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喜欢普京?

  这几天讨论乌克兰局势的帖子越来越多。
  其中,推崇和支持普京的部分人群公开自己的观点而不论这种结果有多危险以及这种立场有多荒诞!

  3月5日,澳大利亚《Business monitor》报的一则报道很有意思。这篇报道的题目是《俄罗斯普京的硬派形象正在中国互联网上凝聚人气》。该文章有下面的一些描述:

  “在西方不受欢迎的普京在中国却受到吹捧。中国在终结了俄罗斯这个北方邻国数十年的敌对关系后,普京在车臣、格鲁吉亚以及最近的乌克兰事件中采取的行动在中国互联网上受到赞扬”

  “中国的互联网上有非常多关于普京的报道和评论文章。普京的外交政策和反恐措施所形成的硬派形象也成了中国互联网上较多的话题”

  该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中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下人们对本国软弱的外交政策不满”。

  这里,出现了一个词----民族主义。
  大家都知道另外一个词----沙文主义。什么是沙文主义?
  “沙文主义(英语:chauvinism)原指极端的、不合理的、过分的爱国主义(因此也是一种民族主义)。如今的含义也囊括其他领域,主要指盲目热爱自己所处的团体,并经常对其他团体怀有恶意与仇恨,是一种有偏见的情绪”(摘自百度)。
  沙文主义具有极大的排外性和暴力性!实际上,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之间仅隔着一张薄薄的纸。而且在很多概念上竟然如此合拍,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这里我们不深究民族主义的内涵。让我们继续辨析下去。

  被各国谴责为“十九世纪的做派”的行为正是指的普京为自己出兵占领克里米亚部分地方的借口。这个借口在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3月1日授权普京的议案中一览无余----“动用俄武装力量,保护在乌境内的俄公民、同胞以及俄武装力量官兵生命安全”。

  这的的确确是十九世纪的做派!很沙皇,很苏联,很强盗!
  在这些国民的脑子里思维竟然是如此简单、如此粗线条。你欧美可以这样做,俄罗斯为什么不能做?
  其实,从本质上讲,谁做都不对!但有些人却完全基于自己的好恶对同样的错误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这才是本质上的可悲。当然,在这里本人不排除主流媒体的指引和诱导。在欧美犯同样错误时我们谴责。可眼下就只剩下“大家克制吧”这样哭笑不得的声音。一个众所周知的报纸竟然公开发表文章《中国舆论应多挺俄罗斯和普京》(3月6日)


  无独有偶,当我们的一些国民在为普京指挥下的俄罗斯军队占领克里米亚的一些乌克兰军事设施大声叫好并情绪亢奋时,他们一贯认为的敌人却发出了与他们同样的声音。这可简直太讽刺了!

  本月3日,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在记者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按照日本流的行为方式,在乌克兰发生的俄罗斯军队以保护本国国民的军事行动就是解救本国国民,保护本国国民安全的方式。我是赞成的。这与”武力介入”“使用武力”还是有区别的”。
  他接着说“为了保护本国侨民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向海外派遣自卫队与武力介入和使用武力不是一回事。即使为此伴随着某种军事行动这也与联合国毫无关系!这是世间的常识!”

  好一个“世间常识”。诸位朋友,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你们所爱的中国正是在这种“常识”下被沙俄、日本等列强瓜分和侵略,忘了?那好,我再提醒一下,就在现在,在中国领土上还有俄罗斯族。总人口为15609人。而且他们分布在全国的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们谁带路?

  民众为什么会轻易失去方向?不是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这话最令人恶心)。从几千年人类史中,“群众”的眼睛从来不雪亮。他们从来都是别人手中的玩偶!
  当今的现实只能证明一点,一部分国人在这位外国领袖身上看到了自己理想的君主榜样,寄托着自己权力渴望的情愫!说白了,就是将一种在本国得不到的目的寄托与他国、他人。至于是什么国、什么人并不重要。普京,刚好满足了这部分人的愿望。在这个层面上的满足已经使得这部分人根本分不清强盗与道义上的最基本区别!

  罗素在《权力论》中的阐述早已告诉过我们:
  “当人们心甘情愿的追随一个领袖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依仗这个领袖所控制的集团来获得他们感到领袖的胜利也就是他们自身的胜利。大多数人觉得自身没有能力把他们的集团导向胜利,于是就想获得一个智勇兼备足以成就丰功伟业的首脑”。
  很显然,我们的一部分人在自认为本国暂时找不到这样的理想人物时,慌不择路地将普京强塞到自己的渴望中。甚至不愿更深入地思考其强盗行径有可能对本民族和本人的伤害。他们的潜意识里只有强权思想并希望从自己的呐喊中告诉他们希望告诉的人“喂,别人这样做了哟”!

  强权永远都是每个国家部分人的希冀。这是人的本能!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但在人类的林林总总的欲望中,有两个欲望居于首位。一个是权力欲,另一个是荣誉欲。一般说来,获得荣誉最简便的方法是获得权力。然后掌权者用尽一切力量唤起民众的荣誉感并从群众中勃发出来的荣誉感中获得更强大的权力!

  最后送大家一段话,“恐惧是专制政体的原则,所有的专制统治者都是运用恐惧的大师,为了制造恐惧和渲染恐惧的气氛,他们往往到处设置或国外或国内的假想敌。安全守己的老百姓服从领袖主要是由于恐惧的作用”-----孟德斯鸠。(这段话看得懂就看,看不懂就当没说)。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