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人为什么“不欢迎”世界杯

  
  世界杯来临,足球王国气氛却显得沉闷
  2007年,巴西赢得了本届世界杯的主办权,时值总统卢拉治下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巴西人踌躇满志要把世界杯办为一届了不起、符合足球王国名头的盛会。2009年,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又获得了2016年奥运会主办权,尽管时值金融危机,但巴西人仍然有信心办好接连而至的体育盛会,并期待两次盛会能成为巴西现代化的名片。
  然而,一年前,世界杯的测试赛——联合会杯举行之际,100万巴西人走上街头,让世人知道了,巴西对世界杯的筹办并不顺利。巴西民众抗议世界杯开支不断增加,主办成本已经多达110亿美元,场馆建设上的总投入是南非世界杯的3倍以上,他们相信这背后是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而另一方面,巴西国内公共服务依然贫乏,民众最需要的教育和医疗等公共服务事业上,政府几乎无所作为。强烈的对比让巴西人对带给他们无数荣耀的“世界杯”开始产生复杂情绪,认为政府成了国际足联的傀儡,连备受期待的国家队也受到影响。本月,在里约热内卢,球员们需要穿过夹道的抗议者,才能前往他们位于附近山中的豪华培训营。领导抗议活动的罢工教师的口号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价值高于内马尔(巴西头号球星)。”

  而与此同时,国际足联却对巴西人的筹备工作十分不满,今年三月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甚至说巴西可能会成为“史上最糟糕赛事”的“最糟糕组织者”。事实上也的确很难令人满意。巴西人眼里损害了他们教育和医疗权利的“一流场馆”建设进度十分缓慢,还事故频发,以致连开幕式都被迫减少座椅。更让人忧心的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筹备进度,奥委会副主席同样声称巴西人的筹备工作是他所见过的“最糟糕的”。有消息人士称,“在雅典奥运会的同期筹备阶段,雅典在场馆建设方面已经完成了40%;而伦敦奥运会举办前的两年,伦敦已经完成了60%;可是巴西大致只完成了计划的10%——他们现在距离里约奥运会也仅有两年的时间了。”
  各方面的不满最终汇聚为足球王国对正准备开始的世界杯的不满,也许开赛后会有改观,也许巴西队夺冠会让一切变得不同,但至少在现在,按华尔街日报的说法,“无论是世界杯决赛举办城市里约热内卢的悠闲海滩,还是揭幕战所在的圣保罗无趣的街道,这个为足球疯狂的国家出人意料地沉闷。”“商场多数商店都挂着情人节(巴西情人节为6月12日)、而不是世界杯的装饰。”
  问题部分归咎于巴西自己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经济不景气,政府腐败,治理能力不足,民主拖累效率,欠缺接连举办高规格体育盛会的经验以及国际足联、奥委会的过度干预,都是可能的原因。
  需要特别指出的,则是巴西人特有的散漫。世界杯揭幕战所在的圣保罗体育场,其所有者科林蒂安俱乐部的主席马里奥?戈比不久前曾表示,拖延是巴西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我还不知道哪个翻修或建筑工程是按时完工的。”一位巴西专栏作者就此引用了更多的例证,“巴伊亚州萨尔瓦多市的地铁系统从1997年开始就一直在建设当中。为了四英里长的地铁轨道,政府已经花费了超过4.5亿美元。这段地铁将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天的6月11日准备好投入运营。”“22年前,我起草了一份关于清理圣保罗铁特河的请愿书。如今,签名已经收集了超过100万个,钱也花了16亿美元,铁特河仍然是臭烘烘的。”
  甚至连巴西人自己也知道在这方面他们“没救了”,上述巴西专栏作者自嘲称,“国际足联和奥委会想怎么批评都可以:我们仍要等到最后一刻才会完工。”“我们仍将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让我们面壁思过是没意义的。”
  但是,问题还不止如此。这不仅是巴西人自己的问题,也不只是新兴国家承办大型运动会经常面临的问题,就算是老牌发达国家,如今想举办大型运动会,同样要踌躇三思。

  不止世界杯,世界范围内大型赛事都有遇冷迹象
  2022年冬奥会申办多个发达国家退出,北京对手或只剩阿拉木图
  前不久,越南因“没钱”放弃举办亚运会引发了关注,此举虽然有不顾国家信誉之嫌,但并不算很让人惊讶。因为许多迹象都表明,各国以及各大城市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愿望已经没那么强烈。

  具备典型代表意义的,还有2022年的冬奥会申办。此前这次冬奥会主办权的争夺一度非常激烈,但德国的慕尼黑和瑞士的达沃斯先后因公众投票反对放弃了申办。随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和波兰的克拉科夫,又先后分别因对开支的担忧和民众的反对退出申办。在剩余的4个申办城市中,挪威的奥斯陆由于得不到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已经产生了退出的想法,而乌克兰的利沃夫则被普遍认为会因为国内局势危机而退出。这样一来,参与申办的城市就只剩下北京和阿拉木图,而按照惯例,进入最终竞争的城市应该有三个。
  要知道,德国、瑞士、瑞典、奥斯陆都是典型的发达国家,也大都不缺乏举办大型赛事的经验,连他们都纷纷放弃,可见大型赛事举办权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抢手。
  夏季奥运也同样如此,去年东京申办2020奥运会成功,但民众支持率还不到7成。多年申办奥运会未成的美国尽管想在2024年卷土重来,但内部争论也非常之大,当华盛顿向美国奥委会提交申请时,许多经济学家都表示“举办奥运会绝对是一笔超级不划算的投资。”

  不仅是奥运会,其他很多大型赛事同样有遇冷迹象。例如土耳其和韩国政府分别表示不会补贴F1赛车,因此两国都被取消了位于该国的赛事;2019年大学生运动会最终只有一个申办国;2020年欧洲杯本打算交由一个国家主办,现在变为让欧洲不同国家的城市联合主办,对单个国家的影响大为减少。

  原因在于,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要求和风险太高
  国际体育赛事管理公司I Trust Sport的创始人罗兰?杰克就大型体育赛事遇冷的现象评论称,“全世界所有政府似乎都得出了同一条结论,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要求和风险太高。”

  他提到了两个理由。首先是预算透明成为多数国家的潮流,当人们纷纷开始关心举办一次大型运动会会用掉多少钱时,人们往往总是难以忍受不断飞涨乃至超过预算的成本。因此,这成为了申办大型赛事的主要阻力。
  另一个理由是对于很多体育赛事,电视观众在减少,因此主办方得到的收入也变少。原因很大程度在于数字电视的冲击。以前奥运会这种综合赛事还能让全家老小聚在一起,相对冷门的赛事也会有人观看。而在数字电视时代,人们想看什么项目就进入付费频道观看,大型综合赛事的吸引力有所降低,赞助商愿意付出的价格也就减少。因此加大了大型体育赛事的主办风险。
14-07-08  醉舞清愁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