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经济(四):国 企 怎么办?

  越南与中国一样,长期实行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一个特点,就是国 企 多。

  关于国企,意见分歧很大。总的来说,负面的看法居多;正面的偏少,而且居于守势,疲于应付。

  我个人对国 企 原来是有成见的,现在却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经济的后面从来有两只手。一只是市场无形的手,这只手是非理性的、顺周期的。经济好的时候,它锦上添花乃至火上浇油,直到膨胀成泡沫;泡沫破裂,它又墙倒众人推,雪上加霜。本轮全球经济衰退就是这样。

  另一只手是政府。只有这只有形的手,才会从理性出发、从整体出发,选择逆势而动,逆周期而动,在大家不投资的时候投资,大家不消费的时候消费,大家去杠杆的时候加杠杆。

  在市场经济国家,政府单靠财政逆势而动,力量是单薄的,可能无力回天。但如果加上两个帮手,就可能把局势扭转过来。一个是国有银行,一个是国有企业。比如2009年四万亿的时候,国有银行逆势放贷,国有企业逆势借钱,硬生生地扛了过来。

  据说,当时的领 导 人 曾无比感慨国企在关键时刻的作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国企是政府逆周期的得力助手。在市场头脑发热的时候,政府和国企是清凉剂;在市场恐慌的时候,政府和国企是镇静剂。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推演。实际的逆势操作是非常复杂、难以把握的。逆势风险极大。在泡沫破裂后迎头而上,很可能被套在高山之巅,是需要烈士一样的牺牲精神的。也只有政府和国企才会为了整个经济的利益而做出牺牲。民企、外企,都是指望不上的,他们只会跑得比谁都快。消费者也不会为国消费,他们也只会顺周期。

  逆势的度也很重要。对四万亿诟病的一个理由,是用过了劲。一方面,救了不该救的,干扰了市场的自我淘汰和净化。董明珠就抱怨家电下乡,救了一批该淘汰的。另一方面,四万亿强心针打出了高速增长的假象,让很多企业产生“风景这边独好”的幻觉,于是加杠杆、加投资、加产能。等清醒过来,发现真实的需求跟不上来甚至一路下跌。于是,产能过剩,东西卖不出去,贷款还不上。相应的,银行钱收不回来,堆成坏帐。

  但做过了头不代表可以不做。政府和国企作为经济周期中唯一的理性,不可或缺。从这个意义上,国企有其存在的价值。

  国企存在的另一意义,是因为它是政府的家底。家底有两个用途,一是应急,二是养老。凡政府遇到重大危机,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需要用钱,眼睛就只能盯着国企。IMF给危机国家开的药方也是卖国企筹钱还IMF的债。所以,一国不能无国企,否则危机来了,税收不上来、债发不出去,哪里弄钱应急?

  养老也是如此。正常国家,只要不经历内乱、战争,在温饱和医疗基本有保障的情况下,都会迅速步入老龄化。社会保障的负担,政府无论如何是要兜底的,否则就会社会动荡。老龄化就意味着养老负担越来越重,政府的税收却不可能只涨不跌。税收跟不上,社保缴费的帐也没算好,就会有亏空。这个亏空,拿什么来补?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这个时候,国企就有用了。君不见,中国一批批地将国有股权划归社保基金,不断充实十四亿老百姓的养老钱。

  所以,国企至少有三个用途:跟着政府救经济、变卖家当还钱、老百姓的养老钱。有这三个用途,国企就不能一笔抹杀。

  其他的理由还很多,比如,公益性的事业,私营部门不愿意干,政府力所不及。许多高度市场化的经济体,依然保留了相当的国企,比如法国。即使是里根后的美国、撒切尔后的英国,依然有一定的国企发挥作用。

  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攻击国企?

  柳传志说过,企业不能没有主人。没有主人,就没有人真正关心企业的生死存亡和成长。大家都拿它当唐僧肉,你咬一口,我咬一口。

  国企的问题就是没有真正的主人。

  家族企业不存在主人的问题。老板就是主人,企业是他的,谁不好好干,就是跟老板过不去,砸老板的场子。所以,在德国、在日本、在英美,许多家族企业基业长青,因为有主人。

  股份制企业也有主人。大股东、二股东和千千万万个小股东都盼着企业好。因为企业好了,才能分红,股价才能涨。经理人不好好干,股东们就不答应。

  国企呢?没有真正的主人。

  这是第一个层面的问题:有没有人盼着这个企业好?有主人的企业,这不成为问题;没有主人,就是个问题。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是治理(governance)。无论是家族企业、股份制企业,还是国企,都必须依赖经理人来管理。经理人是什么?是外人。作为外人,经理人对企业的好坏是不会上心的,除非有奖惩机制。奖惩机制就是治理。

  公司治理有实践,没有标准答案。一般说来,股东大会委托董事会管战略和方向,董事会委托CEO管日常,CEO通过各种手段(如企业文化、KPI)管高管、中层,高管、中层再管基层。

  手段虽多,核心只有一个:奖惩二字。为什么华尔街高管动辄有千万的薪酬和千万的期权,奖也?

  国企也在实行股份制,也在设董事会,但没有真正的股东。国资委本身也是代理人,各级政府也是代理人。真正的主人 – 老百姓 – 又不可能真开大会来问责这些代理人。

  这是个无结的难题。对中国如此,对越南亦如此。

  凡事皆有两面。国企有用,不可一言以毙之;但没有真正的主人,就会产生大家争吃唐僧肉、低效、浪费、内部人控制等一系列弊端,也没人考虑企业的长期发展。

  只能靠经理人的自觉。只能靠经理人讲 政 治、有事业心、没有私欲、只奉献不索取、内圣外王。

  这样的经理人少,因为不合人性。

  国企,越南经济的两难。

17-06-30  hbxiaodou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