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奇略》是什么

《百战奇略》是什么
09-10-21  匿名提问 发布
3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咖一斤

    《百战奇略》(原名《百战奇法》)作为一部以论述作战原则和作战方法为主旨的古代军事理论专著而问世,这无论是在宋以前或是宋以后,都是不多见的。因此,从其产生以来,就为兵家所重视和推崇,给予很高评价,并一再刊行,广为流传。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陕西布政使司左参政李赞,称该书是“极用兵之妙,在兵家视之,若无余策”①;他认为:只要“握兵者平时能熟于心,若将有事而精神筹度之,及夫临敌,又能相机而应之以变通之术”,那就可以建“成凯奏之功”。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骠骑将军王鸣鹤认为:该书“殊足以启发后人,而战道略备矣”②。崇祯间邹复认为:“以此书教战于昔人,用兵之妙思过半矣”,倘若“神明而善用之,虽以百战而百胜可也”③。清咸丰间满人麟桂认为:是书“启发神智,或不无所补”④,等等。从明、清诸多论兵者的这些赞语中,可以明显看出,该书在我国兵学理论发展史上的重要影响和地位。综观全书,我们认为,《百战奇略》有如下几大特点:
      第一、《百战奇略》是在北宋神宗朝颁定《武经七书》为武学必读课本之后,产生的一部比较全面系统地论述古代作战原则和作战方法的兵学专著;它不仅继承了我国古代军事思想的精华,而且对某些问题有一定发展。这是《百战奇略》一书的特点之一。明人李赞在《武经总要·百战奇法序》中指出:《百战奇略》一书,“其命名立法,多出孙武子、《武经七书》,盖以《孙子》为经”;王鸣鹤在其《登坛必究·辑百战说》中指出:《百战奇略》各款“款下各附合于孙子法,且更以古人之行事证之,利害得失,昭然于心目之间”;邹复在《百战胜法小引》中指出:《百战奇略》一书“自《计战》以至《忘战》,凡有百篇,俱自《武经七书》中流出”。从以上所引兵家的评语中,我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出《百战奇略》与《武经七书》,特别是与《孙子兵法》的渊源关系。该书所援引的百条古代兵法(即“法曰”引文),有八十七条出自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年)朝廷颁定的《武经七书》,而其中引自《武经七书》之首《孙子兵法》的达六十条之多,占全书所引古代兵法总条数的百分之六十,占所引《武经七书》条数的百分之六十九。可见,说《百战奇略》“以《孙子》为经”,是符合实际情况的。由此可以进一步看出,《百战奇略》“以《孙子》为经”的著述目的在于讲解以《孙子》为首的《武经七书》兵家经典,并且恰是通过“解经”而继承了中国古代军事思想精华。但是,《百战奇略》的可贵之处,不仅在于它“以《孙子》为经”而继承了孙子思想,而且更在于它对孙子思想还有某些发展。例如,关于速战速决和持久防御的作战原则问题。《百战奇略》认为,在我强敌弱、我众敌寡,胜利确有把握的情况下,对来犯之敌,要采取速战速决的进攻战;但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胜利无把握的情况下,则应采争持久疲敌的防御战。这种能够根据敌我力量对比的实际,不同情况采取不同作战原则的指导思想,比孙子单纯强调的“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孙子兵法·作战篇》)的速胜论主张,无论在认识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个发展。又如,在对待围困敌人的问题上,孙子主张“围师必阙”(《孙子兵法·军争篇》)。但在什么情况下,包围敌人要留有缺口,孙子并没有作具体阐述。因此,既然强调“必阙”,就意味着不论在何种情况下,包围敌人都必须留有缺口。这种绝对化的主张,容易导致战争指导上的形而上学,因而实践上极易贻误战机以至遭受挫败。但《百战奇略》所主张的“围其四面,须开一角”(《围战》),是指在攻城作战条件下所应采取的指导原则。这与孙子“围师必阙”的涵义是不完全相同的。在古代攻城技术装备落后,特别是在没有或缺少攻城火器的条件下,单凭雄厚的兵力使用刀枪戈矛箭戟对固守坚城的敌人实施强攻硬打,往往伤亡大而奏效小。如果采取虚留缺口“以示生路”,就能诱使敌人脱离坚城固垒,从而造成在运动中歼敌的机会。这样,既可破敌之军,又能拔敌之城。再如,关于进攻作战中追击败敌问题。孙子主张“归师勿遏”、“穷寇勿迫”(《孙子兵法·军争篇》);而《百战奇略》则主张,对于企图保存实力,“虽退走非败也,必有奇也”(《逐战》)的敌人,不要匆忙追击,“宜整兵缓追”,以防中“奇”上当。但对确属溃败之敌,则应“纵兵追击”,务求歼灭。这种区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作战指导的思想,比孙子的片面主张,是更加符合客观实际和战争实践的需要。
      第二、《百战奇略》不仅继承和发展了我国古代的军事思想,而且搜集和存录了大量古代战争战例资料。这是《百战奇略》一书的又一特点。它搜集了自春秋迄五代一千六百四十五年(最早的战例是公元前700年春秋初期的楚绞之战,最晚的战例是公元945年五代末期的后晋与契丹的阳城之战)间散见于二十一种史籍的各种类型的战(事)例百例。其中规模较大、影响较深、特点鲜明的战(事)例有:春秋时期的齐鲁长勺之战,楚宋泓水之战,晋楚城濮之战,齐国晏婴折冲樽俎挫败晋国战争图谋事,越吴笠泽之战;战国时期的齐魏马陵之战,燕齐即墨之战,赵奢救韩破秦之战,秦灭楚之战;秦末项羽进攻秦军的巨鹿之战,刘邦进攻秦军的峣关之战;西汉时期的韩信灭赵、攻齐之战,卫青抗击匈奴入侵之战,周亚夫平定吴、楚七国叛乱之战,赵充国平定先零之战;东汉时期的耿弇平定割据势力张步之战,吴汉击灭割据势力公孙述之战,袁、曹官渡之战,曹操攻打乌桓之战,诸葛亮与刘备的“隆中对”,孙权与曹操争夺合肥之战,吕蒙袭取荆州之战;三国时期的魏将司马懿击灭孟达的上庸之战、平定公孙渊的辽东之战,蜀相诸葛亮五攻曹魏之战,魏灭蜀之战;西晋灭吴之战,晋将刘琨进攻石勒之战;东晋击败前秦的淝水之战,东鹉涎唷⒑笄刂剑荒媳背逼诘牧航掳韵绕蕉ê罹芭崖抑剑敝苊鸨逼胫剑凰屐镜矍畋蛭涞贾峦龉拢迥┝跷木步デ煌ǖ匿刂剑惶瞥趵钍烂衿蕉ㄑθ赎降那乘健⒒髅鹆跷渲艿暮佣健⑽Чネ跏莱浠靼荞冀ǖ碌幕⒗巍⒙逖糁剑钚⒐蕉ǜüu的丹阳之战,李靖反击突厥之战,唐中宗时张仁愿反击突厥收复漠南之战,宪宗时李愬雪夜奇袭蔡州之战;五代时期的晋(后唐前身)与后梁争夺河北的柏乡、魏州之战,后晋与契丹的阳城之战,等等。《百战奇略》所搜集和存录的百个战(事)例,一般都有战争发生的时间和资料来源,这为后人检索战争战例资料,研究中国古代军事史,提供了极大方便。
      第三、《百战奇略》列举了军事斗争领域里存在的大量对立统一关系,分篇立论,对比分析,说明相反相成的道理,充满辩证思想,是一部系统全面阐释古代军事范畴的重要著作。这是《百战奇略》一书最鲜明突出的特点。书中所列百战,虽然各自独立成篇,但各篇之间,并非孤立不连,而是正反成对有其内在联系。由于《百战奇略》已经意识到军事上的许多矛盾现象都是相反相成的,因而能从强与弱、众与寡、虚与实、进与退、攻与守、胜与败、安与危、奇与正、分与合、爱与威、赏与罚、主与客、劳与佚、缓与速、利与害、轻与重、生与死、饥与饱、远与近、整与乱、难与易等正反两方面,提出在不同情况下,要采取不同的作战原则和作战方法。为人们以辩证的观点分析研究战争,避免主观指导上的形而上学和片面性,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它从战争千变万化这一客观实际出发,只经触及到矛盾的双方既相互依存,又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的规律。这是《百战奇略》一书最为可贵的地方。例如,它在对“胜与败”这对矛盾现象的对比分析中,已经认识到胜利中潜藏着失败的种子,失败中包含有胜利的因素,胜与败将在一定的条件下相互转化的规律性。它认为,打了胜仗之后“不可骄惰,当日夜严备以待之”(《胜战》),如果“恃己胜而放佚”(《佚战》),就会反胜为败。它特别强调指出,在取得胜利的形势下,不可麻痹大意,对于来降之敌,“必要察其真伪,远明斥堠,日夜设备,不可怠忽,严令偏裨整兵以待之,则胜;不然则败”(《降战》)。可见,《百战奇略》已经认识到,“骄惰”、“放佚”、“怠忽”,就是由胜转败的条件。它认为,在打了败仗以后,不可畏怯气馁,只要能“思害中之利”(《败战》),认真接受教训,切实做到“整励器械,激扬士卒”(《败战》),养精蓄锐,“待其可用而使之”(《养战》),并且正确实施作战指导,选择有利战机,“候彼懈怠而击之”(《败战》),就能转败为胜。可见,《百战奇略》已经认识到,转败为胜的条件,就是接受教训,认真备战和正确的作战指导。《百战奇略》认为,“众与寡”这对矛盾的双方,在一定的条件下也是相互转化的。它指出,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作战,只要我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实施正确的作战指导,采取“设虚形以分其势”(《形战》)的“示形惑敌”战法,就可以使敌人分兵处处防我,“敌势既分,其兵必寡”(《形战》),而我集中兵力打敌一部,在战役战斗上处于“以众击寡”(《形战》)的有利态势,就可以各个歼灭敌人。可见,《百战奇略》已经认识到,实施正确的主观指导,乃是实现“敌众我寡”向“敌寡我众”转化的根本条件。《百战奇略》在“众与寡”这对矛盾的双方相互转化问题的认识上,已经包含有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如何通过主观努力,创造以劣势兵力战胜优势敌人的思想,这是十分可贵的。又如,在对“生与死”这对矛盾的分析中,《百战奇略》认为,对敌作战中,如果“临阵畏怯,欲要生,反为所杀。”(《生战》)意思是说,作战中如果贪生怕死,就有失败被杀的危险。反之,如果能够“绝去其生虑,则必胜”(《死战》)。意思是说,作战中如果抱定必死决心而战,就一定能获得胜利而生存。可见,《百战奇略》已经认识到,生与死在一定的条件下也是相互转化的。贪生怕死,是由生存向死亡转化的条件;而英勇奋战,则是由死亡向生存转化的条件。所以,《百战奇略》援引《吴子·治兵》说:“幸生则死”(《生战》),“必死则生”(《死战》)。这无疑是符合辩证观点的正确结论。总之,《百战奇略》已经较好地意识到军事斗争领域中一切矛盾的双方,不但相互依存而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而且将在一定的条件下各自向对立面方向转化。此种辩证地观察事物的思维方式,是应予充分肯定的。
      第四、《百战奇略》在著述方式和语言运用上,也是有其鲜明特点的。明人李赞在《武经总要·百战奇法序》中指出:“百法若传,每法既具所以,复引古将帅所行之有合者证之”。这大体上概括了《百战奇略》一书著述方式上的主要特点。该书按照古代作战双方的各方面情况(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外交的、军事的、地理的、气象的情况,等等),分为百战,各以单音词(计、谋、间、选、等等)设条立目;每战既以古代兵法为依据阐明兵机方略,又以古代适当战例事例加以印证;各战既相对独立成篇,又相互关联成正反对比,论史结合、辩证分析地论述了攻取战胜之道。此种论兵的编纂体例和著述方式,诚为后人研究兵学和著书立说之鉴。《百战奇略》在语言文字运用上的最大特点,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这就是:词简义赅,通俗易懂。像《百战奇略》那样运用几近白话体论兵著述的古代兵书,在宋以前是不多见的。因此,《百战奇略》一书的产生,不仅开创了古代兵学运用通俗语言文字著书立说的先例,而且为进一步传播和弘扬中国古代军事思想精华,发挥了积极作用。明、清之际,《百战奇略》之所以被兵家一再刊行,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其重要原因也在于它通俗易懂,好学好记。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百战奇略》作为一部专门以阐述作战原则和作战方法为主要特色的古代军事论著,无疑应在中国古代军事思想和军事学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占有重要位置。其价值主要有二:一是它的思想价值。《百战奇略》在继承以《孙子兵法》为代表的古典兵学思想的基础上,结合历代战争实践经验所综述和总结的内容丰富的军事原则,它从客观实际出发,辩证地分析研究战争的思想方法,不仅对宋以后军事思想的应用与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而且对我们今天分析和研究现代战争规律及其指导原则,仍有重要参考价值。二是它的学术价值。《百战奇略》一书所采用的以单音词设条立目的编纂体例,以古代兵法为立论依据、以古代战例为论证事例的论史结合、正反对比的著述方式,从现存古代兵书情况看是最早的,因而,它在我国军事学术发展史上起着发凡启例的重要作用。
      《白话百战奇略》由提示、译文、原文、注释、附录五部分组成,现依次逐项说明如下:
      (一)、“提示”: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扼要概括每篇“论述”的中心内容和精神实质,指出其所论与古典兵学理论的渊源关系以及其可取性或局限性。二是着重剖析每篇“史例”在作战指导上的得失与作战成败的关系,以及可供借鉴的经验教训。由于该书所引史例多数比较简略,故笔者一般都以史例原著进行分析,而分析中的引文,凡与《百战奇略》相同的,不再注明出处,不同或为其所无者,均括注出处。
      (二)、“译文”:在忠实于原意的前提下,力求做到准确无误、通俗畅达、生动可读,符合军事用语。如因原文成分残缺或过于简略而影响文义连贯处,所补之译文部分,一般都加圆括号“( )”。
      (三)、“原文”:以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马思进《武经总要·百战奇法》刻本为底本(简称“马本”),以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唐富春《武经总要·百战奇法》刻本(简称“唐本”)和王鸣鹤《登坛必究·百战》刻本(简称“王本”,但该刻本仅存录《百战奇法》前集之五十战)、崇祯九年(1636年)所刻《韬略世法》丛书收录的《百战奇法》之汪淇参订本(简称“汪本”)为参校本,对照有关正史原著进行校勘的,凡是重要校正处,均在本书“注释”中加以说明,不另出校记。原文校勘中需要强调说明的问题有二:其一、该书所引古代兵法(即“法曰”内容),凡与原著不同且影响原意的,均据原著校改,并在“注释”中说明校改理由;引文字词虽与原著不同,但不影响原意的,一般只注明原文,不作文字改动;凡引文脱漏成分,则补足后加方括号“〔 〕”。其二、该书所引的史例,凡引文与史籍相悖者,均据原著予以订正;引文字词虽与原著不同,但并未改变原意的,一般不再更改;引文凡有重要脱漏,不补则影响文义连贯完整或者减煞该书军事特色的,则据史书原著予以增补,所补成分加方括号“〔 〕”。
      (四)、“注释”:力求准确、简明,一般不作字源、词源考证。注释的主要内容是:生僻字词释义,重要专用术语,兵法引文及史例出处,历史人物及地名,重要校勘注文和足以证明其成书时代的避讳文字。这里需要着重说明的,史例中所涉及的历史人物,一般都加注释,但同一人物在不同篇目中多次出现时,只注释首次;战例中所涉及的历史地名,一般都注明今地名,但同一朝代的同一地名,虽在不同篇目史例中多次出现,只注释首次,不同朝代的同一地名,则分别注释。
      (五)、“附录”:为便于读者了解该书的成书时代及作者等问题,本书末附录拙文二篇:1、《百战奇略》不是明代刘基的著作;2、《〈百战奇略〉辨伪》质疑,笔者自知学植薄劣,水平有限,书中难免不足甚至错误之外,敬祈读者批评指正。
    [编辑本段]刘基简介

    09-10-21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how1223

    刘伯温

    一、计战
    凡用兵之道,以计为首。未战之时,先料敌将之贤愚,敌之强弱,兵之众寡,地之险易,粮食局之虚实。计料已寒,然后出兵,无有不胜。法曰: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

    二、谋战
    凡敌始有谋,我从而攻之,使彼计衰而屈服。法曰:上兵伐谋。

    三、间战
    凡欲征伐,先用间谍,觇敌之众寡、虚实、动静,然后兴师,则大功可立,战无不胜。法曰:无所不用间也。

    四、选战
    凡与敌战,须要选拣勇将、锐卒,使为先锋,一则壮其志,一则挫敌威。法曰:兵无选锋曰北。

    五、步战
    凡步兵与车骑战者,必依丘陵、险阴、林木而战则胜。若遇平易之道,须用拒马枪为方阵,步兵在内。马军、步兵中分为驻队、战队。驻队守阵,战队出战;战队守劝,驻队出战。敌攻我一面,则我两哨出兵,从旁以掩之;敌攻我两面,我分兵从后以捣之;敌攻我四面,我为圆阵,分兵四出以右击之。敌若败走,以骑兵追之,步兵随其后,乃必胜之方。法曰:步兵与车骑占著,必依丘陵、险阴,如无险阴,令我士卒为行马、疾藜。

    六、骑战
    凡骑兵与步兵战者,若遇山林、险阻、陂泽之地,疾行急去,是必败之地,勿得与战。欲战者,须得平易之地,进退无碍,战则必胜。法曰:易地则用骑。

    七、舟战
    凡与敌战于江湖之间,必有舟可楫,须居上风、上流。上风者,顺风,用火以焚之;上流者,随势,使战舰以冲之,则战无不胜。法曰:欲战者,无迎水流。

    八、车战
    凡与步、骑战于平原旷野,必须用偏箱、鹿角车为方阵,以战则胜。所谓一则治力,一则前拒,一则整束部伍也。法曰:广地则用军车。

    九、信战
    凡与敌战,士卒蹈万死一生之地,而无悔惧之心者,皆信令使然也。上好信以任诚,则下用情而无疑,故战无不胜。法曰:信则不欺。

    十、教战
    凡欲兴师,必先教战。三军之士,素习离合、聚散之法,备谙坐作、进退之令,使之遇敌,视旌麾以应变,听金鼓而进退。如此,则战无不胜。法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十一、众战
    凡战,若我众敌寡,不可战于险阻之间,须要平易宽广之地。闻鼓则进,闻金则止,无有不胜。法曰:用众进止。

    十二、寡战
    凡战,若以寡敌众,必以日暮,或伏于深草,或邀于隘路,战则必胜。法曰:用少者务隘。

    十三、爱战
    凡与敌战,士卒宁进死,而不肯退生者,皆将恩惠使然也。三军知在上之人爱我如子之至,则我之爱上也如父之极。故坠毁危亡之地,而无不愿死以报上之德。法曰:视民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

    十四、威战
    凡与敌战,士卒前进而不敢退后,是畏我而不畏敌也。若敢退而不敢进者,是畏敌而不畏我也。将使士卒赴汤蹈火而不违者,是威严使然也。法曰:威克厥,爱允济。

    十五、赏战
    凡高城深池,矢石繁下,士卒争先登;白刃始合,士卒争先赴者,必诱之以重赏,则敌无不克焉。法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十六、罚战
    凡战,使士卒遇敌敢进而不敢退,退一寸者,必惩之以重刑,故可以取胜也。法曰:罚不迁列。

    十七、主战
    凡战,若彼为客、我为主,不可轻战。为吾兵安,士卒顾家,当集人聚谷,保城备险,绝其粮道。彼挑战不得,转输不至,候其困敝击之,必胜。法曰:自战其地为散地。

    十八、客战
    凡战,若彼为主、我为客,唯务深入。深入,则为主者不能胜也。谓客在重地,主在散地故耳。法曰:深入则专。

    十九、强战
    凡与敌战,若我众强,可伪示怯弱以诱之,敌必轻来与我战,吾以锐卒击之,其军必败。法曰:能而示之不能。

    二十、弱战
    凡战,若敌众我寡,敌强我弱,须多设旌旗,倍增火灶,示强于敌,使彼莫能测我众寡、强弱之势,则敌必不轻与我战,我可速去,则全军远害。法曰:强弱,形也。

    二十一、骄战
    凡敌人强盛,未能必取,须当卑词厚礼,以骄其志,候其有衅隙可乘,一举可破。法曰:卑而骄之。

    二十二、交战
    凡与敌战,傍与邻国,当卑词厚赂结之,以为己援。若我攻敌人之前,彼犄其后,则敌人必败。法曰:衢地则合交。

    二十三、形战
    凡与敌战,若彼众多,则设虎虚形以分其势,彼不敢不分兵以备我。敌势既分,其兵必寡;我专为一,其卒自众。以众击寡,无有不胜。法曰:形人而我无形。

    二十四、势战
    凡战,所谓势者,乘势也。因敌有破灭之势,则我从而迫之,其军必溃。法曰:因势破之。

    二十五、昼战
    凡与敌昼战,须多设旌旗以为疑兵,使敌莫能测其众寡,则胜。法曰:昼战多旌旗。

    二十六、夜战
    凡与敌夜战,须多用火鼓,所以变乱敌之耳目,使其不知所以备我之计,则胜。法曰:夜战多火鼓。

    二十七、备战
    凡出师征讨,行则备其邀截,止则备其掩袭,营则防其偷盗,风则恐其火攻。若此设备,有胜而无败。法曰:有备不败。

    二十八、粮战
    凡与敌垒相对持,两兵胜负未决,有粮则胜。若我之粮道,必须严加守护,恐为敌人所抄。若敌人饷道,中分兵以绝之。敌既无粮,其兵必走,击之则胜。法曰:军无粮食则亡。

    二十九、导战
    凡与敌战,山川之夷险,道路之迂直,必用乡人引而导之,乃知其利,而战则胜。法曰: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

    三十、知战
    凡兴兵伐敌,所战之地,必预知之;师至之日,能使敌人如期而来,与战则胜。知战地,知战日,则所备者专,所守者固。法曰: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

    三十一、斥战
    凡行兵之法,斥堠为先。平易用骑,险阻用步。每五人为甲,人持一白旗,远则军前后左右,接续候望。若见贼兵,以次递转,告白主将,令众预为之备。法曰:以虞待不虞者胜。

    三十二、泽战
    凡出军行师,或遇沮泽、圮毁之地,宜倍道兼行速过,不可稽留也。若不得已,与不能出其地,道远日暮,宿师于其中,必就地形之环龟,都中高四下为圆营,四面受敌。一则防水潦之厄,一则备四围之寇。法曰:历沛圮,坚环龟。

    三十三、争战
    凡与敌战,若有形势便利之处,宜争先据之,以战则胜。若敌人先至,我不可攻,候基有变则击之,乃利。法曰:争地勿攻。

    三十四、地战
    凡与敌战,三军必要得其地利,则可以寡敌众,以弱胜强所谓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利,胜之半也。此言既知彼知己,但不得地利之助,则亦不全胜。法曰:天时不如地利。

    三十五、山战
    凡与敌战,或居山林,或在平陆,须居高阜,恃于形势,顺于击刺,便于奔冲,以战则胜。法曰:山上之战,不仰其高。

    三十六、谷战
    凡行军越过山险而阵,必依附山谷,一则利水草,一则附险固,以战则胜。法曰:绝山依谷。

    三十七、攻战
    凡战,所谓攻者,知彼者也。知彼有可破之理,则出兵以攻之,无有不胜。法曰;可胜者,攻也。

    三十八、守战
    凡战,所谓守者,知己者也。知己有未可胜之理,则我且固守,待敌有可胜之理,则出兵以攻之,无有不胜。法曰:知不可胜,则守。

    三十九、先战
    凡与敌战,若敌人初来,阵势未定,行阵未整,先以兵急击之,则胜。法曰:先人有夺人之心。

    四十、后战
    凡战,若敌人行阵整而且锐,未可与战,宜坚壁待之,候其阵久气衰,起而击之,无有不胜。法曰;后于人以待其衰。

    四十一、奇战
    凡战,所谓奇者,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也。交战之际,惊前掩后,冲东击西,使敌莫知所备。如此,则胜。法曰:敌虚,则我必为奇。

    四十二、正战
    凡与敌战,若道路不能通,粮饷不能进,推计不能诱,利害不能惑,须用正兵。正兵者,拣士卒,利器械,明赏罚,信号令,且战且前,则胜矣。法曰:非正兵,安能致远。

    四十三、虚战
    凡与敌战,若我势虚,当伪示以实形,使敌莫能测其虚实所在,必不敢轻与我战,则我可以全师保军。法曰:敌不敢与我战者,乖其所之也。

    四十四、实战
    凡与敌战,若敌人势实,我当严兵以备之,则敌人必不轻动。法曰:实而备之。

    四十五、轻战
    凡与敌战,必须料敌详审而后出兵。若不计而进,不谋而战,则必为敌人所败矣。法曰;勇者必轻合,轻合而不知利。

    四十六、重战
    凡与敌战,须备持重,见利则动,不见利则止,慎不可轻举也。若此,则必不陷于死地。法曰:不动如山。

    四十七、利战
    凡与敌战,其将愚而不知变,可诱之以利。彼贪利而不知害,可设伏兵以击之,其军必败。法曰:利而诱之。

    四十八、害战
    凡与敌各守疆界,若敌人寇抄我境,以扰边民,可于害处设伏兵,或筑障塞以邀之,敌必不敢轻来。法曰:能使敌人不得至者,害之也。

    四十九、安战
    凡敌人远来气锐,利于速战;我深沟高垒,安守勿应,以待其敝。若彼以事挠我求战,亦不可动。法曰:安则静。

    五十、危战
    凡与敌战,若陷在危亡之地,当激励将士决死而战,不可怀生,则胜。法曰:兵士甚陷,则不惧。

    五十一、死战
    凡敌人强盛,吾士卒疑惑,未肯用命,须置之死地,告令三军,亦不获已。杀牛燔车,以享战士,烧弃粮食,填夷井灶,焚舟破釜,绝去其生虑,则必胜。法曰:必死则生。

    五十二、生战
    凡与敌战,若地利已得,士卒已阵,法令已行,奇兵已设,要当割弃性命而战,则胜。若为将临阵畏怯,欲要生,反为所杀。法曰:幸生则死。

    五十三、饥战
    凡兴兵征讨,深入敌地,刍粮乏阙,必须分兵抄掠,据其仓廪,夺其蓄积,以继军饷,则胜。法曰: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五十四、饱战
    凡敌人远来,粮食不继,敌饥我饱,可坚壁不战,持久以敝 之,绝其粮道。彼退走,密遣奇兵,邀其归路,纵兵追击,破之必矣。法曰:以饱待饥。

    五十五、劳战
    凡与敌战,若便利之地,敌先结阵而据之,我后去趋战,则我劳而为敌所胜。法曰: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

    五十六、佚战
    凡与敌战,不可恃已胜而放佚,当益加严厉以待敌,佚而犹劳。法曰:有备无患。

    五十七、胜战
    凡与敌战,若我胜彼负,不可骄惰,当日夜严备以待之。敌人虽来,有备无害。法曰:既胜若否。

    五十八、败战
    凡与敌战,若彼胜我负,未可畏怯,须思害中之利,当整励器械,激扬士卒,候彼懈怠而击之,则胜。法曰:因害而患可解也。

    五十九、进战
    凡与敌战,若审知敌人有可胜之理,则宜速进兵以捣之,无有不胜。法曰:见可则进。

    六十、退战
    凡与敌战,若敌众我寡,地形不利,力不可争,当急退以避之,可以全军。法曰:知难而退。

    六十一、挑战
    凡与敌战,营垒相远,势力相均,可轻骑挑攻之,伏兵以待之,其军可破。若敌用此谋,我不可以全气击之。法曰:远而挑战,欲人之进也。

    六十二、致战
    凡致敌来战,则彼势常虚;不能赴战,则我势常实。多方以致敌之来,我据便地而待之,无有不胜。法曰:致人而不致于人。

    六十三、远战
    凡与敌阻水相拒,我欲远渡,可多设舟楫,示之若近济,则敌必并众应之,我出其空虚以济。如无舟楫,可用竹木、蒲苇、罂缶、瓮囊、枪杆之属,缀为排筏,皆可济渡。法曰:远而示之近。

    六十四、近战
    凡与敌夹水为阵,我欲攻近,反示以远,须多设疑兵,上下远渡,敌必分兵来应,我可以潜师近袭之,其军可破。法曰:近而示远。

    六十五、水战
    凡与敌战,或岸边为阵,或水上泊舟,皆谓之水战。若近水为阵者,须去水稍远,一则诱敌使渡,一则示敌无疑。我欲必战,勿近水迎敌,恐其不得渡。我欲不战,则拒水阻之,使敌不得济。若敌率兵渡水来战,可于水边伺其半济而击之,则利。法曰:涉水半渡可击。

    六十六、火战
    凡战,若敌人居近草莽,营舍茅竹,积刍聚粮,天时燥旱,因风纵火以焚之,选精兵以击之,其军可破。法曰:行火必有因。

    六十七、缓战
    凡攻城之法,最为下策,不得已而为之。所谓三月修器械,三月成距堙者,六月也。谓戒为己者,忿躁不待攻具而令士卒蚁附,恐伤人之多故也。若彼城高池深,多人而少粮,外无救援,可羁縻取之,则利。法曰:其徐如林。

    六十八、速战
    凡攻城围邑,若敌粮多人少,外有救援,可以速攻,则胜。法曰:兵贵神速。

    六十九、整战
    凡与敌战,若敌人行阵整齐,士卒安静,未可轻战,伺其变动击之,则利。法曰;无邀正正之旗。

    七十、乱战
    凡与敌战,若敌人行阵不整,士卒喧哗,宜急出兵以击之,则利。法曰:乱而取之。

    七十一、分战
    凡与敌战,若我众敌寡,当择平易宽广之地以胜之。若五倍于敌,则三术为正,二术为奇;三伞于敌,二术为正,一术为奇。所谓一以当其前,一以攻其后。法曰:分不分为縻军。

    七十二、合战
    凡兵散则势弱,聚则势强,兵家之常情也。若我兵分屯数处,敌若以众攻我,当合军以击之。法曰:聚不聚这孤旅。


    七十三、怒战
    凡与敌战,须激励士卒,使忿怒而后出战。法曰:杀敌者,怒也。

    七十四、气战
    夫将之所以战者,兵也;兵之所以战者,气也;气之所以盛者,鼓也。能作士卒之气,则不可太频,太频则气易衰;不可太远,太远则力易竭。须度敌人之至六七十步之内,及可以鼓,令士卒进战。彼衰我盛,败之必矣。法曰:气实则斗,气夺则走。

    七十五、逐战
    凡追奔逐北,须审真伪。若旗齐鼓应,号令如一,纷纷纭纭,虽退走,非败也,必有奇也,须当虑之。若旗参差而不齐,鼓大小而不应,号令喧嚣而不一,此真败却也,可以力逐。法曰:凡从勿怠,敌人或止于路,则虑之。

    七十六、归战
    凡与敌相攻,若敌无故退归,必须审察,果力疲粮竭,可选轻锐蹑之。若是归师,则不可遏也。法曰:归师勿遏。

    七十七、不战
    凡战,若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兵势不利,彼或远来,粮饷不绝,皆不可与战,宜坚壁持久以敝之,则敌可破。法曰:不战在我。

    七十八、必战
    凡兴师深入敌境,若彼坚壁不与我战,欲老我师,当攻其君主,捣其巢穴,截其归路,断其粮草,彼必不得已而须战,我以锐卒击之,可败。法曰:我欲战,敌虽深沟高垒,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

    七十九、避战
    凡战,若敌强我弱,敌初来气锐,且当避之,伺其疲敝而击之,则胜。法曰: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八十、围战
    凡围战之道,围其四面,须开一角,以示生路,使敌战不坚,则城可拔,军可破。法曰:围师必缺。

    八十一、声战
    凡战,所谓声者,张虚声也。声东而击西,声彼而击此,使敌人不知其所备,则我所攻者,及敌人所不守也。法曰: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

    八十二、和战
    凡与敌战,必先遣使约和。敌虽许诺,言语不一。因其懈怠,选锐卒击之,其军可败。法曰:无约而请和者,谋也。

    八十三、受战
    凡战,若敌众我寡,暴来围我,须相察众寡虚实之形,不可轻易遁去,恐为尾击。当圆阵外向,受敌之围,虽有缺处,我自塞之,以坚士卒心,四面奋击,必获其利。法曰:敌若众,则相众而受敌。

    八十四、降战
    凡战,若敌人来降,必要察其真伪。远明斥堠,日夜设备,不可怠忽。严令偏裨,整兵以待之,则胜,不然则败。法曰:受降如受敌。

    八十五、天战
    凡欲兴师动众,伐罪吊民,必在天时,非孤虚向背也。及君暗政乱,兵骄民困,放逐贤人,诛杀无辜,旱蝗冰雹,敌国有此,举兵攻之,无有不胜。法曰:顺天时而制征讨。

    八十六、人战
    凡战,所谓人者,推人士而破妖祥也。行军之际,或枭集牙旗,或杯酒变血,或麾竿毁折,惟主将决之。若以顺讨逆,以直伐曲,以贤击愚,皆无疑也。法曰:禁邪去疑,至死无所之。

    八十七、难战
    凡为将之道,要在甘苦共众,如遇危险之地,不可舍众而自全,不可临难而苟免,护卫周旋,同其生死如此,则三军之士岂忘已哉?法曰:见危难,毋忘其众。

    八十八、易战
    凡攻战之法,从易者始。敌若屯备数处,必有强弱众寡。我可远其强而攻其弱,避其众而击其寡,则无不胜。法曰: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

    八十九、离战
    凡与敌战,可密候邻国君臣交接有隙,乃遣谍者以伺之。彼若猜贰,我以精兵乘之,必得所欲。法曰:亲而离之。

    九十、饵战
    凡战,所谓饵者,非谓兵者置毒于饮食,但以利诱之,皆为饵兵也。如交锋之际,或乘牛马,或委财物,或舍辎重,切不可取之,取之必败。法曰:饵兵勿食。

    九十一、疑战
    凡与敌对垒,我欲袭敌,须丛聚草木,多张旗帜,以为人屯,使敌备东,而我击其西,则必胜。或我欲退,伪为虚阵,设留而退,敌必不敢追我。法曰:众草多障者,疑也。

    九十二、穷战
    凡战,如我众敌寡,彼必畏我军势,不战而遁,切勿追之,盖物极则反也。宜整兵缓追,则胜。法曰:穷寇勿追。


    九十三、风战
    凡与敌战,若遇风顺,致势而击之;或遇风逆,出不意而捣之,则无有不胜。法曰:风顺致势而从之,风逆坚阵以待之。

    九十四、雪战
    凡与敌人相攻,若雨雪不止,觇敌无备,可潜兵击之,其势可破。法曰:攻其所不戒。

    九十五、养战
    凡与敌战,若我军曾经挫衄,须审察士卒之气,气盛则激励再战;气衰则且养锐,待其可用而使之。法曰:谨养勿劳,并气积力。

    九十六、畏战
    凡与敌战,军中有畏怯者,鼓之不进,未闻金先退,须择而杀之,以戒其众。若三军之士,人人皆惧,则不可加诛戮,重壮军威。须假之以颜色,示亦不畏,说以利害,喻以不死,则众心自安。法曰:执戮禁畏,太畏则勿杀戮,示之以颜色,告之以所生。

    九十七、书战
    凡与敌对垒,不可令军士通家书,亲戚往来,恐言语不一,众心疑惑。法曰:信问通,则心有所恐;亲戚往来,则心有所恋。

    九十八、变战
    凡兵家之法,要在应变。好古知兵,举动必先料敌。敌无变动,则待之;乘其所变,随而应之,乃利。法曰: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九十九、好战
    夫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实不得已而用之。不可以国之大,民之众,尽锐征伐,争战不止,终致败亡,悔无所追。然兵犹火也,弗戢,将有自焚之患,黩武穷兵,祸不旋踵。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

    一百、忘战
    凡安不忘危,治不忘乱,圣人之深戒也。天下无事,不可废武,虑有弗庭,无以捍御。必须内修文德,外严武备,怀柔远人,戒不虞也。四时讲武之礼,所以示国不忘战。不忘战者,教民不离乎习兵也。法曰:天下虽平,忘战必倾。

    10-01-06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