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那么多女孩遇害?是巧合还是预谋?带大家看看一个大学生的亲生经历

  再三强调,绝对真实,亲身经历。
  我至今还不敢相信这事儿会发生在我自己身上。9月2日下午16:54西安开往青岛的K912次列车。我从渑池上车到郑州。虽然是5号从新郑到海口的机票,但因为放假在家窝了整整50天,着急去郑州见朋友逛街玩耍。1号之前渑池一直中到大雨,所以不想转车去动车站坐高铁。况且,渑池郑州,郑州渑池,从来都轻车熟路。讨厌大巴是有次从郑州回来,整整在高速上堵了2个多小时。妈妈也说,反正又不着急,7点半到郑州,出租,地铁,41路公车都能轻轻松松到朋友店里。况且,好歹也大四了,每次开学放假,从海口到郑州,郑州到海口,可以说什么交通工具都乘坐过,凌晨半夜各种时间段下车的情况都遇到过,退一万步说,郑州,那再熟不过的“家门口”了。可是,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以前我走的时候,妈妈送我,从来都是抱一下,摆摆手,亲一个,然后,我们笑着分别。这次的妈妈一反常态,竟然哭了。我安慰她说,哭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说完,呸呸呸。然后心里难过,是不是我说寒假不回家妈妈伤心。话不多说,上车了。
  车上的人特别的,的亏我行李不多,挤啊挤的,找到自己的位置,10车厢73号。有个中年妇女坐在那里,我给她看了我的票,她起身,还跟对面的貌似老公孩子的人说,这铁路局,一站都不浪费哈,累死了。我笑笑说,没事儿,我到郑州就下了,很近,到时候就可以坐了。小孩儿很吵,他们一家三口挤在我对面的2座式座椅。我右边是位姐姐。到洛阳站18:46分,身边的姐姐下车快下车的时候为了方便我和她换了位置,做到里面。实话说,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对面那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小孩儿的爸爸)和我面对面。他趴在餐桌上玩手机。说也奇怪哈,他和正常人不一样,手机举的老高,正对着我的脸。我浑身觉得不自在。心里又反驳自己,可能上了年纪的人,玩智能机不习惯,我自己想多了。呵呵自己两声不甘心,反正也无聊开始试探。我头偏向车窗外,他手机角度动一下,我很快的又晃到过道方向,他手机也跟我又动。我反复摇了好几次头。他手机角度也在随我改变。好吧,心里骂了变态,又想。今天坐火车,听妈妈的穿的多朴素方便,牛仔裤白T加拖鞋,这么多人,怕什么。最多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偷拍的变态。那个姐姐到洛阳下了车,对面那男的一屁股挤过来坐我旁边。没带眼镜,瞥了一眼他手机,在发微信呢。好大一长段字,我往里又挪了挪,尊重人隐私。然后,就看他播了一电话,段*2。然后接通后说了个3万5万,之后夹杂一些听不懂的方言,简短挂掉。我当时怎么大脑里就闪到贩卖人口。拍拍自己多想的脑门,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个疑神疑鬼的蛇精病。下一站巩义,74号座位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一上车就把餐桌上对面夫妇刚才去接的热水碰洒的到处都是。这边新的74在道歉,那边夫妇在嘟囔:“真湿,咋做”。小孩儿睡在那里,也被他们喊起来了。我看那情形实在狼狈,就把背包拉开给他们拿纸巾。那个男的边擦边对着我说给74号听:“咱家小孩儿好不容易睡着,妞知道,真是嘞,那么不小心”。我别过头,没接话。转移目光,并排斜对面有一壮汉,那真叫一个壮,目测180以上,一身横肉,好像看他连吃两桶泡面,手里还拿着一个像小孩儿手臂那样粗的香肠,吃面的呼哧呼哧声和啃香肠时的大嘴,咦,我打了一个冷战不看他。又转头到身后的斜对面,一个中年男子再看我。他不看我我还不会去看他,那假发,带的好猥琐。心里嘀咕,都多少岁的人了,接受岁月的馈赠,该怎样就怎样,或者,你好歹找个更仿真的。
  车厢里很挤,心情就很压抑。背靠背有个青年,目测30岁左右,很瘦,中等身高。他很奇怪,有位置不做站着也就罢了,总有只手无限靠近我。我心里暗暗骂:猥琐男 。但我还是挪了挪,出门在外不惹事。于是我只坐座位的角角角。因为自己真的是一个人。而且是女生。此刻开始,我有点坐立不安,东张西望。我不停的转头,左、右、正前方、身后。当我跟这些个我凭直觉不“喜欢”的人目光直视后,我特别特别不舒服。像是有不祥的预感。这时,对面的中年男子又发话了:“到郑州还有多久”。我很不耐烦的顶他一句:“不知道。”他邻座有个傻逼男学生,抢着回答说几点几点。我一看他呆呆傻傻,我心里想,万一危险,不能找他求救。
  我心里的恐惧在不停的积累,积累,积累。我忽的一把抓住跟我只隔通道的邻座女学生的胳膊,我说:“同学,你也到郑州下吗?”她虽然小突然了一下,但还是微笑说是啊。于是我提高音量:“我也是,我一个人(这三个字咬的特别清楚),等会儿我们一起。”她说好!松开她以后,不到一分钟,我竟然觉得自己开始恶心不舒服。吃错东西了,不对,午饭时间过去很久了啊。上车就喝了一瓶饮料和啃了一个苹果。绝,对,清,淡!晕车么?不……对!晕车是胃恶心难受。况且这么短途。那为什么觉得双腿和头皮都发麻,全身开始没有力气呢?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左手掐着右胳膊,一下,两下,三下,我确定自己接近自残的力度。可是,没什么痛感。心里一慌:完了。我拼劲全力往前一扑,又抓住了那个女生的胳膊,我对着她的耳朵说,我感觉很麻,不舒服,你帮帮我,救救我。她显然也被吓到了。也许是新媒体时代,她肯定也看到或者听说过类似的故事。她小声说,没事儿,车上这么多人。但是,很明显,她的身体跟我一样抖起来。我想,她也害怕。如果是团伙作案,又扯一个年轻女学生不是什么好事情儿。但是,此刻的她还是我的救命稻草,抓着她胳膊的手,我一直没有松开。说也幸运吧,正好有个女的列车员经过,我和那个女生一起拼命呼喊把她叫过来。她很温柔的问我怎么了,我说,麻,全身麻,没有力气,不舒服。现在的我又拼命抓着女列车员的胳膊不松开。或许是我抖的厉害,女列车员没有离开。她一再问我,是晕车吗?对面的那对夫妇都随声附和:她肯定是晕车。我心里甩一万个白眼瞪死他们。我自己晕车什么感觉我自己难道不清楚。然后女列车员安慰我别慌,她去找班长。我不想让她离开,可她已经过去了,我的恐惧感又蜂拥而至。我想,如果遇到不负责的乘务员,我今天必定死翘翘了。我又重新死死的抓住过道对面女生的手。那短短几分钟,特别难熬。现在想想或许连一分钟都不到,可那时的心情。每一秒都是煎熬。女乘务员又回来了,来到我身边,抓着我的手,一直安慰我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在这儿呢,别怕别怕。”“别抓我那么紧,我在这儿呢,别怕别怕。”然后,卖水果的列车员推车经过。女列车员说找不着班长,卖水果的列车员说:打电话。
  很快,班长过来了,是个男的,蛮高。我的心镇静了好多。他也在反复询问到底怎么了回事,到底是不是晕车。那时的我或许真的很抖很狼狈,我用尽力气张嘴说不是,不是,不是。我死活就是抓着女列车员的手不放,我说我害怕,我一个人,现在这么不舒服,列车到站是晚上,好危险,我害怕。班长说,要不给你换一个车厢?我说:不,我要跟你们待在一起。或许同为女性,或许敬岗敬业。女列车员跟班长说,带我去他们休息区。决定之后,她拉我起来。我跟他俩一起走到8车厢。班长把我安排在他的休息区。说是休息区,其实就是车厢角落一个两人座椅被两块板子隔离开来。他们安抚我之后就离开继续工作了。临走之前还强调说别怕,这是他们的地方,安全的很。我贴着窗户, 抖啊抖。很困也不敢睡觉,我拼命的睁大自己的眼睛。想到,今天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想起可能再也见不到妈妈,眼泪就不停的流。列车不停的行驶。哭一会儿,掐掐自己镇静。哭一会儿,心里训斥自己不能松懈。
  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做了一个青年男子,他可能看我一直哭,就问我怎么了。隔板边边也围了一些人。又一个没忍住,边哭边说自己可能被人下了什么麻药或迷药,全身麻木不舒服。他安慰我,没事儿没事儿。他出差上趟火车的卧铺上,手机刚被偷,于是他下车又重新买一个。不管怎样,现在没事儿就好。但,不管怎样,被吓破胆的我还是在哭,发抖,用力的抠自己的指甲。他可能是注意到了这些,举着自己的手机,放电视给我看。还跟我闲聊,平时看不看电视剧电影,爱看什么剧,看手机吧,别再想了,转移注意力就好了。我只是点头摇头,象征性的看几眼他举在中间的手机画面。过了几分钟,他观察到我还在发抖和抠指甲,他又说,郑州是个大站,武警、公安、列车员那么多,别害怕。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的家人朋友了,想想多开心。他刚说完,我眼泪又开始决堤了。我这可是返校,妈妈刚把我送走。朋友很放心让我自己打的直接到她店里。我哇哇了一会儿,可能觉得那么多人看着有些失态。就别过脸,给朋友打电话,发信息。简单告诉她今天我遇到麻烦,有点危险,无论如何她必须过来接我。朋友当时也答应了,说她赶紧跟老板请假。
  广播里发声:前方到站——郑州。车上的人开始整理挪动。身边的哥哥问我:“你和他们交谈的多不?他们知道你下车后要去哪儿不?”我摇摇头,说没有告诉他们,没和他们有什么交谈。刚平复的心,又恐惧滔滔不说——那个变态的中年男子又过来出现到我面前。我当时脑袋嗡的一下,厌恶恐惧之至。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爬在隔板上看身边哥哥的手机,还问什么哪里到哪里的列车时刻表。忽然,刚刚觉得好一点的自己又开始全身发麻,虽然比第一次轻微一点。这时,身边的哥哥(青年)发话了,你看你这么抖这么害怕,要不,我送你好了。虽然我不在这里下车。。!?!?!感动不超过一秒钟,脑海里闪过三个大字“连环套”。我随口而出:“不用!如果你也是坏人呢?!”青年面露尴尬。我此时顾不得那么多,宁错怪10个好人,也不能轻信任何一个坏人。正好那列车班长经过问我到站了,好点没?我全然不顾任何形象,拉着他的手说,没有,我害怕,如果下车还有危险怎么办?他语气坚定的说,“但是已经到郑州站了,你不下车怎么办。放宽心,别想那么多,”他又提高音量“武警,警察,公安这么多,怕什么!”
  班长走了。乘客们开始下车。那个从10车厢跑过来看我的中年男变态还没离开,我怎么觉得他笑的那么恶心。下车的人都挤在门口,那个中年男变态高呼一声:“今晚上又得熬夜喽~”。那拖长的尾音,让我恶心又害怕。环顾四周,全是男的。有个160左右的男的还说,“美女别怕,我送你吧。”猥琐,猥琐,猥琐,猥琐。尽管哭胀的双眼,我还是狠狠的瞪过去说不用!然后他很身边的人就说什么,我长得像坏人吗?我们都离她远点,她害怕我们。我心里冷笑:当初在海口34路公车上,我的钱包就是被身边矮我一头不起眼的小偷偷走的。不,能,相,信,任,何,陌,生,人!
  出了车厢口,我站在班长列车员旁边,他管理乘客下车。我说我害怕有人尾随,能不能帮我联系上车站的工作人员,把我带走,直到我亲友过来接我。他说,你先别走。半分钟后,前方过来一大群穿制服的,还有红袖章。我当时高兴坏了,心想这安全了。班长说,看我们这么多人,你还怕什么?没开心3秒钟,他们说,你赶紧走地下通道出站吧。我不走。我请求一人工作人员陪同。列车班长说不可以,马上就要开车了,没几分钟了,他们要还在上车工作。
  简直万念俱灰,前功尽弃的感觉。人群里有很多青壮年。我裹足不前。但实在没办法,好像就是要发车了。他们说,你别怕,快点走我们盯着呢。没人敢乱下车追你。此刻的我心里即使有一千个不情愿,想辩解万一他们的同伙有跟我一起下车或者在出站口等我呢。我不会被“通缉”了吧。无奈中,看到最近的地下通道口,前方,50米。快速冲过去,正好又有一个穿制服的。郑州站有很多拿个货架帮人拉行李收费的,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明明是大伯爷爷级别的人,慌不择路的我又抓到救命稻草:“叔叔,把行李拉到出站口多少钱?”“10块。”那会儿还不放心行李的安全,于是我乞求的口吻说,“我害怕,好像有坏人跟着我,我是咱郑州的,回家呢,我害怕,你陪我走一段。”大伯连说,中中中,好好好。就这样,我到了最近的西北出站口。老大伯走了。我站在检票员身后,就是不出站,等闺蜜来接我。等啊等啊等,闺蜜老板不批假,不相信请假理由,让她走人。我俩通话,我哭,她也哭。最后她哭着说没事儿,走人就走人,她马上打车过来接我。这中间的各种修路堵车,我俩碰面地点表述夹杂地下信号不好的周折就不详说了。那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反正检票员身边有学生模样的志愿者,一个比一个壮硕,看到制服,我心里就舒坦。直到21点左右,闺蜜来到我面前。
  ……
  ……
  很多复杂的情绪不再多讲。昨天半夜在闺蜜的床上,枕着她的胳膊,看着天花板,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俩都打死不相信真的有这种事儿还让我遇到。是我真的想太多神经紧张导致吗?当时闺蜜报警到火车站公安局,他们还问我闺蜜我脑子正常吗?闺蜜大怒,返校的学生,脑子不正常开这玩笑干嘛?他们让我自己去警局,还就在附近。我呸!打死我都不离开安全区域一步。直到朋友走到我面前。今天写了这么这么多,是因为真的很后怕。是卖到山沟沟里给人做媳妇,还是要挖我的心肝脾肺肾。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昨天的我就如惊弓之鸟,上个洗手间都要闺蜜陪。本来要5号才来新郑出发,要提前给三姑姑打电话,三姑姑本来说,郑州到新郑,赶紧到南站坐车过来呀,店里忙走不开。你5号走过来还能玩两天。可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哇的一下又没忍住,我哭着让她来接我。姑姑电话里没怎么听明白但还是说好,就下午亲自开车过来接我了。
  说来我太没出息,见到姑姑又是一顿狂哭。没办法,一张嘴复述昨天的情况那水龙头就忍不住。又不能跟爸妈讲。路上姑姑还说,这怎么能行,走南闯北的,这么胆小。虽然她还不太相信什么迷药一说,又不是拍电影,不要自己吓自己。她还是安慰我咱家人都命长,没事儿。下次再见到不对劲的人,直接一巴掌呼他脸上。
  。。。。。这篇帖子写到现在已经头昏脑涨,在姑姑店里,大家都将信将疑的讨论这事儿的时候。有个爷爷在,说最近不是3个女大学生都遇害了。问我有没有接触什么液体或者气体?大家都开始相信起来。我也一直猜不透的是我那么高度警惕,他们怎么下的手。现在想想,最可疑的就是当着我面洒的到处都是的水,为什么洒到他小孩儿身上小孩儿没烫的反应。但是他们都站着,就我坐着还帮人家擦……
  还是那只一直悬挂我头顶猥琐的手……留给你们去想吧。
  仅以此文提醒各位女同学女同胞出行安全。一定要结伴而行,提高警惕。眼花了,草草了结,见谅。最后的最后,发生至今我一直一直在心里祷告,感谢上帝,求他保佑。最后的最后,这不幸中的万幸,有惊无险,我还是说感谢上帝,给我信念,依靠和力量。
14-09-12  娱乐专业网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