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判决可否提抗?

2008年7月5日晚21时30分左右,原告妻子杨某某从自家田地里劳动回来,途经寨子边的公路时,由于架设在公路边的0.22千伏输电线路架设时间长,线路老化,导线纯属铅线,没有钢芯拉力,负荷重,长时间搭接接头松弛,加之当天刮风下雨,接头处发热氧化造成导线自然脱落掉下,刚好打在路过的杨某某头部及胸口上,由于地上潮湿,某某某的身体长时间与带电的电线接触,不幸触电死亡。发生触电事故的线路是1994年由某某县某某乡某某村民委员会上1、2、3小组共同集资购买电杆、电线变压器等,该村民委员会组织架设的,产权属于该县该乡该村民委员会。该段线路由村委会指定的电管员周某某负责线路的管理、维护及收取电费,村上不支付电管员报酬,但收取电费的差价归电管员所有。触电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找有关部门交涉赔偿事宜,得不到解决。原告认为妻子触电死亡与三被告有直接的关系,为此,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三被告赔偿各种损失费共计人民币112200元(包括丧葬费6000元,死亡赔偿金60000元,赡养费15000元,抚养费10500元,误工费200元,精神抚慰金20500元);并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庭审中查实原告的家庭成员5人,都属于农村居民,除原告外还有原告的父亲、母亲、长女1992年11月22日出生,长子,1996年8月19日出生。
本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赔偿费用,丧葬费6000元根据法律规定,以当地职工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6个月进行计算,我县2008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1625元,以6个月进行计算应为9750元,而原告在诉讼请求中只要求赔偿实际支出的6000元,故超出6000元部分视为原告自愿放弃,所以对原告提出要求赔偿丧葬费6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死亡赔偿金60000元,根据法律规定,参照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公交[2009]100号”文件标准计算,应为62060元,而原告在诉讼请求中只要求赔偿60000元,对于超出60000部分视为原告自愿放弃,所以对原告提出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6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赡养费15000元,依据法律规定父母的赡养义务,应该由子女来履行,而本案原告(受害人的丈夫)须对老人尽赡养义务,受害人死亡后,还有其他尽赡养义务的人,赡养费不予支持;抚养费10500元,根据法律规定,抚养费支付到孩子年满18周岁,且原告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应承担抚养费的一半,因此长女的抚养费从2009年9月起支付到2010年11月止,应支付1年零3个月抚养费的一半,长子的抚养费从2009年9月起支付到2014年8月止,应支付5年抚养费的一半,参照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云南省公安厅“公交[2009]100号”文件,2008年农村居民人均全年生活费支出2991元的标准计算,合计金额为9346.88元,而原告的诉讼请求要求赔偿10500元的金额过高,对于高于法律部分不予支持,抚养费应支持9346.88元;误工费200元,原告提出按5天计算,以每天40元的标准计算共200元,符合当地实际情况,予以支持,精神抚慰金205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解释的规定,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故不能重复计算,不予支持。原告提出的赔偿费用,合计应支持的金额为人民币75546.88元。
本案当天刮风下雨,地面潮湿,电线自然脱落掉下刚好打在路过的某某某头部及胸口上,身体长时间与带电的电线接触,是导致损害发生的原因之一,因此可以适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但输电线路架设时间长,线路老化,导线纯属铅线,没有钢芯拉力,负荷重,长时间搭接接头松弛,是损害发生的主要原因。被告该县该乡该村们委员会作为电力设施产权人,对电力设施负有管理维护义务,在明知该线路架设时间长,线路老化,导线纯属铅线,没有刚芯拉力的情况下,没有及时进行维修,应承担主要责任,由其赔偿原告所有损失75546.88元的50%,即人民币37773.44元。被告某市地方电网有限公司作为供电企业,对输电线路是否安全、规范监督管理责任,但在明知该线路架设时间长、线路老化,导线纯属铅线,没有刚芯拉力的情况下,没有监督产权人及时维修,而仍然供电,应承担次要责任,由其赔偿原告所有损失75546.88元的30%,即人民币22664.06元。被告周某是该村民委员会指派的电管员,其对造成损害没有过错,故不承担民事责任。
(请大家帮忙看看这个判决的部分哪些是不对的,能否抗诉?最好有法律依据)谢谢!
10-04-09  卢宏平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