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大国矛盾

什么是大国矛盾
09-06-12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liuxhy

    大国关系是否达到质变临界点?

       总体看,大国间仍存在程度不同的竞争性,美国的霸权性质仍冲击大国关系;尽管未来大国间的竞争继续发展,但大国相互借重和制约仍是主流。

       ■杨鸿玺

       2007年上半年,俄罗斯和美国围绕美国坚持在波兰和捷克建立反导基地问题进行了激烈对抗,有分析认为“冷和平”到来。6月6日到8日,八国首脑会议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议在德国召开。其间的大国关系互动和关注焦点非常值得关注。伴随国际格局从两极向多极演变,国际关系持续发生深刻变化,大国关系稳中趋变的一面继续发展。大国关系互动与发展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政治、经济、军事、能源和资源、宗教与文化等因素对大国互动的综合影响明显增强。

       当前大国关系互动的新特点

       大国关系在“一超多强”结构上保持动态稳定,并表现出均衡性和阶段性。大国关系经历着快速的分化组合,大国实力对比彼此消长并日益均衡。中、印等发展中大国呈加速发展态势,俄复兴势头较强,日本经济稳步复苏并谋求更强的政治和军事地位,欧盟继续推进一体化进程,美国的绝对地位仍然高居第一,但就实力运用而言相对下降。作为惟一的超级大国却面临诸多羁绊,美国主导世界的图谋力不从心,世界格局在单极与多极之间摆动。大国关系的急速互动与调整呈现出较强的相互协调,在保持良性竞争的同时表现出更多的稳步合作。

       当前和今后的较长时期,一超多强的大国关系结构能够保持相对均衡,美国与其他大国之间互相借重的一面继续展现,各国力图通过合理竞争谋求各自的发展利益,俄罗斯、中国、印度等传统的非西方大国认同并努力融入该结构,回避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但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其他方面并非无所作为,力图对美国有所制约,欧洲努力斡旋中东诸问题,日本近来对美国也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这些都使美国的单边主义不得不有所克制。

       大国关系中的非敌对性和非集团化趋势增强,其利益渗透和共同面增多。相比以往大国崛起的争霸历史,今天的后发大国都努力通过经济追赶和科技发展来增强实力,极力避免与既成强国发生政治或军事冲突,大国间的对抗性减弱,努力保持良性互动的可能性在增大。特别是2001年9月以来,大国间关系尽管亲疏不一,但其关系处理和互动针对其他大国的一面明显下降。大国结盟态势并非联合一方反对另一方,两国发展关系都尽力避免被用来反对第三国。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关系虽小有波折但总体上看依然显得稳定而成熟,俄罗斯内心实质上一直没有放弃试图最终融入大欧洲的努力。因此,尽管美俄之间对立性较强(美国坚持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引起俄罗斯高层的激烈反对,北约和欧盟东扩涵盖范围广阔),但俄美关系一直保持斗而不破态势,避免发生直接冲撞。当然,大国之间合作与借重的程度在不同领域各不相同。总体来看,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大国间的合作远大于竞争;在传统安全领域,大国间的竞争依然显得比较突出。同时,西方阵营内部的合作趋势继续发展,西方阵营与其他大国和发展中国家集团的协调增多。

       各大国均从战略高度制定和实施大国关系互动方略,大国关系互动的关联性增强。不可否认,大国围绕国家利益而进行的有限度竞争与摩擦依然激烈,但在全球化时代,国家利益不是绝对的,为取得共赢发展,各大国在协调发展战略、解决重大安全和热点问题等方面寻求越来越多的妥协和借重,尤其大国首脑互访频繁,高层热线频繁沟通,战略对话与协作增多。为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大国关系的多层次性增强,双边关系融合于三边或多边关系之中。历史上非常流行的所谓战略三角继续存在并良性互动,特别是中、美、俄关系依然是影响大国关系全局的重要框架,欧、日、印等国参与其中。面对一系列重大问题,大国在多边领域加强磋商与合作,在处理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联合国改革、中东问题等方面逐步形成定期会晤机制;南北对话的势头有所恢复,八国集团与中、印等发展中大国在发展问题上的磋商增多。在大国合作进程中,经济、科技以及文化手段和渠道被广泛应用,这些都是促进大国关系良性发展的重要黏合剂。

       大国关系的两面性

       经济和科技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等相对有利的国际大背景促进了大国协调与合作。冷战结束至今,经济全球化大潮发展迅猛,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不仅面临量的快速扩张,也面临质的深化;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使各领域的交流更加深入和便捷;国际贸易和技术的发展带动了国际分工以及资本、人才、资源的跨国流动;世界能源与资源供应问题日益突出,经济全球化负面影响日益突出;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发展模式多样化在曲折中前进,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挑战也同步增加。可以说,传统大国、新兴大国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既是一种客观要求,也是主观需要,相互合作的基础日益广泛而牢固,相互依存大大加深。比如,近几年来,国际原油价格高位震荡,能源供应大国、能源消费大国之间的合作与竞争交叉进行,大国之间的能源协调与合作成为最终的多赢之路。

       非传统安全领域的重大问题迫切需要大国协调与合作,并成为国际关系发展的新“亮点”。 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美国推动大规模反恐以来,虽然世界总体形势基本稳定,但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和恐怖主义相互激发,加重世界局势的局部动荡。民族、宗教、领土、领海问题导致的矛盾上升,地区热点此起彼伏,非传统安全形势严峻,恐怖主义、非法移民、毒品犯罪、核扩散、环境污染、生态灾难、疫病流行等跨国性的问题突出,严重威胁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各大国努力推动协调与合作已成为维护大国利益和人类共同利益的重大责任,也是顺应全球化时代国际形势发展的客观要求。大国在共同应对一系列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已经展开了良好合作,并取得了较好效果,但综合防治措施还需继续加强。值得注意的是,大国安全的关注焦点存在转移和演变,反恐的焦点位置今后可能逐步降低,而防扩散问题可能继续高度吸引大国的注意而成为突出热点,当前在伊朗和朝鲜核问题上的大国关注就是例证。

       未来的大国关系趋势与轨迹

       大国关系可望继续向着重视相互协调与合作的方向互动和发展。未来几年,单边冲击多边及其引发的竞争态势依然存在,但多边协调与合作仍将是促进大国关系发展的主要方面,大国在一些涉及全球安全和人类发展的重大问题上将继续加强沟通与合作。其中美国对外战略和政策的调整,将继续对大国关系产生重要影响。其他大国出于不同考虑,对美国展开制衡、互动与合作,但侧重点和程度不同。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施展空间将日益压缩,受自身困难处境的制约,美国在重大国际和热点问题上与其他大国加强磋商与寻求合作的多边趋向继续回升,并做出必要妥协。尤其美国与日本、欧洲和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友之间的战略合作继续稳步推进,合作多于竞争。美中关系的两面性继续存在,但关系互动发展相对稳定。美国和俄罗斯在安全领域的竞争或将持续升温,美国可能不得不适当考虑和照顾到俄罗斯的强烈反应和地缘利益。

       大国互动的手段和架构将继续保持多样性和多层次性并保持动态均衡。大国协调层次多元化、环环相扣,如联合国框架下的五常机制将继续成为大国关系互动的全球性制度框架;八国集团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是大国协调经济利益的重要舞台;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东问题四方会议以及伊朗核问题磋商机制等,仍将是大国协调重大安全问题的地区机制。同时,其他次大国或区域性实体也从不同层次继续影响大国关系,冷寂多年的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等发展中国家联合体活动重趋活跃,东盟、非盟、南盟以及其他诸多地区合作组织表现出强化地区一体化势头,并不断就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发出声音。大国也开始重视和借助这些地区组织的作用和影响,推动解决地区热点和国际问题,推进区域性合作。大国关系在纵横捭阖、相互制约、相互借重的过程中,谋略和手段更加巧妙。作为主要通过国家的文化、价值观和内外政策等非物质的国际传播来施加影响的重要手段,软实力越来越受到大国的重视,它对大国关系越来越产生积极影响,继续拉近大国距离,增加大国间的黏合度。

       对大国关系互动的不确定性和竞争性一面仍然需要高度关注,保持足够清醒。不能忽视台湾问题、核扩散等重大问题和地区热点对大国关系的重大影响,尤其美国因素的动向和影响值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要对有关方面玩弄边缘政策而可能导致的大国擦枪走火的行为保持高度警惕。大国合作从来都是与大国竞争相伴而生的,现在就明确断言大国冲突已经被大国合作取代尚为时过早,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的本质考虑和天然的利益追求,大国冲突消弭和退场的过程艰难而漫长。美国的军事投入和目标设定,无论从纵向还是横向比较都创历史新高。北约、八国集团以及美国其他战略同盟的政策走向也继续影响和牵制大国合作关系发展。可以说,大国之间的对抗性减弱但并未消失,依然不同程度存在。

       总之,地缘政治争夺、战略资源争夺以及冷战思维等诸多因素依然深刻制约着大国关系的良性发展,大国关系要实现平稳发展,必须着力推动求同存异、趋利避害,加强合作和互补的一面,减弱竞争和摩擦的一面,尽可能推动大国合作的局面延长和持续发展,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

       (作者系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09-06-12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