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可比店面

什么是可比店面?
09-11-02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xnvduwvh

    也就是《金刚经》中的:“凡所有相,皆为虚妄。” 第五章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一、
       心经经文,在“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之后,接下来是: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段经文,是上承“五蕴皆空”而来的,五蕴可摄入色、心二法,所以前四句是色法,后四字──受、想、行、识四者是心法,在我人的执着中,“色身”最难破,因为明明有一个实在的我,要说它不异于空,难免使人困惑,所以破五蕴,特别于色蕴加重语气。
       色蕴不仅指我人的色身,同时也包括宇宙万有的种种色法──宇宙间所有的物质现象在内,因此本文在此所谈的色空问题,是以宇宙间的物质现象为主,自然也包括了我人的色身在内。
       原来“空”之一字,义理甚深,要说到空的性体,就到了真如实相──涅盘境界,涅盘是圣者所证的境界,是无以用语言文字所可诠解表达的,所以我们只能就空义中最粗浅部分──“缘起性空”部分加以说明。
       要说“空”,先要知道这个空字的来源,佛经都是由梵文翻译过来的,所以这个空字也是由梵文译过来。那么,在梵文中这个空字是什么意思呢?多年前的中央日报上,有一篇澹思先生“论空即是色”的文章,把这个空字的来源和意义说得很清楚,现在摘录一段如下:
       “空,在梵文里叫Sunyata(音舜若多) ,实际上,Sunyata不能简称为空,而应称为“空性”,ta在此是一个接尾词,Sunya是一个语根,当然我们可以把Sunya叫做空,但在“色即是空”这句话里,原文并不是Sunya,而是Sunyata,有此一接尾词的ta字,在梵文里与只是Sunya一字,那就大有区别了,ta的意思有性质、实在、形态等义,空与空性是有着不同的意义,这特别在龙树的思想里,单讲空Sunya,梵文里本也有虚无,非有等义,但同时也可解做空寂、空净等义。就境界说,空寂并非“虚无”,空净也不是“非有”的,讲到空性Sunyata,这问题就更大了。空性这句话,在龙树的中论观Madhyamaka-sastra里,原是指缘起性Paratitya Samupadata的实义而言……。”
       澹思先生的这段文字,把空与空性分析得很清楚。事实上,在“唐罽宾国三藏般若共利言等译”的心经上,在“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的下一句,译的就是“五蕴性空”,而不是五蕴皆空,唐法月的译本则是:“照见五蕴自性皆空”。而玄奘法师的译本,却是“五蕴皆空”。当然,玄奘法师这样译,一定有他的见解,只是我们末法时代的众生,根器闇钝,只就字面的意义来看,以致千载以下,引起了多少误解。
       君不见,社会上许多耶稣教的小传单上,印着“空、空、空、空、空、空,人生到头一场空。”也有一些自命为通达的胡涂汉,口头上也常说:“人嘛,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到头来一切皆空,还是活着的时候吃点儿,喝点儿,落得个眼前受用。”
       我们看,这叫什么空?这是拨无因果的断灭空。佛法的空义,岂能是如此肤浅?

    二、
       佛法中说的空,是“缘起性空”的空,是“因缘所生法”,本身无“自性”的空,不是空无所有的顽空,也不是拨无因果的断灭空,我们先自一个小故事说起:
       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在王舍城外竹林精舍说法,这时有两个修习外道的沙门,一个名叫舍利弗──就是本经文中的舍利子,另一个名目犍连,他二人智能超群,名望素着,每人座下都有上百名弟子。
       有一天,舍利弗途遇释迦世尊的弟子马胜比丘,他见马胜比丘威仪殊胜,举止安详,心生敬羡,便问马胜比丘道:
       “请问令师是谁,他平常说些什么教法呢?”
       马胜比丘答曰:“我师释迦世尊,他的智能神通,无人可比,我年纪幼小,受学日浅,尚领会不了我师说的妙法。”
       舍利弗一再请求说:“请慈悲方便,略说一二。”
       马胜比丘说偈道:“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
       舍利弗听了此偈,当下大悟,他返回住所,约同目犍连和他们的弟子,一同皈依释迦牟尼世尊。
       为什么舍利弗听了“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这两句话,就舍弃自己修习多年的道法,而皈依到释迦世尊的座下呢?实是因为他多年参不透的真理,在这两句偈中得到了解答。舍利弗在佛弟子中号称智能第一,未皈依世尊前已修道多年,所以听到妙理,一言开悟,而皈依世尊。
       照佛法说,世间万有的生成与还灭,皆由于“因缘”二字──具足说是“因缘果报”。因是主因、缘是助缘,由因缘和合所产生的事物叫果,此果对造因来说称报。这是综合色、心二法,包括宇宙万有的法则,佛法中为说明此一法则,曾立有六因、四缘、五果之说。为篇幅所限,此处未能一一细述。
       因与缘、佛法上不曾有严格的界说,但自相对的差别言,因约指特性说,缘约指力用说。因是指一件事物生灭的主要条件,缘则为辅助条件,若以现代语言来说,就是一切事物生灭的条件及关系。也就是说,每一件事物的生成或还灭,必须具备其生灭的条件,每一件事物的存在,必须具备与其它事物互相关连的关系。四阿含经对因缘二字的解释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任何事物,不能无因生灭。但有因无缘,亦不能生灭。例如一粒种子,若不埋在土壤中,再加上阳光雨露等助缘,则种子就不会萌芽生长;一堆砖瓦木石,若不经泥工木工等助缘,也不会变成房屋。
       因此可知,世间万法,皆由因缘和合而生,既是“因缘所生法”,未生之前本无此物,既灭之后亦无此物,在生后灭前存在期间,不过是因缘和合下一时的假相,没有其本体和自性。譬如以砖瓦木石,加以人工建成的房舍,自我们凡夫观之,房舍是存在的实体。但在智者眼中,砖瓦自砖瓦,木石自木石,房舍只是众缘和合的假相,没有房舍的自性本体。这叫做“即色明空”。因此,中论偈中曰:”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
       至于说,房舍内外的空间,那是“色外之空”,叫做顽空,房舍毁灭之空,是断灭空,都不是性空的本义,明乎此,则可知佛法上的空,是性空而非相空,是理空而非事空,这种空,佛法上叫做“缘起性空”。

    三、
       在佛法中,对于色蕴的“色”,还另有一种解释,叫做“众微聚”。照佛经中说,把一粒羊毛尘分做七分,其七分之一的单位称兔毛尘,兔毛尘再七分,称水尘,水尘再七分,称金尘(金尘,意谓其可游行于金── 金属物的空隙中,这是不是相当于金属原子中的质子)金尘再七分为实极微,实极微再七分称色聚微……,这些极微存在于空中,称“空界色”,而“色”又称“众微聚”,所以宇宙间的物质现象,是众微积聚而成的,现在我们自科学立场来看,空中有没有这些“众微”?
       科学的智识告诉我们,大自然界有一0三种元素,分为金属和非金属两大类;金属者如铁、镁、钙、钠;非金属者如碳、硼、硅、磷;气体者如氢、氦、氮、氧;液体者如汞、溴……;而我们平时以为一无所有的空中,是不是充满着各种元素的分子──,台湾上空的落尘量每月每平方公里平均为八‧八吨,就是各种不同的元素分子。
       科学的智识告诉我们,原子组成各种元素的分子,分子组成各种有形体可见的物质,有了物质,始有时间、空间、宇宙万有──爱因斯坦的理论,宇宙是四度空间的连续体(即长、阔高三度空间加上时间)。
       原子本身也不是实心的质点,原子的中心是原子核,原子核是由若干更小的质点,即质子和中子所组成,核的周围,有数目不等的电子,以光速的速度绕着原子核旋转。
       原子核的质子带阳电,绕核旋转的电子带阴电,而中子是中性,不带电,电子以每秒钟数百万次的速度绕核旋转,有如行星环绕太阳,所以原子又称为“微宇宙”Microcosm。
       原子有多大呢?两万万万万万万个氢原子,才有一钱重,把一滴水放大到地球那么大,一个原子的大小有如一粒苹果,而质子、电子,更只有原子的几千分之一,在科学领域中,单独一粒电子是无以测知的,因为那只是一个理论上的单位,必须在它和其它电子交换能量时始可测知其存在──电子只是一种放射性波,或者“能”。可是我们别小看这小到不可测知的电子,或目不可见的原子,宇宙间的星球,星球上的山河大地全是它们造成的。
       英国的天文学家何尔氏,认为宇宙是不断创造而成功的,衰老了的星球在银河中死亡消失,而新的星球不断自空间里产生,即所谓不断创造理论。
       天文学上说,太空间的星球,步入中年以后,核心温度逐渐升高,星球呈现老态,开始收缩,光芒渐消,乍明乍暗,到核心温度高达十亿度以上,最后发生爆炸,蟹状的星云以每秒钟一千三百哩的速度向四周扩散,历数千年而不息……。
       星球爆炸后的气体和尘埃(宇宙尘) ,飘浮在空中,成为星际物质,也是未来构成新星球的材料(星际物质稀薄的地方,每五立方码才有一粒原子)。
       散布在星际间的气体和尘埃,有些空间积聚的较多,在条件适合情况下,形成宇宙云,此宇宙云不断积聚其四周的宇宙尘,像雪球似的愈滚愈大,最后由于互相间引力的关系,开始缩小,而形成新的星球……。
       我国数千年的传统观念,认为大地是万物之母,由于科学的进步,才使我们知道,山河土地,是由空际的微尘积聚而来,试问,宇宙间比地球大百千万倍的星球都是微尘所聚,那么星球上的山河大地,器界万有,还有什么不是自“众微”而来?科学的进步,是不是给佛学的“众微聚”、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作了脚注?

    四、
       心经经文,说“五蕴皆空”,说“色不异空”,说“色即是空”,意思是说宇宙万有,由根身到器界,皆是因缘和合而有,没有绝对的本质──自性、实体,要我人认清字宙人生的真象,破除我人的“我执”与“法执”,并不是说“空”即是一切没有,如果我们会错意,当真认为一切皆空,那就又成为一种执着──空执。执有固然是病,执空也是病,所以经文中在“色不异空”之后,接着说:“空不异色”;在“色即是空”之后,又说“空即是色”。前者是破除迷界的旧执着,后者是建立悟界的新观念;前者是否定,后者是承认。这话看似矛盾,而实并行不悖。中论上说:
       “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
       宇宙万法,诚然没有“实体”,皆是“性空”,但我人不能不承认它有“假名”,有“相用”,性空相有,立以假名,这就是中道。
       我们放眼看世间,何者不是“假名”?五蕴和合,而有人我;四大积聚,而有万法,万法因假名而立,毕竟没有实体,譬如我们说一所学校,学校是由土地房舍、教师学生、教具设备所组成的,学校只是一个“假名”,何尝有“学校”的实体?我们说一个公司,公司是资金、经理、职员、业务所组成,公司只是一个”假名”,又何尝有公司的实体?
       我们把一个陶土加彩釉烧成腹大口小的筒状物,叫做花瓶,如果我们不拿它插花,而用以装水,它就成了水瓶;如果用以装酒装醋,它岂不成了酒瓶醋瓶?我们把砖瓦木石所建的房舍、叫店面、叫住宅、叫公寓、叫别墅,可是如果换换用途,它可能就成了工厂、仓库、办公室、停车间,同一样东西而有这么多名称,它何尝有自己的实体?这些名称,岂不都是假名?
       除掉教师学生就不成学校,除掉资金业务就没有公司;除掉陶土彩釉就没有花瓶,除掉砖瓦木石也没有房舍,这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有,没有”自性”,没有“实体”,所以说它是空──缘起性空。
       可是,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实体,但不能说它没有相用,房舍中布置教具,就有学校,可以教育子弟;店面外挂上招牌,就是公司,可以经营贸易;陶士彩釉制成的瓶可以插花,可以装酒;砖瓦木石建成的屋可以住人,可以开店,它们各有其“相”,各有其“用”,虽然“缘起性空”,一切法是“自性空”,但因“性空缘起”,一切法又是“假名有”。
       因此,“色不异空”,“色即是空”,是因缘所生之法,毕竟是“自性空”;而“空不异色”,“空即是色”,是因缘所生之法,有相有用,到底是“假名有”。由自性空利假名有,是要我人不着空有二边,而求合乎中道。
       金刚经云:“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这三句经文中,第一句是就俗谛言,是假名有;第二句是就真谛而言,是自性空,而第三句;“是名般若波罗蜜”。就是中道谛,这就是“三谛圆融”──空谛泯一切法,假谛立一切法,中谛统一切法。

    五、
       “色不异空”四句,一说说了大半天,受、想、行、识,尚没有说到,不过如果明自了“色即是空”,则受想行识四者,不必再加细解,自可体会出来。
       受、想、行、识四者,一一可说成:“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以至于“识不异空,空不异识,识即是空,空即是识”。这四者,都是我们的一颗妄心,对色蕴之境生起的心理活动,何尝有一分真实的体性?以受来说,受以领纳为义,领纳违顺两种境界,而生起苦乐两种感觉,如果没有违顺之境,则从何而来的苦乐之受?
       想是于境取像为用,如果没有了六根所对的尘境,想即无像可取。行是造作为义,于境产生或善或恶,或贪、瞋、痴等意志活动。识是分别义,于五根接触五尘,而产生辨别认识等作用,到了了知色蕴的尘境性空,受、想、行、识四者,自然当体即空。
       大乘起信论云:“色不自色,因心故色?心不自心,因色故心”。色心二法,是相对而有,到了色蕴空时,心识自然也就空了。
       我们说空说有说了大半天,认真说起来,全是戏论,就是因为我们这些薄地凡夫,过分执着世间假有,世尊慈悯,才为我们说万法性空,如果我们能乘般若船,度烦恼海,到达彼岸,证涅盘果,到那时,心上不着一物,无怨亲、无贪瞋、无胜负、无人我、无妄想分别,一切俱舍,妙湛圆寂,万境俱空,而境空由于心空,心空则五蕴自空,五蕴空,六根六尘空,十八界、十二因缘亦皆空,那才是但令心空境自空的境界。金刚经云:“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我们如果证得“心空”的境界,则什么“缘起性空”,什么“性空相有”等等,岂不全是多余的废话?


       最近有一部电影,比较好看,有时间你可以看看,28岁的恩植服完兵役后才开始他的大学生活,人长得粗犷健壮不是错,脑子有点愚笨就不对了。学期开始后不久,恩植在学习法律之余,参加学校俱乐部的摔跤活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健美操俱乐部的队员银孝,立刻被她的性感美貌吸引住了。可是被英俊小伙捷足先登,在银孝堕胎后,恩植锲而不舍,最终做到了傻人有傻福的境界。

      韩国搞笑导演:伊济均



    《心经》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是指人们的色身与空性如来藏的关系。

    《心经》中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其中的色,是指人们的色身即空性如来藏。色与空讲的是色身与空性如来藏的关系。

    “因为你的色身是从你的如来藏制造出来,而且由它所执持的,所以你的色身就是如来藏的一部分。既然你的色身是如来藏的一部分,怎么可以说色身不是空性如来藏呢?在这一段经文里的“空”性,就是讲第八识如来藏。”

    “譬如明镜上的影像,应该说也是明镜自体的一部分,影像并没有离开明镜而现行啊!不应该说镜上所现行的影像不是明镜啊!又譬如你的手臂就是从你的身体长出来的,并且不能分离而运作,必须依附在你的身体上才能运作,根本就是你的身体的一部分啊!怎么可以说你的手臂不是你的身体的一部分呢?”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意思就是说:“受即是空,空即是受;受不异空,空不异
    受”。“‘想、行’也一样,到最后一个识蕴则是:‘识即是空,空就是识;识不异
    空,空不异识。‘所以讲’亦复如是‘”。人的“识蕴总共有七个识--眼耳鼻舌身
    意识,”还有末那识即第七识。“空性心如来藏,不能离开这七识心而在三界中独自
    现行运作啊!七识妄心也不能离开空性心如来藏而独自现行运作啊!这个就是‘不一不异’的道理。”

    摘编自萧平实居士的著作《心经密意》
    www.a202.idv.tw
    www.xiaopingshi.com
    有一个叫霍金的大师说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是一次大爆炸创生的。大爆炸前就是空,大爆炸后就是色了。大概有一天这个还在不断膨胀的宇宙会塌陷,再返回空。这个就是空和色的一个具体实例。   我们所听到的哭或笑,看到的美或丑,想到的喜或悲,闻到的香或臭,所有一切,都是我们凭想象而制造出的,是虚幻的,不真实的,都是妄想痴念的结果,它真实的一面是没有表象的,所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要做到"不住于相,如如不动",抛开执着,世间之人,近柴米油盐无法释怀,很难做到,但只要秉承随遇而安,有一颗宽容的心,有厚道的性格、善良的品质和平和的心态,也可感受到佛教中“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微妙,贪婪和欲望是牵拌,痴心和执着是锁链,色,包括“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只有“不取于相”“不住于相”,不被这些表象所纠缠,才可觉悟,得大智慧。… 阿弥陀佛!!!

    09-11-18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