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为什么依然希望维持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联储为什么依然希望维持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看耶伦在美国参院金融委员会提名听证会上的发言
  2013-11-19

  在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第8任主席伯克南(Ben Shalom Bernanke)既将退休之际,被视为货币政策“温和派”的犹太人耶伦被奥巴马总统提名续任该职。
  据相关介绍,这位很有可能在明年一月份成为美联储(FED)首位女主席今年67岁的女士,同FED有着深厚的渊源:1977年,耶伦开始担任美联储的经济学家;1994年至1997年,被任命为美联储理事;2004年至2010年,她担任美联储旧金山地区储备银行行长。2010年,珍妮特经奥巴马总统提名,出任美联储副主席(任期4年)。除了在货币政策上的温和态度之外,这也是她能得到本党参议员们支持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本月14日,在出席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美参院16个常设委员会之一)就总统提名的人事听证会上,珍妮特?耶伦(Janet Louise Yellen)详尽阐述了她对美国人当前最关心的相关经济问题的基本看法,我们可以从她的发言中,看到当今美国经济的一些现状,也可以从中知晓这位FED未来可能的主席的未来货币政策的一些基本取向。
  在美参院金融委员会的这次发言中,珍妮特?耶伦对于美联储面临的“五大关键议题”的观点分别作了如下的说明:
  【以下一段,无兴趣者可以省略不看】
  (1)就业问题。鉴于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是国会赋予美联的两项职责,耶伦称,“她将致力于促进经济强劲复苏,而在不引发通胀问题的情况下增加就业,这是实现该目标的核心”。她承诺将低利率至少维持到失业率降至6.5%。耶伦一直认为,应该促进美国充分就业和维持物价稳定,这两点正是她主张维持美联储现行非常规宽松货币政策的核心依据。
  (2)资产泡沫。耶伦表示,到目前为止,在股市、房地产市场或任何其他重大经济领域,她都没有发现类似泡沫的情况发生。但她同时提出警告,“长期维持低利率可能引发有风险的市场行为。”
  (3)购债举措。在“美联储目前每月购入850亿美元的公债和抵押支持债券(MBS),以推动经济更强劲增长并刺激就业;FED维持了近零利率近五年时间”的情况下,耶伦没有对美联储的购债计划还应持续多长时间发表看法,也未表态在失业率降至6.5%的门槛以后,是否仍会维持目前的低利率。她说,“美联储认为,随着经济复苏,确保在合适的时间撤出宽松举措至关重要“。她称,她和她的同事致力于实现通胀率达到2%的目标,还需要确保随着经济复苏站稳脚跟,还要适时撤出刺激或使货币政策恢复正常。
  (4)金融市场。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6月份发表声明,宣称美联储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缩减购债规模,导致长期借款成本上涨,然而美联储官员却在9月的会议上维持购债计划不变,这种自相矛盾的举措出乎投资者意料。耶伦却说,“美联储并没有被市场绑架。”
  (5)金融监管。她说,“我完全相信我们的监管能力是至关重要的,与货币政策同样重要。我们需要严肃对待监管问题,并像对待货币政策一样地付出尽可能多的时间和精力。”

  从上述证词中,我们多次看到了两项职责、量化宽松和低利率这几个关键词,其具体的经济涵义分别是什么呢?在此,我想谈谈自己对之的理解,意在抛砖引玉。
  建立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的法律依据是1913年的欧文-格拉斯法案(Owen Glass Act,即联邦储备法),该法案赋予了FED履行美国中央银行的职责,在后来该法案的修正案中,正式将“促进美国充分就业和维持物价稳定”的“两项职责”作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目标。
  大凡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宏观经济政策的四个目标(稳定物价、充分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和国际收支平衡)之间存在着此消彼长、难以彼此兼顾的关系,这种关系有些类似于中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意味。稳定物价与促进就业,从某个程度上讲就属于这种情况。于是,从自然发展(规律)的角度来讲,实现“双低”是不现实的,保证“一低”基础上“另外一个尽可能能的低”才是客观可能的现实。因此,在美联储现行体制框架下,在严厉控制通货膨胀前提下,力求降低失业率就变成了其制定货币政策的的唯一选择。这也是耶伦战胜萨默斯,最终获得总统提名的根本原因之所在。正如奥巴马所言,挑选伯南克的继任者是他作为总统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对美联储促就业和稳通胀双重使命的理解是其中最重要的衡量指标“,于是,耶伦女士就成为了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

  “量化宽松”政策主要是指,美联储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之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通过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鼓励支出和借贷。量化宽松政策所涉及的政府债券,不仅金额庞大,而且周期也较长。与利率杠杆等传统工具不同,量化宽松被视为一种非常规的工具。一般来说,只有在利率等常规工具不再有效的情况下,货币当局才会采取这种极端的做法。
  可见,所谓量化宽松政策的本质,就是美联储通过主动购买主要是政府债券的形式,向市场释放流动性,达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刺激投资,以减缓经济下行压力,恢复市场信心。这个初衷是否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我们可以从反面看一看,曾同是耶伦女士作为美联储主席有力竞争对手的前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萨默斯先生对之的评论,也许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启示。
  目前,在经历了几轮量化宽松之后,西方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已接近“拐点”,耶伦上任后的首要挑战将是,“如何在不扰乱金融市场和不妨碍经济复苏的情况下,缩减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规模,引导美联储逐步退出这一非常规的货币政策。”

  低利率的金融涵义则主要表现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以后,可能引致生产者通过银行贷款或直接融资等方式,进行扩大再生产、开拓新项目、进入新的产业领域等投资行为,这是刺激经济最常见的手段。同时,问题还可能存在另的一种可能性,这就是当人们拿到钱后,可能不是进入生产性项目领域,却将为之用于购买房产、金融证券等带着浓烈“消费”性意味的“投资”,这是金融资产项目“泡沫”产生的根源之一,也是由资本“逐利”的本质所决定的。

  从这些现象看,目前的美国经济的确处于低迷不振的不健康状态!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美元作为某种程度上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全美经济的萧索不知比现在人们所看到的还要糟糕多少倍!所谓“强劲的复苏”,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并没有明显而确切的信号!从奥巴马选择作为货币政策“鸽派”耶伦,而非“鹰派”的萨默斯就已见端倪!他更看重的还是高企的失业率对其政治前途极大的负面影响。
  当然,也可能发生某种“意外”。不过,除非国际形势发生大的改变,上面所言的这一切,可能还得维持相当长的时间。
  什么样的可能的变化呢?(1)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例如,美国人再在海湾地区同伊朗、甚至同叙利亚打上一架。这样石油“土豪”们出钱,美国既出面主持“正义”,同时坐地起价收租,还可以大肆推销美式军火,何乐而不为呢?(2)国际金融环境发生巨大改变,例如,现在的国际金融体制所维护的旧秩序彻底崩溃(不过,对美国来说可能更糟),游戏规则彻底改变;新型经济形式的兴起,例如,影响全球的某项新产品的诞生,新兴产业的兴起,……

  最后,让我们来讨论一下,两项职责、量化宽松和低利率这三个关键词之间的逻辑关系。
  双重职责,使美联储必须在保证美元在国内币值的基本稳定(他们现在设定的目标是年度通货膨胀率不超过2%),在此前提下力争降低国内的失业率。扩大就业的基础来自工作岗位大幅度的增加,这取决于对全美经济的投资倍增效益,于是,刺激经济成为不可避免。以联邦基准利率(主要是替代“再贴现利率”后的“联邦基金利率”)的持续走低为标志,实行低利率政策,而量化宽松政策只是在传统的三大工具失灵,或没有明显在短时期内见效后的一种必然。当然,这对美联储来说,也是一次金融工具的创新。
  看来货币政策的效力窘迫现象,也带有全球范围内的传染性后果。这至少告诉我们,宏观经济政策是具有世界性的,不过,凯恩斯主义政策的效力也是有限的。即使在美国这样一个开放程度很高、市场机制极为完善的发达国家,“看不见的手”也需要国家金融机构的政策调节,并且对这种调节的效力的预期不应太高。因为,其最高的效力影响也是极为有限的!
  这些,给了我们一些什么样的启示?

13-11-25  春天的初蕾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