牺牲原则,又能互相妥协的精神,争取达致协议。特别是在三个最为困难的课题上,即土地、耶路撒冷和难民问题上,《日内瓦倡议》体现了双方愿意为和解而互相让步的精神。协议规定,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以色列则撤回到1967年的国界,包括从卡萨绝大部分地区的据点撤出;耶路撒冷划为两部分,分由以巴双方管辖;以色列有权决定巴难民回归的人数。

      上述内容显示,以巴双方都在协议中各做了重大的让步,以色列的让步在于交还土地和半个耶路撒冷城,巴勒斯坦的让步在于不再坚持难民必须回归故土。这种精神是过去以巴双方在谈判中所欠缺的。作为一份协议,它暴露出当权者顽固不化、罔顾世界和平的错误态度。

      特别是以色列的萨隆政府,在过去一直靠着美国的后台,在以巴和解问题上态度强硬,要价很高,对于反对者的批评总是嗤之以鼻,声言反对派无法拿出比他的更好的方案。这次公布的《日内瓦倡议》可说是对萨隆政府的当头棒喝,给他造成十分强大的压力。

      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都对《日内瓦倡议》给予很高的评价,联合国和欧盟的好评不在话下,连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也认为这是有助于推进以巴和解的进程,他还在华盛顿接见了协议的主要签署人贝林和拉博。至于巴勒斯坦方面,巴解最高领导人阿拉法表示认同协议的内容,并且派出代表见证了协议的签署。以巴两地的人民则对协议毁誉参半,有超过三成一的以色列人表态支持,也有三成八的人反对,唯独萨隆政府全盘否定这项协议,表示以色列不能接受。

      作为一份私人协议,《日内瓦倡议》当然没有约束力,未来如果以巴终于有了协议的话,其内容也未必相同。可是,它却明确地向世人昭告,缠斗了超过半个世纪的以巴问题应该是到了积极解决的时候,而且是能够通过谈判的途径实现和解的。这样一个强烈的信息,对于执迷不悟的萨隆政府,无疑是敲响了警钟,如它再冥顽不化,最终是要走上政治绝路。


    加速酝酿以巴问题新思路


      实际上,目前出现的一些有利因素,正促使萨隆的强硬路线越来越孤立,国际舆论的转变、以色列人口的变化,都在加速酝酿人们对以巴问题的新思路。从国际上对《日内瓦倡议》的反应,可以看出这种反应的一斑。据一项调查,有59%的欧洲人认为以色列人是威胁世界平和的首号敌人,其流氓国家地位甚至排在朝鲜的前头。

      欧洲国家没有犹太人选票的压力包袱,加上在地理上和中东较接近,它们对以巴问题的看法较能保持客观和现实的境界。不像美国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处处要考虑国内犹太人的选票、舆论、游说和经济势力的干扰,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经常是一面倒。

      可是,近时以来,美国布什政府也开始在以巴问题上有所改变,主要的原因是白宫本身有一套中东战略部署,为此它提出了“路线图”计划,希望以巴通过谈判实现和解,并为中东带来长期的和平。以巴问题是目前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根源,这是阿拉伯和回教世界不少学者和政治领袖所表达的看法,这种看法或有以偏概全之嫌,可是,不能否认的是,美国之所以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和美国过于袒护以色列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美国近时政策上的稍微转变,或许是对此有所领悟,或许是布什希望能尽早在形塑中东战略蓝图方面有所成。总之,它在推行“路线图”的计划上态度是较为积极些,对于以色列的顽强态度就有些不以为然。譬如萨隆政府计划要耗费2亿美元在西岸建长达400里的隔离墙,就引起美国的不快,经过再三警告,在萨隆置之不理之余,布什政府象征性地取消对以色列的大笔贷款担保。

      美国这次对《日内瓦倡议》持着正面态度,也反映美国希望它的“路线图”能够获得更多外来的助力。相比之下,“路线图”是抽象笼统多于具体规划,而《日内瓦倡议》则方方面面都经过周详考虑,两个方案都有互相参照的价值。


    萨隆处境比过去孤立


      除了来自美国的压力外,萨隆政府所面对的内部阻力也是不可忽视的。萨隆在三年前挑起以巴的冲突,并以鹰派的姿态上台执政,当时他承诺要给以色列带来安全保障。如今三年已过去了,这场动乱造成3000多人丢命,而他的承诺仍然如空中楼阁。

      无可否认的,萨隆的铁腕政策仍然能博得三成以色列人的支持,可是,公开反对他的人也不断在增加,像贝林公然去进行私人议和工作就是一例。此外,以色列军人和情报机构首脑公开指责萨隆对巴勒斯坦政策失误和手段过于毒辣的言论更时有所闻。从各方面情况来看,萨隆的处境是比过去孤立得多,最近,他的一些言论显然也不如过去那样强硬了。

      除了上述的因素之外,有一个在未来几年内可能重大地改变以色列地位的因素也正引起人们的注意,这就是以色列人口结构的根本改变问题。据预测,到了大约2010年,住在以色列、西岸和卡萨地带的阿拉伯人合起来将超过犹太人,这次负责签订《日内瓦倡议》的贝林就曾这么说过:“我们不久就要失去犹太人大多数的地位,如果我们不设法和巴勒斯坦建立国界,那将宣告犹太复国主义的终结。”

      以色列人口结构的变化,已正成为人们关注未来以色列是否转型的因素。目前以色列包括占领区共有人口1000万,其中犹太人占510万,以色列本土有阿拉伯人(包括巴勒斯坦人)130万,占领区内有阿拉伯人330万。按其趋势,人口正在出现此消彼长的状况,到2020年,犹太人将只占42%。到那时,以色列就不再是一个基本上由犹太人组成的国家。

      这个变化将带来什么结果呢?首先,如果以色列仍然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话,那么,它的政治主导权就可能落到阿拉伯人的手中,至少是阿犹共治局面。其次,当以色列不再是主要由犹太人组成的国家时,美国政府就可卸下国内犹太人的包袱,在中东外交政策上就能灵活运筹,从被动改为主动。

      以巴问题闹了大半个世纪,如今却在新因素的注入之下开拓了新的境界,至少在这新的情况下,有关各造都有时不我待的心境,萨隆想要做到的,是在浪潮还没来到之前巩固好堤防。开明派人士却想证明,以巴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至于美国所想谋求的,是中东的战略鸿图早日部署完成。

      阿拉法或许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能力,可是,他也希望能在2005年巴勒斯坦建国时登上总统的宝座。虽然大家的目标不同,却是殊途同归,这一点点焦急以待的心情,或许能更快的促成以巴解开仇恨的情结。

    09-03-2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