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存亡真正的十字路口在哪里?

  随着南宁救市第一枪的打响,安微的铜陵,浙江杭州的萧山和宁波接二连三出击,现在连京沪这样的一线城市都已经蠢蠢欲动,看来一场救市运动即将全面浩浩荡荡开始,所激扬的尘土必将淹没反腐的号角,模糊期待回归群众路线的路标,可以这样形容现实的社会情形:

  初夏雷声未响起,阴霾引出深秋天。
  梦断无续观雨声,长夜迷离鸟啼寒。

  作为一名多年关注宏观经济的人,可以这样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既兴奋,兴奋着这一生遇到如此大的市场风云,好像有了一个很大的思考平台,这如战将遇到疆场一样,你想停下来都难。同时又很悲哀,悲哀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本应该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在科技的道路上纵横驰骋的时候,却被一座房子,一个房地产搞得乌烟瘴气,硬是没有破解的良药,反过来欲图继续通过振兴房地产维持经济,此饮鸩止渴的做法,无疑多了许多的堪忧。

  或许现实在网涩下,通行普遍明哲保身的理念,觉得此举动无疑杞人忧天,更具言论个人风险性,然现实中恶性事件的频频发作,谁又可以做到真正的明哲保身,于是还是要忍不住的说。近段时间,劝勉过成思危老先生,质疑过财政部的贾康教授,其实不是一定要见什么高低,实际上还是想通过商榷普及市场认知,市场就是你我大家共同组成的,当每个人都有深刻认识的时候,自然道路偏差概率要小的多。

  然面对地方蠢蠢欲动救房市的举动,颇感吃惊,特别一些专家大胆预测二季度后放水救市,感觉我们的经济真正向死亡上迈进,责任使然,觉得还要说,哪怕不是主流愿意听的,只有你我大家的声音一致理性的时候,社会经济朝健康迈进的几率增大,这就是思考多日,闭门码字的理由。

  一、救房市,留下的历史笑料

  历史不可能重演,但在一定程度上很相似,面对时下因房地产演绎的一切,很容易让人想起09年以来的那一曲业已判断出高明与拙劣的救市大戏。然至今在官方与民间还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和做派,加剧了现实的迷离。官方一再认为当初出手正确,第一个走出了因大洋对岸房地产二级市场发生的次贷危机,所激发的全球性整体经济危机的低谷,形成世界经济的领衔国,民间社会中坚越来越反感这种救市举动,认为社会之祸和乱的源头皆由此起,现在所形成的一切不合作对抗态势,更在质疑当初的能力和动机,客观说执政根基被严重动摇,已经是不容质疑的事实。

  特别救彼等于救此的观点和做派,一再形成世界之大流认知:此国钱多、人傻、速讨的观点,大国地位似乎就是这样堆砌起来,飘然不知所以,然被人家总是当面笑脸背后捅刀子,世界区区百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几乎全是出境不免签,唯独三四个被世界通行标签为下三滥的国度可以直行,如此歧视到底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大国之称无疑是一种讥讽。同时周边环境更为恶化,狼烟滚滚,四面楚国,在内又似乎从高层到平民都是背水一战,充当霸王别姬哀情的角色。

  曾经的救市把本可能有发展空间的社会压缩了到一个死胡同,渐渐形成的经济之癌,颇感这个社会已经是苟延残喘,更是风烛残年。很明了的说,今日之一切内外乱象纠结皆与救市有关,救出的不是一个均衡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救出的更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恰恰一个救催生了社会更不可调和的矛盾,让社会发生了质的改变,是福是祸必将遭到历史更严厉的评判。

  二、全员房地产下荒唐的现实

  情绪归情绪,该面对的还要面对,但作为具有高级思维的人,作为当具有理性的社会架构,绝对不可以好了伤疤忘了疼,特别是现实伤疤不仅没有好,已经恶化流脓,日益加剧,要想活命更得有好的心态,精心的治疗和护理,如果病急乱投医,特别不改以往的恶习,依然我行我素,会绝掉一切生存的希望。

  然此刻又刮起的救市风暴,看主流社会经济学家在代言忽悠,地方政府早都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地产商的欲望更无节制,真可谓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潭水,不仅没有恢复山清水秀,新一轮盘剥掠夺之后也不仅仅是穷山恶水,必将臭恶满地,匪患连天。不能不为此不悲观,哪怕梦设计规划的再好,依然朝恶魔靠近,梦绝对变味,梦更悲情,成为永远醒不了的噩梦。

  现实的救市无非就是依然想通过高房价下,催生的高地价收益来维持社会架构,可以说第一次救市后,所形成的房地产已经远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内涵和必然的内需,而是经济的癌变,那么现在的举动无疑就是在业已癌变的躯体上又复加艾滋病素,社会自控调整机制彻底紊乱,死期更近。之所以把09年之后的房地产称作为经济之癌,如今复加艾滋病素理由充足:

  -----催生产能过剩,环境严重污染,整体自然生存空间越来越窄。试看看涉及房地产的大宗材料钢筋水泥和砖瓦,那个是不需要高温度燃烧后生成,在一个特定仓促的时间内排放了如此多的粉尘和硫化物质,雾霾的形成和河道土地的污染自不在话下,其实人类生存最根本需要保障的东西不是房子,而是清洁的空气,干净的水和能够长出庄家的土地,但看着今天的权势利益,谁真正关注了明天的生存?雾霾的笼罩,地下水的污染,大宗土地的荒抚足以说明一切。

  -----畸形的经济模式导致严重的社会分配不公,嗜权食利盛行,催生权贵与平民严重对峙,导致的恶果,一边积怨日盛,成为一切矛盾的导火线和爆发点,报复事件此起彼伏;一边疯狂敛财,策划移民加快逃离,整个社会没有了安全感。无论是高压反腐还是依靠枪杆子震慑,都是平静了一时,无及长久,社会靠疏,极致纵压,最终伤的还是自己的元气。

  ----社会资本资源绝对化倾斜,压缩多元化发展空间,导致贫血和败血,一切成为病态,整个社会除过楼房越来越高,人心却越来越窄,动作愈卑微猥琐,毒假愈凶残泛滥,到了凭借现实道德法律无非遏制的地步,一句话,纲常尽失,内在的社会机制和秩序业已大乱。

  应该说这就是这些年的真实写照,未必现在悬崖勒马能够逃及祸端,然一切的一切还在试图走老路,努力刺激高房价,憧憬高土地收益下,通过土地财政维系现实架构一万年的春秋大梦,只能说社会矛盾更一步加剧,自己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天下绝对没有烤不熟的肉,纵然确信自己的一切很自信,但毕竟还是凡胎肉体,也经历不了几次折腾,现实救市版的内涵,说是癌症的躯体上无节无德,破罐破摔,寻花问柳,再染艾滋病原体一点都不过分。

  三,扶持房市在玷辱救的内涵

  救,在中文字眼里当是一种善举,救更是一种能力,然实现救这样圣洁的内涵,不单一的看救的动作和过程,更在看施救的对象,救了社会丑恶和坏人,继续危害社会,不仅仅没有善举,反过来比坏人还可恶,最终自己也要被社会之恶所吞噬,大家不可能忘记农夫和蛇的故事,甚至都形成见蛇不打罪三分的社会意识,自然这有些浅显,但一想不是没有道理。

  如今的房地产,已经不是一个简单中性的行业门类,诚如前文说的,成了一个阶层压制另外一个阶层的手段,更是催生激化矛盾的平台,是要命的癌细胞,更是加速死亡的艾滋病原体,既就是当初如何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哪怕再是支柱,是发动机,但看是撑起的什么样的天?是谁的天?把整个一个国家到底要拉到哪里?诸多的疑问都不可能简单视为中性的房地产,更不敢说它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反过来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以说通过多年的恣纵,忽悠,狂飙,在这片国土上已经是冰火两重天的地步,到底是要冰更寒还是要火更旺,恐怕就是弱智者都明白相向而行的道理,然就是社会精英却始终做着南辕北撤的举动,如今的救房市无疑就是背道而驰。

  还要树立这样的支柱,还要给这样的发动机加油,看来是不撞南墙,不坠悬崖绝不死心,在资讯十分发达,经济全球化,一切都可借鉴,一切更可预期的今天,居然有这样的迂腐学者,这样的各级主流,这样毫无市场道德血液的地产商,恶着更恶,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耻辱!

  救已经让一个国家在心里分崩离析,再救就是彻底玷辱了救的善举,救的内涵。即便再大的能力,撑起的天不能为芸芸众生遮风挡雨,载着平民百姓纵情淋浴阳光雨露,都是毫无疑问的政治弱智。对于一个自称为有理念的大国政治经济,路走此端,无疑犯了极度低级的错误,是对自信最有力的反驳,而一切又是自己做的。

  特别是你就得了今天,还能够救得了明天吗?这就和戒大烟的一样,有了毒瘾才出现了一切丑态,然为了一时的痛快,一时的不出丑,就一直凭借大烟来维持吗?感觉我们的上下各级主流都跟瘾君子一样,已经丝毫没有了危机感和廉耻的概念,纵然维持地方财政,维持吃饭,维持经济发展在一个合理的空间,理由可以一千条,一万条,但危机一个国家和民族真正发展空间和潜力的事情,怎么样都不足以是绑架的理由,更何况市场就是靠消费选票来决定的,但没有了可实现的购买力,任你怎么折腾也不会卖出去房子。所以完全可以说救字放在房地产,无疑就是进一步期待掠夺成功,可惜这是白日做梦。

  四、救所导致的市场经济的变异

  我们是计划经济怪胎中出来的,也可谓深刻理会到高度计划经济的僵硬性,搞市场经济也是必然的选择,既然走市场经济之路,就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至于对市场经济下所发生的经济危机,应该认识到那正是市场规律的效应,是一次重大的调整,既然来了就根本是阻挡不了的。上世纪初,那次世界经济危机,凯恩斯理论是救了大洋彼岸国家,甚至是整个西方国家的经济,但西方国家并没有因此而舍弃自由资本主义理论,通过修正,其市场经济理论越来越娴熟,,市场化理论和实践就是靠这样完善的,绝非凭空想象。

  相反一味批驳自由资本主义理论,绝对相信计划经济合理性乌托邦的国,一个个都走向死胡同,进而自行瓦解。作为笔者对于后起之国,也崇尚国家经济战略主义,但一切还是要顺应市场经济的规律,充其量是外围的一种拓展和调整,给市场更大的空间,激发更大的活力,而绝非看得见的手可以随意安排和砍杀。所以既然坚定了走市场化路子,就不能随意摆动,更不可以简单的历史回归,相反应该渐渐培养市场勇气,就要经历一些必要的经济危机,彻底加强市场认知度,至少在契约论上坚守应该的权利和义务,通俗说必须明白进入市场的风险性,一旦选择进入就是败了,也必须恪守愿赌服输之原则。

  纵观09年以来的救市行为,其实质就是违背经济规律的随意安排和砍杀,过分放大了国家经济战略主义道路,实质就是彻头彻尾的回归计划经济的路子,又充分利用市场经济的外衣获取权利寻租和兑现垄断的暴利,或许这不是当政者的初衷,然而所演绎的一系列经济走向却毫无疑问就是如此,导致执政理念不能自圆其说。但看同样是因为虚拟二级房贷市场过分放大,泡沫破灭的对岸国度,却没有去直接去救这个市场,该来的还是来了,只能面对,这样就坦然面对雷曼兄弟两房基金的破产,不刻意于政治的国度,反过来事实历练了很深的政治稳重内涵。

  至于他们向世界范围转嫁矛盾,那是他们的智慧,由此以来发生最大的变化就是华尔街金融秩序市场化格式的大整顿,记得新当任总统的奥巴马怒斥过拿高薪的金融高管,而我们的国度可以任由房地产商为所欲为,只是当时的经济掌门人温柔的说了一句,希望房地产商的血管流着道德的血液,不知道是劝勉还是纵容,尔后对岸真空再度回填,从就业角度解决虚拟经济危机爆发后失业和经济低迷问题的后遗症,渐渐的他们走出了危机阴影,可以说他们是娴熟驾驭经济的,不怕丑,没有什么虚拟的面子和政绩观,一切唯实际改观化解为主。

  而同期实际上我们自己也是市场发威,是继股市大跌后,房地产进入下行通道,通过销售选择逼空虚拟房价回落的时候,然我们正好走了相反的道路,在虚拟的路子上越走越好、高越走越远,以至于到了今天如何落,才不伤体,如何回头,稳健协同社会整体经济良性互动都成了难以破解的命题。历史告诫,破解业已畸形的经济模式是实现一个国家政治智慧,更是主流社会经济学家应该着力研究的方向,更通俗说,时局已经到了脚步不是加油门,而应该及时向刹车靠近的时候。

  救,在市场经济下,就是一种对错误的支持,是一种扬恶弃善的行为,从经济学角度更是一种不合理的分配,完全背离市场规律,如果说过去,可以把它归结在对市场认知度的浅显和无知,也可谓是历史的必然错误,那么现在继续谋求救就是错上加错,只能更加往死路上走。

  五、真正的十字路口

  新的人事交接会议上曰,我们处于道路的十字路口,实际就政治总是虚拟的,还是口号的性质,一切由经济来说,对马列一套,总感觉是极致化的利用,感觉不合时宜,但相对学术性必须承认其价值,特别经济基础决定论,现实的经济基础就动摇着上层建筑,反过来深层次对照现实,一切问题又可以归结在制度的天然欠缺,然笔者在这里不想谈及如此敏感的问题,就假设现行体制还可以有发展的空间,但坚信如果不改变既行的经济模式,依然把房地产作为救命稻草,特别拿城镇化率作为遮羞布继续期待促高房价,可以说连这种假设都会失去基础。怎么走路就决定未来的可能的前途,这不是意识化的左右,而是采取什么样的经济方略,更在依亲还是疏远房地产,其实这是对社会最大众的交代,也是依附臣民的多少问题。

  中国经济现在需要的是松绑,就是破解一切商业住宅房产成本,不要过分让地产成为人员流动,贪蛮诱导资金流动的陷阱和死水池,说一句与主题无关又有关的话题,因为住宅的高门槛限制,导致人员流动受阻,未来的京华要地和各类领衔都市及封疆都地,都将会是废城死地,别忘记了最早的深圳特区是全国各地行政性的开窗口,造就的高人流高资金堆砌后,内生演变提升而成的,任何一个不能促进人员流动的地方都会没有前途,城封太死必然就是孤家寡人,而现实的高驻成本无疑就是城封,一道看不见的城墙,不知道是到底维护了其安全还是破坏了可能的繁荣昌盛和前途。现实既有财富不决定未来,真正决定未来的还是人。不可以理解为京华要地就是精英,诸葛孔明出山前就是一介乡村草民。

  世界发展格局,任何时候都是有效的经济实力和底气说了算,绝不是自己堆砌的政治机构的庞大,极端政治化的国度的政权一个个走向死亡,萨达姆被绞刑了,卡扎菲被爆菊了,至于我们东北亚邻国最终何去何从几乎就没有悬念,然我们必须看到自身业已特别庞大的机构,这也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而生成,实际成了社会发展最大的阻力和催生矛盾的地方。

  现实所谓救市就是想通过高房价下的土地收益来维系这些机构,自然这个问题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解决得了的,但必须有强烈的转型意识和土地一系列危机意识,包括地方债务违约,也不要再正襟危坐了,错误的基础上怎么也不可能搞出完美的建筑,在错误的道路上唯有刹车才是最明智的,依然前行只能愈发不能修正。

  事实任何一个社会制度的设定者都会道出更多的优点,尽可能回避缺陷,至于我们过去的路子,应该说有选择必然的背景,只有客观面对事实,才能够渐渐走出合理,全员社会公有就是很虚拟的东西,实质一切是操作者拥有,形成更加密实庞大的垄断,国家的概念,特别经济战略主义,只能发挥在共性的方面,就如空气,让每一个人都呼吸到,比如是建立高效的法律体系,应该可以保护到任何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最一般的公平和秩序。

  具体化的措施只能惠及很少的人,反过来形成权贵,在社会形成新的阶级,比如国字化的一切垄断资源,银行就是银行家及其庞大系统的,铁道部就是部长的,所以前部长才可以为所欲为。土地的概念曾经模糊,现在越来越明白这就是各级主流机关的,所以理论上为了公平而设置的一切,其实成了最不公平的方面,来自公权的地位往往是家天下的模式,说实话,那一个公权的领衔者不觉得一切权力资源是自己的,一把手家长作风真不是梦,如此制度腐败根本是无法剔除和明确界定的,这就是根本的缺陷。

  只是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发作出来,就比如高燃点的东西,点燃是不容易,但一但点燃就有裂变的能量,适宜的环境和条件论都会加剧这些痼疾的膨胀和一切负面作用,可以说房地产这个经济学术语和举动,就是在这个社会中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应该说拉动经济的作用明显,但破坏社会制度,让一切体制之恶爆发的更彻底,就如前面所说国字化的土地和银行,怎么可以做到公平,相反操纵价格为所欲为,严重透支国家信誉,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房价不完全是炒作起来的,是地方藩篱故意推高的,所造成的社会恶果最终还是国家信誉买单,所以看似简单的经济问题,实际已经成了生死利益大博弈,究竟何去何从清清楚楚,所以说,现实真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一点不为过。

  甘肃天水 普欣
  2014年5月10日
14-05-10  普欣 发布
2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joor

      中国都是谁在买房子?
      昨天遇到一个公务员的爹,他自豪的告诉我,两个女儿女婿都是公务员,大女儿两套房,小女儿4套房。这只是普通公务员,当官的大家都懂的。
      要救市,就要保证这些公务员们安全的买房子,个个成为房哥房姐房叔房婶,救市就成功了。

    14-12-23 | 1条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北纬263

      恶政加奸商只会培育出暴民!
      执政者看不出么?错了。
      他们现在几乎已经明白最终的恶果了的,只是正在击鼓传花,不过传的不是花,而是“雷”!
      最后只看谁是被稻草压倒的那一匹骆驼而已,说白了就是看谁的运气不济。
      

    14-12-2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lilidesheng

      近半年来听说姑娘找对象有了新要求,乡镇农村的房孑不行啦!要求在县城有单元楼,看来生了儿子的还要努力工作!丈母娘就是房地产的救星!

    14-12-2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 0

    十字路口888abc

      如果我们有幸来到中国内地的二三四线城市考察,几乎会得出千篇一律的结论:
      一、该城市几乎没几家规模以上的农工商企业,也就是说当地过去一直就是一个穷市(或县、镇),无任何主导产业支撑(国企垄断行业除外,如电力公司、水厂等)。
      二、该城市这几年,城市面貌发生了番天地覆的变化。依托土地财政和房地产,城市现在感觉快速地在扩容,在发展。
      三、当地的政府办公楼为地标性建筑,为游览的一大景观。
      四、当地就业,过去以外出打工为主,现在一般在当地从事建筑,装修等产业,或者是就职当地一些服务性小微企业(服装、餐饮、KTV、茶楼等)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下,这些多如牛毛的城市,如果不修房子,不造城了,那么多人她们干什么,拿什么来养活自己?

    14-12-23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