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司法改革 穿新鞋走老路》的举报?

关于《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司法改革
穿新鞋走老路》的举报

举报人:王育君(本案全权代理人),男,75岁,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消费者委员会常委,身份证4223011940091502517,电话:13476694642。
被举报人: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
举报事项:1、适用法律错误;不制裁被告民事违法行为;拖延立案时间,侵害当事人的诉权。
2、不服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7民初4039号民事裁定书。
事实与理由:
上海市松江区新桥镇晨星小区业主为上海荣欢申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对业主在小区域内共有物权场地上停放车辆进行强行收费纠纷一案,于2015年12月8日向松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立案庭不接诉状称:“原告人,被告人的‘人’字要去掉。”代理人回说:“原告、被告都是自然人,有‘人’字不为错,不能用‘人’无法律依据,湖北的诉状可用人。”法官复说:“那你回湖北立案吧。”无奈,为删除“人”字,只好重新打印诉状。第二次递交诉状法官又不接称“诉请事项中的‘责令’要改为‘判令’”我又把“责令”改成“判令”再次重新打印诉状。第三次又不收诉状称“去工商局复印被告的信息资料”(这是审判中的事项,是由被告主张自己的权利而提供,营业执照在被告手里,复印件是举手之劳,要原告提供超过了法律的要求)好在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善解人意,这在湖北必须有代理人单位的公函才能复印被告单位的信息。第四次补交了被告的信息资料,法院又不接诉状称“要原告本人亲自递交诉状。”因原告在中科院上海某研究所工作繁忙,我回说:“如果是别人代邮寄,你能断定是否当事人吗?原告在委托书上写明我们是父子关系。”法官说“要看户口本。”我只好电话家里把户口本从湖北快递到上海(审核代理人资格是审判程序中的事项。不是起诉和受理的事项),依据《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只要符合本条四项起诉条件的立案庭就应当受理”。第五次,我持有父子关系的户口本到该法院,立案庭才接收了诉状(2015年12月中旬)并交纳了80元受理费。
事后,法院电话通知“诉讼请求2标的要具体,必须明确退停车费多少?”原告说“这是首次收的50元(50元/辆/月),法院下达判决书的时间不确定,怎么能确定应退停车费多少?”无奈之下,只好将诉请标的退停车费具体为50元,这是第三次修改诉状(现明白法院为保护被告将本案案由牵强到《民诉法》第二百七四条(八)“物业服务合同纠纷”适用简易程序中的小额诉讼。依据《民诉法》第一百六十二条;《民诉法的解释》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小额诉讼实行一审终审”,让原告不服不能提起上诉有冤无法伸)。
诉讼请求标的具体化了。心想,不会再有事。但事尚未了,几天后,法院又电话通知:“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违 法收取原告停车费行为要删除,因只有行政行为才有违法行为,民事行为没有违法行为。”依据《民诉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任务,是保护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制裁民事违法行为。”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诉讼权利,原告坚持此条原则,不删。因为,被告不违法就是合法,既合法,收停车费就不违法,原告提起诉讼就是无理取闹,必败无疑。原告虽然坚持了诉权,不改诉状,但法院并未支持,被告在诉讼期间仍在继续收停车费。
本案于2015年12月8日向该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2月23日才立案,历时二个半月。依据《民诉法》第一百二十三条“对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一款,“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本条二款“需要补充必要相关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然而,该法院不执行立案登记制度,而且不一次性告知需要补充的必要材料,法院视法律如同儿童手中的橡皮泥,要长就长,要圆就圆,要扁就扁。
2016年2月23日本案受理,同日下达(2016)沪0117民初4039传票(受理是立案庭,传票是审判庭下达,一天内完成两个庭的工作,速度如此之快,而立案又如此之慢),案由:“物业服务合同纠纷”,2016年3月14日上午9时15分在松江区车墩镇人民法庭审理。原告在庭前向法院递交《变更案由和审判程序申请书》,申请书陈述:“原告与被告未签任何合同,亦不是合同 纠纷案由。依据《消费者权益保障法》第十六条是一起消费纠纷案,适用普通 程序 ,不适用小额诉讼”,法官经审理,将小额诉讼程序,变更为简易程序,并将审判期改到2016年4月13日审理,又要原告交纳起诉费80元。案由是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法院纠正已错也要当事人交费。一案二收费,合法否?请首长斟别。
2016年4月13日开庭前,原告再次递交申请书:“本案不属物业服务合同纠纷,而是关系到广大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消费纠纷,请求由简易程序变更为普通程序。”法院依然用简易程序审理后,因双方不同意调解。依据《民诉法》第九十九条“未达成调解或者调解书送达前一方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判决”。然而,该院已用简易程序审理完毕,应当依法公平、公正判决。但2016年5月20日作出(2016)沪0117民初4039号裁定书称“原告与被告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23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现因案情复杂,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不服该裁定书理由如下:
1、裁定书称“依法适用简易程序。”适用法律错误,错误说成依法,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为何裁定转为普通程序。
2、依据《民诉法》第一百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裁定转为普通程序。”本案不是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而是审理完毕之后;不是法院发现不宜适用简易程序,而是原告在审案前再三请求变更简易程序为普通程序,是法院不采信,现在又裁定“转为普通程序”,难道大上海的法官不如一个七旬老年人的法律水平,非也。说白了就是裁定前法院通知原告进行调解,原告不同意调解,要求判决,法院就裁定转为普通程序重审。法院真会蒙诱人,原告同意不合理的调解,就是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原告不同意调解就转为普通程序,法院办案应公平、公正、执法如山。不应嫌贫爱富,刁难贫穷的百姓。
3、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由屈年春法官在2016年3月14日根据原告申请已更正为“消费纠纷案由”。为此,将审理期推后到2016年4月13日,并收了变更案由费80元。而裁定书仍称“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见沪0117民初4039出裁定书)在下次开庭前原告必定再次申请变更案由,又要交80元案由变更费。则又要再定审理日期。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从湖北多次往返上海,法院如此折腾原告,何叫“立法为公,执法为民”,违背了司法改革的初衷。
期望上海市人民法院,为物业公司强行向业主收取停车费,侵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消费纠纷案依法公平、公正判决,为实践《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首创案例,这将为上海的社会稳定,提高上海人民学法、懂法、守法、用法的积极性,提高人民法院的公信力,促使上海得天独厚的的经济环境成为东方明珠,法治上海尤为重要。
社会广泛关注,请在百度搜“黄冈王育君”《上海荣欢申物业强行收取业主停车费违法》诉状。
此呈

举报人:王育君
2016年6月11日

呈送: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
上海市人大常务委员会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16-06-22  13476694642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