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公主分集介绍

大理公主分集介绍
09-03-03  匿名提问 发布
5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7年不痒2009

    大理公主分集介绍  
    大理公主分集介绍 大理公主分集介绍
    大理公主分集介绍:第一集
      清末,山雨欲来,大厦将倾,清廷昧弱,地方腐败,外不能御洋夷,内不能安黎庶,致使神州大地,生灵涂炭,饿殍路毙。然时之乡绅巨贾,却不患国难,只忧家祠,终日莺歌燕舞,掩耳盗铃,苟延残欢。

      其时,在云南大理富甲一方的段沐海的三姨太临盆在即,从杨家村贫苦寡妇杨玉姣的产床前抢走了产婆。三姨太为段沐海添了个女儿段艾月,就在段家欢腾热闹的同时,杨玉姣也在自己简陋的屋子里艰难的生下了女儿杨阿细,从此,围绕这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一场恩怨纠葛便徐徐拉开了帷幕。

    09-03-0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7年不痒2009

    09-03-0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fan0325

    第七集
      阿细帮大太太请了佛珠,取得了她的信任。而她在茶艺上的进步飞快,得到了段沐海的肯定,同意她每天为其泡茶。
      艾月和伯恩一起在段家拍了一部宣传民国后大理人民安居乐业的电影,招来很多乡亲到段家观看。段沐海本不同意,却拿女儿毫无办法。看电影途中,濯礼把他母亲二太太叫出门外,顺手在外面销上了门。不想房中意外起火,众人出不去,都受了伤。段沐海诘问二太太时,阿细替她解围,又得到了二太太的好感。
      众乡亲与乘机敲诈段家,伯恩出来帮忙说话,被段沐海冷然拒绝。而阿细则暗地努力去化解了受伤的乡亲们心中的怨气,帮了段沐海很大的忙。而后阿细又在段沐海经常散步的地方,巧妙的安排了一次他与段沐海的巧遇,这两家是让段沐海更加对她另眼相看。在这次散步时,阿细和段沐海还遇到了同在散步的艾月和伯恩。心计颇深的阿细隐忍了自己的醋意,艾月对阿细和自己的父亲走的很近有了些许疑虑,却很快就被阿细的解释化解了。
      段沐海让二太太为艾月安排了相亲,艾月很不高兴,拉着阿细在外面玩到很晚,最后还喝了酒。酒后,艾月提出要和化名阿慈的阿细结拜。
      第八集
      艾月和阿细再次结拜,结拜后酒劲冲头,就在荒郊野外相拥睡去。女儿一夜未归,段沐海一夜无眠,翌日艾月到家向父亲认错时又埋怨父亲不该左右她的婚事,段沐海大发雷霆。艾月觉得委屈,就去找伯恩想办法。伯恩却对她说结婚也是好事,然后就匆匆忙忙上课去了。艾月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她常对阿细说自己对伯恩没感觉,实际上此时她早已动了情愫,只是自己不知而已。阿细听艾月转述此事后,心下暗喜伯恩于艾月无情,并用隐晦的言语暗示艾月,她若爱上伯恩,会伤害她们之间的友谊。
      民国政府颁布了剪辫令,要段沐海做大理城的表率。段沐海怒辞,后却在阿细的劝说下,又阿细为他剪去了相伴一生的辫子。对此,大太太、二太太甚至艾月都开始担忧阿细是在勾引段沐海。于是大太太、二太太和丫环来喜便合谋陷害阿细,欲将其逐出段家。段沐海即使回家,解释了辫子的事,才给阿细解了围。
      一夜,阿细为段沐海泡茶后,穿上了美丽的衣服,唱起了段沐海最喜爱的三姨太生前常唱的山歌,终于引得段沐海意乱情迷。同时艾月在阿细的房间里发现了段沐海的泥偶,又听到这歌声,看到那情景,喊了一声“阿爹”。段沐海见到女儿,慌忙走开。艾月对阿细质问起了她们的友谊,阿细没有回答。伤心、迷茫瞬间吞没了艾月。回到房间的阿细,看到了艾月留在那的有关她们友谊的画,一边是仇恨,一边是友谊,她也陷入了痛苦,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前者。
      翌日,艾月似乎依然对阿细抱有幻想,但阿细默默走开了,甚至不容艾月有机会像她伸出橄榄枝。
      第九集
      失去了艾月这个让她留在段家的保护伞,阿细在洱海边故意弄伤自己的脚,寻求到了新的庇护——段沐海。
      艾月得知阿细脚伤了,就去给她上药,她希望找回自己仅有的朋友,阿细也确实被她所触动。但这时却遇上段沐海来为阿细送药,艾月的不安又回来了。
      在艾月的生日当天,两人闹得很僵,都想让步,却都不知该如何让步。阿细再一次在仇恨和友爱间感到了迷茫,离开段家来到母亲的墓前,祭奠母亲,和自己的生日,希望得到一种支持,但墓碑是无声的;她来到阿花的茶摊,希望得到友情的慰籍,但阿花忙于生意顾不上她。那一刻,她突然觉得天高地阔水长流,她却总是要孤单一人。
      艾月发现阿细从自己的生日堂会上走开了,有些懊悔自己的态度,便也离开了堂会。
      伯恩见艾月多日未来上学,疑心艾月真的嫁人去了,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艾月,便去段家找她,得知那天是艾月的生日,而艾月不在。他找到艾月并为她做了生日蛋糕庆祝。艾月听了伯恩的一番话,决定带着伯恩的蛋糕去她和阿细约定的地方等阿细一起过生日。后来阿细果然来了,三个人一起过了生日,阿细和艾月都许下了和伯恩有关的愿望。
      阿细把自己做的段沐海的泥偶送给了段沐海本人,被艾月窥见,这一次段沐海遮掩的态度,使艾月和阿细发生了更激烈的争吵,并对段沐海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段沐海决定让阿细离开。
      阿细不甘功亏一篑,夜间找到段沐海求情。
      第十集
      段沐海的决定很难改变,阿细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艾月身上,在艾月门前说出自己亲近段沐海是渴望得到父爱。或许她自己不愿承认,她似乎在复仇之余,真地对段沐海这个宽厚的父亲觊觎了一份她从未拥有过的亲情。至少她在无需表演的情况下说这段谎言时,流下了眼泪。
      阿细在暗暗爱慕他的木讷的大公子濯仁的礼送下,离开了段家大院。
      阿细离去后,艾月发现阿细把段家给她的遣散费留在了她的门口,同时还有一封信。于是她决定去送行。送行时,阿细的癫痫病发作了。
      艾月要阿细留在段家茶园养好病再走,条件是不许她再与段沐海接触。伯恩怕艾月有了心上人,尾随艾月来到茶园,发现艾月要见的是阿细,心花怒放,却让阿细如饮黄连。
      阿细为了使段沐海到茶园来,在茶园中下了大量茶虫。段沐海果然来了,但是第一天艾月一直跟在她父亲身边,阿细没有得到机会。当夜,阿细骗取了艾月的信任,终于在第二天如愿同段沐海见面了。
      阿细邀段沐海上苍山观茶花,途中遇到一伙马贼,二人坠落山崖,跌到一个瓶状洞窟中。段沐海腿受重伤,动弹不得。阿细庆幸自己终于有了彻底赢得段沐海好感,久留段家向段氏家族复仇的机会。
      第十一集
      段家上下寻找了段沐海两天两夜,所有人都失去了耐性,大房和二房已经开始为分割家产争吵,唯有艾月还相信段沐海仍然活着,没有放弃寻找。
      阿细在洞底为了让段沐海活下去,不惜让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温暖那垂死的生命。段沐海对阿细说出了自己背负了十年的自责,并承诺纳她为妾。但四天过去了,眼看获救无望,阿细对着陷入假死的段沐海,决定亲手杀死这个仇人,最终却下不了手。她再刚强,也毕竟是个女人。濒死的绝望,复仇的无望,阿细仰天发出了无比凄厉的长嚎。而正是这声长嚎,引起了放弃希望的艾月和伯恩的注意。他们终于得救了。
      段沐海保住了命,却瘫了条腿。他本不忍再娶阿细为妾,却又被阿细装出的真情打动,宣布纳妾。段家哗然,出于各种目的,没人赞成让这个和艾月一般大的女孩进门。但段沐海打定的主意,却少有人能令他改变。
      第十二集
      二太太和濯礼欲殴打阿细,濯仁仁厚,一直认为阿细是为他父亲逼婚的,带阿细躲过了二太太和濯礼。
      在弟弟赵荃的挑唆下,大太太找到段沐海想提出反对,却出于畏惧和封建妇德临阵倒戈。
      二太太和濯礼到茶场想威逼利诱阿细离开,但因心计和意志都远不及阿细而败下阵了。
      艾月以绝情断义再次劝说阿细,阿细尽管伤心,却依然没有动摇。
      伯恩对阿细晓之以理,阿细却明白他是不忍看艾月因此受伤害,对伯恩冷嘲热讽。
      阿细失去了亲情,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友情,如今唯一之称她的,就是仇恨。
      报纸上对段沐海高龄纳妾颇多微词,段沐海一气之下决定将婚礼提前。婚礼上段沐海兴奋异常,几欲失态。因为是妾,阿细只能从后门进门。在门前,阿细默念着复仇的信念,终于迈过了那道可悲的门槛。
      婚礼的同时,艾月在伯恩的陪伴下,解酒浇愁。伯恩欲向艾月表白爱情,却被心有旁羁的艾月错过了。
      第十三集
      阿细婚后用心观察这段家老少之间的矛盾。掌管家庭财政的大太太因为在此次力挺段沐海纳妾,得到了段沐海的信任,开始无所忌惮的挪用家用和别人的月钱。她痴于礼佛,把大部分钱都捐给了寺庙,大家对此都颇为不满。
      艾月因为不满父亲纳阿细为妾,离家出走,住进学堂,占了伯恩的宿舍。阿细领段沐海去看艾月,段沐海单独告诉了艾月阿细对他以身相救的事情。艾月听后虽然还是隐约觉得阿细另有图谋,依然不肯回家,却也有了些松动之意。
      伯恩为了给艾月宽心,答应做法国大餐给艾月尝鲜。谁之分头购买材料的时候,伯恩得知宋教人被刺身亡,和同盟会的同志开会去了。艾月等不到伯恩,很伤心,却恰巧撞见了伯恩开会的地点。伯恩在盛怒的艾月面前,终于表露了心迹,热吻了艾月。之后伯恩如约请艾月吃法国大餐,两人恋爱关系正式确立。
      阿细通过赌石进一步让段沐海信任她的品德后,巧妙地向段沐海告发了大太太克扣家用及月钱的行为。
      第十四集
      段沐海把大太太的权力移交给了阿细。艾月发现三哥濯礼到处是非家事,决定回家看看其所言是否属实。回家后发现所有人都在怨恨她将阿细引入段家,她便联合大家一起孤立阿细。
      袁世凯窃取了民国政府的革命果实,许多革命党人纷纷倒向北洋政府。其中就包括曾经同伯恩并肩作战的大理警察局长齐学丰。于是伯恩的工作再度转入地下。
      阿细看到艾月和伯恩在段府花园中拥坐在一起,妒火中烧,先挑唆段沐海逼艾月出嫁,再让投靠了她的丫环来喜向艾月告发她自己,激怒艾月,最后伺机被艾月推下楼梯,使艾月与段沐海关系闹僵。
      在外从政多年的二公子濯义回来了,段家人都很高兴。艾月跟二哥说出了她对阿细的怀疑,濯义开始调查阿细的底细。段沐海则想让二儿子立刻接手家族的生意,却被濯义婉拒。
      艾月领着伯恩去见濯义,二人自我介绍后,濯义发现妹妹的心上人竟是自己要对付的哥老会精英。席后,濯义背着妹妹刺杀伯恩,反被伯恩打伤。

    09-11-2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zx710203

    第一集
      清末,山雨欲来,大厦将倾,清廷昧弱,地方腐败,外不能御洋夷,内不能安黎庶,致使神州大地,生灵涂炭,饿殍路毙。然时之乡绅巨贾,却不患国难,只忧家祠,终日莺歌燕舞,掩耳盗铃,苟延残欢。
      其时,在云南大理富甲一方的段沐海的三姨太临盆在即,从杨家村贫苦寡妇杨玉姣的产床前抢走了产婆。三姨太为段沐海添了个女儿段艾月,就在段家欢腾热闹的同时,杨玉姣也在自己简陋的屋子里艰难的生下了女儿杨阿细,从此,围绕这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一场恩怨纠葛便徐徐拉开了帷幕。
      正房偏室为段沐海接连生了三个都是儿子,所以段家上下对这个唯一的小姐都疼爱有加,加之三姨太产后体弱,不久病逝,段沐海对女儿更是千娇百宠。
      七年后,杨阿细在山中拾薪时,因一只断线的风筝结识了段艾月。后又在一次游戏中巧然邂逅了长她几岁的刘氏遗孤刘伯恩,二人彼此有了懵懂的情谊。
      其时,正逢皇天降祸云南,灾患四起,尤以腾冲瘟疫最盛,迅播如洪,来势汹汹,一时间人心惶惶,地方政府为加以控制,不惜封城屠民。冒死从腾冲逃回大理的杨玉姣不幸染疫,段沐海随地方官领着官兵大肆搜捕,找到后却不慎失手将杨玉姣推入火海,被躲在一旁的阿细看到。因为怀疑阿细已被其母传染,众人对其进行追捕。中途阿细被生父亲气不肯回家的艾月所救,二人以艾月的一对银铃钗为信物结为金兰,却都染上了瘟疫。段沐海找来了洋大夫,却得知只能救治一人,他选择了女儿,并差人将阿细弃置荒野,付之一炬。小厮临事胆怯,留了阿细一息之命,被尾随而致的伯恩就下,由古刹高僧治愈。
      刘伯恩用日出的美景开导新丧至亲的阿细,并遗帕传情。阿细情窦初开,却得知伯恩就要在段沐海的资助下,远赴法兰西学习洋务去了。
      阿细不敢再回大理,只好开始到处流浪。
      第二集
      十年后,认定段沐海为杀母仇人的阿细,坚信当时段沐海有医治瘟疫的良药,却只救女儿,不理她和她母亲的死活。为报仇,她化名阿慈回到大理,寄住在已经结婚生子的幼时玩伴阿花姐家中。十年前,她的瘟疫虽然被治愈,却也留下了癫痫的病根。恰逢段家一年一度的品茶会,阿细便袖纳短刃前去行刺,却发现段沐海身边簇拥甚众,根本无机可乘,只得无功而返,另思良策,并决定,不再刺杀,而是要让段沐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不如死。
      艾月女扮男装大闹县学塾堂,再无先生肯教她这位顽劣任性的段家大小姐,段沐海无奈,只好请来留洋归来的刘伯恩做家教。忧国忧民的伯恩对艾月痛陈时弊,艾月不信。正巧这时朝廷为了镇压孙文先生领导的革命同盟会,向段沐海派征白银百万,为此段沐海只得派人到大理各地逼收田租,伯恩便领着艾月去观摩了她段家的家丁在杨家村狼唳百姓的场面。不识民间疾苦的艾月为之震惊,顿起侠义豪情。
      第三集
      艾月赶走了正在砸阿花的茶摊的家丁,回到家中当着段沐海的面撕掉了杨家村所有村民的田租字据。最终段沐海向爱女让步,对杨家村宽限了三个月。此事让伯恩对艾月刮目相看,在段家大院门前,对艾月大献溢美之辞。此情景被认出伯恩的阿细看到,心生误会,未去相认。
      伤心的阿细来到了当年与伯恩看日出的地方,不想伯恩也去了那里。得知伯恩还记得自己,她很开心。但当伯恩觉得蹊跷,询问她是否是当年的阿细时,她却为了报仇大计,矢口否认。火把节上,阿细看到伯恩与艾月十分亲密,对藏在心中的感情又添了一份疑虑。
      暗恋艾月的段家护院教头龙出来妒嫉伯恩,以代表清廷礼教的发辫为赌注,与伯恩比枪,为了救一个小孩,伯恩输了比赛,却赢得了艾月的欣赏,弄得赢了比赛的龙出来十分不悦。
      龙出来发现伯恩是革命党,却在打斗中输了,履行了诺言自断发辫。但伯恩还是被段沐海带人抓住禁在家中。
      第四集
      段沐海是个敏锐的商人,当然也知道当今之世,清廷衰微,不知何时就会轰然倒下,然而他却还看不清同盟会的实力,所在他选择了避害而非趋利。在他的默许下,艾月放走了伯恩。
      阿细得知伯恩曾到阿花姐处寻访过自己,心花怒放,赶去相认,却恰巧看到艾月带着伯恩出逃时手拉着手无间的样子,顿时误会更深,心如死灰,到看日出的地方扔掉了当年伯恩送给她的那方手帕。
      段沐海明白战乱将起,就已放走伯恩为由,把艾月关入了自家的地牢。龙出来则一直在外陪伴艾月,他那憨实的爱慕之情让艾月很是感动。
      不久大理城的清兵不战而逃,革命军入主大理。段沐海以为战乱已过,就把艾月放了。艾月出门玩耍,却正赶上清兵反扑,与革命军展开巷战,被困战火之中,被阿细所救。此时的阿细因为段沐海与艾月的关系,加上对伯恩和艾月之间的误会,早已顾不上当年的金兰之谊。而艾月以为阿细早已亡故,根本没认出自己的结义妹妹。
      战后,革命军败走,对此段沐海似在意料之中,又出意料之外。他知道造反决非易事,却没想到踌躇满志的革命军竟会如此不济,连忙修补于清朝地方官员的关系。
      第五集
      伯恩刺杀了大理的清地方官,被清政府画影图形,只得带着革命军残部匿入山林。清政府知道伯恩曾做过艾月的家教,想用艾月为饵诱捕伯恩,并将段沐海等人尽数收监。艾月不忍家人受苦,就在龙出来的保护下,假意领着清军到大山中寻索伯恩。本想大理山多林茂,不易把他们找见,不想却真地把他们找见了。龙出来为了保护段家免受伯恩的牵连,领着清军对革命军残部进行围剿。艾月欲劝阻,却被一名清兵攻击,阿细伺机相救,被清兵的子弹擦伤了手臂。
      这时传来了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包括围剿队伍在内的大理清兵再次避战而走,革命军又回来了。久历人世的段沐海,在走出清朝监牢时,也不得不感慨于世道的莫测。
      艾月感激阿细两次相救,让她到段家做了短工。
      龙出来因为杀过许多革命党人,被通缉。平素仗义的艾月为了掩护龙出来逃走,被革命政府的警察逮捕。伯恩迫于上方压力亲自审问艾月,两人发生激烈的争吵。
      段家纨绔的三公子段濯礼欲轻薄阿细,被其母撞见。事后其母(二姨太)颠倒黑白,到处非议阿细。
      第六集
      段家二太太想趁艾月被关在警察局的机会,赶走阿细,就对她百般刁难。
      伯恩到牢中探望艾月,二人和好如初。段沐海到同乡陈专员处活动,警察局迫于压力释放了艾月。伯恩因此对这个初生的民主政权感到了一丝失望,辞去了警务参谋的职务,到学堂教书去了,并邀请艾月到他任教的学堂去读书。
      艾月回家时发现了被二太太的丫环来喜关在大门外,淋了一夜雨正在发高烧的阿细,用恶作剧报复来喜以震慑二太太。艾月对生病的阿细照顾得无微不至,唤起了阿细对她的一点点结义之情。可是当她又一次看到艾月与伯恩的亲密后,非常伤心。
      段沐海认为伯恩忘恩负义,是段家的灾星,让艾月欲他断交,艾月却不以为意,阳奉阴违。
      得知段沐海好普洱茶,阿细便利用自己对普洱茶的了解开始接近段沐海。迷信佛法的大太太掉了一串请来的佛珠,被阿细捡去,扔入湖中。
      第七集
      阿细帮大太太请了佛珠,取得了她的信任。而她在茶艺上的进步飞快,得到了段沐海的肯定,同意她每天为其泡茶。
      艾月和伯恩一起在段家拍了一部宣传民国后大理人民安居乐业的电影,招来很多乡亲到段家观看。段沐海本不同意,却拿女儿毫无办法。看电影途中,濯礼把他母亲二太太叫出门外,顺手在外面销上了门。不想房中意外起火,众人出不去,都受了伤。段沐海诘问二太太时,阿细替她解围,又得到了二太太的好感。
      众乡亲与乘机敲诈段家,伯恩出来帮忙说话,被段沐海冷然拒绝。而阿细则暗地努力去化解了受伤的乡亲们心中的怨气,帮了段沐海很大的忙。而后阿细又在段沐海经常散步的地方,巧妙的安排了一次他与段沐海的巧遇,这两家是让段沐海更加对她另眼相看。在这次散步时,阿细和段沐海还遇到了同在散步的艾月和伯恩。心计颇深的阿细隐忍了自己的醋意,艾月对阿细和自己的父亲走的很近有了些许疑虑,却很快就被阿细的解释化解了。
      段沐海让二太太为艾月安排了相亲,艾月很不高兴,拉着阿细在外面玩到很晚,最后还喝了酒。酒后,艾月提出要和化名阿慈的阿细结拜。

    10-01-20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