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湖北天涯社区总是删除汤璐申冤贴,这是为什么?

  一、汤璐非正常死亡已近半年案情疑点重重无结论
  二、仙桃警方肆意妄断纵容疑犯非法拘禁死者亲属
  三、死者父母多次讨要说法无果被逼上漫漫上访路

  一、汤璐非正常死亡案件
  2012年8月30日中午1:40左右(干河派出所调查时间),湖北省仙桃市馨宇小区居民汤璐(女,28岁)非正常死亡在住宅楼下。下午4:37分,汤璐父母等亲属接到小区好心居民电话,告知汤璐死亡,已经送至市殡仪馆。
  30日下午,汤璐亲属分别找仙桃市干河派出所和市刑警支队,要求调查汤璐死因。30日晚8点左右,汤璐姑姑等4人,在干河派出所所长办公室见到所长颜昌奎。颜昌奎口头答复:“市刑警支队已经得出结论,汤璐是高坠死亡,是从卫生间跳下来的”。汤璐亲属向颜昌奎提出要见汤璐的丈夫张广州等人,警察刘文斌脱口而出:“出于安全,要保护”。颜昌奎表示,第二天(8月31日)与汤璐亲属代表见面,告知调查结果,并负责通知死者丈夫张广州父子与死者娘家人见面。
  8月31日上午9点,颜昌奎安排刘文斌等2名干警,刑警支队法医肖某等警察,在干河派出所五楼会议室通报调查结果。张广州父子受“保护”没有出现。警察刘文斌,拿出仅有2页纸的调查笔录,三言两语报告案情之后,认定汤璐是夫妻离婚纠纷,汤璐想不开跳楼自杀。肖法医很简单通报现场勘查结果:室内无打斗痕迹,六只抱枕排列整齐,死者11:40之前在正常做饭,电视机在工作,冷风机在工作。认定汤璐属于高坠死亡。
  汤璐亲属不认可这个调查结果,当场向颜昌奎、刘文斌提出质疑。颜昌奎矢口否认安排张广州父子31日与汤璐亲属见面的承诺,并说“要找张广州,你们自己去找,我凭什么帮你们找?”。汤璐亲属要求颜昌奎记录案件疑点,颜昌奎说:“我都记在心里。我会安排人调查”。刘文斌则对质疑支支吾吾,承认自己并没有出警汤璐死亡现场。
  9月3日上午8点,汤璐父母等人到干河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在派出所院子内突然有4个纹身的男子,对汤璐亲属残酷殴打,接着一群警察也参与围攻殴打,汤璐父母当场被打昏,叔叔、弟弟(8年军龄伤残退伍军人)、堂哥、姑姑等5人被打伤并当场非法关押。其中死者叔叔被非法拘留8天。
  9月3日中午,向世斌局长召见汤璐亲属代表,要死者亲属书面向公安局提出汤璐死亡疑点。随即,15条疑点书面交给干河派出所。
  9月10日,死者父亲汤少福、死者姑姑被通知到干河司法所。派出所教导员魏民、刑侦支队负责人罗队长、廖队长、干警罗某,等人通报结果:汤璐还是高坠死亡。但是,对汤璐亲属9月3日提出的15条疑点未作答复。张家3人中,女儿张小宝没有出现。派出所始终不向汤璐亲属详细通报调查经过、对象、结论,并说:“要看案卷,你们请律师来”。汤璐父亲没有认可这个结论。
  9月28日,长淌口镇政府通知汤璐亲属再次到干河司法所,通报汤璐死亡案情。参加人员、过程和结果与9月10日的几乎一样。对汤璐亲属当场提出的疑点支支吾吾不作答复。汤璐亲属没有认可这个结论。
  时至今天,汤璐已经死亡40多天,死因仍然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
  二、汤璐死亡疑点(共12条)
  1、汤璐没有自杀倾向,死因离奇。
  8月30日中午12点之前,没有任何反常迹象。
  8月26日,汤璐告诉我们,她和广州、小宝一起正在三爷(汤家二姑妈)家吃饭。说张广州几天之后要到深圳他大姐那儿去打工,具体时间还没定。她一个人在家带小宝(汤璐女儿)。他们已商量好张广州每月寄2000元生活费给汤璐。
  8月27日,汤璐又给我们打电话,欢天喜地的说,妈妈,我的小宝都快要上学了,是金贝幼稚园,虽然学费高,但是环境好。我和广州已经给她报名,还准备给红包到老师,等小宝上学后,我 就陪你逛街选家具,帮弟弟买结婚用品。
  8月28日下午,女友付某给汤璐打电话,问汤璐什么时候来售楼部上班,汤璐问是不是到义星花园,付某说义星花园不差人,你到广场那边去,汤璐说那边有点远,这样吧,还等两天,我有一点事处理完了,再跟你联系。8月30日中午11点50分,汤璐跟付某打电话,付某没接到,11点55分付某给汤璐回电话,汤璐电话无法接通。付某说,汤璐打电话可能是说来售楼部上班的事。8月28日晚上7点左右,小区郑奶奶看见张广洲带着汤璐和女儿一起出去吃晚饭,郑奶奶开玩笑说,伢们数,你们早点回来,鬼门关还没过。
  8月29日,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们到中商广场去买家具吧,张广州在汤璐身边说我有个同学在那可以给我们打折便宜一点。
  8月30日中午,汤璐在家中做饭,电视机,冷风机都在工作,孩子在玩耍。汤璐11:40还与好友丁某打电话约事、聊天,在11点50分也给另一个女友打了电话,后一位女友11点55分回电话过来时,汤璐手机显示关机。汤璐没有自杀倾向。是什么时间张父张得相出现在汤璐家里?张得相来了之后做了些什么?至今,派出所未对张得相进行调查。
  8月30日下午,1:30-1:40之间,张得相、张广州父女3人为什么匆匆离开小区(事先他们没有预订火车票),突然搭火车去广州?小区郑奶奶、熊奶奶、范女士、汪奶奶等人看见,张得相神色慌张脸色铁青,小区居民问张小宝为什么哭?张小宝哭喊:“爹爹、爸爸打妈妈,把妈妈弄下来了”。
  张广州一家3人,乘坐什么车去的火车站?为什么张广州会特意记下的士号码?颜昌奎又为什么说坐的是暗的?31日对话时,为什么警察刘文斌说张氏父子乘坐0395的士时,颜昌奎当场呵斥刘文斌,刘文斌只好支支吾吾来搪塞。
  汤璐与张广州离婚有很大悬疑?27日张广州与汤璐为女儿报的名,28日下午4点半左右张广州一个人悄悄去金贝幼儿园退了报名费,8月28日下午5点半匆忙与汤璐协议离婚。汤璐身怀身孕,张广州给汤璐10万元补偿仅是一张欠条,而房子孩子都是张广州的。
  2、7楼跳下为什么没有血迹?为什么汤璐没有穿外衣和鞋子?是谁报的警?张广州返回小区现场之后,4个多小时内,为什么不给汤璐的亲属打电话告知?
  3,张得相从火车站返回现场之后,又匆忙离开现场。刘文斌说张躲在派出所。为什么不仅不对张父进行调查,之后还一直保护张得相。连死者亲属提出见张家父子,派出所也不答应。
  4,30日中午,小区门卫和熊奶奶等不少人,都听到小宝哭的很厉害。一位叫三红的妇女,中午被小宝的哭声吵得睡不着,一直听见小宝哭着要妈妈、要妈妈。隔壁财校宿舍有个中年男人,听见汤璐家里吵闹声,出来吼了一句:你们不睡觉,还让不让别人睡?他说枪还听见有人喊救命,1点半左右就没有声音了。
  5、汤璐死亡现场疑点(共6点),一直没有结论。
  (1)汤璐既然只能从卫生间下来,为什么卫生间窗台上没有蹬踏痕迹?卫生间窗户内侧左右边框处却有明显错乱指掌纹,是哪几个人留下的?
  (2)主卧室门,墙壁,衣柜,卫生间门上,杂物桶上有明显血迹,刑警当场鉴定为人血。主卧室门上有搏斗的指掌纹是谁的?室内到底发生过什么?
  (3)汤璐死亡后,汤璐手机一直关机,后来经刑警现场勘查发现手机被摔坏,分成3处,是谁摔的?
  (4)室内孩子摇篮床被砸烂,汤璐的头发满地都是,头发绳在鞋柜旁发现,是谁在殴打汤璐?
  (5)额部为什么有被撞击的淤血痕迹?右肘有一看得见骨头的血洞,右脚裸也有看得见骨头的伤口,为什么张广州家里有血迹而楼下现场没有血迹?刑警勘察时,连这么大的伤口也视而不见,不做解释?难道楼下不是汤璐死亡的第一现场?
  (6)为什么不对现场及时进行封锁和保护?直到8月31日下午,在死者亲属压力之下才封锁现场,致使张氏父子有伪造、破坏、清理现场的机会。室内有3岁不到的张小宝在玩耍,客厅6个抱枕怎么会在地上摆放的整整齐齐?
  6、汤璐与张广州28日下午5时半离婚,之后一家人怎么还在一起正常生活起居?30日中午既然张氏父子准备坐火车出远门,却没有预订火车票?为什么汤璐还叫张广州买黄古和瘦肉,准备做的小宝吃,而张广州也买了放在厨房里(买菜情节是张广州在案情通报时自己告诉我们的),既然张广州说黄古鱼是买给小宝吃的,那为什么黄古还没做,就抱着小宝匆匆离开?难道坐火车出远门是突然之举?为什么张父30日出现之后,汤璐就死了?汤璐身怀2个多月身孕,与张广州净身闪电离婚,是否有人胁迫和欺骗?
  7、小区罗老师,童爹爹等人8月30日中午看见张得相提了一袋垃圾下来。高老头在小区拖垃圾时,发现垃圾袋子中,有一件血迹斑斑的黑花短袖上衣。而汤璐生前有一件黑花短袖上衣至今下落不明。
  8、汤璐亲属要求和张小宝见面,为什么一直不能见面?小宝可能说出真情。
  9、汤璐在楼下的第一现场是赵先生最先发现,大约是中午1:35。汤璐当时的姿势是两腿跪着,四肢蜷缩,象青蛙。是熊奶奶、汪奶奶、陈奶奶、郑奶奶等人把汤璐四肢拉开(在警方没来之前),他们担心尸体僵硬后怕伸不直。门卫室离现场只有几米距离,汤璐跳下来的话,她们不会听不到声音,地上也不会没有血迹。8月31日,张法医在通报案情时说:我们没有看到汤璐死亡的原始状态。汤璐死亡的第一现场到底在哪里?是什么状态?
  10、汤璐右手手背有明显被抓走一小块肉,为什么有抓伤?汤璐中指指甲内有一根汗毛。
  11、卫生间便池里有血迹,刑警人员说不是血迹,是羊水。如果汤璐是自己跳楼,为什么羊水会流在卫生间内便池?9月1日省法医鉴定汤璐怀孕2个多月。而到了9月28日案情通报时,警方否认了羊水说,否认了汤璐怀孕的事实。
  12、8月31日下午,刑警到张广家出现场,一个刑警在张广家中对汤璐亲属说:“现场被人动过,打斗从电脑室开始,一直到卧室,手机是从电脑桌旁边摔出去摔坏的”。为什么8月31日上午案情通报时,颜昌奎等却认定:室内没有打斗痕迹,枕头摆放整齐。而到了9月10日和9月28日案情通报时,又对室内现场情况不作说明?
  三、仙桃警方草率妄断、庇护疑犯、非法拘禁
  1、警方作风粗暴,草率妄断,自相矛盾
  8月30日汤璐死亡之后,死者家属多次打电话给所长颜昌奎,颜昌奎挂断电话。直到家属给公安局长打电话,颜昌奎才在晚上8点多与家属见面。与家属见面就说:“已经有结论,汤璐是高坠死亡。卫生间有汤璐跳楼搭台的板凳”。颜答应31日安排张广州父子与汤璐亲属见面。到31日时颜却矢口否认30日的承诺。从汤璐中午1:30左右死亡到当晚8点颜昌奎的结论,中间有6个多小时,而派出所的调查仅仅只有两页纸。安排的是并没有出现场的刘文斌与汤璐亲属见面。而出现场的警察为什么至始至终都没有现面?
  8月31日,9月10日,9月28日三次案情通报,对死者亲属提出的疑点,颜昌奎等不记录不调查不答复。仅仅解释几条,答复也不符合逻辑自相矛盾。汤璐羊水破裂,第一次勘查没有提到,第二次勘查鉴定说卫生间便池是羊水,不是血迹。汤璐坠楼处有羊水。而9月28日警方又否认羊水说。8月30日现场勘查无打斗痕迹。8月31日现场勘查刑警认定有打斗痕迹。8月30警方是否对张家勘查过?据小区居民反映当天警方根本就没上七楼家里勘查。后来两次的案情通报又对现场打斗痕迹含糊其辞。
  警方到小区调查,开口就威胁居民说:“你们不要瞎说,小心惹祸上身”。在国庆节前二天,我要求刑警到馨宇小区调查,刑警罗某不愿进去,对汤璐姑妈说:年纪大的人说的话没得用,不能作为证词。另一名警察说:这个案子早就定为高坠死亡,你们告到北京去,也是我们来办,你们还是翻不了案。警方的话,引起小区居民公愤。一位退休的老警察对两名警察说:“我干了一辈子警察,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办案的”。
  2、干河派出所无故殴打拘押死者亲属庇护张氏父子
  9月3日上午,在派出所院内,有4 个纹身男子和警方一起对来询问案情汤璐亲属进行围攻和殴打。并非法关押汤璐亲属5人。一所长到派出所留置室,殴打汤璐的叔叔,并说:“你活久了日子,老子掐死你”,另一干警说:搞不得地,不把事情太闹大了。汤胜昌被派出所干警拉到厕所,喷什么药水后蒙面殴打。汤璐三姑妈被关到派出所的置留室后,一个警察要缴她的手机,她姑妈不给,这个警察就说:你给我老实点,老子今天打死你!汤璐姑妈回答说:你打吧,你把我打死了,我还能给我侄女申冤。9月3日下午,汤璐亲属在派出所楼上,和公安局进行交涉,汤璐的一个姑妈说:你们怎能对死者亲属采取暴力?公安局向局长回答说:“重庆暴力执法,谁把他们怎么样了,我们就是暴力执法,你们又怎样!”。汤璐亲属气愤地离去。警方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殴打汤璐亲属时,有人用手机录像,也被干警抢走摔坏。围观群众无不义愤填膺。
  9月3日,汤璐亲属中有5人被拘押,其中汤璐叔叔被非法拘留8天。
  汤璐死亡当天,干河派出所安排张广州的亲戚出警。此人后来却在案情通报时一次也没有出现过。相反的是并没有出现场的干警刘文斌与汤璐亲属见面,通报汤璐自杀的结论。案发当天,张得相躲在干河派出所,派出所却不对张调查。死者亲属要求见张家父子时,刘文斌在颜昌奎的办公室说:“出于安全,保护起来了”。31日,死者亲属要求颜昌奎兑现承诺,见到张氏父子,颜昌奎却说:“我没有说过让你们见他们。我也没用义务要他们来见你们。要见他们,你们自己去找”。
  汤璐死亡之后,理应第一时间对现场做出保护。而干河派出所草草出警之后,对现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汤璐“坠楼”的现场,也没有通知汤璐亲属到场查看。张广州在现场,却由一名警察掏钱,匆忙送汤璐尸体到殡仪馆。坠楼现场立即被清扫。而张广州有自家钥匙、可以自由出入。
  张广州和汤璐婚姻期间,张广州曾告诉我们,警方若干人到澳门、深圳旅游,是他大姐买的单。因为他的大姐在江西、深圳等地办工厂,说他大姐非常有钱。还说和干河派出所的领导交情很深,并且说还有亲戚在干河派出所。难道就因为张家大姐有钱,警方就庇护他们?打押我们受害者家属?打压普通老百姓?到底还有没有天理国法?有没有老百姓申冤的地方
  汤璐死因至今不明,父母被迫踏上上访路
  汤璐非正常死亡已经6个月了,至今死因不明。汤璐父母多次找到仙桃市分管政法的领导,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映案情和疑点,要求查明汤璐死亡真相。虽然9月10日、28日两次与死者亲属见面通报案情,但是结论不能令人信服。警方对疑点要么不做解释,要么自相矛盾。明显敷衍塞责,糊弄百姓。死者父母到湖北省信访局,湖北省公安厅上访,至今也没有答复。
  在此,死者亲属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主要领导督办,查明汤璐死亡真相,维护百姓权益,维护法律尊严,保障社会公平。


  汤璐父母:汤少福 程炎枝
  2013年2月15日
13-03-20  汤璐冤死 发布
0个回答
时间
投票
精华知识
更多  
意见反馈 帮助