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机器人怎么把我逼成幽默大师,我怎么把官员情妇追入厕所

  
  

  张孟志
  随着信息爆炸轰隆隆,如何吸引公众眼球渐成一门学问,叫传播学。传播学说白了就是如何争夺人类注意力资源的一门学问。随着这种争夺大战的日渐升温,于是一种新传媒诞生了,叫自媒体。
  自媒体对于我等草根来说一定是一种福利。身为草根却又不甘寂寞——任何虚张声势地含蓄和矜持都是多余,说白了就是想成名。拿我本人来说,早年卖文为生,也算有点小名气的。但现在我想宣传自己的作文教育群,就不得不疯狂宣传,这年头想疯狂宣传就不得不依赖于自媒体。因此我对自媒体尤其是今日头条等还是心怀感恩的。
  问题就来了,我想宣传自己的作文群,但又不能在文中公布群号,各家自媒体平台都是一样的,人家出平台让你免费宣传个人?没门,想做广告找我们广告部联系,您得花银子,这叫广告管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懂你懂猪懂驴也懂。
  问题又来了,全国培训作文的机构那么多,人家为什么要相信我一个QQ群主呢?我跟人家说我比一般的语文老师更会写作文,收费还特特特便宜,别人收数百上千我只收三十。我跟人说我有很多作品入选过高考教辅和中学教科书等,所以我比一般语文老师更有资格讲作文,等等等等等等吧——可得有人信我啊。于是为了让人相信我,就得不断写文章展示自己的实力,证明我比一般语文老师牛叉之类的。问题是我的文章中万一出现“违反相关政策法规”的字眼呢,岂不是给平台的主办方添麻烦?人家花巨资打造平台供我等草根免费使用,没必要因为我们个体连累人家整个大平台吧?
  头条是这么想的,一点是这么想的,搜狐自媒体也是这么想的。无论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话语管理法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过去直接叫文字狱,现在宽松多了,但也不能由着你乱说。这是意识形态问题,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都是政治问题,我懂你懂猪懂驴也懂,这些自媒体平台的大老板们当然更懂。
  懂就是敬畏,就是尊重。我只想做顺民,绝无冒犯国家意识形态的兴趣和胆量。
  可自媒体之间的竞争花样翻新精彩纷呈,同时又要考虑到竞争成本。每天数万计的来稿,一篇篇都要人工审核吗?那平台老板们肯定不干了,换你我猪驴当老板,你我猪驴肯定都不干。那得增加多少人力成本,白花花的银子那!于是,取代人工审核的东西出现了,叫机器人,我们称之为“系统审核”。
  对我们自媒体运营者来说,“系统”是最霸道的,也最不讲理。生活中有一种霸道人往往是最明理的,但“系统”它老人家既霸道又不讲理。“系统”就是机器人,装入了一定的程序,按照程序来审稿。
  这麻烦就来了,机器人绝对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包青天王岐山,动不动给你删稿——自媒体运营者哪个心中没有一番苦?
  无论各家平台怎么宣传,我一直不大相信有人工审稿这回事,遭遇删稿往往是系统惹的祸。仍以本人为例,作为一个原创作者,每天写一篇稿子要付出多大的时间和精力代价就不去说了,而且为了文章不被删除,写的时候如何小心翼翼言语谨慎也不去说了。可即使这样,还是遭遇了系统删除,恼人的系统!
  为啥说系统特霸道又特不讲理呢?我头一次遭遇删稿的时候,系统只给出一句话:您发表的文章《XXX》审核未通过。
  机器人说话总是金口玉牙。只告诉你没过,不告诉你什么原因而没过。
  我怎么说也算写了半辈子文章的“老油条”了,为了避免触犯禁忌,真算得上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机关算尽了。那一次退回的是一篇杂文,怎么检查既无违规言论又无广告嫌疑,最后费尽心思在标题处填了个“跪求人工审核”字样,结果还是以同样的理由遭遇系统删稿。
  机器人可以蛮不讲理暴殄天物随便毙掉我的劳动成果,但出于对自己劳动果实的敝帚自珍,我生气愤懑之余还是有些不甘心。怎么办呢?
  我先广泛寻找这家平台的电话,全他妈是机器人声音,提示你什么问题请摁几什么问题请摁几。给出的问题答案全是一些普遍化的共性问题,没有一个是想把“系统”骂一顿的个性化问题,更没有一个是想申请人工审稿的特殊化问题。
  ——其实也幸好没有“人工服务请摁零”,否则的话我肯定先火冒三丈把接机人员骂一顿!
  我还是不死心,毕竟是我的心血啊。于是我把稿子重新审查一边,把其中一句“共产党的一些恶劣文风”改成“我党的某些恶劣文风”,这回再提交,成功了!
  机器人系统给出的回复是:恭喜您的文章通过审核!
  把“共产党”改成了“我党”,把“一些”改成了“某些”,我终于成功了!
  所以有了这篇文章标题的上半句——看机器人怎么逼我成幽默大师。
  至于下半句为什么叫“我怎么把官员情妇追入厕所”呢?这与我昨天在头条号上的文章有关。对于头条号,我真的是心怀感恩的。头条是我第一个自媒体,虽入驻时间不长,但推荐量和阅读量还是让我满意的。于是我决定每天坚持写一篇。可我昨天的那篇一开始也是遭遇了系统暴君的扼杀:您的文章未通过审核。我稍加改动之后再次发表,这次是过审。
  可过审归过审,发表十几个小时了,阅读量才只有76!推荐量竟然是零!我觉得不对啊,我的那篇并不看好的《女校长的屁股叫什么?》推荐量七万多,阅读量七千多。为什么这篇推荐量为零呢?
  于是我自己瞎捉摸,有可能初审未过的都不被推荐。
  ——这是我自己瞎捉摸的,不知道对不对。其实就连这篇也不知道能否过审,忐忑中!
  毕竟不甘心,于是我把昨天那篇稍加改动,就有了现在这个题目的下半句:我怎么把官员情妇追入厕所。
  因为昨天文章的题目叫《五星级饭店公厕频现高密美女,疑为官员公共情妇团》。有点标题党的意思,但不会太跑题。这是一种哗众取宠的无奈。下面是昨天的正文,其实就是一篇杂文。如下:
  五星级饭店公厕频现高密美女,疑为官员公共情妇团

  老天津卫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几乎全都被一个叫冯骥才的大块头写遍了。但有一个行当他还没有写:占着茅坑不拉屎。为嘛就占着茅坑不拉屎呢?
  ——为卖手纸。
  当年南市三不管地界建起了几座比较有点规模的公厕。混混儿戴一大蛤蟆镜堵厕所门口一坐,一毛钱一份,卖手纸。不买你进不去,进去了也没法解决。又为嘛呢?客满!每个坑上都蹲一皮包骨头的小男孩,他用手一指说让谁起来谁才敢站起来。所以你想拉就必须买他手纸。
  我当兵的时候想考军校,全中队就分了一个名额。一个河南老兵连考两年了都没被录取。全中队也都知道他再考两年也考不上。为嘛呢?不用多说了,大混子一个!但全队唯一的考试名额却派给了他。理由很充分:全中队符合条件的就我和他两个高中毕业生。他是老兵,党员,又是服役最后一年。再不考没机会了。而我是缺乏锻炼的新兵蛋子,以后还有机会。他是老同志,需要照顾啊。与他同年的很多山东老兵当我面就说他:刮风下雨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还不知道?干脆把名额让给小张算了。去了也考不上,占着茅坑不拉屎干么?这可是关系小张一辈子命运的大事啊。
  他说:我知道自己考不上,可是每天四毛钱的生活补助,三四就是一块二呀,谁给?再说了,连来带去又能到省城玩上三天,我为什么不考呢?
  河南人是能讲出这话来,别不信——这里需要交代一句:我们当时每个月的津贴才六块钱,他那么看重每天四毛钱的出差补助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说我给你一块二让我去吧。他还是不干——人家还能去省城“玩”上三天,这个我无论如何给不了。他手里这张手纸可真是太贵了。我买不起,只能拉到裤子里了。
  我们那里搞撤乡并镇。两个乡甚至三个乡合并成一个大镇。看样子肯定要减掉不少冗员。可你听说过有哪个“某某级”因为机关合并被裁下来加入到我们百姓队伍中来的吗?嘿嘿,满中国你找去吧。根本就没有的事。你原先就是正科级副科级,那么你放心,现在还是正科副科。虽然不会提升,但绝对也不会下降。你没犯什么错误嘛,你听说过有哪个公务员无缘无故被降级或撤职的?在中国,没这样的先例。
    牟丕志写过一篇随笔,叫《正处级门卫》。看名字你就该知道了:即使安排你去当门卫,该正处级也还得是正处级。按说镇长才是正科级,现在并镇了应该只有一个镇长,多出来那么多正科级怎么安排?您知道的,这就要多设几个“正科级”的副镇长副书记。再不够还有办法:税务所财政所武装部计生办监理站等等,类似的“职能部门”多了去了。听说过一个镇财政所有八十多名干部。一个所长十七个副所长。为什么要这么多副的?级别摆在那里。中国官场的副职风景在全世界来说可算是一朵奇葩。如果一坑一坑排起队列来,从北京能够一直蹲到海南岛。这些干部们可以告长假不来上班,月底到银行领工资就是了。
  镇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军事机构:民兵营。据说这也是按照级别来的,每个镇都有。县里是团级,乡镇为营级,再往下村里就是民兵连。每个村都有民兵连长,不知道干么使的。编制上丝毫含糊不得。可编制也仅仅就是个编制,拿工资的团营连长俱全,却找不到一个小兵。我退伍回来的那年,被喊去参加镇里的“基干民兵”会议。我说我不是民兵啊,更不会成为什么“基干”民兵。民兵连长就告诉我说,一年就这么一回子,去顶个数。排着对站站,喊两句立正稍息就解算个屁的了。算你一个义务工。为什么不去?是啊,我为什么不去呢?您知道,义务工说是“义务”,其实也是必须参加的。每个劳动力每年必须完成多少“义务”工,上面都有规定。年底结算差一个工就得扣你十八块。我为什么不去呢?现在细想想,我去挣这个义务工,与那蹲茅坑的小男孩也没什么两样。混混儿雇他蹲一天茅坑给三毛钱,自己想拉屎了还可以利用职务之便随时解决不用花钱。我蹲的虽然不是真正的茅坑,可也是“基干民兵”混“义务工”的坑。这些坑是上头的干部设的,我压根就不知道“基干民兵”是怎么回子事。可是上边也不要求我知道这么多。只要来了就是“基干”。就能挣到十八块。当然我与营长连长们相比还差得远。同样都是蹲茅坑。人家是拿工资的,算是正式的茅坑坑主。我只能蹲一天,第二天就得土里刨食自己找饭辙。人家可以长年累月蹲下去。蹲到一定岁数还有退休劳保。比老天津卫三不管的小男孩强多了。
  我有一个朋友天天不上班。天天忙着给别人办事铲事跑事平事。原先是干过副乡长的,撤乡并镇后进了镇人大。他说那里基本不坐班,除非有饭局。可是人家月见月地从人大领工资!所以人大政协可能也设了一个很大的茅坑。而且还豪华得多。应该算是五星级的高档茅坑。这里的某些坑主们一个个牛气的很,大街上经常看见这样的人,胸脯子一拍当当响:我是人大的!你敢把我怎么着?
  看我说着说着就跑题。不知怎么把茅坑跟官场又扯上块了。其实人家豪华坑的蹲主们不是为了“拉”而是为了“吃”。排泄和吸收毕竟还是两码子事。你没看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天津三不管的小男孩瘦成皮包骨头,比他们可差远啦。
  可奇怪的是,这些豪华蹲坑竟然是为仆人设计的,压根没他妈主人什么事!当然,中国的仆人也实在太多了,你随便到哪个最低一级的乡镇机关去看看,哪个机关大院没有百八十号公仆?前几天看了一则报道,据说西方某发达国家的一个州才只有12名公务员——嘿嘿!这可比咱们中国差远了!我们就是随便拉出一个村,村委加支部的阵容也比他们壮观得多。而且外国的茅坑质量也比咱差得远,每个公务员每天都要面对接待大厅里的访民,一旦处理不好随时会遭到市民弹劾。就连贵为克林顿总统,出那么点风流韵事都能让你臭遍全球。所以说,茅坑最具特色还是在我们大中国。
  这么多坑主们闲着没事扎推一起它得闹啊。于是就经常出现什么官员聚众淫乱之类的事情发生。这也就牵涉到本篇文章的题目:五星级饭店公厕频现高密美女,疑为官员公共情妇团——明眼人看得清楚,其实一点也没跑题,无非就是一点标题党小花招。这毕竟是一个注意力资源极度稀缺的年代,时代进步了,越是信息爆炸,注意力资源的争夺战就越激烈。为了能吸引眼球,只好当一回标题党,哈哈哈哈嘿嘿嘿嘿。

  作者简介:张孟志,偶用笔名活力泉涌。男,1966年生于山东高密,18岁获全国中学生征文大赛一等奖(山东唯一、全国仅三),曾为《羊城晚报 . 花地》、《城市晚报》等多家媒体专栏作家;《国际在线 . 文化频道》固定A类稿酬签约作家。已发小说杂文随笔等各类文学作品五十多万字,获各种文学奖励多次。小小说《和为贵》被列入高考教辅并被《中华文本库》收藏。现为专职张孟志作文教育群群主,对当今中小学作文教学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拷问,指出语文教师队伍的“集体平庸”和空话套话连篇的“俗八股”现象,学生每周绞尽脑汁“编一篇八百字的谎言”已成“司空见惯”。第一个在搜狐博客中提出“拒绝平庸”的一系列作文教学理念,在业内引起一片反响,被誉为“二十年后的作文教学大纲”。
16-03-09  张孟志2016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