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债务危机

  ——温州快速去杠杆,企业浴火重生
  高杠杆引发的喋血疯狂过后,“温州经验”为企业有效去杠杆开出了哪些药方?
  全国两会虽已成功闭幕,但企业去杠杆的声音仍未减退,“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把去杠杆作为重要目标之一,就是要降低经济对杠杆的依赖性,降低全社会融资结构中对债务融资的依赖程度。去杠杆的核心即去金融风险。
  如何解决债务危机
  总体来看,我国企业的杠杆率确实偏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数字和我国有关方面统计数字,截至2016年三季度,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约为166%,资产负债率超过56%,与世界发达经济体89%、新兴经济体106%的数据相比着实令人担忧。世界上的多次经济危机表明,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债务的扩张时,容易引发经济危机。因此,我国必须高度重视企业“去杠杆”的重要性。
  而六年前,由温州率先爆发的民间借贷危机进而引发的跑路潮、倒闭潮、跳楼惨剧想必大家还铭记于心。而引发这场狂潮的背后便是高杠杆所带来的人性疯狂。

  高杠杆下撬动的喋血疯狂
  不得不说,高杠杆撬动的不仅仅是资金的力量,更放大了人性的贪婪,在高杠杆下必定会惹人陷入疯狂。
  1、暴走的疯狂炒房团
  被誉为“东方犹太人”的温州商人,自改革开放以来,迅速积累了丰富的资本,从2000年开始温州人开始在全国各地开始疯狂买楼,似乎有种要买下全世界的疯狂。2001年8月18日,150多个温州人坐满了三节火车厢奔赴上海,三天买走了100多套房子,5000多万元现金砸向上海楼市。随后几年,约2000亿元的资金砸向各地房地产。接着,温州某老板腰挂35把别墅钥匙的传奇红遍网络。所到之处,带动了当地房价的极速飙升,部分地区的房价已经接近10万元/平方米。高房价的背后是导致大量实体企业转向房地产,房地产泡沫一旦刺破,众多开发商、炒房者将血本无归。
  自2010年开始中央政府开始对房地产进行了史上最为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炒房团遇到了调控的寒冬,手中天量房产堆积,价格却不断下滑的尴尬境地,温州新建商品房比最高价时已下跌百分之三四十,有的甚至已对折,2010~2011年期间,“限购令”等房地产调控政策迭出再加上过高比例融资的财务成本, 30%的温州炒房者已经退出市场,剩下来的一半炒房者,在房价下跌、融资成本重负下,变卖房产也已经资不抵债。最后百分之二三十的炒房者,资金链断裂的危险甚嚣尘上。

  2、独特的“老太太银行”现象
  在温州农村,还有一股令人咋舌的“金融力量”——老太太。她们其貌不扬,却是村子里公认的资金中转人,虽然这些老太太大都没什么文化,却牢牢把控着温州农村的金融命脉。借贷利息高达20%左右,有人据此称温州乡村的这种金融文化为“老太太银行”,极为贴切。由此折射出的是当地民间高利贷的普遍和疯狂。
  2010年以来,温州地区民间借贷利率一路走高。相关监测统计,温州中介民间借贷机构年化最高利率高达40%左右,事实上真实的贷款利率还不止这个数。疯狂的民间借贷,成为压垮部分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1100亿民间借贷的总盘子中,仅有35%用于实业经营,其他都用作各种投资和拆借。实体企业利润率也许只有3%-5%,别说8%、6%甚至2%的月息都难以承受,但为了周转资金,不借就可能倒闭,而借还存在转机的可能,于是他们铤而走险,不少中小企业把高利贷看成救命稻草。借高利贷更像一场赌博,咋舌的高利率把中小企业推上走钢丝的陷阱,稍有差池,回款慢了,企业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仅当年九月,温州就有近30家上规模的企业老板应企业资金断裂,在借贷债务的巨大压力下,悄悄“跑路”,曾经在一天时间内就发生9名身价千万以上的老板突然蒸发,个别老板承受不了巨大债务压力,选择了“跳楼”自杀这条不归路。

  3、担保互保链条引发企业倒闭的“多米诺骨牌”现象
  紧随其后的是温州企业的互保联保危机。中小民营企业处于相对劣势的地位恐怕众所周知,要想求得发展,获得融资,光有抵押物还不够,还要与其他企业互保联保,这个杠杆一加,涉及的可能是数十个、上百个的互保企业,然而,这个曾被认为是银行为企业融资服务的创新和行之有效的风险防控模式却被广为推崇。如果说民间借贷主要基于个人投机或者说“炒钱”,出了问题,影响的是家庭或者是比较小的范围,而担保危机影响的是多家企业,而且基本上是生产制造型企业,事实上也只有这种实业企业担保,才会被银行认可为有效,正是这类企业构成了温州经济的基本面,担保危机影响的就是这个基本面。一家担保企业出现还款困难,很可能会将整条担保圈内的企业拖垮,形成企业倒闭的多米诺骨牌。

  4、过度宽松的信贷政策导致企业家野心膨胀
  因为2008年由美国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中国政府为了刺激国内经济发展,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就是“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温州精明的商人何其敏感?那时在温州商人们眼里,简直遍地是钱,银行纷纷将贷款送上门,并且申贷条件优惠。很多雄心勃勃的温州企业开始从金融机构大量贷款来扩大生产,买地、建厂、投产,一种短贷长投的漫漫路途为后来危机的爆发埋下伏笔。而这些钱都流向了哪里?多是集中流向了光伏、太阳能等产业,最终导致这些行业产能的严重过剩,加之这些企业家盲目扩张、外部环境影响等一系列的因素导致企业陷入危机,而这时候,企业即使踩下刹车也为时已晚。天有不测风云,给企业家致命一击的是银行突然开始收紧银根,对企业抽贷压贷,这无疑让头痛的企业家雪上加霜。为了还银行的钱,民间借贷虽然利息很高,却是不得已而借之,待银行贷款还上,或还旧借新的钱放出来,再还高利贷,就这样,高杠杆下的拆东墙补西墙模式开启。

  去杠杆势在必行,金改凸显成效
  温州企业破产倒闭、老板跑路自杀的恶劣状况引起中央高度重视,2011年10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亲自到温州调研后与专家团队采取措施,2012年,国务院批准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为解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也为全国金融改革探路,由此开启了温州加大力度去杠杆的改革之路。从风险突发到率先突围,从“温州试点”到“温州经验”,温州金融改革“去杠杆”的改革成效十分显著。
  从应急式处置,到整体式协调,再到组团式帮扶,终于,经过多年的改革,一直持续向上的温州不良贷款率呈现出“震荡下行”之势。其他与企业金融风险状况、区域金融生态环境紧密相关的指标,如出险企业数、企业司法破产数等指标,也开始呈现回落的抛物线走势。
  数据显示,从金改至2016年年底,温州累计处置了不良贷款1600多亿元,银行不良率降至3.13%,是温州市银行不良贷款率自2013年以来的新低点。
  数据的背后是一家家企业的“解困”。几年来,向政府申请帮扶的企业共有1200来家,经帮扶化解取得成效的1100多家,算上相关联的担保、互保企业,直接受益的企业超过3000家。
  温州成功从风险高发地变为率先突围地,开始陆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到温州“取经”。

  “温州经验”为企业有效去杠杆开出了哪些药方?
  随着温州企业去杠杆成功案例在全国的推广,当年主持温州金改的经济学家之一、曾直面向温家宝总理提出改革建议并意见大部分融入《国九条》的周德文愈发觉得有责任将自己三十多年来研究总结的温州模式、对温州债务危机爆发的见证以及积极参与化解债务危机的经验系统性的推广出去,让松散的危机处置方法集中化、专业化,让全国各地还在饱受高杠杆带来钻心之痛的企业家可以快速有效的学习和借鉴。
  于是,周德文从温州孕育,由上海起步,面向全国整合了诸多优秀的经济学家、危机管理学家、法学专家、司法审计专家、债务重组与核心风险管控专家、企业操盘手及产业资源整合专家,组建了一支专业为企业处置债务危机的精英团队——上海中和正道。经过对全国各地400多家企业的债务重组案例,被众多政府机构社会团体的认可和引进,被美誉为“企业医生“的上海中和正道总结温州处置债务的成功经验,为广大企业在去杠杆方面开出以下药方:
  1、活下去。通过债务危机化解、不良资产回购、民间债务消除等债务重组的方式,降低企业债务杠杆、化解企业的法律风险并做好债务应对与司法应诉、切断担保互保,并通过制定重生战略、设立防火墙、保护主营业务、搭建融资基础等方式全面化解企业债务危机。
  2、跑起来。企业除了一套完善的救治体系,还需要一整套有效的康复体系,通过主营业务托管、产业整合并购的方式,不仅能为企业引进人才、导入先进的管理系统,注入流动资金,增加企业造血功能,更能让企业清除今后发展的诸多限制壁垒。
  3、飞起来。在这场危机中活下来的企业,有可能不是最优秀的企业,但却是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企业,唯有活下去,再通过企业医生的救治+康复双重体系的保护,企业才有可能在今后跑起来、飞起来,实现企业的再度腾飞,以时间换空间,以现在博未来。
  这三点,是上海中和正道经过温州模式的淬炼,及多年来对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成功重组后总结而得出的几大宝贵“药方”,也是企业去杠杆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17-07-07  中和正道688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