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你是谁

范小青的短篇小说<不记得你是谁>的叙事艺术有哪些?
08-12-04  匿名提问 发布
7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djr003

    路过

    08-12-0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caiwu_yx

    在范小青二十多年的写作中,短篇小说的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早期的小说比较散淡,自然平和,仿佛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没有明确的叙事目标,更不想追求终结性的叙事结果。新世纪前后,这一风格有了变化,许多作品不但有了明确的叙事结果,而且集中、坚定、甚至富有很强的戏剧性,一波三折,转折、层次非常明显。这次较为全面地阅读了范小青的作品后,发现其实这种转变并不是根本性的,彻底的,她的主导风格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准确地说,她是将一些她以前未曾使用的一些小说要素引入了创作,使她的短篇小说饱满、结实、线条更硬朗,当然也使短篇小说艺术风格更加成熟,更加宽广,更加富有表现力了。对自己短篇的这些变化,范小青曾这样对说过:
      从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这些时间里,我的写作,尤其是短篇的写作,基本上就是你所说的那种“淡淡的,散散的,不讲究故事,就是那么一个过程,一段事情,一种氛围”。对我来说,好像写那样的小说比较容易,似乎与我身上的什么东西有着一些本质的联系或者是别的什么联系,因此是自然顺畅的,我不敢吹牛说容易到闭着眼睛就能写,至少也经常是下笔如流水的。比如你说到的《鹰扬巷》,一旦把握了那种氛围,几乎只要几句对话就能解决了。
      可是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变得让我措手不及。因为我突然觉得,我不能再这样写下去,我知道我的《鹰扬巷》是一篇好的小说,但我不能再写。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不会写故事,想象能力也不够强,很难有精巧的构思让小说圆圆满满的呈现出来,但是现在我硬着头皮去走这条路。
      其实在我苦苦求圆的时候,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怀念从前的那种自然散状的,正如你说,我在近几年的短篇创作中,也仍然有这样的小说,如你提到《想念菊官》、《六福楼》、《东奔西走》,《苏杭班》都是我心底里很喜爱的作品,手心手背都是肉。(见范小青与笔者的对话)
      范小青认为她的短篇小说风格的一些核心要素是受了现代小说的影响,她“喜欢《枪火》、《忘情季节》这样的电影,因为它们把丰富复杂的故事隐藏在了背后,在表面上,它们是跳跃的,不连贯的,但是背后的故事让人浮想联翩,余味无穷。”(同上)其实,这不仅仅是艺术观念与艺术趣味的问题,根本上关乎她对世界的理解,特别是她对历史的理解。因为从本质上说,小说与历史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小说与历史对经验来说,不管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它都是一种后叙述,这种后叙述能够把握经验吗?换句话说,主体的叙述能否保证还原客观的经验,如果不能,我们就不能保证客观的经验是一种有序的存在,有规律的存在,毋宁说它是偶然的,混沌的与碎片化的,它为我们所能感知所能理解的要远远少于我们所不能感知与理解的,所以,从本质上说,将经验组织化、有序化与明晰化可能是不明智的。这才是范小青短篇美学的核心所在,我们因此也就不难理解范小青短篇小说的隐匿、模糊、连续与残损的形式特征。
      也许因为这一点,范小青对历史有一种特别的执拗,几乎已成规律,她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现实叙事后,总要回到历史中去,她明明知道对历史、对一切客观经验的寻找与重建都有可能是无功而返,但偏偏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尝试,以至于寻找、考辨成了范小青短篇小说的叙事母题,而它作为作品的副部主题更是出现在大量的篇什当中。《在街上行走》可以作为典型的个案来分析。故事开始于一个收旧货的,他将一些旧书收来再卖到旧书店里。一次他“收购到一大堆旧笔记本,是一个人写的日记”,与废品收购站讨价还价不成,被一个旧书店老板高价收购了,因为“店主有一种天生的职业的敏感,他的鼻子已经嗅到了历史的气息”,店主想转手,但并不顺利,日记无头无尾,“店主化了很大的精力去考证,去寻找些什么,甚至还跑到外地去,但一直没有结果”,当他想找收旧货的去寻找日记的卖家时,已无法寻找。而这头,误卖日记的人正急着寻找失散的日记,当然也是毫无结果。“最怕丢失的恰恰丢失了,而且都是很难再找回来的,所以,大家常说,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若干年过去了,书店的店主已经故去,他的后人因不再从事这桩生意将日记锁在了贮藏室里,房子也易手租给新主人,这人好读书,新近读的是一个人的日记,遗憾的是缺了三年,他不知道这缺的就是锁在这房子的贮藏室里。故事又回到了收旧货的身上,有一天,有人问他有没有收到一堆日记,他依稀记得,但却再也想不起来卖给谁了。……我这里不殚罗嗦尽可能地将这篇小说主要的故事线索交待明白,看上去线索交错,人物众多,忙了半天却收获的却是遗失、盲点、错误、残缺与虚无,日记以及它所象征的历史看上去那么唾手可得但却总是与我们失之交臂。诸如此类的作品还有许多,如对一些历史地名、遗迹的寻访(《蓬莱古井》、《真娘亭》),对一些人物的寻访与考辨(《我们的朋友胡三桥》、《寻找失散的姐妹》、《想念菊官》),对历史与传统的寻绎(《石头与墓碑》、《请你现在就开花》),以及人事的回望(《医生》、《六福楼》、《错误路线》、《鹰扬巷》、《谁记得你》、《冯余的日子》)等等,人名、墓碑、地名、艺术品、古玩、方志、古建筑、地下的出土文物等等都是与《在街上行走》具备同一功能的符号,它们之间存在结构主义语言学上的可以互相替代的隐喻关系。
      目前的风格是范小青短篇小说的第二或第三代产品,按范小青的心气,它肯定还会出新和升级版。

    08-12-0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2姐

    飞过。

    08-12-0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五月的雪love醒了

    没有看过啊

    08-12-04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