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 欢迎灌水 围观就是力量 请看商丘卢光明冤案是怎么样造假的

  昔日“赵作海冤案”呈黑暗
  今日“卢光明冤案”现光明

  尊敬的广大网友:
  您们好!我是商丘卢光明冤案的卢光明妻子牛君佩。我丈夫因和运煤商张和平打官司,为公司争回1400万元损失,后被张和平和商丘检查系统个别人联手构陷,现在他仍被作为犯罪嫌疑人关押在民权看守所长达两年之久。
  2012年8月,我曾以【唤青天——一位国企总经理蒙冤记】在网络上发表了事情的经过,请广大网友给予支持和帮助。期间我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鼓励和安慰的电话,今天我再次谢谢你们!事情发生后,我曾经深深抱怨商丘这个地方,一提起商丘二字就泪流不止。但在这两年中,我也接到了商丘许多朋友的同情鼓励电话,他们让我相信商丘也有好人,商丘也有清官,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当卢光明案件发到商丘中院二审后,商丘中院的领导高度重视,他们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我们终于在2012年12月30日接到通知,案件被发回重审!我受伤的心终于得到安慰和释放,也终于看见商丘有青天!当时多少人振臂欢呼,多少人拍手叫好,多少人期待卢光明能早日无罪释放!
  网友们,令人遗憾的是,律师在研讨卢光明卷宗时,发现了民权检察院个别办案人员的犯罪事实,而这些正是形成卢光明冤案的原因,面对涂改证据,隐匿证据,虚假谎言等铁的事实,我们不能再沉默。检察官是代表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利,来行使权利,怎能如此践踏神圣的法律?!经过长时间的深思,今日我们终于勇敢面对强大的黑暗势力仗义直言,将检察官的违法行为揭露出来,请大家给予公正的评判,还给法律尊严!(附实名控告信)
  昔日因“赵作海冤案”使商丘人民蒙羞,但如今我坚信“卢光明冤案”必将重塑商丘形象!此刻我向全世界宣告:今日,商丘必有青天
  牛君佩
  2013年3 月 6日
















  实 名 控 告 信

  尊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
  控告人:牛君佩,女;现年50岁;河南省郑州市人。中国国电集团总公司河南民权发电公司原总经理卢光明的妻子。联系电话:18695803747
  被控告人(犯罪嫌疑人):
  闫明堂,职务:民权检察院副检察长
  李 波,职务:民权反贪局副局长
  田东风,民权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
  控告请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滥用职权、枉法追诉罪
  事 实 与 理 由: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规定:对明知是无罪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违背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进行立案、侦查(含采取强制措施)、起诉、审判的;当以枉法追诉罪立案侦查。
  民权检察院在对卢光明职务犯罪的侦查、起诉过程中,涉嫌伪造、隐匿证据,被控告人在此行动中负领导或具体责任。事实如下:敦请各级检察院对被控告人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一、涉嫌隐匿证据
  1、 根据 《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试行)》 规定“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是指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每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应当对讯问全过程实施不间断的录音录像”,该法第十四条: 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应当将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复制件随案移送。
  但是,我们律师分别向两级检察院及法院申请调取全程录音录像,却只有搜家的部分录像和2011年5月13日询问录像。其他录像均不知去向。该行为明显违法并涉嫌故意隐匿证据,致使侦查机关对卢光明的诱供、逼供线索无法曝光,非法证据无法排除,直接导致卢光明一审被判20年。
  2、根据《最高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规定:对于扣押的物品应当场开列扣押清单写明扣押物品名称、型号、规格、数量、重量等特征,并附卷备查。
  然而卢光明被指控受贿的一块手表,虽从家中确实搜走几块手表,但在扣押当天并未给我们出示记载编码、规格、型号的扣押清单,卷宗中也未发现有详细记载编码、规格、型号的扣押清单。甚至在开庭时都未出示该重要物证(公诉人田东风当对此负责)。我相信这是检察院故意隐匿该物证,使我们无法当庭质证。
  二、涉嫌伪造证据
  民权检察院指控卢光明受贿80万,而事实上该钱是张和平给我们的“还款”,卢光明一审始终坚持此说法,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该笔80万的取款回单也写着“还款”字样,然后,该字样却明显被涂改。我去民权检察院希望对字样鉴定:民权检察院检察长甚至明确告诉我:“该原件找不到了”重要的指控犯罪的原件居然找不到?复印件上明显被涂改,我们高度怀疑该证据是伪造、变造。
  三、涉嫌强迫证人做伪证
  1、 本案涉及的所有证人几乎全部被采取强制措施,大量证人均刑事拘留,根本无法在无压力的情况下作证。证人做出卢光明有罪证词后,又全部被释放。以证人有罪为名而拘留,做出卢光明有罪证词就释放,目前,被刑事拘留的证人又几乎无一被真正追责。此行为是明显的威胁、强迫证人之嫌疑。
  2、有证据表明本案的关键证人梁士印被检察院工作人员用鞭打,扇耳光,揪耳朵等的方式强迫其作伪证。部分证据我们已向二审法院提供。梁士印老婆亲自告诉过我:梁士印做出卢光明有罪的证词是因为被残酷的刑讯逼供。
  3、在该同一份证言中记载:梁士印被“政策教育”后表述的事实立刻截然相反!检察院黄海燕、黄涛涉嫌对梁士印刑讯逼供,被控告人闫明堂负领导职责。
  4、梁士印的笔录的两个承办人签名,目测笔迹一样,涉嫌伪造承办人签字。请求相关部门鉴定调查。
  以上事实请检察院认真核实,并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因对卢光明违法追责之事是检察系统团伙犯罪。我们只能从案卷及庭审发现部分被控告人犯罪线索,请各位领导依法追责,并依照新刑事诉讼法及时给我们答复。
  控告人: 牛君佩
  2013年 2 月 28 日









  河南“卢光明冤案”当事人妻子牛君佩向河南人大、政法委、检察院、高院
  要求依法追究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违法办案渎职犯罪法律责任
  申 诉 书

  尊严的河南省、商丘市人大、政法委、检察院有关领导:
  申诉人,牛君佩,女;现年50岁;河南省郑州市人。是中国国电集团总公司河南民权发电公司原总经理卢光明的妻子。联系电话:18695803747
  申诉人现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在办理卢光明一案中,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程序,故意不填写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提押证》的时间,对卢光明实施秘密刑讯逼供、诱供、非法取证、使用涂改伪证、强迫证人做假证、在搜查卢光明家属时不按规定填写《扣押物品清单》的手表号埋下伏笔故意调包栽赃陷害卢光明。编造虚假事实欺骗省检察院批准重新计算卢光明的侦查羁押期限、违法办案枉法渎职犯罪提出申诉:
  第一,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反违反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第二条“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是指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每次讯问犯罪嫌疑人应当对讯问全过程实施不间断的录音、录像”。的规定,在讯问卢光明的过程中故意不按规定填写《提押证》的解押还押时间,不按规定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涉嫌对卢光明实施秘密非法讯问和刑讯逼供。
  (一)、证据之一,民权检察院卷宗材料《第一卷》98页—108页《提押证》记录显示:
  2011年4月22日上午民权检察院派李波、闫万田在睢县看守所讯问卢光明,《提押证》的解押时间为2011年4月22日10时20分,还押时间是同日22时30分,卢光明共计被提押时间为12个小时零10分钟。而卢光明有录音录像讯问的起、止时间为同日14时50分至18时07分,共计接受有录音录像的讯问时间为5小时43分钟。卢光明被办案人员实施秘密刑讯逼供4个小时零23分钟。
  证据之二,2011年4月23日10时50分,民权检察院李波、闫万田在睢县看守所提解卢光明讯问,还押时间是同日23时25分,卢光明共计被提押时间为12个小时零25分钟。而卢光明被录音录像讯问笔录的起、止时间记录为同日14时17分至14时56分,总计讯问卢光明录音录像的笔录时间仅39分钟。这次卢光明被办案人员实施秘密刑讯逼供讯问12个小时零25分钟。
  证据之三2011年4月25日上午11时15分由民权检察院李波、闫万田在睢县看守所提解卢光明讯问,还押时间是同日21时15分,卢光明共计被提押时间为10个小时整。而卢光明正式被讯问的起、止时间记录为同日20时35分至21时05分,总计讯问卢光明录音、录像有记录的时间仅30分钟。这次卢光明被办案人员秘密讯问刑讯逼供了9个半小时。
  以上是11次有提押还押时间记录的其中三次讯问案例为证。
  (二)、根据卢光明于2012年8月23日在民权看守所通过律师公证的亲笔《遗嘱》、写给《商丘市中级法院的申诉书》和《我被刑讯逼供、诱供的经过》证实卢光明就是被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采用这种暗箱操作的方法,先对卢光明实施秘密的刑讯逼供、诱供、骗供;对卢光明实施长时间轮番讯问,不给休息睡觉的“疲劳战术”精神酷刑的迫害,使卢光明的精神处于无意识状态下,迫使卢光明按照办案人员要求答应承认所谓的“犯罪事实”,然后才架起录音录像对卢光明进行讯问,由此证明,民权检察院讯问卢光明不是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而是有选择性的录音录像。证明卢光明全案侦讯是不真实的,是属于非法讯问,非法取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第二,以下有确凿证据证明民权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故意不填写被扣押的欧米茄男表的钢印号码,留下调包、栽赃的伏笔陷阱陷害卢光明的铁证。
  (一),证据一、2011年4月20日(刑拘卢光明当天),民权检察院在对卢光明家“依法”进行搜查,在扣押其中的两块欧米茄手表办案人员在填写《扣押物品清单》时只填写该手表为“黄色欧米茄男表1块”故意不按照规定填写欧米茄手表的钢印号码。2012年民权法院判决书便以此认定被扣押的这块“黄色欧米茄男表”就是2009年1月20日山西阳城华夏建筑安装公司黄燕林因多次找卢光明结算工程款遭到拒绝后,便把一块价值十一万六千八百元编号1107150081486803的欧米茄金表送给卢光明后才顺利结算到工程款。以此认定卢光明犯受贿罪是办案人员故意栽赃陷害卢光明的。
  证据一:欧米茄手表是国际名牌手表,无论是男、女装绝大多数的手表都是黄色和白色两种,每只手表包括一般的普通手表的底盖都有钢印编号。所以办案人员不填写手表的钢印编号。就不能证明在卢光明家中被扣押的黄色欧米茄男表就是判决书中认定的是黄燕林购买的编号为1107150081486803欧米茄金表。因为扣押清单上填写的明明是黄色欧米茄男表,而不是编号为1107150081486803的黄色欧米茄金表。
  证据二,关于对民权检察院欧米茄金表的“编号封存”之说的反驳。
  民权检察院卢光明案的卷宗《第一卷》第141页民权检察院《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与卢光明妻子牛君佩所持的《扣押品、文件清单》对比,检察院卷宗的扣押清单在备注栏目中加注了“编号封存”四字,意思是以此解释清单上未填写被扣押手表的编号的原因与理由。这种说法更加难以自然其说;其一,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扣押、冻结款物管理规定第十四条“扣押款应逐案设立明细账,并及时存入指定银行的专用账户,严格收付手续。具有数码特征或其他特征,并能证明案情的钱币、存折、信用卡、有价证券等,作为实物进行封存保管,并注明特征、编号、种类、面值、张数、金额等”。也就是说法律只有规定扣押“具有数码特征”的款物必须要注明特征和编号,没有填写编号显然是违法取证。其二,如果说包装欧米茄手表的木盒没有启封无法登记编号,那么办案人员又怎么能知道木盒内装的是黄色欧米男表呢?
  证据三,欧米金表发票之谜;根据卢光明的妻子君佩对被搜查的现场回忆和辩护律师张凯观看过搜查扣押物品的现场录像,木盒内只有手表没有发现欧米茄手表的发票,如果发现有发票就应该填写在《扣押物品清单》上;清单上没有填写该欧米茄手表的发票,而,卢光明、黄燕林的讯问笔录和民权检察院起诉书、法院判决书的认定是该发票与被搜查扣押的黄色欧米茄男表放在一起的。包括卢光明案的全案卷宗材料都找不到能证明该发票是从卢光明家中搜查出来的,由此证明该发票是扣押物品被转移后栽赃进去的。
  (二),办案人员编造黄燕林多次找卢光明结算工程款遭到绝,2009来年1月20日送金表给卢光明的当天才顺利结算到工程款的虚假谎言。证据如下:
  证据一,,民权检察院卢光明案卷宗《第六卷》第119页、第130页有2张由总经理卢光明签字同意支付给黄燕林的山西阳城华夏建筑安装公司的《国电民权发电有限公司工程预结算单》,日期为2008年x月x日(注:可能是办案人员复印卷宗时故意把月、日盖住,看不见月日时间)工程结算款为贰百柒拾玖万柒百五拾壹元和2009年1月8日华夏建筑安装公司收到民权发电有限公司工程款1065986.00元的《收据》。(仅举3例)以上两宗支付工程款的时间都是在黄燕林2009年1月20日所谓“送金表”给卢光明之前的日期,
  证据二,、卢光明是于2008年11月19日上任民权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附:《中国国电集团委任书》复印件为证),至2009年1月16日黄燕林公司第二次收到工程款,卢光明上任仅一个月零27天,也就是说,从卢光明上任的时间分析判断,黄燕林所说的送表之前多次找卢光明结算工程款遭到拒绝的谎言不攻自破了。因为卢光明上任的一个月零27天已两次签字支付了黄燕林的工程款。没有“多次”被拒绝支付的时间差。
  证据三,可能是办案人员不懂得国电民权发电公司结算工程款的结算流程,公司的规定是总经理卢光明对结算工程款是只对内结算不对外结算的。是先由公司的分管领导验收审批后由财会人员按月按批直接上报给卢光明总经理签字的。不是由包工头直接拿结算单找总经理签字支付的。由此证明,办案人员在编造黄燕林送欧米茄金表给卢光明的故事完全是虚构的。
  从综上所述证明,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采取不填写提押证时间,暗箱操作,以掩盖其对卢光明秘密实施见不得人的刑讯逼供、诱供,在搜查卢光明家扣押物品时,违反法律规定不填写被扣押手表钢印号码埋下调包欧米茄金表栽赃陷害卢光明的伏笔,又编造黄燕林多次找卢光明结算工程款遭到拒绝,送金表给卢光明后才顺利结算到工程款的谎言。这就是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在办理卢光明一案中的违法办案的犯罪流程——不填写提押证时间,掩盖刑讯逼供真相;在《扣押物品清单》上不填写扣押手表编号埋下伏笔——转移后把编号为1107150081486803的黄燕林的欧米茄金表进行秘密调包——编造黄燕林多次找卢光明结算工程款遭拒绝,送金表给卢光明后就顺利结算到工程款的谎言——栽赃陷害卢光明。
  第三,民权检察院在办理卢光明涉嫌向张和平索贿80万元一案中,刑拘证人、强制取证,使用涂改假证据、隐匿证明卢光明无罪的真证据。
  (一)、2010年,河南省焦作诚德贸易公司(下称诚德公司)张和平因拖欠国电民权发电公司煤炭,偷逃税款几千万元,卢光明为了维护国家利益把奸商张和平诉至商丘市中级法院,张和平败诉。卢光明为国电民权公司挽回了一千四百多万元的损失。之后,奸商张和平利用一次还给卢光明和梁士印80万元借款诬告卢光明向其索贿80万元一案。该案本已经过中国国电集团纪委调查证实是卢光明和梁士印借给张和平的还款。民权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为了达到入罪卢光明的目的,把一张签有“还款给领导卢光明”的“还款”两字涂抹后被涂改为“给领导卢光明”的中国银行《取款80万元回单》收集为的证据使用(附:被涂改附卷的复印件)。隐匿诚德公司副总经理陶琨亲笔出具的证明该80万万元是张和平还给卢光明的借款的《情况说明》的无罪证据(附:陶琨亲笔《情况说明》复印件)。对之前在国电纪委作出证明80万元是张和平还给卢光明的证人梁士印、周金平实施刑事拘留强制证人重新作出对卢光明不利的证词,为了防止证人释放后翻供说真话,又以取保候审释放证人来套牢证人。民权检察院和民权法院的起诉书、判决书竟然把“还款给领导卢光明”涂改为“给领导卢光明”的财务入账签字的中国银行《取款回单》作为认定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80万元的证据使用。公诉人和审判人员却对明显被涂改去的“还款”两字的涂改事实一字不提。把最具有证明效力的诚德公司副总经理陶琨的亲笔《情况说明》证据不予附卷隐匿起来。民权检察院和民权法院的办案人员明知卢光明为了国家利益把奸商张和平告上法庭,使张和平赔偿了一千四百多万元给民权发电公司。张和平完全存在报复诬告陷害卢光明的可能,在本案中,除了张和平一人的孤证证明卢光明向其索贿80万元的证言之外,其他的所有“证据”均不能证明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80解决万元的事实。反而,只有证据证明80万元是张和平还给卢光明和梁士印的还款,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卢光明向张和平索贿的贿款。
  (二),以下证据可以证明卢光明与张和平不具有受贿行贿的客观条件
  (1),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商民一初字第54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有一段是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反诉卢光明的国电民权发电公司的反诉书称::“2009年12月至2010年7月底焦作诚德公司共为国电民权公司采购二十三万多吨煤炭(其中国电民权公司已使用十七多万吨煤炭)经营的该批煤炭,不加任何利润。仅货款、代垫运费等成本就已达到17081万元,(即焦作诚德公司已亏损)”。
  以上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反诉理由就可以证明以下两个事实:
  (1)、证明卢光明在与张和平的诚德公司签订的煤炭采购中,卢光明没有利用职务之便在价格上照顾张和平,没有为张和平谋取非法利益或不当利益的事实。
  (2)、证明了张和平的诚德公司在亏损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再拿出80万元来行贿一个没有给他公司带来任何利益的卢光明。80万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是一万八千可以随便索要的;你卢光明如果没有给张和平的公司带来几百万的利益,卢光明即使拿着刀枪去抢,张和平都不可能给卢光明。因为——没有权钱交易,就没有行贿受贿。
  第四,民权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在办理卢光明一案的侦查过程中,编造虚假事实欺骗河南省检察院,骗取省检察院第四次批准对卢光明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的申请。证据如下:
  (1),民权检察院卢光明案卷宗《第七卷》,全卷和《第八卷》半卷均记录了民权检察院反贪局自从2011年4月28日至同年6月3日以卢光明涉嫌犯贪污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对国电民权公司纪委书记王富科、副总工程师刘建军、副总经理韩修成、党委书记杨浩、生产技术部管理员王雅宁和财务部主任陈春云等十多人做过询问笔录,调查卢光明“贪污”商丘市政府发给国电民权公司的奖金,5万元大浪淘沙洗浴卡的报销和借用公司备用金给公司员工分发奖金的问题。
  (2)民权检察院反贪局在卢光明被刑拘后的第七天即:2011年4月28日开始就以卢光明涉嫌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犯罪问题在民权公司进行了历时半年的侦查。民权检察院于2011年12月3日又以“另发现卢光明涉嫌犯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为由向河南省检察院申请批准重新计算卢光明的侦查羁押期限;严重违反了“《(旧)刑事诉讼法》第 一百二十八条:“在侦查期间,发现犯罪嫌疑人另有重要罪行的,自发现之日起依照本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的规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之规定,证明民权检察院故意虚构事实,欺骗省检察院多次批准延长卢光明的侦查羁押期限;造成了卢光明被变相超期羁押的事实,侵犯了卢光明的合法诉讼权利。
  第四:揭开民权检察院卢光明案办案人员为何要渎职枉法栽赃陷害卢光明的真相
  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为什么要违反法律程序、编造假案陷害卢光明呢?这也许是本案必须要揭开之谜。申诉人原本不想去揭开这个黑幕,但是,我多次委托律师找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郭建国要求他良心纠错,而郭副检察长为了下台阶,知错不改、有错不纠,可是,我本想能通过以仁化恶为丈夫卢光明维护合法权利获得公正的处理不能从愿,为此,今天我只能用以法惩恶的方式揭开商丘民权腐败司法恶吏制造冤假错案的罪行发起正义之战,正式向河南省和商丘市各级纪检、人大、检察机关代夫卢光明举报原国电民权发电公司总经理朱国庆(现任国电河南分公司经理),在任民权发电公司总经理期间勾结现任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郭建国,利用职权操纵民权发电公司的设备采购、工程招标、私设搅拌站、安插郭建国的亲信张晓军承揽公司的采购,收受贿赂数千万元之巨。造成国家数亿元资产损失的严重贪腐犯罪。因卢光明到任后不配合朱国庆清割尾巴,和卢光明上任后因清除了朱国庆、郭建国的关系户,砍断了其攀附在民权发电公司的吸血商,损害了朱国庆和郭建国等官商集团的利益,卢光明因此与朱国庆郭建国交恶。朱国庆、郭建国因获悉卢光明已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具体案情请上级纪检部门派员询问卢光)。为了重新掌控民权发电公司的领导权力便于掩盖其犯罪罪行的目的。千方百计欲铲除卢光明以断后患。
  为此,郭建国利用其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的职权,操纵民权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导演了卢光明犯“贪污、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和行贿罪”被判处二十年的冤假错案悲剧。朱国庆、郭建国为了把掌握其犯罪证据的卢光明置于死地,使卢光明老死在二十年的监狱岁月中。
  尊敬的各级领导:
  一个中共党员为了忠实履行共党员的职责,维护国家利益与奸商作斗争,为国电公司挽回了一千四百多万元的损失的国资忠诚卫士卢光明,因为掌握了商丘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郭建国、朱国庆等人的贪腐罪证,被腐败特权罗织罪名祭上刑狱。国家公权力被滥用、导致有罪的人逍遥法外,并打着反腐的幌子行排除已有之实,,贼喊捉贼!无罪的人被蒙冤入狱。尊严神圣的法律成了保护贪官污吏诛杀忠诚的屠刀!申诉人作为卢光明的妻子,在此,我强烈呼吁河南省、商丘市各级人大、政法委、检察院、法院领导能够对卢光明一案高度重视,对卢光明一案发回重审予以监督的同时依法追究民权检察院办案人员枉法渎职犯罪的法律责任。强烈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卢光明!!!
  昔日“赵作海冤案”呈黑暗
  今日“卢光明冤案”现光明
  此致!

  附一:卢光明举报朱国庆、郭建国贪污受贿材料
  附二:与本申诉案件有关的卷宗证据和其它证据

  申诉人: 牛君佩

  2013 年 2 月 18 日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