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屠呦呦的人品

  别以为母鸡戴上一朵大红花,就能骄傲成凤凰,它还是那只埋头下蛋的母鸡;别以为耕牛佩上一副黄金马鞍,就能得意成千里马,它还是那头老实耕田的村牛;别以为“三无”科学家得了诺奖,就能成为两院院士,屠呦呦还是那个人品很差的菜市场老大妈。

  屠呦呦没评上两院院士,一条重要的理由是:人品太差。得了诺奖后,人品更差。

  且来看看屠呦呦通过前往看望她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向外界表达的获奖感言: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对防治疟疾等传染性疾病、维护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义。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单看这一段,会产生一种她的人品也还不错的错觉,可是经不起比较,一比较,人品高下立见。

  且来看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的贺词:

  屠呦呦多年艰苦奋斗、执著地进行科学研究,围绕国家需求,克服困难、一丝不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这是党和政府关心中医药、重视中医药、支持中医药发展取得的结果;是举国体制、针对中医药工作全国一盘棋取得的胜利,是全国科技工作者、科学家群体共同努力的成果,是中医药为人类做出的新的贡献。

  张院士虽也表扬了屠呦呦做出的贡献,但突出地宣讲了“党和政府关心”,强调了“举国体制”的作用。而屠呦呦呢?对党和政府只字不提,把神圣的“举国体制”贬为“集体发掘”,那广场舞也是广场大妈们的“集体发掘”呀。

  这就是人品的差别。

  更何况,屠呦呦这段获奖感言,是当着“看望她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说的,如果“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不在一旁亲切关怀,她说不定就会真的“贪天之功以为己有”,闭口不提“集体发掘”,就像以前发表论文时独享大名,丝毫没提到当年研究所里那个保洁阿姨的巨大贡献一样。

  那么,她在获得诺奖之后,要怎样高风亮节,才能让她的人品好起来呢?

  她不是得了一笔巨奖,够在北京买半个客厅么?如果买下之后,悍然据为己有,不把“举国体制”收容进来同居,那她的人品就真没救。她要是想提高人品,就应该觉悟到:这半个客厅的所有权,真正属于她的,也许还不到半块砖头,其余的,少部分属于“全国科技工作者、科学家群体”,大头属于党和政府。

  她应该从半个客厅里撬出砖头,送给当年研究青蒿素的上千同事每人一小块,不是他们集体努力贡献,她今天能获得半个客厅?同样不能忘了给当年研究所里的保洁阿姨一点砖头碎屑,因为这位阿姨为了让屠呦呦一心“艰苦奋斗、执著地进行科学研究,围绕国家需求,克服困难、一丝不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而默默无闻地打扫厕所,任劳任怨地干着脏活累活,她是站在屠呦呦背后的女人。不是党和政府站在屠呦呦背后,屠呦呦能取得这点微不足道的成绩?这位保洁阿姨就是党和政府派来站在屠呦呦身后的,获诺奖只是“举国体制”这架庞大机器顺畅运转的自然结果,保洁阿姨就是这架机器上的一个重要螺丝钉。

  还有,最大的一块砖头应该敬献给伟大领袖毛主席。不是毛主席下令,青蒿素工程能因为国际主义精神而上马?不是毛主席亲自接见以屠呦呦为代表的公关小组,给他们以无穷的关怀和动力,他们能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头静下来搞研究?

  还要匀出几块砖头来送给越南人民军。如果不是当年越南人民军英勇抗击美帝国主义,很多人英勇地得了疟疾,那么也不会有以胡志明首的越共中央,秉着大公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请求中国研制抗疟疾药,就不会出现青蒿素这一神药。同样,还要给美帝国主义一块砖头,如果不是美帝国主义入侵越南,越南人民军怎么有机会英勇得疟疾,屠呦呦怎么能获得研制机会?

  送出砖头的同时,还应该赶紧改正错误,改掉“比较直率,讲真话,不会拍马,比如在会议上、个别谈话也好,她赞同的意见,马上肯定;不赞同的话,就直言相谏,不管对方是老朋友还是领导”的臭毛病,这都是人品极差的表现。她不能向与她人品一样差或比她更差的后进分子看齐,比如袁隆平啊,李爱珍啊,饶毅啊,而应该向四川大学副校长魏于全、中国农大原校长石元春、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杨宝峰这几位院士学习,他们虽然因涉嫌学术造假而屡遭检举、质疑,却依然因人品太好而稳坐院士的宝座,应该向相当比例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学习,他们因人品大爆发而顺风顺水当上了院士。

  据说,为了保证人品,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评选,将改由全国道德委员会主持,“感动中国”组委会协持,最终由中央文明办审核把关。如果传言属实,那屠呦呦就应该有紧迫感,抓紧时间修炼人品,至于方法嘛,以上所说实是点石成金的妙术,比她发明的提取青蒿素的法门要宝贝多了。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