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双亡,怎么过年?我和妹妹相依为命的故事!

  小瓦屋

  我的家在一个山头上,旁边有一个坟墓,那不是我亲人的坟墓。我的家是一个土泥小瓦屋,大约40平方米,瓦片已旧,逢雨必漏,柴门已破,遇风则寒。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山头上的破房子,可是,它确确实实是我的家。

  我自幼丧父,却不知道我的父亲葬在哪。按我母亲的说法是,父亲在我妹妹1岁的是时候外出跑运输的途中出了特大车祸。发生车祸后,警方需要父亲的尸体协助调查,调查完毕了之后,父亲的尸体就随当时的几具尸体一起火化了。由于当时母亲没有钱赎回我父亲的骨灰,它就一直留在警方的手上,至今警方也没有送回我父亲的骨灰。后来,我母亲揣着2000多块钱去警局问的时候,警方含糊的回答“依法处理了”。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的父亲身葬何方!每到父亲的忌日,我们仨就拜祭我家旁边的那座不知名的坟墓,祈祷这口坟墓能给父亲带去我们的思念和愿望。按我母亲的说法,他们都是阴间的人,应该互相认识,我们对这口坟墓的主人好他就会帮我们向父亲传达我们的心意!

  这一拜,从我的童年拜到今天。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坟墓的主人就是我的父亲,直到母亲跟我讲了父亲的事后,我震惊的是我拜祭了十几年的人居然不是我的亲人。按母亲的道理,他们死了之后都变成鬼,我们是在求这个鬼在阴间能帮帮忙。
  于是自从我记事起,我对我家旁边的这口坟墓格外亲切,没有丝毫的恐惧。因为我们已经把他当成了父亲的朋友。

  这是不是有点戏剧?

  我的父亲是孤儿,我的母亲也是孤儿。他们是在孤儿院时候认识的,如今由于政府拆迁孤儿院早已不复存在。他们没有经过幸福的婚礼,只是在村长那里登记了一下就结婚了,以后生下了我这个儿子和我妹妹。

  虽然我自幼丧父,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两个拉扯大,但是在我的求学生涯中我的物质生活不比别人差,因为我的母亲有着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母亲溺爱我什么过分。我的吃穿都是一家人中最好的,这也养成了我的矫性,同时这也导致了妹妹对我嫉妒的对抗心理。这种对抗心理从未消失过,直到母亲去世后,我妹妹慢慢意识到我们彼此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才慢慢放下心中对我的嫉妒对抗心理。我母亲在我高考那一年去世了,妹妹没读完初中也退学了,我妹妹把出头的希望寄托给我,对我说:哥,我去打工供你上大学。听到这句话,我意识到15岁的妹妹长大了。我对我妹妹说:等我读完大学,我找到工作后,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事实上我的心也是这么想的。

  2013年3月,我母亲去世,同年6月我高考,本想着读完高中我就不读了,带着妹妹外出打工,这好也有个照顾。没想到我考上了北大。北京大学中文系。我妹妹自豪的说:哥,你去读北大,我给你赚钱读书。关于妹妹——2014年我妹妹16岁了,初中没毕业因母亲的事故退学了,我妹妹人卑微语言轻,她缺乏自信,没主见,人儿长得漂亮得让人不放心。关于我——本人北京大学在读大一,我比较虚荣,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可伶。不愿意接受学校发起对我的捐款,但是迫于生活,我低下头接受了同学们一张张皱巴巴的零钱,我低下头默默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我最大的缺点是,由于母亲的溺爱养成了大花钱不懂节俭的生活习惯,而且我还在高三由于压力染上了烟瘾。

  我曾带着妹妹到东莞流浪过
  2013年4月,我暗下决心带着妹妹来到了东莞。没想到本想到平湖找同村人,却搭过站,到了东莞凤岗的雁田。但是对于我,到哪都无所谓。我们当时需要的是一份工作。

  到了凤岗之后,我一路打听招聘,企图在天黑前找到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安顿下来。但没想到意外发生了。


  在车站附近,我咨询了一个举着牌子招聘的人,通过交流,我决定随那个人前往应聘。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那个人自称是中山大学毕业的。到现在我想想,一个中山大学毕业的人怎么会做街头招聘工?!当时没意识到这是个骗局。到了一个门面店,上了三楼。听完介绍,我交了两个人的报名费14*2=28元。旁边一直有人在跟我说话。对方说现在就可以立刻到我们上班,入宿。然后,对方还说,为了方便发工资要求我登记一张银行卡,登记完了之后,对方要求我们在POS机上刷卡,说是看一下我看上的余额。然后叫我输入密码,我糊糊涂涂地输入了银行卡的密码,那是我第一次使用银行卡。卡上是我母亲生前所有的存款,和撞死我母亲的赔款。(我父亲死于自己的车祸,我母亲死于别人的车祸)输入密码后,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于是乎,我反悔了,他们带我到另一个房间要经理的签字同意我退出,我在那个经理的房间里看到两三个保镖。

  当天晚上,我们在大街上飘荡了一个晚上。大街热闹,冷清,又热闹起来,天亮了。我等到银行开门的时候,我去查询了一下我的银行卡(也是我妈的银行卡),柜员回复卡上余额为零!!----我—懵了---我们家的全部存款都没有了,变成了零。与银行交流了之后,我才想起,肯定是那个公司骗了我们的钱!
  于是,我和我妹妹再次回到那个三楼,楼空人无了。我们当时身上只有200多块了,我带着妹妹到处游荡,直到第二天,钱全部花光。只好报警。警方也查不出那间公司,只好将我们送回老家,回来学校领导到警局把我领回了学校,在学校的劝导之下,我高考了。

  大学这半年
  我在北方度过了2013的下半年,享受了北大的深厚的文化底蕴。没拿到奖学金,也没申请到助学金,因为名额太少了。我身上的钱快花完了。写得越来越乱了。妹妹随同村人到了东莞打工。期间隔三差五妹妹就给我 打电话,可以想象出妹妹对我的担忧,也可以想象出妹妹幼小的年龄承担的巨大压力。我妹妹入厂,成为了一名普工,每天上班12个小时。月薪1800-2500元左右。每次妹妹给我打电话,都问我:哥,你还有钱花吗?要不要我寄钱给你?妹妹听到这句话,我就感到温暖,感到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我有时候听到我妹妹的声音,我会哽咽!我妹妹实在太累了,有一次她累倒在工厂,我听到别人给我打的电话,我在北京整整一个夜晚没有睡着,我在思考我要不要退学打工,照顾我妹妹呢。我妹妹那时候才15岁,啥都不懂,单纯得让人担忧。
  今年过年了,我没有回家,我独自一个人留在北大,在这个安静的宿舍打下这些文字,现在我的内心很乱,打得有点乱。接到妹妹的电话,我知道妹妹也是自己一个人留在工厂,整栋楼就剩下她一个人,然后我脑子里胡思乱想到那些被强奸的新闻,我怕真有一个不正经的保安打我妹妹的主意。
  唉

  现在的迷惘:
  我该不该退学去打工,找照顾我妹妹?我们该怎么生存下去?[$COMEFROM_UCWEB$]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