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中国影视行业,导演为什么不拍摄这部长篇大作?是没钱吗?

  凤 凰 猎 人
  方飞艳--昆明军区上校,特战连教官。
  甄妮——北京中南海督察,功夫女王。
  约翰.查理得--美国老兵,狙击神手。
  荒木次郎--日本悍将,剑道高手。
  伊利亚--意大利侦探,武器专家。
  阿季夫一一菲律宾军阀,搏击拳王。
  五国优秀精英相会彩云之南,谱写一部精彩的凤凰与猎人,打造中国版本的第一部军事警匪系列。不一样的凤凰猎人,不一样的文笔思路。【燕子凤.迈阿密.杰克.著.53万】

  1 冲出野人山<缅甸>
  2酒吧混战<昆明>
  3广岛情殇<日本>
  4 CIA在中国<深圳>
  5摩萨德风暴<菲律宾>
  6边境之战<老挝>
  7兵工厂<丽江>
  8孤胆约翰<越战回忆录>
  9金三角风云<越南>
  10黑帮的末日<岳阳>
  11德黑兰的路上<伊朗>
  12梦中情人<香港>
  13萨尔温赌场<缅甸>
  14拳击恩怨<昆明>
  15激战越南帮<海南>
  16车臣往事<俄罗斯>
  17军情六处的败笔<缅甸>
  18东京国宝案<日本>
  19约翰之死<巴基斯坦>
  20最后的晚餐<意大利>
  {附加:我与美国青年的故事}
  16车臣往事<俄罗斯>简介:
  第一次车臣战争时期,俄罗斯有数十名士兵被车臣境内武装大亨、高加索之狼巴萨耶夫俘虏,拒不交付。俄罗斯怕引起第二次车臣战争的爆发,由国家安全局出赏金一百五十万美金,雇佣五名世界精锐悍将,西班牙金丝鸟卡梅尼,南非黑猩猩科朗季诺,日本烈火大熊满和死神荒木次郎,莫斯科枪王黑手党安德烈去车臣的莱云登小镇解救。五名来自世界各自的悍将经过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完成了任务,却发现其中是一场阴谋和骗局,致使安德烈和大熊满惨死车臣。三人最终杀出莱云登地狱,狠狠羞辱了俄罗斯安全局,带着战友遗体离开了车臣这个伤心之地。



  16车臣往事<俄罗斯>
  伊利亚接着推揉荒木道:“约翰是我们队里的一号人物,你是我们队里的二号人物,身上肯定发生过精彩的故事。你干嘛不说一个来听听,让大伙感受一下紧张刺激的气氛。”查理得也道:“荒木就说一个来听听,让大家一起为你感受一下。”大伙及老杜齐齐鼓掌,静心听闻。荒木默默点头,仰面思虑之下,脑海中想起一件血战车臣的硝烟往事。
  1997年8月8日的早晨七点,气候微凉,风和日丽。荒木在房间里睡着懒觉,女友贞川千玉在厨房做早餐。院外的围栏边突然开来一辆吉普车,走下两个戴着墨镜的西装洋汉,一壮一青。按动门铃后,在院外规矩等候。贞川千玉走出院子一看,用英语上前问道:“你们找谁?”青年点头道:“我们来找荒木先生,请问他在家里吗?”贞川千玉道:“他在家,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另一个中年汉子道:“我们是他的朋友,来找他谈点事情夫人,你能让我们进去说话吗?”
  贞川千玉见两人并无恶意,又见说是荒木的朋友,开门让他两进来,领进大堂。荒木早在门铃响时便已醒来,伏在暗中看得仔细。见是一个高瘦精悍的青年,一个满面冷气的中年,都不认识这两个洋人。出于职业性的提防,他将一把短枪藏在腰后,立在大堂里等候着。
  两人随着贞川千玉进到屋里,荒木已在大堂里等候,相互握手。中年大汉笑道:“荒木君,久仰大名。”荒木与他两握过手,大概猜出了两人的身份和来历,点点头,指道:“咱们去密室里说。”两人觉得这样最好,齐齐点头。旁边的贞川千玉有些不喜道:“荒木,你干嘛做什么事情总是要瞒着我,经常和一些陌生人打交道,你的朋友我一个也不认识。你告诉我,你做的是什么行业,是特工还是杀手?”
  荒木最疼爱这个邻家女友,微笑道:“我不是特工也不是杀手,以后我会告诉你的。”贞川千玉闷哼道:“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连你是干什么行业的竟然都不知道,真是可笑。你要是再不对我说实话,那我们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了。”她发牢骚似的转身要走,荒木连忙拖住她,好言劝道:“千玉,现在我要谈工作了,你自己先吃早餐,不要管我的事好吗?我发誓,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贞川千玉仍自气愤不已,左思右想也不服气。那两个洋人尴尬的站立在旁边,听着他两用日语说话,一句也听不懂。贞川千玉听得荒木的一阵敷衍,更为气闷,反问这两个客人道:“你们两位客人既然是荒木的朋友,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来找荒木究竟要做什么事情,请告诉我真相。”
  两个洋人互相觑面,问道:“你真的想知道你家丈夫是做什么行业的吗?”贞川千玉气愤的看着荒木,责怨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做的真实行业。荒木默不作声,心想自己早晚有一日要说,不如当着这两个特工面上说出来更好。两名特工见荒木默认自己可以说出来,忽然从身后掏出枪来袭击。荒木眼明手快,抢先一步从腰后掏出枪来指着两人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把枪放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贞川千玉看得惊慌浑噩,瘫坐在沙发上。
  三人对峙一会,那名青年特工嘴角泛起微笑道:“尊敬的荒木夫人,现在你可能已经猜测出你家丈夫是做什么行业的了。”贞川千玉惊道:“荒木是职业杀手?”青年特工把枪收了,摇头道:“他不是杀手,他是猎人。”贞川千玉道:“漫画里的城市猎人?”中年特工微笑道:“不是城市猎人,是丛林猎人。”贞川千玉听得一阵纳闷不解,不明白丛林猎人究竟是指什么职业。
  荒木劝道;“好了千玉,目前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以后我都会告诉你的。”劝息下千玉的疑虑后,带领两个特工从一处房间走下密室,打开灯火,座在一个绝密房间里。荒木在密室壁柜里取出红酒倒下三杯,问道:“现在你们可以对我说出来历了。”中年特工自指道:“我叫希科夫,他叫切尼德,我们都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派来的特工。我们在情报网上看到世界杀手排行榜有你的名字,查过你的资料背景后,觉得你很不错,所以想来雇佣你去做一件事。”
  荒木疑惑道:“你们搞错了吧!杀手排行榜怎么会有我的名字,是不是你们找错人了?”切尼德从怀里取出一张从网页上拍摄下来的照片,指道:“我们没有搞错,这确实是世界杀手网的资料,你排名第三,排名第四的是你的朋友大熊满,不信你自己看看。”荒木拿过相片一看,见上面确实有自己的名字和资料,惊愕得说不出话。想不明白自己从没登陆过杀手网,怎么可能进入世界杀手榜的名单。好奇道:“我从没有在杀手榜提过任何姓名和资料,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地址?”
  希科夫道:“是你的朋友大熊满和我们说的,你放心,我们绝不泄密,因为我们没这必要。只要合作愉快,咱们就是朋友。”荒木起身开启一个风扇,抽着烟问道:“那好,两位安全局的朋友,你们想让我去做什么事情?”希科夫从怀里取出一叠资料,放在他面前道:“你若是看过这些资料,马上就会知道的。”荒木拿过资料细看一遍,见是目的地是在车臣,不禁唏嘘一声。再看到任务内容是解救人质,稍稍放下一口气。看过资料,点头问道:“有多少人前去,武器由谁提供,价钱是多少?”
  希科夫道:“加上阁下和大熊满,一共是五人。所有武器由我们安全局给你们提供。至于价钱,那么你心中的理想价格是多少呢?”荒木思虑一会,说道:“车臣战争刚结束不久,那一带局势很暴乱,所以我的价格是二十万美金,现在就想要一半。”
  希科夫思虑一会,叫身边的切尼德去发信息打钱,点头道:“二十万美金,钱我们已经打了一半在你的银行卡上,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任务。不过你也该知道雇佣兵的规矩,要是你们能按照我们的要求完成任务,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要是你们拿了钱不替我们安全局把事做好,你和你的家人、朋友将会受到法老诅咒,你明白吗?”荒木知道这些特工心狠手辣,无声点头,表示清楚职业行规。忽然问道:“西维耶夫的“十月黑影”组织有多少武装军队?”
  希科夫道:“不过才百十个武装军而已,他们都是车臣的分裂组织,妄想独立。你们的任务是救人在先,将我们在车臣战争里被俘的几十个士兵从叛军手上安全解救回来。我们的士兵在这些叛军手里受到残忍折磨,必须前去解救。这任务对你们这些猎人来说,应该不是很困难,大胆的去做吧!”荒木疑道:“为什么你们安全局的人自己不去解救这些士兵,反而万里迢迢的来日本找我们?”
  希科夫叹道:“你是知道的,车臣战争刚结束不久,如果我们政府现在就派特种部队和特工进入车臣的话,难免不会挑起第二次战争。加上这些恐怖分子活动猖獗,频频在莫斯科制造恐怖袭击。政府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只能请外地雇佣军前去解决这件棘手的事,希望你能理解。”荒木唏嘘道:“看来第二次车臣战争近在眼前了。”
  希科夫起身道:“该介绍的情况我已经对你介绍了,你看过资料,接下来就是你们的行动了。我们在达吉联邦国搏特利赫城的隆季别墅等你们前去会合,你们必须在五日之内赶到。到时我们会在别墅接应你们,提供你们想要的任何武器。”荒木点点头,谈判完了,送这两个特工出密室离去。
  荒木回到大堂,见千玉还座在沙发上苦思丛林猎人的含义,座在她身边道:“千玉,你替我去收拾一下行李,我要出门去工作一段时间。”贞川千玉闷哼道:“你能有什么行李,还不是破包一个,烂衣服几件。丛林猎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就不能对我说实话吗?”荒木去柜台倒下两杯红酒,相互饮了一口,淡淡道:“我做的是雇佣兵行业,丛林猎人就是雇佣兵的意思。”
  贞川千玉惊嘘不已,指道:“你靠打战为职业?”荒木点头道:“算是吧!”贞川千玉哭求道:“荒木,你为什么一定要做这样危险的行业,就不能改行吗?这一行太凶险了,我真不知道你哪一天就回不来了!”荒木轻笑道:“不会的,我习惯了这种生活,做一票就能赚几十万美金,比体制上班舒服多了。”贞川千玉皱眉道:“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的父母一直催婚,你也不做回应。你换一份工作,安心生活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和机枪炮弹打交道,那么残忍干什么?”荒木摇头道:“你不是我,不知道这种职业的惯性,一旦陷进去,要转业是很困难的。”贞川千玉闷叹道:“随你的便,你不在乎我,那我也不用在乎你了。”起身去房间帮他草草的塞满一些衣服,挎着一个肩包气冲冲的去报社上班。
  荒木先托一个东京朋友帮忙订购两张去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航班机票,打了大熊满的电话,约定晚上十点在东城柳花町的一家飘缘酒吧喝酒相会,共同商议去车臣的行程。到了晚上九点,荒木开车去柳街町,走进酒吧边角处喝着啤酒等候。过了十分钟,一个西装革履、彪壮冷酷的大汉进入酒吧,眼睛刀锋一般在幽暗大厅里扫描几眼,看到荒木,径直走过来握手。两人见过礼,座在边上说话。
  荒木开启一瓶啤酒,与他碰饮一口,骂道:“大熊,你他娘干的好事,把我也搞上杀手榜名单,这下麻烦来了。”大熊满摊手晒道:“关我个鸟事,又不是我干的。不知道是哪个道上的家伙搞的鬼,乱填资料,把我也都弄上去了,还排名第四。”两人笑骂一回,相互敬酒。
  大熊满是荒木在日本最忠诚可靠的朋友,彼此感情甚笃,过命之交。两人入行以来,联手在世界各地干过许多漂亮成绩。他比荒木年长三岁,也是出身于武术世家,后来参军于特种部队,一直做到特种兵上校。他与荒木一样,不想受体制约束,便干起雇佣兵行当,专门在世界各地替各国政府反恐剿匪。两人都是做秘密行业,靠杀戮维持生活,知根知底,相敬相交。
  荒木问道:“大熊,你知道任务的具体行动吗?”大熊满点头道:“第一次车臣战争的时候,叛军头目西维耶夫俘虏了俄军几十名士兵,拒不交付。俄罗斯政府无可奈何,所以才让我们雇佣兵去办理完成这件事。救出被俘的士兵,顺便消灭西维耶夫。”
  荒木道:“希科夫的意思是让我们救出士兵,可没说一定要消灭西维耶夫。对了,你拿了那两个特工多少钱?”大熊满道:“三十万美金,我去银行查过账目了,确实打了一半的钱过来。”荒木惊笑道:“什么,你要价三十万美金?我的天,我才要价二十万美金而已,这下亏大发了。”大熊满哈哈指道:“你这笨蛋,谁叫你不好好问清楚才要价的,这下你可出糗了。不过没关系,到时候咱们去和他们把价格重新议一议就行了。”荒木摇头呼嘘道:“还是算了,咱们都是一诺千金的人,说出去的话落地有声,这回算是让他们捡便宜了。”
  大熊满笑道:“我已经叫川志摩鹰订购了两张去莫斯科的机票,是明天晚上九点的飞机。咱们明天上午先到东京,然后再转去莫斯科的航班。”荒木点头,把酒来喝,谈及任务的详细步骤。两人见这大厅客多嘴杂,起身到里面包厢去商议目前往车臣的详细行程。刚转过身,忽然听到吧台前面有女子的惊叫声。两人回头一看,见是本城几个黑帮流氓在调戏一个喝酒的单身女子。那女子满面惊恐,躲在墙角处,被五个流氓左右戏弄,走开不得。
  大熊满看得眉目紧皱,拽拳要去揪开这些流氓。荒木知道他对这种流氓下手狠辣,经常把人打得半死不活。拖住他道:“大熊,你先进房间去等我,这种人让我来教训他。”大熊满依言走进房间,不来多管。荒木从旁边客桌上拿过一瓶啤酒,故作醉酒撞步上前,问道:“戏弄小姑娘,这种事情很好玩是吗?”
  一个流氓头子凶神恶煞般的吼道:“不关你的鸟事,给我少管闲事。”荒木微笑点头,忽然把酒瓶迎着那流氓的头一个猛砸,将其砸晕在地。旁边四个帮徒一愣,连忙从身上抽出小刀围拢过来,不停比划。大厅里无数酒客惊得往后退,看这多管闲事的汉子接下来会怎么办。那名被戏的单身女子也吓得躲在一边,满面惊忧。
  荒木懒洋洋的左右看了一会,提过旁边一把木椅,顺手掰成两半,用棍子敲打上去。这几个流氓哪是荒木的对手,眨眼被打倒在地下,个个滚地呻吟,赢得大厅酒客一片叫好。荒木从钱包里取出两张百元美金,放在酒台上,当作是酒吧的损失。上前扶起那名女孩道:“你不要害怕,我已经帮你教训了这些流氓。”那名女子抬头看着荒木,愕然不动,竟说不出一句感激话来,眼神深情似的看着他。
  荒木见她全身发抖,以为她是受到过度惊吓,拍拍她肩膀,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微笑道:“我叫吉生美珍子,多谢你救了我。”荒木回头指地下的流氓道:“你们这群欠揍的东西,连我荒木次郎的妹妹都敢戏弄,脑袋进水了是不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人,我宰了你们,滚出去。”四名小流氓见说是大名鼎鼎的荒木次郎,连忙挣扎起身,架起地下晕倒的头目逃去,极为惶恐。
  荒木劝下美珍子继续喝酒,自个走进包厢里去,与大熊满讨论车臣战事,做好提前的形势了解。到第二日清晨七点,荒木辞别贞川千玉,与大熊满会合,搭车去竹原市的广岛机场,飞往东京。下午时分到了川志摩鹰那,取了机票,等到夜晚,乘上去谢列捷梅沃国际机场的航班。那川志摩鹰与两人一样,也是个干这一行的悍将猎手。因他结婚生子,不想再沾惹丛林硝烟,故此退出了雇佣兵生涯,与二人是多年心腹之交,彼此敬佩。
  次日凌晨时分,飞机到了莫斯科机场,两人来不及歇脚,立刻马不停蹄的搭座一辆南下达吉联邦国的列车。在列车上度过一日,来到达吉境内的火车中转站哈萨维尤尔特城。两个下车歇息一刻,当夜又在城中找了一辆南下搏特利赫城的汽车,直到凌晨三点才算到达城中。
  两人先在城中的一家天鹅湖酒店住宿,洗浴身上的尘土,歇到早上八点。齐吃过早餐,荒木道:“大熊,我们一起去指定的隆季别墅探查一下环境。你在暗处,我去查看。”大熊满点点头,两人抓起从路上买来的几把军用短枪,上齐弹匣,一明一暗的前往城西隆季别墅。
  这搏特利赫城位于车臣联邦共和国的南下端,安季河边畔城市,离车臣首府格罗兹尼有两数百公里路程。第一次车俄战争时,车臣境内的武装军曾攻入此城。此刻战乱才结束不过数月,街道上显得一片混乱萧条,不时能见到街上带着冲锋枪的大批军队巡逻,防备西边车臣境内的恐怖分子渗入。
  荒木到了隆季别墅的正门,大熊满伏在暗处窥看。两人仔细一打量,这是一件将近废弃的别墅,里面堆满落叶,冷清无人。别墅有两层楼,前后有数百平方米,四周都修建高大的水泥墙维护,其内一片死沉。四周围墙上还有不少的阿卡机枪弹孔,显然是车臣叛军攻入过此城。荒木见正门用一把大锁锁着,转走过围墙边,趁着无人之时,翻越三米高的围栏跳进去,拿着手枪一步一探的靠近别墅大堂。背后的大熊满也从别墅另处翻越进来,在暗处秘密保护荒木的安全。
  荒木来到别墅正门,见大门也是锁着,不像是有人入住的痕迹。他想起希科夫所说的五日期限,想起现在却才第四日,自个比这两个特工还来得早,不禁暗笑。荒木顺着水管攀上楼去,打开一处铝合窗户钻进去。刚入房间,楼堂里传来轻脆脚步。荒木反应极灵,迅速的掏出家伙来拉起枪栓。那边墙后闪出一男一女。男人是个非洲壮汉,女人是个欧洲女郎,面上各自杀气腾腾。两边都把枪口冷冰冰的指着双方脑袋,三人陷入僵持。
  荒木见他们可能是和自己一样的身份,都是接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的任务,来此相会。用英语问道:”你们还有三个人呢?“那金发碧眼的女郎略有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有三个人,你是谁,从哪来?”荒木微笑的把枪收回,自指道:“我来自日本,名叫荒木次郎。我是被俄罗斯安全局的特工希科夫所雇,来车臣行动。想必你们也是吧?”
  两人闻说,遂也把枪收下,点头握手。荒木向窗外打个手势,大熊满见已无事,也沿着窗口爬进来,与两人简单握礼。大熊满相了相欧洲女郎和非洲大汉的面,指道:“你叫卡梅尼,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你叫科朗季诺,来自南非开普敦,我说得没错吧?”两人惊愕相顾,说道:“那你们就是“烈火”大熊满和“死神”荒木次郎了?”两人点头轻笑,毫不隐瞒。卡梅尼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名字的?”
  大熊满笑道:“世界杀手网排行榜上,卡梅尼是排名第六的“金丝鸟”,科朗季诺是排第七的“黑猩猩”,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们?”卡梅尼笑道:“那排行第五的是谁?”大熊满笑道:“好像是中国的“小天王”龙爷,不过他已经退休啦!”两人欢笑道:“原来大家是同道中人。我们还有一位朋友在楼下大堂,咱们下楼去说话。”四人一齐下楼,见到大堂沙发上倚座着一个大汉,西装革履,手上比划着一把手枪。见又来了两个同事,起身握手,却说不出话。卡梅尼指道:“这位是莫斯科黑手党的枪王安德烈.布鲁斯齐。他不会说英语,但会说俄语和车臣语,我们也无法与他沟通,却又不能没有他。”两人一一认识三人,散座在沙发上聊天。
  荒木问道:“你们来这里很久了吗?”科朗季诺摇头道:“我们也是凌晨六点才到来这里的,希科夫说的是五天之内到来这里。我是第一个到来这别墅的人,接着是卡梅尼,然后是安德烈,再后来就是你们。接下来不知道还有谁。”卡梅尼到柜台沏了几杯红酒分散给众人,回道:“不会再有人了,就我们五个人。等希科夫这家伙到来,我们就可以行动了。”科朗季诺摊手道:“希望这家伙不要让我发脾气。”
  卡梅尼问道:“恕我冒昧的打扰一下,你们都收到了希科夫多少钱,能不能说出来。我先透露,我是二十万美金,你们呢?”科朗季诺一愣,接着捧面嚎道:“我的天哪!我才十五万美金而已。”大熊满笑道:“我是三十万美金。”荒木道:“我也是二十万美金。”只有安德烈听不懂英语,不懂四人在说什么。
  卡梅尼气愤道:“希科夫这个混蛋,竟然把我们的价格调得各不相同,这么不协调,他好在其中捞油水。”科朗季诺气闷道:“算我倒霉,被这两个特工家伙钻了空子,真他妈的见鬼。”卡梅尼也无可奈何,颇感心烦。
  等到上午十二点三十分,五人在别墅里吃过干粮,玩着牌局。忽然别墅的大门有被人打开的声响,两辆汽车开入里面。五人迅速起身来,往门缝窗隙边偷看,见是两辆军用卡车驶进别墅院子。车上跳下希科夫、切尼德和几个士兵,忙着到汽车后箱搬运武器弹药。希科夫指着别墅大门道:“切尼德,你去把大门钥匙打开,等会那五个家伙今晚上可能就会赶来会齐。”切尼德应声,拿着钥匙前来开车,一推开两扇铁门,五支枪口便顶在他门额和脖子上,惊得他连忙举起双手,笑道:“想不到你们比我们预料中来得早,兵贵神速,你们做得很好。”
  五人晒笑的把枪收起,待士兵们把武器搬运进屋里,各自忙着挑选合适装备。希科夫走进大堂里,教退士兵,摆手示意大伙座下,说道:“你们都是世界各地最好的精英悍将,武器精熟,战术高强。钱我已经帮你们打进了银行,成功失败,就看你们的水平发挥了。你们要是没什么疑问的话,今晚上十点钟就开始行动,越过车臣边境,进入莱云登作战。”
  卡梅尼想起价钱之事,不服道:“希科夫站长,我需要再加十万美金的价钱。”科朗季诺也举起手,表示自己也有加钱的要求。希科夫自知在五人中耍了猫腻,沉脸不喜道:“不是说好的价钱吗?怎么开始变卦了?你们可不要自个坏了名誉,出尔反尔可就不是世界杀手的风度了。”卡梅尼指道:“为什么大熊满的雇佣金是三十万美金,我的才是二十万美金?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发挥不出任何水平了。”
  切尼德道:“卡梅尼小姐,价钱可是由你亲口定的,你说多少我们就给你多少,当时两厢情愿。你现在怎么能突然提出加钱的要求?一言既落,初衷不改。杀手都是以诚威而立信,类似以上情况,这不应该是一个高级杀手应该出现的问题吧?”卡梅尼言语变得支吾,尴尬道:“反正就是你们的价钱不合理,说什么也得再补偿一笔钱,否则我就把钱退给你们,去另请高明吧!”希科夫怒指道:“卡梅尼小姐,你这是想无由毁约吗?”卡梅尼冷哼道:“我的儿子伯考德最近刚上初中,需要一大笔钱,我不过是想要合适的价钱而已,这也算毁约吗?”科朗季诺点头道:“我和卡梅尼一样,我儿子也上了英国剑桥大学,需要一大笔钱。”
  切尼德起身指骂道:“你少他妈的乱放狗屁,不要以为我们安全局特工是吃素的,不知道你的底细。你今年才三十二岁,狗崽子都没生一个,哪来他妈的儿子上大学?撒谎也不找个好理由,真是讨骂的家伙。”科朗季诺咋舌无语,摇头晃脑的不开心。众人见他说漏了嘴,扑哧发笑。
  希科夫晒笑不止,冷冷道:“那好,我给你们两个再加三万美金,这样总行了吧!好好做事,不要再和我讨价还价了。”卡梅尼这才满意,看着科朗季诺轻笑。心想一番争辩就能为自个多讨得三万美金来,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希科夫是莫斯科安全局的一个高级站长,总部本来拨发了一百五十万美金,用来招聘世界五个高级精良的杀手枪王前来做事。希科夫和切尼德见这笔巨款中有猫腻,思来想去,却让这五人自个提出价钱。如此一来,其中大有油水可赚。只要五人的要价超过三十万美金,两人便可回绝。低于三十万美金,那其中的油腻钱就可中饱私囊,即便是安全局知道了也不会见怪。大熊满要价得高,希科夫自然无法从他身上赚到利润。余下四人却不知情,各自要了自己所说的雇佣价,对比之下,发现是大有缺漏,因此才想着增价。
  希科夫待五人各自挑选好武器,说道:“我再详细的和你们说一遍行动指南,今天晚上行动,目标是伊图姆卡列城下的莱云登小镇,就在阿尔贡河南边。那是一个盆地一样的镇宇,旁边有车臣叛军一个基地。你们先给我把里面被困的士兵救出来,然后把西维耶夫叛军给我消灭干净,你们任务就算完成了。”荒木早想到事情绝不会是救出人质那么简单,不然这种事情交给特工就行了。肯定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想用私人办法来解决这堆叛军,难怪会找国外猎手来做这种事。
  卡梅尼道:“那他们这个十月黑影有多少叛军,你们安全局的人从来不说实话,我们怎么能心里有数?”切尼德道:“西维耶夫是车臣境内头号恐怖大亨巴萨耶夫的手下大将,手下大概是三百二十来人。平均下来,你们一个人收拾六十多个武装士兵,不算很困难。别人或许做不到,但你们个个都是杀人如麻,手段高强。由你们这些世界顶级精英去配合完成,我很放心。”荒木听说莱云登小镇上有三百多个叛军,虽说不惧怕,但也忍不住吐了一口凉气。
  科朗季诺道:“那我们五个人当中得找个队长才行。还有那个黑手党的家伙安德烈,他都听不懂我们说英语,到时候我们怎么配合作战?”希科夫点头道:“这个我可以告诉他,那你们想推荐谁出来当指挥官?”卡梅尼和科朗季诺都是世界扬名的暗杀王和火炮王,指挥小兵还行,指挥同行打战却没是底气不足,眼睛便看在两个日本人身上。
  荒木推荐道:“我看这样好了,我这位兄弟是特种兵上校出身,擅长指挥,不如让他来指挥行动最好。各自为战的话,行动会很困难。”不待大熊满发言,希科夫率先鼓掌道:“那好,就让大熊满来指挥你们行动,任由你们去杀个痛快。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们安全局已经痛快的给你们打了一半美金到银行账号,我现在就是你们的老板,你们都要乖乖听我的话去做事,不要给我耍滑头。要是你们谁敢临阵脱逃、羞辱我们安全局的话,你们就是藏在太平洋,我们也可以把你们找出来剁成肉泥喂鲨鱼。”
14-08-19  燕子凤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