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第一时间看到明星更新的博客

如何在第一时间看到明星更新的博客
09-10-11  匿名提问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vnjrbg

    CY(Container Yard) 在外贸术语中的意思为集装箱(货柜)堆场。
      集装箱堆场,有些地方也叫场站.对于海运集装箱出口来说,堆场的作用就是把所有出口客户的集装箱在某处先集合起来(不论通关与否),到了截港时间之后,再统一上船(此时必定已经通关).也就是说,堆场是集装箱通关上船前的统一集合地,在堆场的集装箱货物等待通关,这样便于船公司,海关等进行管理.
      CY是类似于QQ空间或者博客的一种网络空间。 韩国很多明星都有自己的CY
      CY~~~韩国的小型个人网页~~~
      里面有房间,相册,论坛,日记,涂鸦等等
      在韩国要用公民身份证号注册~~~在韩国几乎所有上网的人都回制作自己的CY~~~很多明星也有制作~~~
      外国人凭邮寄护照及身份有效证明申请~~~
      现在中国也有cy,其实cy就是自己的个人空间,类似于msn,但更加方便可爱
      韩国年轻人几乎都在cy上有自己的小窝
      cy在韩国,日本,内地和台湾,美国都有网站 .
      CY是近期刚流行起来的一种博客。这种博客起源与韩国,在韩国风靡一时从小孩到老人,从普通人到明星,都拥有自己的CY。与其他类型的博客一样,人们可以在CY里放照片、留言、写日记,但CY与其他博客不同就是它拥有象空间一样的画面,有标签、MINI ME、涂鸦、论坛、漂浮物、皮肤、字体、虚拟人物、小窝背景、可以写心情故事,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风格来装饰CY。

    09-10-1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xiaoshuqingt

    谢谢兄弟的看重,我就凑点人气吧

    这篇博客无非是让大家了解何谓西方标准的舞会礼仪,但又何必在第一段结尾时写出"是提高行为规范,表率社会各界的时候了" 真好笑.让上流社会做到符合国际标准的舞会就能对社会起到重大的表率作用吗?---起到大众以后都懂得如何参加舞会是吗?

    我看今天的上流社会只要不为富不仁,不官商勾结圈地,有谦卑的财富观,有体谅弱势的心怀.这就足矣表率大众了.用标准的国际舞会礼仪来表率,显然是本末倒置.

    写西藏哪篇他提到关于国际媒体公关的想法,我觉得倒有可取之处,固然如楼主所说的"西方世界不会接受一个强大的中国,这是西方国家战略核心问题" 但这个西方不能等同所有的欧美国家,今天欧洲的一些政治家也想未来有个强大的中国来抗衡美国对欧洲各领域的主导权,从很多事件可以看出今天欧洲与美国之间的合作其实也是各怀鬼胎.也就是说:我们或许无法撼动被美国政府施加影响力的美国媒体,但可以利用国际公关以及政府对新闻事件机警敏锐的处理使部分与中国非敌非友的欧洲国家免于被西方反华媒体的言论所覆盖.此次意大利学者出来为中国讲话.我想这很可能是公关成果的表现.这个效果比我们自己向国际社会解说强多了. 而西方毕竟是蛮"民意的社会"让西方人民知道真相是会对其政府起到一点作用的.

    "两国力量相仿,外交就是力量",  两国力量悬殊,力量就是外交".今天中国的力量固然还谈不上与欧美强国对等,不过也没那么悬殊,所以占有国际话语权和道理也是可以增加一点力量以达到外交的目的.
    所以我觉得政府确实要做些国际媒体公关的工作.这方面政府以前是做的不够.

    一点点愚见,还请指正

    很诡异的题目。

    1)关于“舞会标准之缺少”
    印象里中国出现过的“贵人”无非两种:读书人出身的官员、开国将领之后人。商界领袖、科学界牛人奇缺。这些东西虽然未必合时宜,但是大致说明中国的“贵”和社会分工有些关系。
    而那个博客写手提到的“贵人”又是些什么东西呢?原文是“相对成功、相对有权势、相对有财富、相对有名望、相对有知识的人”。
    那么那个博客作者呼吁的是什么呢?大约有这些吧:
    高质量生活;——很自然的要求
    要有社会中坚的觉悟;——怎么说呢,自信总不是坏事
    关注重大敏感问题、引领大众;——由经济地位而生政治诉求
    形成圈内规范;——学过围棋的要遵守下棋的规矩,他/她们喝酒、跳舞的自然也不能放养
    表率各界——开篇部分的结束语。

    如果不是动不动就拿西方产的尺子来量中国的事情,如果不想当然的把自己当作中国未来社会的核心,如果...那么这个文章当作某个新生阶级里部分人政治觉醒后的第一声啼哭(要求喝奶或者被拥抱、呵护的那种),应该不为过。

    2)关于“冷静思考”
    一直不太明白冷静和有效率的思考有什么必然联系。冲动是魔鬼,冷静是缰绳;可是如果一个赛手只会摆弄刹车,他的比赛生涯多半很暗淡。
    具体到那个博客写手的文章,内容其实是老生常谈(虽然确实有道理),无非是
    要学会倾听;
    加强意外事件应对机制建设;
    加强和境内外媒体的交流;
    ...
    此外还象模象样的列举了些数据、事例之类来加强说服力。

    不过关于里面的92年骚乱,以前看到过不同的说法,原因大致是和种族冲突之类有关。不过在那位写手的笔下,一切都是不幸的误会,而已...

    总结一下:
    1)社会变革催生新人群,新人群自然有新需求。
    2)自我定位不清。连身体尺寸都没量清楚,就四处说自己该穿得如何如何,有点暴发户的感觉。
    3)说句老话:大家都是螺丝钉;只不过有些放在工具盒里,有些用在外围支架上,有些却固定着关键部位。干活的时候或者有高低之别,不干活的时候则应该都是一样的人。
    4)个人觉得,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什么来“表率各界”的“社会中坚”,而是广大普通百姓素质的提高。 哈哈有意思。

    看来楼主有些失望,“仰慕已久”的一号原来不过尔尔。但我就没有这感觉,因为我是刚刚才知道中国有这位第一号的。要不是楼主交待在先,我要偶然接触他的博客,我会当他是一个平常中国人——最多,对他的名字包装有点印象就是了。

    绅士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他毕竟在国内生活过,他会不知道所谓上流社会的嘴脸?有必要在今天来故作惊诧?仔细看,他其实是在推销自己——名流不懂的,我懂;名流不懂却能“如雷贯耳”,我倒未能“如雷贯耳”,这不公平。所以,他在博客页面上精心设计了一张PS,意在告诉大家,那上面的名流才是他愿意与之为伍,彼此相得益彰的人物。但施瓦辛格,奥尔布莱特们是否一样想,却是悬念。

    再说了,中国的名流,包括办舞会的酒店,果真就如绅士的教诲,保安有礼,舞鞋有地儿,舞曲合范,灯光浪漫柔和......与西方接了轨了,这些名流就不“尴尬”了?岂不闻“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西方绅士自有其绅士文化垫底,学的来么?一定要学么?袁隆平先生一点不“绅士”,他才是“为人民谋幸福”的第一人。

    杰克绅士其实也相当矛盾:他开始说“有幸”受邀,说明他还是需要国产名流的印衬的。他并非不在乎,否则不会很痴情地使用“最成功”、“最知名”、“顶级”、“著名”、“人气最旺”、“领头人”来强调。后来出现“不屑一顾”,是否真出于对中国上流高端不能给众生很好的示范作用的担心,我很怀疑。

    我是习惯于线性思维的。依我的思维逻辑,我管高端们叫“有权有势”,管非高端们叫“芸芸众生”。我认为这就足够了。多发明一些称呼,只会乱了辈分。

    ——————————

    另外一篇,关于如何讨好西方媒体的建议,其中有可取的思想——但我不会授予绅士以专利。别人早这样说过多次了。绅士的贡献在于频率统计的枯燥工作。

    再有,就算处处讨好那些媒体和受众,既然西方媒体的“本性”是揭疤媚俗,你讨好了,他就不揭疤了?——除非你出钱买断他的收视率和发行量。

    ————————————————

    至于楼主说到“设计中国”,我倒以为,以绅士的标书水准,人家是不会让他中标的。 我是Sola的马甲。为了表达方便,临时装上第二只嘴。

    感谢独思学长赐文。昨天就想写点什么加入讨论,实在没有时间。今天还是如此,只能毅然抛下其他事儿才能做下来。恰如黄尘老师所评,静心审物、据实索义的思考风格在如今的大气候下不多见了,“独思”难也。阅文有感,这里顺势补充一下个人意见:

    关于舞会点评,暂且算是中国有那么一个上流社会,杰哥对它的期待正可谓本末倒置,独思的看法很精到。谈到媒体公关问题,我想我可以理解独思的思路。这个思路的大含义是主张强化中西官方及半官方的对话,提高中国外交的灵活度和渗透力(硬渗透=实力外交;软渗透=公关外交),包括人Quan问题和各种历史疑点问题的外交力度。这个思路我支持,没问题!

    我对杰哥不很欣赏地方恰是他那可以称为绅士的某种东东:喜欢做表层文章。举例:“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应该与西方权威媒体建立良好的关系。...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西方主要国家其领导人在参加新闻发布会时的表现,就会发现他们对现场的每个记者几乎都能直呼其名。... 在危机事件发生时,(中国的危机管理公关公司)与西方权威媒体妥善进行沟通协调,让他们及时了解事实真相,尽量促成他们站在对中国友好至少中立的立场”云云。

    先看“对现场的每个记者几乎都能直呼其名”一说 。咱不呆不傻,西方政府级新闻发布会的世面见过,但如上说法实在无法证实,也不可能。聪明的杰哥强加上这一点,纯粹是为了提供“与西方权威媒体建立良好关系”,“促成...友好...立场”等主张的依据。接下去看杰哥的具体主张。我奇怪了,你杰哥明明知道中西体制的不兼容性,一贯以西方规范为“高端”的杰哥怎么就突然来个技术汉化,想通过走上层路线来做独立性极高的西方媒体工作?其实对西方的媒体业务和信息沟通中国今天已经在做,可惜靠这个不能扭转西方“高端”记者或“高端”政治对你的根本立场。杰哥提到的公关强例说回来都是美国内部体系的调整,没法证实,也没有说服力。(国际上,美国当初对它感兴趣的西藏公关了吗?没有,它只需要C_I_A西藏特遣部队的一套行动计划;今天,美国对伊拉克公关了吗?没有,它只需要一套战略来“解决问题"。)因为,我们和他们除体制不兼容以外,国家利益也大相径庭,现实媒体中的所谓中立性根本不存在(但并不意味这个原则不成立),它在整体上总是跟着国政走的。中西媒体,概莫能外!

    那么为什么杰哥仍旧如此呼吁?我想可以有两种解释。其一,买乖子:在西藏大事大非的问题上标榜我杰哥自有新境界,且能在路线上和政府拉齐 - 走平稳!其二,从这里,我们再次看到杰哥各种演说和撰文所体现的精神取向:以润物细无声的、由表到里的方式去实现用美国模式来置换和改造中国的理想。杰哥从来不会指出自家体制有何问题需要如何改革,而总是提醒我们这里不合国际规范啦,那里不合国际规范啦 ... 期间,他善于用隐藏的拜物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来刺激中国的精英和准精英们,引导你发现自己不够地道、不够精致、不够高端,甚至不够奢华,然后优雅地指给你一个目标:USA。

    我个人以为,这个思路不吻合“韬光养晦,有所作为”(邓小平语)的中国发展战略,不吻合守拙内养、自力图强的中国发展道路。不错,内养需要时间,为此我们一时不可能看到“雍容华贵”的中国国际形象,但这又何妨?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中国都挺过去了,而且以优异的成绩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我们今天的课题,是如何在继承发扬民族精神文化遗产的基础上更好地完成体制优化,用中国自己的体例去实现那个杰哥很宠爱的目标: 国际接轨,而不是以揠苗助长的方式去包装一个绝无前途的、洋泾浜的中国。

    至于中国对西欧的外交路线问题,提醒朋友们注意德国SPD元老施密特的预言:在不久的将来,欧共体国家在外交上不会再操用多种语言,而只剩下一个声音。正所谓分久必合,尽管困难重重,欧共体还是坚定地走上了大联邦的道路,在军事、外交、经济领域以及价值观领域不断整合集中。这意味着,中国未来在外交冲突中可能不再是同意大利、法国等国家周旋,而是直接面对欧共体的照会或反之。这样的一个以德法英为轴心的欧共体的国际力量会渐渐与美国持平,这也是欧洲国家重新组合的动力和初衷。未来的欧洲将成为中国的第二对手,甚至第一对手,它对美国的强化同时意味着对中国的强化。它不是中国的敌人,却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强大对手,这个对手必定时时睁大着眼睛警惕你中国。

    那么,中国和欧洲的冲突点在何处?无非是两点:一、经济贸易冲突;二、价值观冲突。日后也许还有移民政策冲突。第一点属于日常矛盾,它首先需要常规调节机制。但鉴于中国的发展,Made in China 给欧洲百姓心理不断加大阴影,以致贸易冲突的心理压力已经超过经济压力本身。“中国 -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 的世界强国”,这是我刚刚看到的德国明星杂志刊头题目。仅此,我们已经不难感受那片土地对一个强大中国的反应。第二点还要复杂一些。和美国相比,欧洲主体国家更加认死理,对价值观取向问题还要认真些。今后在价值观问题上,中西冲突将保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总趋势。重要的是,这个价值观问题又常常是经济冲突的锣鼓手,成为西方对中国国际经济地位的反抗工具。法国世界报前不久还刊出一篇中国分析,说:让西方世界真正烦恼的其实不是西藏,而是中国快速无节制的经济增长正在日益影响全球经济进程。这话也许不完全是真理,但至少在很大程度上可帮助我们解读西方对三.14事件的报导和评价热情。

    一句话,欧洲在集中整合,它不喜欢、不习惯一个强大的中国,而需要一个温和谦让的东方君子。这就是中国外交面对欧洲的两个基本事实。所以,在中国对欧的外交路线方面,我个人主张自强、自信、灵活、渗透的综合立场和君子风范。必须看到,三.14事件期间,中国外交对策对西欧国家政策以及媒体并未产生值得提起的影响,倒是国内和海外华人的高声抗议,包括国内“有识之士”纷纷高呼“使不得”的J.L.F.抵制风潮,才引起他们的注意,使他们开始调整。这一次是百姓帮助政府擦了屁股。作为中国人,我对此由衷感到自豪!显然,没有什么公关可以让西方对你中国认真,实力加智慧(理性)才是一国一家之本。看看中国足球队和西方球队的比赛,对这一点体会将更加直观。

    罗嗦不少了。个人看法,欢迎反对意见!
    很久没来社会话题答题了,偶然路过,来看看。什么问题能吸引黄尘老师和独思兄?

    你这问题太长了,两篇博文也长,看的都累。

    潘杰客这个人我以前根本没听说过,当然我也不是上流,我下流而已。第一篇文章:中国目前没有上流没有贵族这个观点我还是认同的。中国现在有的只是爆发户而已,他们的身上只有铜臭味。我看过章女士的《最后的贵族-康同壁》一文,(出自她的《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中国的真正贵族在那个年代已经彻底被毁灭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三十年可以出一个暴发户,贵族却要三百年才能培养出来一个!

    独思说老潘在这点上是舍本逐末,这个我不太认同。责任感,同情心,道德素质这些固然重要,但外表的礼仪规范未必就不重要,我们国家不是号称礼仪之邦嘛,古代都是我们笑话那些番邦胡虏无礼野蛮,现在怎么反过来了?一个平常都无素质无礼仪的高端说他爱国爱民可能吗?

    但我得强调一点,礼不是为贵族特制的,现在不是“礼不下庶人”那个年代,为“上流中国”的华丽包装而烦心!!! 上流应该包装,庶人同样也需要包装。让大家生活的更有质量,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吧。

    第二篇关于tibet的问题,他说的有道理,西方媒体的自由特性,咱们公关能力的欠缺,这都是理由。还有个同情弱者也算吧,人们总是偏向于事件中的弱者。当国内媒体集中声讨xxx时,可能老外就更同情xxx。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如果通过对比能让我们发现真相,也未尝不是好事。

    比如非典时期西方说我们死了多少人,而我们张部长却说没有疫情。西方可能的确夸大了数字,造成了我们的负面影响,导致很多国家限制中国人入境,我们被妖魔化了。。。。。可是这一切的根源到底怨谁呢?

    说起妖魔化问题,我还想插两句:都说老外妖魔中国,可你们“中国人”还妖魔我们“河南人”,这算怎么回事呀!我在网上看球赛,每次我看河南建业(中超球队)的比赛后的新闻评论里都很气愤,别人的比赛大家是在讨论足球,但河南队的比赛大家却是在讨论人品“人种”“河南人种”问题。。。。河南队赢也好输也好,都是一片骂声,不是骂他们11个球员,而是骂九千万中原父老。如果当年吉鸿昌将军(河南扶沟人)知道他的父老乡亲被中国人这样妖魔对待,他还会挂那块“我是中国人”的牌子吗?情何以堪!我觉得那些愤青真的是人格很分裂,一边抗议外国人妖魔中国,一边又在自己妖魔中国的一个省。。。我决不与这样的人为伍。。。

    西方世界不会接受一个强大的中国,这一中西战略的核心问题!
    政治的问题我不懂,我也没兴趣。我们作好自己的事情,作到问心无愧,就足够了,别人想怎么说怎么评论,由他的便好了。你可以暂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部分人,但你不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外交的问题还是交给领导人考虑吧,我只是老百姓,我更关心我的生活,关心家庭,女朋友,房子,工作。。。这些问题。。。中国强大不强大标准是什么?不用西方说,不用cctv报道,民众心中有竿称。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种汉唐封建式的“强大”我们不需要,没有民生尊严的强大我们不需要!那是伪强大,其实还是“百姓苦”。

    新洋务派,你高看他了,当年的洋务派可是手握大权的朝廷支柱,而他不过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新贵阶层。

    今天我还去迎接火炬了,我支持奥运,我希望国家强大,这点毋庸置疑。

    我也没赌气,我说话就是比较直,得罪莫怪。愤青也不是网络出现之后的产物吧,80年代也有愤青,但和现在的愤青好象差别较大。

    我也理解愤青的原因,根源就是不公平的国内国际环境造成的。有人主要是对内愤,而有人是对外愤。愤可以理解。但我鄙视那些人格分裂的愤青,伪君子。投机者就不是愤青吗,他们才是最可怕的愤青。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以前我也会这样说,这样期许,但现在不会了,如果给我权,我也会贪污,如果行贿能办成事,我也会行贿。我有一包工头亲戚,他这些年承包政府工程发了,怎样搞关系,怎样回扣,怎样招投标,这些窍门他也曾得意的说过。

    池大为曾经历过的痛苦曲折,我完全理解,所以我不会再犯他曾犯过的错。他的奋斗经力就是我行为的坐标。
    我无力改变现状,我只能适应。我只希望凭自己的双手创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
    扶清灭洋也好,咸与维新也罢,谁爱折腾折腾去吧。
    既然看不到希望,索性不抱希望。

    算了,俺是书生迂见岂敢妄谈国事。
    俺都被封一次号了,不想再莫名其妙的遭黑手。
    现在来爱问我都是主要去幽默栏,社会话题太沉重了,不来也罢。
    争论就到此结束吧,你说服不了我,因为你的理由都很苍白,很扯。

    祝你周末快乐!
    中国革命先烈的血是为了什么而流?
    我相信他如果知道这个每一个中国公民都因该知道的答案,就不会在中华的土地上推销他所谓的“绅士标准”了 在礼仪之邦推销所谓的“绅士标准”,可笑,可叹,可悲,可恶,可怜!
    多少风尘事,都付......

    09-10-1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