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如何刺激社会总需求是一个大问题

  央行有选择的对一些银行实行降准的政策引来很多围观,很多人预期这种降准将成为全面的降准,但是,从实际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不能仅仅是为了发展经济而降准,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应当刺激社会总需求,更准确的来说,应当刺激社会总需求中的与房地产金融无关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国家现在大规模的刺激农村的建设,但是目前搞城镇化圈地造城的思路早已经行不通了。这又会造成银行的坏账累积。随着城镇化预期越来越高,农村在房地产投资这一块井喷,这一块主要还是空手套白狼,最后拆迁还是政府来买单。所以这一块需求要抑制住。而在当前,国家对银行实行有选择的降准,应该要严格区分这样一些贷款。
  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依然是如何刺激社会总需求。对此我们分析下总需求之间的相互关系。总需求=本期投资需求总量+本期消费需求总量+本期国外需求总量;说简单就是投资需求加上消费需求加上外国需求。就外国需求来说,外贸是主要部分,我国目前外贸萎靡不振,与国际经济不景气是很有关系的,美国实行严格的贸易保护,并且拉帮结派,让我们在很多可替代的领域被侵蚀了。还有就是进口需求,由于我国进口需求处于比较低的水平,这一点也是由于国内资产预期价格下降,导致市场预期比较差,消费不旺盛而导致的,另外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国富裕阶层转移资产到国外,导致无论在进口消费上,还是进口商品投资上都比较低。目前我国的出口比较低迷,有一点就是国内的人力资源价格上升,导致商品的成本上升,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我国人民币升值幅度比较厉害。人力资源成本上升本身是由于城镇化运动和方兴未艾的房地产开发建设,农民工也好,其他专业工人也好,脱离实体企业回到家乡,从事报酬与之差不多的与房产相关的行业,或者是提供一些其他劳务。这就是农民工的第二选项,随着实业的衰落,2012年初开始,很多人回到家乡,由于商品房价格预期上涨,需求比较旺盛,导致在2012-2013年劳务工资上涨,因此极大的提高了实体经济的人力资源成本,中国商品再也不能成为低价的代表,相对而言,我们已经处于一个商品价格比较高的国家。所以出口需求更加不旺盛,但是我们仍然有潜力可挖,这就是在欠发达国家内的这种需求,中国的工业门类比较全,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竞争力,成本上已经处于比较有竞争力的地位。中国在很多产品的门类上产量居于很高的位置,从好的一方面说,可以出口,从坏的一方面说,就是产能过剩。实际上,政府在当今严峻的贸易形势上,提出要节能减排,其目的就是要打掉这种过剩产能。我们悲哀的发现,明明是有潜力可挖的外贸被雪藏了,对工业产品的需求,在百废待兴的国家是很大的,首先印度,其次巴基斯坦,甚至阿富汗,甚至中东很多发生过战乱的国家,在这样一些国家,我们的以前在冒着战火做生意,现在也要冒着战火去做生意,这对于我们是有利的,首先帮助这些国家政府稳定国家和人民的生活,其次帮助这些国家的人民了解中国,现在的国际政治外交形势非常复杂,总体说来,强权势力对于各个部分的把握比较紧,意图在于自身的利益,而且新型的殖民主义开始抬头,发达国家在经过政变,军事侵略等手段达到目的以后,会建立自己的加工贸易原材料体系,从而杜绝这个被政变和侵略的国家和外界做贸易。我们要看清楚这一点,美国能拉帮结派的底气就在这里,我们不这样搞,如果我们建立的经济贸易联盟以我国强大而集中地劳动力为基础,毫无疑问,我们在加工成本上就有了优势,我们运用自身的资源,能够为结盟国提供更好的劳务成本,而非相应的侵略和管制剥削,如果执行这一条政策并不远离炮火(尽管会有牺牲损失),我们就能够争取更多国家,进一步提升我国的外贸需求。所以在国内应当妥当的把劳动力从房地产相关行业中解放出来,随着房产预期价格的下降,这也是一个良好的契机,尤其是县乡一级的劳动力,如果合理解放出来,劳动力价格必将下降很多。如果能配合实行一定的培训,效果就更好了。
  另外一个就是消费需求,消费品的价格不仅仅是商品成本决定的,所以仅仅是厂商降低成本是远远不够的,从某个层面上来说,各个行业的垄断程度决定了这个行业商品价格以及弹性,随着生活成本的提高,无论是生产者,还是流通者,还是销售者,这三者的成本都将提高,而且最终从某个层面来说,这三者中,生产者转变的灵活度最小,因此承受的利润降低的压力最大,而流通者,销售者的压力是要更小一些的。最终,消费者买到的是价格非常高的商品,然而厂商还是陆续的倒闭,实际上,厂商倒闭过程已经在前两年陆续上演,今年的问题在于,厂商不在了,现在轮到了流通者和销售者,这些零散分布的小企业正在陆续倒闭,为什么?因为人力资源的上升,导致了现存的企业的成本上升,而企业因为比较少,价格比较高,而与此同时,资产价格一路走低,导致普通城市人口不敢消费,首先是很多城市人口有房贷,其次是电商的兴起,为什么能够流通者不死而销售者已经死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电商的蓬勃兴起,而电商之所以兴起,很大部分原因就是现实中不动产价格过高,本地人力资源价格过高,导致更多的人寻找人力资源低,资产价格有优势的地方进行相应的贸易,在各省之间展开的这种内部贸易中,比较优势显现出来。拥有工厂比较多的地方,由于规模效应,商品价格比较低,而且,这部分地方,其不动产价格对于商品的影响已经由于商品的大规模生产而稀释掉了,而且中间省去很多的流转环节,实际上,这个过程中,分散的流通者全都受到了损失,而大规模的流通者全都得到了规模效应的好处。这就导致了商品能够在各省之间流转的原因。现在的电子商务全都是私营企业,民营企业在做,国家很明显是跟不上节奏的,国家在这个基础上应该研究各省的电子商务潜能,资源禀赋,优势与缺点,建立国家电子商务骨干网,对数据进行分析和综合,进而进一步发挥我们的这种优势,另外一点就是要把电子商务这把火烧到农村去,至少是小城镇去,这对于这些小城镇来说,更能够综合自身优势,发展商品经济,同时更好更优化的发挥电子商务的资源配置效应。扩大消费的很大一部分因素在于农村的信息化建设,这一点真的不可忽略,当然,这也是一个比较长久的战略,一朝一夕是搞不定的。其次是稳定资产价格,保持市场预期,资产价格主要是不动产价格,如何在保持不动产价格的同时能够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和集中人力资源呢?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首先,区别对待不同区域不同层级的不动产价格,对于比较重要的节点,可以允许资产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防止资产上升过快,对于县乡一级,防止资产上升过快,允许资产下降一定幅度,这样,分三年为一阶段,对劳动力实行转移,从乡镇,县,市三个级别上,将劳动力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同时,银行降低存款率,贷款利率,降低所得随,企业营业随,消费增值税,配合互联网商务,在提升消费上有很大的作用。类似家电下乡的方法似乎已经不可行了,现在是要信息下乡,对于我们来说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最后一个就是投资需求,这个需求以前是以政府为主导,民间的需求虽然在成长,但是政府购买一直是很重要的主要力量,以后,个人认为就是要以非垄断的经济体来拉动投资,政府主要占到不超过25%,就比较好了,未来,驱动投资的因素有两个1.信息化建设所带来的集成效应,资源的优化配置效应2.非垄断行业带来的投资部分。这两个部分都是优质投资,与现在的很多投资不同的是,这部分整体大规模产生坏账的可能性比较小。
  总之,当前如何刺激社会总需求是一个大问题。也是我们的决策者应当相当重视的问题。
  作者愚见,敬请批评。
14-06-19  jianglan675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