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回家去?

  很快又要过年了,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不回家去?其实我家很近,我所住的小区门口就是地铁,甚至都不用换乘就可以到高铁站,高铁到老家也就3个多小时,同样也不用换乘什么汽车马车牛车之类的就可以到家了。我在一所大学教书,每年有两个长长的假期,每到学期末,父亲便会反复电话追问,何时能回家?我当然能读懂电话那头他的牵挂,可我这许多年来却习惯了拖延,拖延回家的时间,我从不盼望更不会计划回家这件事情,所以我常常买不到票……但事实上,我很爱我的父亲,我也很想他。
  其实,我不是不想回家,我只是害怕回家,更准确地说是害怕面对我的母亲。每次回家,我和她和睦相处的时间绝不超过一周。我所说的和睦相处,是指我跟她说话,她能搭理我!
  是的,从我记事开始,她就很少主动跟我说话,如果有,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指责。她要是跟我说话从来都是恶言相向,比如说,我要是哪天多梳几次头发,她就会恶狠狠地来一句:早晨梳脑当梳脑,中午梳脑爱梳脑,晚上梳脑招鬼嗷……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是懵的,为什么晚上梳一下头发就要被如此诅咒啊?当然在她的意识中,我也许跟她压根就没什么关系吧。记得那年,我蹲坐在家门口洗衣服,旁边一老太太跟她聊天,问她你几个崽女啊?我母亲回答两个,老太太可能是无法理解了,因为我就活生生地在她们跟前啊,又再次追问那你有没有女儿啊,可我母亲居然回答说没有,没有!!!
  我想我真正记事大概是从10岁开始的,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她再也不给我洗衣服,无论是单薄的夏衣还是厚重的冬装。Susan上次在电话里还提到这件事情来着,那年你踉踉跄跄地提着桶子,里面泡着厚厚的棉袄……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是哭得稀里哗啦了……是的,那会大家都用公共水龙头,家门口没水了,我只能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洗衣服,因为洗衣粉瓶子空了,因为没有力气拧着桶来回跑,所以只能一个人蜷缩蹲着,Susan问我怎么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善解人意的Susan大致猜到原因后说帮我回去取肥皂,而我只能偷偷落泪。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可是,连借住在家里的堂哥,比我至少大20岁的堂哥,她都照顾得很好,衬衣、外套、被单都翻着清洗得很勤!更不用说我的亲兄弟们了……
  所以我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母爱,我的记忆里只有她的苛刻和冷漠,我是一个在墙角蜷缩着长大的孩子。然后那年我大概13、4岁了吧,受了委屈之后我一个人在墙角蹲着哭泣,哭累之后我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开始在自己手上划道道,然后又在墙上一笔一划刻下了6个字:天地不容人也。当时我就想,这一天我一定会一直都记得吧……现在的我一直会想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心中得有多大委屈和怨恨才能有那样的举动?怨恨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开始怀疑并不停地追问我父亲,我到底是不是她生的,可父亲的答案让我很失望,我真的宁愿我不是她亲生的,这样我就坦然了,这样我就没有再怨她……
  当然我们的相处更多的时候是冷暴力,小时候我曾统计过,有一次我们两个人差不多一整年没说话。那年高中,记得她在收拾房间,我在写作业,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之间她就爆发了,她将我新买的牛津词典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然后我也终于吼了起来,你在干什么?我现在大致明白她当年对我的怨恨,那两年她跟我父亲闹离婚,而我从小跟父亲感情要好,所以她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了我的身上,只是她从来都不明白,她跟我父亲闹离婚和我偏向父亲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上大学之后因为不用朝夕相处,矛盾少了许多,我开始试着原谅她,忘记她的不好,因为她没有文化,所以一切都是应该被原谅的……后来再长大一些的时候,我又试着去理解她,理解她的脆弱和好强,我推心置腹地努力跟她沟通,我甚至求她不要不理我,不要在弟弟回到家就不理我,不要因为有什么不满而不理我,什么都可以说出来,但收效甚微,她对我依然没有半点肯定。
  在她身上,从来就没有一点正能量,她总是在抱怨,她抱怨她的父母太懒惰没本事,抱怨她的老公太小气没能耐,抱怨她的子女不孝顺,抱怨她自己过得很卑贱。她总是说,我一辈子就要了老大100块钱,老大以前会时不时给她一两百块钱,但她每次都客气不要,后来老大也就懒得给了。我工作后,头几年我每年都会拿几千块钱给家里,给她的话她转手交给我父亲,然后否认我给过她钱。说她贪钱吧好像也不是,第一年工作回家我给了父亲2000,我父亲乐呵呵接了的时候她在旁唠叨你怎么可以要她这么多钱。后来我发现他们舍不得花,把钱存下来又遭儿子媳妇惦记,所以我开始给他们买各种东西寄回去,虽然不多,但每年5000-10000不等总是有的。她跟别的母亲都不一样,在她眼里,总是别人家的孩子好。她每年都会挂在嘴边的是我的两个堂姐:一个是自己能挣钱竭尽全力照顾两个弟弟的亲堂姐,一个是没有工作即便是从老公那里偷钱、即便是让自己的孩子饿肚子和穿补丁衣服也要顾着母亲和弟弟的远房堂姐。还有她认为那个60多岁仍然要出去扫大街替儿子还赌债的陈太太都比她幸福,理由是陈太太有工作……陈太太的先生是我父亲的同事,她儿子是我的中学同学,自然那家人也是她常念叨的对象。可是她从来意识不到,她的家人压根不会让她去扫大街……
  她好像真的是没有一点心肺的人。无论我父亲对她如何好,她都不满意。我父亲年纪很大了,每天出门买菜做饭,常常累到腰酸背痛。先前父亲说过来跟我一起住她不干,后来说去养老院她不干,当然请保姆也是不同意的。她总以腿脚不好为由宅家里从不出门,我想要拉着她出门去走走,她用指甲掐我,直到把我掐出血来。她爱吃西瓜,我每次切完西瓜都把中间那块拿给她,靠近西瓜皮两头的都是我在吃,年年如此。可她上次居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还来了一句,哎呀你的思想这么好啊,然后自己抢了一块边角料吃。虽然我只是开玩笑说你才知道啊,可是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本来我也不常呆家里,本来以为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下去就好了。但是……也许应该从他们的钱全部被老大怂恿借出去开始说起吧,就是那种全国人民都熟悉的借贷,没多久对方就开始赖账不付息,钱是无论怎样都要不回来了。父母在家里长吁短叹,老大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对方忽悠他的那一套来敷衍家人……我心疼我爸一辈子省吃俭用的积蓄,跟我哥大吵一架之后顶着压力开始上诉,从小学到研究生时期的同学,我动用了我所有的朋友关系,钱终于要回来了,期间自是曲折万分。父亲很高兴,一直说是我的功劳,但我母亲却总说要感谢的是帮我们找了关系的表哥,然后是要感谢某县长,因为县长在我找老赖们谈判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后来在表哥拒接我爸电话,在县长也以维稳之类的理由拒绝帮忙之后她说真正该感谢的是我那去世了几十年的爷爷奶奶。好吧,你要谢谁我都不在意,可是,你也不要指责我啊!因为哥嫂的种种,我跟他们闹翻了,可最后怎么就是我的错了呢?怎么就成了闺女就不能管娘家的事情了呢?我替她打官司要钱,我替她上下奔走的时候她怎么就没说这样的话呢?事实上那些钱全都是我爸给她存的养老金!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樊胜美,可又不像,因为毕竟她不会逼着我把钱拿回家顾着兄弟,她只是唠叨唠叨而已。可是,当她说我买房子不懂事的时候我的确是懵了?我的房子从当初的1万多涨到了现在的3万,我一直觉得那是我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可居然被她说成了不懂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单位不是有房子住吗?可我单位的房子只是周转房,时间到了,年年涨租金不说,还催你走人。然后她说你不能去外面租吗?我说那是一样的道理。再然后她说你就不能买个小一点的吗,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是,100平米在一线城市一个人住是算大房子了,可是合适的房子也不是我自己想盖多大就是多大的。虽然当初买房子我的确从家里拿了20多万当首付,可半年吼我就还了,这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啊!难道你是觉得我应该像我的那两个堂姐一样把那些钱都拿回家才叫懂事吗?我承认在那笔债务要回来之后,你拿了10万出来让我提前还贷,可大家都说好了那笔钱一直都是你的,我从来都没有觊觎过……难道这是你责怪我的理由?我自认为我作为一个女儿,已经尽了我的全力在照顾家人了,只是没有达到你舍身忘己的标准,你为什么不拿这个标准去要求你一直厚待的儿子们呢?
  父亲总是跟我说,其实你妈还是很关心你的,你受委屈的时候她也很着急,上次你喝醉酒她还想让你弟去看你。可是我那次之所以喝醉酒之所以难过,就是因为不知道回去要如何面对她。弟弟也在老家,大晚上她这样说话不过也就是说说罢了吧~父亲有时候也会说他也想不通,为什么你们母女就不能像别人一样亲热?我想,可能她真的有极度严重的多重人格,只是我很不幸,她把她最凉薄的的一面留给了我,我摊上她了,我就得受着,得一直回家受着,只要父亲还在。如果有一天父亲真的走了,我想我应该也可以不用回家了,因为她不需要我,因为她说的,她压根就没有我这个女儿。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