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现场 | 大数据时代,网红经济怎么玩?

  温情4月,春暖花开。4月15日,九枝兰联合搜狐科技,举办【大数据时代,网红经济怎么玩?】的沙龙圆满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捧场!九枝兰联合创始人傅强、斗鱼内容事业部总监季杰、馒头商学院联合创始人汤嘉、秒拍&小咖秀市场商务总监何金凯、网红女神景瑶、一起揭秘了“网红”内幕。


  


  馒头商学院联合创始人汤嘉分享: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搜狐和九枝兰邀请我参加今天的网红沙龙分享。我在馒头商学院主要负责市场和内容,就是负责邀请导师讲课、分享。我今天分享的主题叫做【新媒体时代人人皆网】。那,馒头是怎样利用新媒体来打造一个以分享知识来获取流量的网红平台呢?

  如果ta拥有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数万个死忠粉,ta是网红吗?其实在我看来,他们可能都是网红。我们所有人,以及在座的各位,其实都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成为被一千个人追随的人。馒头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是一个互联网从业者在线的学习社群,那我们会经常邀请很多行业内的大咖、小咖,或者是我们的用户来进行一些分享。比如说腾讯的产品总监、李叫兽 、《增长黑客》的作者范冰,小米的第九号员工,他们都会到我们的平台上来给大家分享一些知识,分享一些技能。那我们是怎样运作的呢?



  首先,我们分析一下,网红诞生在哪?第一类网红诞生在内容型社群,比如说知乎、馒头,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面有很多大咖在分享他们的知识和经验。第二种网红诞生在网络直播,特别是网络直播颜值型的这种。第三种是世界型的网红,比如说网络小胖,还有国标舞扭的特别厉害的拉丁小胖。第四类网红是游戏玩家,ta们很容易被普通的玩家追随。第五类网红是张大奕赵大喜他们,这些电商类、时尚类的网红,他们的聚集地主要是在淘宝、天猫,还有新浪微博。很明显,馒头属于第一类,就是内容型的一个。我们在挖掘内容,挖掘网红IP的时候,有四个步骤。

  第一步,挖掘网红。我们会通过导师去挖掘,用户去挖掘,员工去挖掘。

  第二步,挖掘来之后,我们会让导师做一个持续的价值输出。这个其实很重要,因为有价值输出才能产生粘性。

  第三步,价值输出完之后呢,然后怎么办。我不可能天天都给你讲课吧,对吧?这个时候我会用社群运营的手段去做一个情感的维系。

  第四步,也就是最后再带到网红经济的这样一个最后的终点。

  其次,针对以上四个步骤,我们是如何开展执行的呢?关于网红挖掘,成为馒头导师的标准必须要有实战经验,真正能分享出很多干货;要么ta长得很好看,大家管你讲什么呢,只要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了;还有一种导师,ta可能是属于热心肠的,术语帮助型的导师,ta也有很多的粉丝去追随 ; 最难求的导师就是具备一定领导力的人,ta在社群里面,能带动ta的粉丝,能跟ta的粉丝互动。关于价值输出,馒头会通过新媒体对导师做一些包装。首先,我们会在导师来分享的时候进行一个内容的把关,就是我们会去帮助ta把内容做得更好,把ta的内容更有条理、更有逻辑地展现出来。其次怎么保证导师的价值输出。比如,我们有一个节目,叫《一句话气炸产品经理》。这是一个逗逼节目,那我肯定是走逗逼的路线嘛。还有就是采访用户,制作好内容之后,把ta在各大新媒体平台比如说微博微信、视频平台、音频平台去做流量的一个分发。看一个案例,是我们最近做的一个,给《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作者苏杰做了一个视频,我们直接去的杭州,全方位地展示他在阿里这么多年经历的最真实场景,然后展现给他的用户。如果说用户想看文案型的,我们会请李叫兽;想听从0到1,我们会请小咖秀的老板雷涛。好了,最后需要考虑的是用户是否愿意付费。这里也有几个例子,比如之前有一本书叫《互联网运营之道》,作者是张仲荣和小严,他们是新浪微博以前的员工,他们出书之后在我们平台上开了一个读书会之后就卖断货了。还有一个叫郝志中的老师,他有一本书叫《用户力》,然后也是,也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而且大家都会来线下找郝老师说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名,然后我还要问你更多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们最后其实是以这一小群我们培养的一千个死忠粉丝,去养活这位导师,而且在这些死忠粉丝的外围,又有一群粉丝,它叫普通粉丝。这些普通粉丝,会在我们培养死忠粉丝的过程中,也会发展成我们的死忠粉。最后,希望我们每个人,想成为网红的人,都能找到你的那一千个死忠粉!

  九枝兰联合创始人傅强分享:

  大家好,很高兴前来参加网红经济沙龙。接下来我会给大家带来四块内容:①已经享受网红红利的企业案例有哪些。②各个时代都有流量红利,都有“类网红”。③本人在九枝兰是如何帮客户去做网红经济的。④希望能和企业主一起来探讨,怎么跟上网红经济。

  先来看案例,大家有没有想过2015年为什么网红突然就火了?去年的6﹒18大促,top前10家的女装类的卖家里面,有一半的卖家都是从网红自带的流量做起来的。什么叫自带流量的网红女店主和淘宝竞价广告直通车呢?阿里上市之时公布的财报中,80%的收入通通都是广告,来自广告系统,那时候阿里云的份额非常非常少,那么它的广告系统来自哪呢?其实主要来自于广告直通车,就是我们在搜衣服,衣帽,衬衫的时候,搜索结果中右边部分的位置是要花钱上去的。据我了解,实际上这种做法能带来1:1的收益就已经算不错了。那为什么这些广告主还在这样干,因为在淘宝系,阿里系,天猫系,你不买流量,流量一定进不了你们家去。



  一个微博的小伙伴告诉我一个真实的数据,他说,在2015年的时候,在新浪微博上有一个女卖家,一年做出一个多亿的销售额,她自己的提成分成部分据说有两三千万吧。那我们再来举一个现在也特别火爆的一个例子,就是整容范冰冰。j据说她以前就是一个美人,然后整成了范冰冰的样子,于是又在新浪微博上大火了起来。我后来了解了一下,这位大美人其实几年前早就已经整成这个样子了,不过那时候,她还没有在微博上去做推广,没有人知道她。然后在15年年底的时候,她背后有了一个小的团队支持她做这块的营销。结果呢,这个妹子一下就火了,流量就存放不住了,存放不住之后就开始想着要变现。变现的办法就跟她的男朋友绑在一起,她男朋友叫于小泉。她就说,我的男朋友是帮我做这个整容的,他是某家医院的什么什么董事。然后马上,她男朋友就有了非常精准的八百多粉丝,再往后,我们看她自己有多少呢,自己有16万多粉丝。偶尔她会在微博上晒一晒自己又去整容啊,做了一些小照片。他们在前面导完流量以后,后面就一定会有这种变现。说到这儿大家看出来了,这背后是一家医疗整容机构。然后她在微信上微博上还报告了,我的男朋友都累的不行了,从早上起来一直干到晚上,还干不完啊等等,等于说吸引流量的费用几乎是没有的。这是抓住网红时代、网红经济享受红利的一个案例。她搭上了快车,最终流量变现,非常精彩。

  我想带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其实各个时代都有所谓的网红,各个时代,也都有自己的变现办法。比如网红鼻祖时代的芙蓉姐姐,她当时是在BBS上火起来的,她的变现方法就是红了以后去参加商演,赚钱,也还不错。

  那么到了06 - 09年,进入了博客时代,搜狐新浪这些做博客的大媒体,去跟博主分成,由于大博主文章写的好,贡献的内容、创造的内容就会有人来买单。平台就在博客上打广告,平台就把赚的一部分钱跟博主去做分成,这也是博主的一种赚钱的模式。那么还有一些博主自己做运营,他年级比较大了以后搞运营,并且接入网盟的一些东西,这些也是可以变现的。

  进入2013年,到了微信订号的红利期,但时至今日在订阅号上获得大量粉丝并不容易。那我们在帮助企业做哪些事呢,第一件就是用比较低的成本去签网红,我有一家客户他们是做美容整容的,他们老板非常有眼光,就签了一个非常有潜力的网红,现在签约网红肯定是不贵的,他希望,借助网红和他的业务深度绑定。另外一家我们的客户,开了个采摘园子,在顺义那边。园子种的东西都是天然的、有机的,他的老板也非常强调我的食品一定是健康的、安心的。那么,客户老板期待我们为他拉更多的人去郊游、采摘、聚会,把他这个园子做起来。园子位于北京郊区,我要能触达的人一定是在北京这块。同时我一定要找到那些追求生活品质的,追求健康的人群。开始我们做了一些尝试,结合园子里的四合院、古色古香的装饰、天然有机食品,在微信上做了几轮宣传和推广。接下来真正做的大招,就是找了一些正在事业上升期的网红跟我们做了一次小的营销活动。找了两个妹子两个帅哥,一起去园子里连吃带喝玩了一圈,拍了一个小video,做了一个微电影。同时有我们的人在旁边做直播。然后我们借助四位网红的人气做了些推广,瞬间微信粉丝呼呼地长。2016年各家网红平台一定会争奇斗艳,非常各位跟我们一起能够敏锐地感知到这些新鲜事物,让各位企业主跟我们一起来享受这个网红时代的红利,谢谢各位!

  网红景瑶老师分享:

  首先感谢搜狐科技的邀请,给我这个机会,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现在互联网圈很多人,包括粉丝以及乐视的同事都叫我乐视貂蝉妹妹。我先介绍一下我的个人的成长经历。很多人在听完我的个人成长经历会感觉到很传奇,但是在我的眼里我认为很奇葩,因为我一直以一种调侃的方式来看待自己的人生经历。大家之所以认为很传奇可能和我的星座有关,因为我是双鱼座,想象力丰富,喜欢幻想,外加我的上升星座又是天蝎座,所以我会把幻想的性格和天蝎座之间的一些性格联系结合在一起,把梦想变成现实。因为我出生于艺术世家,父母都是在艺术领域里面工作。当我三岁开始,我就开始在各大的舞台上面表演独舞,演讲,包括唱歌,一直到11岁的时候我背井离乡,开始了我的艺术求学之路。一直到16岁,可能很多人是在16岁的时候还在上初三或者高一,但是我那时候已经上大一了。然后可能到很多人20岁的时候在上大一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了。

  大学期间呢,我完成了我的第一个梦想,就是荣获了“桃李杯舞蹈大赛”的一些奖项。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只有20岁,按正常人的思维来讲可能觉得我毕业之后应该去当演员,但我从小就很喜欢和小朋友在一起,觉得老师的工作形象很光辉,然后外加我们的系主任的推荐,所以毕业那年开始了我的山区支教生活。一去就是三年,在三年期间,我和我的学生们度过了非常美好的回忆,非常美好的日子。当我在山区支教第三年的时候,我开始思考,我是否可以把我的学生们,包括他们美丽的舞蹈、美丽的一面带到更美的舞台,更大的国际舞台上呢。



  这时候我天蝎座的执行能力就开始了,我完成了我的第二个梦想,这也是我的第二份工作,我来到了CICCC-- 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在这里我工作了三年,辞掉了CICC的工作之后,我去了纽约,波士顿,还有洛杉矶游学。在这期间,我就结缘了互联网行业的很多朋友,包括哈佛的一些正在创业中的年轻优秀的朋友。接下来留学回来以后,我就选择了乐视。选择乐视的原因有三点,第一我是乐视的乐迷;第二我觉得只有跨界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惊喜,去做更传奇的事情;第三,我认为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在这里也用下贾老板的一句话就是,“选择明天就要放弃昨天”。所以不能总沉醉于昨日的一些小的收获,我觉得人生格局要大一点,可以去不断突破自己挑战自己。谈一谈被网红之后的感受吧,首先肯定是一个字忙,因为自从2月28号那天以后,我就开始不断地被各大电视台的真人秀邀请做专题片。我觉得我也想给大家分享一句话就是,“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是谁,但是都不要去放弃你的梦想”。我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网红身份能够给大家,给社会,通过互联网媒体传播出更多的正能量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才是最主要的。因为网红可能只是一个短暂的一个角色,最终你还是要去回到现实生活中。还是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沙龙,和媒体、粉丝、网民来一次近距离的交流,尽可能地传达一份个人的力量和价值,传播正能量。最后我想给大家,现场的朋友们,分享一句话,就是我认为每个人在现实生活中都是一个黑暗中的舞者,你不可能生下来就会有一束追光打到你的身上,但是只要你坚持,不抛弃,不放弃,无时无刻都在努力,我相信那束追光在最后肯定会打到你的身上,绽放最美的光彩。好,谢谢大家!今天这就是我要分享的,谢谢!

  斗鱼直播内容总监季杰分享:

  大家好!其他人叫我老师的时候,我有点怵得慌。前面的几位都是我的前辈。包括在座的各位,以及未来想成为网红的,想投身于网红事业的,等等的所有的人。其实很多人都比我这边有经验,我应该叫在座各位一声老师!

  我是跟斗鱼这家公司一起成长起来的,然后在斗鱼这边负责内容等相关工作。刚才我们的傅总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就是现在所有的网红,之所以会有流量是因为他们的兴趣分化,每一个人都在做的是那一群人的缩影,都是他们比较崇尚和喜欢的。从我自身作为斗鱼内容负责人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斗鱼有三个点组成了一个基本的框架。第一个点是平台,第二个点是内容,第三个点是用户。这三个点促成了今天的斗鱼。



  我们认为,要打造直播平台的核心竞争力,要做三件事情。一个是内容精致化,一个是平台社区化,还有一个就是展现途径。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网红和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艺人相比要low一些,低端一些,好像不那么上档次一些。其实我觉得并不是这样子的,至少对直播平台而言不是这样子的。我们认为,传统艺人和网红最大的区别是,网红之所以在传统意义上大家会觉得low的这个点,是因为他们正在致力于做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和观众的距离越来越近,就是做到这三个字 -- 亲民化。比如Papi酱,最近比较火嘛,她说出了社会当中你所认为的一些现象,包括有些事情其实是你想做但是你不敢做的,你想说但不敢说的事,她把你的话给说出来,她将与众不同做到了极致化,所以,她现在有影响力。在斗鱼上面的网红,其实每天做的最多的,并不是在直播时间段做,而是在直播之外做的事情:关于社会实时新闻,实时事件,做这方面的积累。语言技巧上面,他们要根据自己的产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条语言技巧的路,然后把它再做一个拓展。

  一个所谓的红人,一个没有粉丝的红人,他没有办法去跟大家去聊说我怎么样去创造后面的营收,后面的经济。像网络直播平台其实刚刚起步,是成长迅速的一个新兴行业,其实需要很多人去共同地去努力。我们希望能够从我们自己开始,和大家一起来维护这样的一个行业,至少我们成功地做了一件事情——好玩,把好玩有趣的事情带给用户,谢谢大家!



  圆桌讨论

  傅强:现在跟大家聊几个话题。第一个话题怎么打造网红;第二个话题是网红变现方式;第三大块是,就是不同行业又怎么来去利用网红经济开展营销。先聊第一个话题就是我们怎么来打造网红。

  何金凯:大家好,我来自秒拍和小咖秀。我们对于网红的定义是一个泛网红的定义,而不是说那种淘女郎。大约是在微博和秒拍这边呢,我们对于网红的类型是有几类,第一个是电商,第二个是时尚,第三个就是视频类的网红。和以前的自媒体人相比也好,站长也好,有一些不同。那么在打造网红的过程当中呢,也在逐渐去专业化和内容的专业化。

  汤嘉:像程序员或者运营人员,他们其实有很多干货可以拿出来分享,他们也是很希望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个这样的平台,去分享他们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为什么要跟平台去交流?比如说,我是傅总的粉丝,那我们俩在聊的时候,其实会有更多的火花碰撞出来,其实对他们的工作是更有好处的。若我是做营销的,我的粉丝团可以一起帮我做头脑风暴。这种思维的碰撞,在我看来,是一种很有价值的东西。即使很忙,也会去维系我的这个小团体。

  傅强:这块听懂了,有点像不同的人群,它的诉求是不一样的,但是刚刚何总讲的我不是太懂,秒拍的这种形式下,它跟粉丝互动的形式是什么样的?

  何金凯:其实秒拍是短视频的一个平台,短视频我们一般是提供娱乐搞笑或者社会奇闻事件,像景瑶这种的,那么不断地让用户能够在这个平台区获得一个信息,然后让他利用这个碎片化的时间不断去了解这个社会,其实秒拍只是一个娱乐性的工具。那么让你在工作比较忙或者工作比较累或的时候,能够去缓解你自身的这种压力,然后不断去分享给你的朋友。它其实就是做一个这样的工作。

  傅强:所以他和他粉丝的互动会偏少一些?

  何金凯:对,互动会偏少一些,就像我们最早玩微博或者微信。微博还是有评论的,微信公众号其实最早没有评论,然后也是利用内容来去吸引用户,让他们获取信息,这就是所谓的一个“内容的网红”。网红做得比较多的就是直播。

  傅强:有个延续性问题,是不是粉丝的粘度越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网红的生命周期就越长?

  季杰:我倒觉得不只是粘度问题。比如斗鱼平台上的主播,有可能直播游戏。当秒拍也来做这个事情,反而我不会觉得是竞争对手或者怎么样,其实大家是在共同发展这个行业,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思路,对吧?其实包括在别的行业、别的领域当中,秒拍也是很成功的一个佼佼者,带着一个不同的思路进入这个行业,其实对于这个行业本身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然后再回到我刚刚说的那个事情,不是黏度越来越高,需要做的是你的姿态要低,你不能说我是一个主播,我是上帝视角,看着你们这群观众。观众肯定会不爽。现在越来越多这种状态,观众对这种状态是不满意的,观众更多愿意的事情是什么?最起码是一个平等。最好是主播的姿态其实是比我要低的,就是观众会很乐于、很享受这件事情。因为大家在平常工作当中最常接触到的就是老是看着上面眼色去做事情,如果我在休闲或者在放松的时间依然看着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没有一种安心的一些东西。主播在做内容的时候,他同时还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创新。他必须得做创新的事情。如果说里面没有新鲜的东西,没有源源不断的点来刺激这个用户的话,这个用户会被其他的点给刺激到。

  傅强:持续做不同的内容,还是蛮难的……

  季杰:例如说,我们有专门的运营团队、内容团队来支撑他们,包括在他们有一些迷茫的时候会给他们一些意见。就我们看到的一些事情,这对每个自媒体而言都不太一样。我们希望做的事情是什么?其实很多人在做主播的时候,他们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其实咱们这边特别了解,就是我做一种想做的事情,给大家看,就可以啦。他们并没有说我想要多火多火。所以我们就是支持他们能够把这个事情长期的做下去,能够坚持下去。我们其实更多是在做这一块的事情。

  何金凯:比如说Papi酱,Papi酱如果她持续去做这个内容的话,我觉得大家会疲劳的,粉丝会逐渐下降。Papi酱最后做影视也好、时尚也好,使用这种跨界玩法,去不断产生新的东西、新的事件去刺激她的粉丝,然后把她不同的一面展现给她的粉丝,然后呢,维持自己一个热度。

  傅强:也就是说他通过不断的跨界,或者不断的微调自己的一些东西。

  季杰:因为说实话,现在很多自媒体都有一个难处,大家都说内容为王,但是不断地创造内容其实很难。我们脑子都枯竭了,我都创造不出来。我举个例子啊,我在跟别人探讨的时候,有很多人问我那个视频内容怎么做,这个是去年的时候,然后就问我我们做了这个内容、那个内容,好不好?然后我就说这个内容其实已经有了,你喜不喜欢这个内容?然后我问说你们做了多长时间?他说他们做了有半个月。我问说你们现在做的累不累?他说累。我问为什么累,他说思维已经枯竭了,基本上就找不着了。然后你如果只是单一的在做,比如说你做搞笑的,像Papi酱的那种,吐槽的,你会发现你自己思维周转不灵,因为你将自己封闭。Papi酱做这个,她是真的基于一个兴趣,然后呢突然火了,这个不是说她为了火而火。

  傅强:其实说到这儿,咱们引入一个话题,就是做主播的感受。好多小伙伴们都特别想知道成为网红是什么感觉。

  景瑶:网红的感受,就是每天睁开眼睛就回复粉丝的一些问题啊,因为不断地要和粉丝保持互动嘛,然后难得大家喜欢你,当然是要礼貌性的去和大家回复和互动。至于感受嘛,说实话,挺累的。然后除了我的工作之外,现在基本上我的工作时间是周一到周天,没有休息的。因为有时候要飞到外地参加活动啊,因为我一直要强调自己要把现在的本职工作给做好,然后下班回家的路上就看剧本,然后看节目啊,然后选剧本。所以感觉自己成为全能艺人了吧,就是基本上什么都要去做,然后非常累。

  傅强:汤嘉你是咱们才艺系的代表哈。

  汤嘉:对,咱们是靠不了颜值。我的感受可能就不太一样,我是需要跟粉丝、用户去碰撞,然后产生火花的,比如说我跟傅总聊,聊一个新的创意,我就说这个创意太好了,我可以运用到自己的工作当中的。然后我也其实经常在我的平台上(馒头)去做一些分享,当然是不露脸的。然后会有很多用户来加我,但是如果你做得好,因为馒头是有一套打赏机制的,他们是为知识去给你鼓励的,那鼓励之后,他其实是会成为你的粉丝,加到你的微信或者其他的一些社群工具上去。我会想,因为我是一个非常逗逼的人,跟我们用户做最真实的自己。你在发一个朋友圈的时候,他们会给一个回复,告诉你你应该去怎么样。比如说我,我会有一个问题,然后就抛一个话题,说我们今天邀请的导师该怎样去包装啊,或者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解决这个工作上的问题。

  傅强:借着这个话题,我们来聊聊该如何打造网红的个人品牌?

  汤嘉:这个我可以讲一讲,因为我那边也有关于个人品牌如何打造的小的课程。首先你要了解自己的定位,然后逐渐去积累在这方面的知识体系。然后才是打造自己……比如说我建议你去拍一个职业照,特别专业的那种,这就是一种外在的个人品牌打造。之后做选择性曝光,比如说我今天来参加搜狐的这个活动,其实就是一种选择性曝光。搜狐它是一个有品牌背书的一个平台对吧?其实我们来参加这个活动对自己的品牌也有一定提升。那我们到馒头来分享,对知识或者营销专业度上有一定提升。其实我觉得是这样一个东西:首先是自己内在和外在的一个积累,然后去选择性曝光。

  何金凯:网红与传统艺人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网红是由用户选择出来的。她并不是通过包装手段、营销手段制造出来的。现在都在讲用户,因为与用户的距离越来越近,接触的越来越频繁,用户选择性就会越来越高。

  傅强:那么结合网红经济,该怎么看这个问题。

  季杰:关于网红经济,现在说为时尚早。包括我们平台方也在考量这个东西,我们并没有刻意在说经济,而是说怎么样让网红更好地把内容呈现给客户,没有说是让他立马赚钱,或者说分成这种东西,这是后期我们进行战略投资的情况下才会有。

  何金凯:我觉得是这样,网红经济这个词现在不准,我觉得我们现在更多是在做网红体系,这个可能才稍微准确一些。其实就是作为一个平台方,我们要站在我们的角度去构建一个生态,先让大家去改变一个习惯,让大家去享受这个过程。

  傅强:其实就是说在加速商业化之前,先让整个生态系统健康起来,让更多的人愿意去做直播,然后让不同属性的人进来,是吧?

  何金凯:对,假如说我们平台现在帮所有的网红推广,然后上来的每个用户很快就分到钱,那当然会有一段的爆发期,很快,但是你就会发现这个基本上没有一个持续性,这个对平台伤害很大,因为没有内容,你都不知道在看什么。

  傅强:那会不会出现这种现象,很多平台都要做直播。比如唱吧也好,头条搜狐也罢。那这么多直播平台,我们来幻想、猜测下未来是什么样的状态?

  季杰:因为直播可以很好地解决信息场景化的问题。其实很多人也陷入一个误区,就是说我做直播我就能赚钱,这其实是前两年的show场的那种模式。确实有人赚到钱,但是如果说每个人都赚到钱,那不太可能。你一定要在做直播之前,或者投入到做视频这个行业之前,你要想清楚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我做这些东西干嘛用。

  何金凯:我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子的,我刚也聊过,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愤青的人,如果第一目标是奔着赚钱这个事情来,他内容真的不一定做得好;如果是奔着兴趣爱好,奔着我想把很好的东西带给大家,获得认可这个点来的话,我觉得反而不难赚钱。其实什么样的想法,什么样的思路来做什么样的事情,出来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傅强:那我总结这么几块内容:网红咱们还别谈经济,这么早商业化,网红现在这么热,其实还是在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一个阶段。最好还是用网红本人的话去驱动,才会比较长久,包括后面有团队、平台的支持。然后几位网红也分享了下自己当网红的体验啊,让我们不是网红的人也体验了一把~谢谢各位!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