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住房券

住房券
10-02-07  匿名提问 发布
1个回答
时间
投票
  • 0

    pvn1108

    深圳拟借鉴消费券形式,通过发放住房券,补贴住房困难家庭。     此举的实质是政府给予“夹心层”特定的补贴。我国迄今尚未实行住房消费券制度,而从已经实行的消费券、旅游券的情况来看,在杭州、成都、辽宁等地都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但住房券与消费券存在本质区别,两者的前提完全不同。消费券所对应的是日用消费品,这类消费品的价格不存在投资品的性质,不存在价格随投资品大幅上涨的空间。换句话说,政府要支出多少钱,成本是可以控制的,效果是可以评估的。     以杭州市发放居民社会消费券为例,3月份公开向社会发售,第一期6000万元,第二期4000万元,第三期2000万元。到6月30日截止之日前,全部销售完毕。根据市财政局的统计,截至6月29日,共发售各类消费券近10亿元,财政兑付的消费券有68163.28万元,兑现杭产家电财政补贴794.99万元。     消费券要收到比较好的效果,一需要财政的支撑,二需要在刚性消费需求领域。杭州居民消费券中,属于非刚性需求的旅游消费券效果就不佳。10月15日,在“杭州市旅游事业暨十届西湖国际博览会发展成就新闻发布会”上,有权威人士预计,杭州旅游消费券回收率在20%左右,其余八成“沉淀”在民间。     从现实观之,发放住房消费券有两大问题必须解决。     第一,地方政府发放住房消费券的资金从何而来,是否纳入当地的财政预算?不要小看正常的程序,消费券事实上是对特定人群的补贴,是挤占了其他人群的消费资源的行为。如果发放消费券不能纳入公共财政的管理程序,就会出现到时无法兑换、地方财政赤字、当地民众不同意等一系列合法性难题。     今年沿海发达地区G D P不佳,地方财政收入主要靠卖地收入与严征税费。土地占地方财政的收入,从1999年的5.8%增加到2007年的32%。今年的土地收入增长之快更是前所未有,前11个月全国70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同比增加超过100%,其中上海以821亿元的收入高居榜首,日均进账达到2.5亿元之多,北京和杭州则分别居于二三位。深圳不遑多让:深圳地税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深圳不动产营业税收入增加9.63亿元至41.36亿元,同比增长30.34%。此外,土地增值税收入完成11.97亿元,增幅111.31%;城镇土地使用税收入则 完 成8 .6 6亿 元 ,增 幅 为205.4%。     一方面政府依靠土地收入支撑地方财政,甚至不惜增加企业负担预征明年的税收,另一方面从中拿出部分资金补贴给夹心层。取之于土地,用之于部分夹心层的住房,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一来,未来的地方工商业成本会更高、对于房地产的依赖性则更强。     第二,房地产目前已成为价格一日三涨的重要投资品种,而政府的补贴却是有限的,难道政府补贴要追随房地产价格节节上升?     12月13日,房地产代理机构美联物业发布了《关于北京、上海、深圳三地楼市的泡沫程度》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三城市房价泡沫急剧扩大,北京楼市泡沫程度已位列三大一线城市之首。11月份北京楼市平均租售比再创纪录,首次突破1:500,达到了1:546,部分区域甚至达到了1:700;目前上海的租售比也已达1:500;深圳为1:450。从今年2月份到9月份,深圳新房的成交均价从每平方米10988元,一路上涨到了每平方米20940元,并突破2万元大关,创下历史新高。这就意味着,住房补贴要在去年基数上提升近一倍,才能满足今年的购房需求。问题是政府补贴从来都只有保障意义,而不可能具有投资价值。     说来说去,政府是在以房地产之矛攻房地产之盾:一方面从土地收益中获利,拉升房地产价格,另一方面又从公共财政着手发住房消费券;一方面房价节节上升,另一方面又以住房券的“杯水”救房价熊熊大火。     要言之,住房消费券不具有可行性,是高房价下的怪胎

    10-02-07 | 添加评论 | 打赏

    评论读取中....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