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与怎么说

  大自然的神奇与奥秘、绚丽与多姿、希望与未来,全在于它无穷无尽的组合。日月山川、星汉穹隆、人物虫草……正是它自由组合最杰出的创造。人类社会,大凡极具活力、极具包容性的物事,亦无不蕴涵极具活跃的组合潜能,与大自然相映衬、相匹配。

  人的语言,便是这组合潜能之中最为活跃的一种。

  人说话时的言语组合,并非单指汉语言因词序排列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意义,诸如“电费”与“费电”、“五十”与“十五”之类,而是指语言在个人临时应变中的创造性组合。诚如这一篇标题所示:关键不在于你要说什么,而是怎么说。

  言语组合的技巧,是塑造语言形象的最后关键,它于无形中影响你的生活,甚至于在悄然地改变你的命运。这里有个小故事,颇是耐人寻味。

  那故事说,一个耶稣会教士和一个多明我会修道士同在一所神学院学习,两个人都是烟瘾极重的“老枪”。由于烟瘾难熬,他俩决定去跟院长商量商量。多明我会修道士见到院长,直截了当请求院长允许他在默想时也能抽烟,结果遭到严词拒绝。可是,当他回到住地时,却见到他的伙伴那位耶稣会教士正在怡然自得地抽着烟,不由大为惊讶。修士忿然嚷道:“既然禁止我抽烟,怎么又允许你抽呢?”

  “那么,你是怎么要求来着?”

  “我要求默想时允许抽烟。”

  “朋友,”抽烟的教士说,“毛病就出在这里。你应该这么说,‘我抽烟的时候是否也能冥想呢?’这样非但不会禁止,反倒会受到鼓励。”

  这里的寓意在于:一个人在生活里能得到什么,不仅仅取决于要求,而且还取决于提出要求的方式、亦即怎么说的问题。

  在我看来,人的说话,或神侃、或陈言、或论辩、或诘难、或发抒、或布道、或吟诵,潺潺如小溪流水,平和而委婉;腾挪如江河飞泻,高昂而快捷;无底无涯如深潭瀚海,涵永而浩淼;若隐若现如冰山元渚,似移而非移,令人如快朵颐、如淋甘露、如沐金风、如入幻化之境,怡然而忘乎所以……

  就塑造语言形象而论,人的说话能做到“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就算是达到火候了。当行则行,是有话可说;当止则止,是把话说到点上、说到份儿上。大凡受过教育的、又多少有些专长的人,“有话可说”当不成问题,关键倒是那后半截。会说话的人,如果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又不懂得把话说到份儿上的时候就止住,那也许比“无话可说”更糟、更蠢。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这毛病的人还真不少哩。马克·吐温说过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有个礼拜天,”他说,“我到教堂去,适逢一位传教士在那里用令人哀怜的语言讲述非洲传教士的苦难生活。当他说了五分钟后,我马上决定对这件有意义的事情捐助五十元;当他接着讲了十分钟后,我就决定把捐助的数目减到二十五元,当他继续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又在心里减到五元。最后他又讲了一个小时,在他拿起钵子向听众哀求捐助从我面前走过时,我却反而从钵子里偷走了两元钱。”
16-11-16  安公公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