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户口在荣成但是不知道在哪个派出所怎么查

我的户口在荣成但是不知道在哪个派出所怎么查
09-09-26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wangyouguo3

    你好,给你以下网址看看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41227/102121.shtml 山东省荣成市因为天鹅湖而出名。每年11月,都会有大批天鹅飞来这里过冬。最多的时候,有七千多只。袁学顺是天鹅湖边一个小渔村里的普通农民。20多年来,他一直为保护天鹅而奔波,是远近闻名的“护鹅人”。

      袁学顺:我们和它们之间这种关系,那就是邻居关系,朋友关系。

      可是今年冬天,来天鹅湖越冬的天鹅不仅比往常大为减少,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接连死去。这让老袁忧心忡忡。

      袁学顺:一天死一个,一天死一个,那么这个情况下,而且比较往年提前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天鹅接连死亡?又是什么原因使来这里越冬的天鹅大为减少了呢?

      早上天还没亮,袁学顺就开始了他每天的例行工作,巡湖。他告诉记者,今天会有海上日出,很多摄影爱好者都大老远赶来,等待拍摄日出时天鹅湖的美景。所以他比往常起得更早一些。

      袁学顺:一早一晚,天鹅受伤的比较多。必须赶到在这些遛海湾的人前边,这样就是能够把它救助回去。

      记者:这要赶在遛海湾的人前面吗?

      袁学顺:你像天鹅受伤,往往被他们捡到以后,我还得去找,这段时间里,天鹅救护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很紧张的。

      老袁告诉记者,从早上六点到八点,他都要绕整个湖区巡视一遍,这样做除了为救护受伤的天鹅以外,还为了提防一些“癞蛤蟆”。

      记者:您说的癞蛤蟆指的是动物,还是别的?

      袁学顺:是狩猎的。

      记者:现在这样的人多吗?

      袁学顺:不多,但是偶尔也会出现,比方钩啊,撒网啊,夹啊,都出现。

      在老袁眼中,凡是伤害天鹅的人,都是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而他的职责就是要警惕这些癞蛤蟆,不让他们得逞。但是让老袁焦心的是,人为伤害天鹅的事情不多了,可天鹅受伤、生病、死亡的数量却增加了。进入12月,老袁接连发现受伤和死亡的天鹅,有的是他在巡湖的时候发现的,有的时候是被别人捡到送到他这的。天鹅生病受伤让老袁很是心疼,接连死亡,更让他忧心忡忡。

      记者:天鹅天天来到这里饮水吗?

      袁学顺:剩下不足1000只,只有800只左右的天鹅,天鹅每天都会到,下面有个入海口。

      老袁告诉记者,从上游流淌下来的几条河道汇集到这里,形成了花夼河,是目前月湖大天鹅最主要的饮水区。然而它上游的水源却都被污染了,污染源有城市的生活废水,冷藏厂,养殖厂的废水,甚至还有医院的废水,这些脏水都不经过任何人工处理,就直接排入河中。

      袁学顺:你想想这么脏的水,供他们800只天鹅消耗的话,能不得病吗,能够使它的身体健康吗?

      一进北区,就可以看到一大片已成龟裂状的厚厚的黑泥,老袁说,这里原本是一片滩涂,是天鹅在岸上休息,修理羽毛的主要活动场所,被当地人称为“天鹅窝”,但是现在这里却几乎连一只天鹅也看不到了。

      袁学顺:这就是一个三年的湖水清淤工程,从湖中清理出来的烂泥,这个烂泥当时就有两米多深,在外面又用这个沙坝子围起来,不让这些烂泥再流走。

      老袁所指的清淤工程是指三年前,当地一家渔业公司为了搞旅游和海水养殖,开展的清理天鹅湖淤泥的工程。工程原计划总投资1.9亿,结果前期到位资金只有6000万元,从湖底清出的淤泥无力运走,便直接堆积在湖边,黑色的塘泥全部流入附近的芦苇沼泽和农田。

      袁学顺:这种烂泥不好拉,拉起来不知道放哪,再一个这个运费太高,所以现在就是整个堆在这个天鹅的家里面,我们当地称为天鹅窝,就是天鹅的家,把家给毁了。

      老袁说,这些淤泥早在2001年就被运到了这里,当初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粘稠的液体状,很有胶性,大部分天鹅都被迫放弃了这里的栖息地,然而还是有一些固执的天鹅坚持飞到这里。

      袁学顺:脑子里的遗传基因告诉它这个地方有家,是个避风港,休息地,所以尽管是烂泥,稀稀的,它还是要来。

      来这里休息的天鹅只有将嘴凑到淤泥的缝隙处,才能勉强喝到那些半咸半淡的怪味水。而更为危险的是,在这里的天鹅很容易陷入泥浆中。老袁就曾经在这里救过一只陷入泥中受伤的天鹅,并且差点连自己的性命也丢掉。

      袁学顺:天鹅就拼命地向岸边爬,下半夜一点,它还没有爬到这个岸上,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如果这只鸟不落下来,晚上肯定会冻死,而且在这边已经冻死了两只,我一着急也就掉进去了。

      两米多深的泥浆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使得老袁越陷越深,幸好他身边带着一根2米长的竹篙,才借着竹篙支撑了起来。

      袁学顺:那时候就我自己在这里,下半夜凌晨1点才把这只鸟够出来,结果这个鸟也是泥蛋,我也是一个泥蛋。

      记者:咱们设想一下,如果当天没有个竹篙,您就为救一个受伤的陷在泥里的天鹅,自己的命都没了,你认为值吗?

      袁学顺:那个时候没有想到值不值的问题,救不了它的命,心里着急。

      老袁坚持认为,直接排放的污水污染了水源,天鹅喝不到干净的水,体能和体质下降,增加了染病的机会;而这个清淤工程,破坏了天鹅的栖息地,使得越冬天鹅的数量大为减少,并直接导致了部分天鹅的死亡。

      老袁的家就在据天鹅湖不远的街面上,为了维持生计,他在家里开了一个家电维修店。但是一进入冬季,随着第一批天鹅到达荣成,他就再也没有时间照顾店里了。他的家成了天鹅的临时救助站。远近的乡亲发现受伤生病的天鹅,都会抱到他这里。办一个正规的天鹅康复治疗中心,这个想法,老袁已经酝酿好多年了。
    记者:为什么不去到医院或者找专门救助?

      袁学顺:因为现在没有一个专门的鸟类救护中心,如果找医院的话,那医院是救人的,他不是救鸟的,兽医家禽之类他都管不了。

      记者:那就是说这个湖区还没有一个专门的救助中心?

      袁学顺:没有。

      巡完湖,老袁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当天观测到的天鹅情况记录下来。然后,他就开始忙着给院子里几只受伤的天鹅准备食物了。这些天鹅都因不同的原因受伤,被老袁从天鹅湖救起来,带到家中进行治疗,或是被远近的乡亲送来的,这只羽毛还是半灰色的天鹅还处于幼年,是老袁一周前刚从湖滩的小水沟边救回来的。

      袁学顺:它是大雪那天救的,所以叫大雪,每个天鹅都有名字。

      老袁说,从发现大雪已经趴在小水沟边,几乎无法动弹,直到将它救起,他花了四十分钟时间。

      袁学顺:幼鹅本来胆子就小,特别是病态的情况下,它需要一种安静的环境,人是天敌还是朋友,它们分不清,所以就要和它对话,让它明白你是来救它的。

      多年和天鹅打交道,老袁对天鹅的习性很熟悉。当与记者聊起这些时,他如数家珍。

      袁学顺:它有一个习性,父母跟它交流,都是用一种柔和的叫声,由高向低,你听,刚才这声音是寻找父母的声音,现在父母要找它的孩子,要呵护它的孩子,我就要用这种口哨,听到没有,这个声音,它就显得平静了。

      正常的天鹅体重大约14斤,而大雪刚被救回时只有10斤,属于枯竭型,是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或体力消耗剧烈造成的。于是老袁天天忙着给大雪补充营养。

      袁学顺:给它喂食物,你也不能太抢咯,也需要慢慢来,你看它的脖子,每吃一口,有一个小包,有一个小球往下滑,滑到最后再给它一口。

      袁学顺:第一阶段,看到你。第二阶段接近你,第三阶段接纳了。

      记者:怎么样表示接纳?

      袁学顺:现在它很友好,像一个很调皮的孩子一样。在它出生以后,它父母对它的管理上,就是啄它的头。一般就是这样,要它注意听话。

      记者:就像妈妈拍孩子的头?

      袁学顺:顶着脑门,你还不听话。这个属于它犯错误了,它会让你摸它的头。再一个它会梳理你的羽毛,你身上哪怕有一点不好的,它都会帮你啄掉。它好像说你看我的羽毛多好,要像我一样。

      现在大雪的体重已经增加了2斤,老袁依然每天坚持喂食3到5遍,以增加它的体力。老袁家里的每一只天鹅都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从野外救护,到家中康复,再到野外放生的过程。老袁把自己的这套救护理论称之为“家庭式大天鹅康复”系统。为什么叫“家庭式”的呢?

      袁学顺:完全人性化的关爱,设立的救护条件,像医院这种概念,使用的药物是专用的药物,就像救护中心一样,鸟类受伤了,我们马上有一个解救社区,马上有解救抢救,马上有一个护理师护理。不同的鸟类不同的配别,一系列的保护,一直都是人为控制下。

      老袁说,他现在能力有限,只能做到给这些天鹅家庭式的照顾,但是无法做到系统化,科学化。老袁告诉记者,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荣成天鹅湖畔能够建起一个专门的鸟类康复中心,这样,如果有人发现了受伤的天鹅,就能够及时地送来,赢得救治时间。

      袁学顺:(群众)都说找派出所,好象是把天鹅跟人列在一个等位上的精神状态。他(警察)能管,找他,实际上是一个误区。

      依次给天鹅喂完食物后,老袁开始马不停蹄地清洗天鹅的粪便,换水。老袁说,这样的工作基本上每天要两次,稍微犯一下懒,院子里就会开始变脏,天鹅是最爱整洁和美的,他不忍看到它们生活在脏乱的环境里。可即便是这样的辛苦,老袁的行为还是招来了很多误解和非议。

      袁学顺:(有人说)你不知道你养天鹅是犯法的,实际上,你不救天鹅才犯法呢,别忘了你的公民责任,就是维护野生动物,要保护它的生命,你不但犯法,你还对不起祖宗呢,为什么?就是祖宗留下的财富,是要你传给下一代,你看着它死,你不管,你才犯法。

      当老袁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就在老师的带领下,为保护天鹅而奔忙。如今,老袁已经50岁了,依然在为天鹅奔忙。他说,与其告诉子孙天鹅湖曾经有过的繁荣,不如现在就努力为后人再多留一只天鹅。20多年来,经他手救治的天鹅超过了500只。

      袁学顺:买一只天鹅的价格是10000块钱的价格。那我救了500只就500万哪,它的个体是500万,那么它的后代值多少钱?谁理解我,为什么我坚持再坚持,孩子家庭顾不了?

      面对天鹅生存环境的日益恶化,老袁开始四处奔走,呼吁求救。老袁告诉记者,他目前迫切的心愿就是能够得到权威机构的科学判定,确认天鹅的死亡原因;同时能够尽快解决天鹅的饮水和食物问题,以便让剩下的天鹅能够健康地活下去,至少能顺利地度过这个冬天。

      这个冬天,仅进入12月以来,老袁已经发现了12只天鹅的尸体。

      记者:这12只天鹅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袁学顺:现在从它的不太明白,从它的死亡这个,不考究是由于一种原因引起它的爆发,一种爆发。突然,这个不是一点点枯竭,是一种爆发。

    09-10-25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