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记》为什么是样板戏之首而且能进入世界艺术殿堂?

  《红灯记》为什么是样板戏之首而且能进入世界艺术殿堂?
  首先是主题宏大、永恒。
  不是简单的抗日片,而是代表人类任何一段历史中都具有的共同的审美价值。
  其一,探寻和回答了“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永恒的主题。
  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是一家人,但李奶奶不是李玉和的亲娘,其实是李玉和的师傅的妻子,即师娘,李铁梅也不是李玉和的亲闺女,其实是李玉和的师兄的女儿。
  十几年前,二七大罢工中,李玉和的师傅师兄被军阀杀害,风雪之夜,李玉和抱着师兄的孤女带伤逃回。
  那一段历史,是本世纪中国工人第一批次整体性的大罢工,与之呼应的五卅、省港大罢工,应该同属一个批次,也是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大暴动,那天,真地是黑的,那血,真地是红的,那人,真地是无所畏惧,血肉之躯就这么直挺挺地对着机关枪,机关枪一扫,成片成排地倒,斗争的早期,气概大于一切,判断也很天真,以为手挽成排往前一站,对立面就会往后退甚至顷刻瓦解!
  我们的事业是从工人老祖们那里继承下来的,李奶奶是我们的高祖辈,李玉和是我们的曾祖辈,李铁梅是我们的祖母辈,我们的江山,我们的一切,都是他们一排排倒下又一排排新生后,承继的。
  所以,莫名地血肉相连情感相连,所以,看到李玉和被鸠山抓走,李奶奶也必然被抓,这个时候,李奶奶告诉铁梅,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所以,我那泪水啊,突突地往外流,当然是感觉,眼睛朦胧,鼻翼发酸,走到凉台上抽烟,对着满目的青树绿草红花,对着熙熙流流的行人车辆,对着豪华靓丽的楼宇片片,好久才从气塞气闷到舒缓。
  干事情真不容易啊。
  宇宙是守恒的,什么样的对价就有什么样的事业!
  你起个早,只能做下面的摊贩。
  你读个书,只能衣食无忧。
  你通宵达旦,可能从殷实到富足。
  你手眼通天,也不过成为豪强而已。
  但是,如果你博出的是命,那就可能天也怕你,地也让你,唯一的对价,只能是江山!
  当然,光傻搞,那命也傻,只有主义和信仰与命熔铸在一起,还有若干困难险阻要排除,最后才能山也含笑水也含媚,老祖们在天上笑,我们在地上怀念不尽。

  鸠山,是老祖们实现对价的艰难险阻,即对头,能成为对头,能量层次和老祖们当然也属于同一层级,比如爱和恨、善与恶、美与丑,都属于同一个层级的概念,没有它们的相互出现映衬和印证,世界就不会前进。
  鸠山,是个相当有水平的人,是个医生。
  大革命大罢工时期,中日矛盾还不是主体时,他是李玉和的邻居,在李玉和上班所在地开诊所,疾苦救贫,李玉和在大罢工中九死一生,那命还是鸠山诊治给救回来的。
  所以啊,是老熟人老朋友老伙计。
  当然,抗日战争一爆发,中日矛盾成为主体,鸠山就成为了老李的冤家,天生的对头。
  鸠山厉害啊,首先是医术厉害,只一眼就看出了年轻的地下党员王连举那一枪是自己打自己,从伤口的灼伤和爆裂程度,那枪口离皮肤只有三厘米!其次是水平厉害,对功力根本不是自己对手的小王,什么都不多问,只笑呵呵地淡淡一句:说吧,不要怕┅┅——那王连举就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般把什么都讲了——好多年后,事情轮转,那报应轮回到如今的医生的身上了,反腐斗争中,经常有医生也被抓了,那侦查人员也基本什么都不问,也只淡淡提一句:说吧,莫怕┅
  ┅——那犯事的医生们啊,也是一五一十地讲啊讲,本来侦查人员只关心一个问题,他却给你交代十个二十个问题,搞得侦查人员都不想办医疗腐败案了,为什么,没有那么多人力物力来办这类简单得没有艺术性更没有侦查和反侦查内涵的低层次事情啊,不办吗,别个交代了那么多,你不办就枉法了——哦,又扯远了┅┅
  但是啊,对待相同功力的李玉和,鸠山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也就是说,不搞虚的,彼此一个眼神一个什么态势动作,都清清楚楚,只好用赌博的方式,实话实说,你采纳呢,就算彼此命好,你不采纳呢,就一拍两散——用信仰说事:
  鸠山说,老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又看不到胜利的那一天,有什么意思?喝酒吧。
  老李说,阿鸠,侬不懂,我们就是要牺牲自己,不为自己,为天下人,为大我,侬那个是小我,和我的不是一回事。不喝。

  当然,戏演到这个份上,表现的都是天底下最大的概念,和概念之间的碰撞,一般的文艺工作者没有这个心胸,完全是王者才拥有的概念和王者身上才能荡漾出来的气概和气派啊。
  八大样板戏,虽都是精品,但只有这一部,因为有王者亲自参与了心血,那内涵那意蕴就不是其他七部能比的了。

  可惜,王者还是不能免俗,王者自己当年也出身梨园,气派和理解足够,但西方的逻辑观念不强,再加上喜欢霸蛮,戏的结尾,就成了蛇足:
  鸠山追击李铁梅,磨刀人和游击队设下埋伏,把鸠山等反动派消灭得干干净净——我的个天,早这样可以消灭得一个不剩,哪会有李玉和李奶奶牺牲?

  如果没有这个结尾,样板戏《红灯记》完全能进入世界电影史中的前十名,但就是因为这个结尾,它还是进入了世界前十,那是因为我的霸蛮和站不住脚的偏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